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blackjack's部落格

既為台灣人,不可不知台灣事

  • 本格總瀏覽人次-1,306,598
  • 引用-0
  • 迴響-0
  • 文章-1,090
  • 2016-12-20 23:23

為什麼還要批判馬英九?

繼大陸對台研究權威余克禮批馬英九,中時以三篇社論談他,立論固有不同,但皆指馬英九失敗。中時談他理由是馬仍過問國民黨黨務又為己辯解,他既不忘情政治,媒體就有觀察與評論他的責任云云,馬被紅藍綠全面性否定,眼下仍唯一為他辯護的人大概只剩羅智強一人。從政多年又當到總統,身邊盡是要領薪水才願意幫馬做事的人,甚或領薪水也未必盡責,而馬英九帶領的國民黨也不斷敗選,馬所謂的政績也已煙消雲散,說馬英九徹底失敗,「實至名歸」。

中時第一篇社論指出,馬英九並不能創造足以流傳後世的政績,完全做不到「讓制度不隨他的離開而消逝,讓繼任者,不論是否為反對者,都不能或不想打破其建立的制度,繼續享受制度帶來的紅利。」,就像馬英九自以為替大家蓋了一個高樓大廈,但住在裡面的人不滿意,並在馬英九離開後就拆屋,不是房客沒良心的話,就是馬英九蓋的房確實差。無論哪種,馬英九在兩岸關係上建構的一切,無一項足以流傳後世。

時間是往前進的,機遇過去就不再出現,太陽花學運之後,台灣確定已往永久與中國大陸分離的路上行走,只有速度快慢的問題,沒有逆轉的可能,除非有外力,中華民國在台灣亦將步其在大陸的後塵,成為昨日黃花矣。

這樣的局面,雖不能說馬英九一手造成,但他絕對要負最大責任,但殘局之勢已成,談他有何實益呢?

唯一的「實益」大概就是:讓馬英九不再多嘴吧?

Blackjack 2016/12/20

社論:真道理性真愛台灣 重新評價馬英九系列三》兩岸動盪、國民黨衰敗 豈能卸責
2016/12/20 下午 07:09:09  主筆室

馬英九2008年挾著兩任台北市長高人氣及清廉人格特質,旋風般創下民選總統得票數與得票率雙紀錄。短短8年後,國民黨總統大選票數腰斬為380萬,得票率僅3成,人民很清楚給了他一張不及格的期末成績單。國民黨不但失去政權,當民進黨以違憲違法手段清算國民黨,竟未能激起民眾正義感,願挺身而出聲援國民黨,馬英九不得人心可見一斑。

馬英九自認對兩岸關係及台海和平有貢獻,尤其對「馬習會」更洋洋自得,他多次強調,讓兩岸領導人能當面討論九二共識,並就確保台海穩定獲得共識,是了不起的成就,「橋已經搭好了,任何人都可以上橋,只要他遵守交通規則」。但他卸任後,兩岸關係隨即陷入動盪不安,他任內所有兩岸成就宛如鏡花水月。他自認對維繫台海和平有貢獻,但曇花一現的和平不是和平。

馬英九自認清廉,清廉自持不是壞事,但自命清高、獨善其身,卻讓他身邊沒有一個死士,陳水扁卸任超過8年,身邊依然簇擁著一群死士為他效命。馬英九執政8年提攜者眾,卸任半年來不斷被民進黨政府及綠營人士夾擊,但昔日同志部屬沉默者多,更不乏落井下石者。這反映的不只是他卸任後的處遇,也可反推執政時與團隊間的離心離德,這種團隊豈能有執行力,難怪馬政府施政螺絲掉滿地,民怨四起。

在領導與決策風格上,馬英九和蔡英文同樣有高估自己能量的問題,尤其在內政問題上,廣開戰線卻不能善後。油電雙漲有正當性,卻先傷民望,影響後續改革能量,證所稅錯開戰場,後續虎頭蛇尾,重創證券市場卻沒有實現租稅公平目標,可謂得不償失。其他諸如美牛開放、軍公教慰問金等議題,馬氏改革一路顛簸,這和他領導方向不明、決策順序錯置、遇事退縮有關。

馬英九任期8年,本來是國民黨「完全執政」鼎盛期,但任內5位行政院長,除吳敦義外,其餘幾乎全都受困立法院,尤其第二任期陳、江宜樺與毛治國更陷入令不出政院困境,府院各行其事,比陳水扁8年「少數執政」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是他和國會龍頭王金平長期不睦的後果,法案反覆在國會被「自己人」消磨,磨掉了改革的黃金時機,也磨掉了民眾對他與國民黨的信任與耐心,產生「給國民黨多數何用」的疑惑。王金平關說司法風暴,造成馬與立法院本土派全面決裂,國民黨四分五裂,更讓自己提前跛腳。國會議長涉入司法關說,馬英九搶站道德高度,本非沒有在輿論面和法律面獲勝的可能,但思慮不周加上瞻前顧後的柔弱個性,讓他一敗塗地。

馬英九用人政策反映了自己的人格特質,出身技術官僚與學者,就偏好任用文官與學者,尤其第二任期,幾乎未延攬任何黨務及民代系統人才。這種用人風格有幾個明顯缺點,一是團隊同質性與服從性太高;二是文官與學者象牙塔味重。馬自己就有不接地氣的問題,任用同質性團隊就注定了決策的不食人間煙火。

用人缺失連帶造成國民黨政治人才斷層,文官與學者政治性較低,前者是「鐵打的衙門」不隨政黨進退,對政黨沒有忠誠度;後者有學術退路,政治抗壓性也不夠,一遇挫折就選擇回到學術舒適圈。黨的人才原本有無數公職可以歷練行政力,無數外派大使可以培養國際觀,無數公部門控制事業單位可以養望,但馬把重要歷練位置給了對國民黨沒有太多忠誠心的文官與學者。國民黨點將無人,這是重要原因。

馬英九太過於專注自己的歷史評價,反而失去了最重要的歷史評價:人才傳承與政權遞嬗,8年執政下來,國民黨竟弔詭地淪入有史以來人才最凋零的窘境。他既不培養繼任領導人,也不能發揮領導力從吳敦義、朱立倫等實力戰將中產生一人參選,造成2016大選國民黨內耗,現在即便民進黨施政紊亂,不得民心,點將2018和2020兩次即將來到的選舉,卻還是找不出讓人眼睛一亮、心悅誠服的戰將。種種亂象,能說馬英九沒有責任嗎?

馬英九卸任還不滿1年,客觀評價其歷史功過並不容易。但馬英九卸任後繼續過問國民黨黨務,並四處演講為自己辯解,他既然不忘情政治,媒體就有觀察與評論他的責任,馬英九還是把自己的功過留待歷史評價吧。

(本系列完)

****
真道理性真愛台灣-重新評價馬英九系列2 》社論-半套開放 錯失大陸成長爆發期
2016年12月20日 04:10 主筆室
回顧歷任總統在位期經濟表現,堪稱每況愈下,但馬英九時代最糟。兩蔣時代36年,台灣年均經濟成長率9.1%,李登輝12年平均6.8%,阿扁8年降到4.8%,馬英九執政更低,降到2.8%。純就GDP而論,確實江河日下,號稱最懂經濟的馬政府,甚至不如民進黨扁朝。

但表面解讀失之簡略,也有錯誤,每個經濟體在不同的發展階段,能夠成就的經濟成長率當然不同。大體上發展程度越高、經濟體規模擴大後,能夠達到的成長率就越低。不同時期面對的全球經濟大環境可能迥異,全球化之後,特別是依賴貿易深的台灣,受到的外在環境影響就越大。

扁、馬執政初期,都曾碰上全球經濟大動盪。扁政府碰到網路泡沫化,不過衝擊很快就過去,全球再度進入另一波繁榮泡沫期;馬政府則遇到全球金融海嘯,但海嘯後多年其衝擊仍未消化,只要看同期東亞其他三小龍,經濟表現都遠低於海嘯前即可知。馬政府任期經濟成長率低於扁朝,全球大環境因素是主要原因。

不過,與南韓、新加坡及香港比較,馬政府未能掌握大陸經濟跳躍式成長的契機,也是事實,否則台灣不會落居四小龍之尾。其原因恐怕不在綠營指責的「傾中」、依賴大陸,反而是怯於內部因素,不敢大幅開放兩岸經貿與投資,半套開放讓台灣失去紅利分享、企業失去壯大機會,他卻承擔了「傾中」罵名。

從台灣發展的腳步看,經濟命脈無疑就是出口貿易,冷戰時期,台灣被納入美國體系中,出口超過3成集中在美國。隨著大陸經濟改革、開放與起飛,出口大陸比重日增;1991年時仍有近3成集中在美國,但到2002年,出口大陸比重就超越美國,並逐年增到4成之多。

綠營時常指責馬政府傾中,造成台灣對大陸過度依賴。蔡政府壓抑兩岸經貿、提倡新南向,也是說要導正馬政府時期對大陸的過度依賴,不過,這種說法有「栽贓」之嫌。台灣對大陸出口依賴度快速上升是在扁執政時,由24%升高到40%,馬政府時期則平穩維持在39%左右。

為何拒中的扁政府反而讓台灣對大陸出口依賴飆高?原因是台灣出口由美國大量轉向大陸,這是自然的經濟法則驅動;扁政府8年,正是大陸以兩位數高速成長、經濟規模量體快速增加時期。國際貿易理論中的「地心引力」理論就指出,兩國之間的貿易與兩國的經濟大小成正比關係,與地理上或文化上距離則成反比關係。

冷戰時期,台灣出口集中在美國,是因為兩岸阻絕,等到兩岸關係開放,大陸經濟體擴大後,台灣出口很自然就日益集中大陸。此情況就如美洲國家必定以美國為最主要出口地,「遠離美國」的國家(如古巴),經濟要好也難。

馬政府時期出口集中大陸程度未提升,倒也未必是政策的功勞,而是因為典範再次移轉。過去台灣出口大陸增加快速,是因台商在大陸投資,以「投資帶動出口」;馬政府時期大陸本土產業崛起日盛,加上官方有意的扶植(如紅色供應鏈興起),台灣出口大陸金額雖增,但比例已到頂峰。此時,政府的政策應是盡量讓台灣仍有優勢的產業、企業到大陸投資,先行卡位與搶占市場,同時開放具兩岸雙贏性質的陸資投資台灣企業,但馬政府怯於綠營反對,反而設下諸多限制,行政審查甚至愈來愈嚴格,許多機會就此一去不復返,台灣面板產業被卡死就是明證。

馬政府是台灣70年來經濟表現最差的政府,但10年後可能擺脫惡名,因為蔡政府兩岸投資限制更嚴,導引民間往東協、印度發展的企圖不會奏效。官員說大陸經濟增長放緩,風險高,卻忘了大陸已是全球第二大進口市場與經濟體,即使經濟放緩到6%,每年增加的經濟量體(GDP)仍相當一個台灣的規模,大陸對台灣經濟與產業已有無法取代的效益及地位。

蔡政府的操作將造成台灣產業與經濟更深的困境,失業率更高,薪資更薄。

(中國時報)

關鍵字:馬英九

*****

社論:真道理性真愛台灣 重新評價馬英九系列一》錯失歷史機遇 耽誤兩岸和平
2016/12/18 下午 07:50:22  主筆室

人類歷史總是往文明的方向前行,從遠古以「零和」為互動,朝向「非零和」發展,逐漸走向「雙贏」的社會。以往勝利是評價政治人物的最高光環,經歷了兩次的世界大戰及無數內戰衝突以後,人類已經認清,和平才是最高的價值,和平創造者才應得到政治人物最榮耀的桂冠。

一般政客尋求短期的利益與功效,偉大的政治家則選擇創造制度,讓制度不隨他的離開而消逝,讓繼任者,不論是否為反對者,都不能或不想打破其建立的制度,繼續享受制度帶來的紅利。

偉大的政治家會給人民確定的方向,不會讓國家在大海中迷航,更不會用尊重人民的選擇作為不表態的藉口。平庸的政客只會隨民調起舞,不願挑戰社會迷惘的氛圍,也不敢堅定捍衛正確的信念。偉大的政治家永遠在引領社會的潮流,面對紛擾,不僅撥亂,更要反正。

馬英九結束了民進黨執政8年以來兩岸的低迷,開啟了經貿人員的大交流,簽署23項協議,曾經創造出兩岸關係的榮景,自有其歷史貢獻。

但從上述3個標準來看,其在任8年,沒有為台灣在兩岸關係中指引大方向,只是用「不統不獨、維持現狀」作為政策指導。「只經不政」讓兩岸無法透過政治對話,結束迄今仍然存在的政治分歧與敵對狀態,這也使得「維持現狀」成為「維持敵意現狀」同義詞。8年執政既沒有為兩岸創造和平,也沒有建立長治久安的和平制度,不僅錯失了歷史給他的8年黃金機會,也耽誤了8年兩岸的和平機遇,淪為只是一個為經貿利益服務的平庸政治人物。

馬英九離開職位還不到半年,留下來的兩岸政治遺產就已經隨風而逝。馬英九念茲在茲的「一中各表」,原本在他任內曾有75%的民意支持,但是依據國民黨自行做的民調,目前的支持度已經降到23%左右。其實,在他任內最後兩年,「只經不政」的苦果已經出現。「只經不政」的更清楚詮釋是:任由兩岸經貿關係在政治敵意的土壤中生長,兩岸列車在政治一輪鎖死、經貿一輪轉動下前進,勢必失衡。「太陽花運動」就是這種政策下的必然產物,而其結果是國民黨被打成「傾中賣台」。

這樣的指責當然不是事實,但是只要兩岸政治分歧不解、敵意不除,經貿利益永遠會被解釋成大陸的統戰工具、台灣的飲鴆止渴。「一中各表、不統不獨、只經不政、維持現狀」的結果並沒有給國民黨加分,也未能讓國民黨繼續維持執政,而是全面地挫敗,失去了政權。

民進黨的分離主義立場不可能結束兩岸敵對狀態、簽署和平協議。另一方面,民進黨也不希望結束兩岸敵對狀態,如此才能讓分離主義繼續穩定地建立在恐懼與對抗上。馬英九的「維持現狀」正好是民進黨所期望的「維持敵意現狀」。就這一點而言,馬英九迄今仍然渾然不知,他對國民黨、台灣、兩岸的傷害有多大,對民進黨的幫忙有多深。

歷史未來也會記載,兩岸關係最核心的認同問題,在馬英九8年執政期間不僅沒有趨同的趨勢,分歧反而不斷擴大。馬英九雖然自認為是「文化中國」的信奉者,但是「政治偏安」的認知,使他在歷史教科書問題上未能做到撥亂反正;他選擇出席烏山頭水庫日本殖民者八田與一的追思會,面對二二八事件反覆道歉,反映出他對於歷史問題缺少正視,而存在著某些鄉愿;在對大陸政治態度上刻意地與國民黨傳統立場的切割,也影響到台灣社會對兩岸關係的觀感。整體而言,馬英九雖然沒有將兩岸視為「一邊一國」,也沒有憲法上的分離主義傾向,但是他的行為卻是讓兩岸作為「異己關係」的性質愈來愈深。

未能創造和平,兩岸的政治敵意就無法化解;未能讓兩岸和平制度化,兩岸在軍事與外交上的對峙就不可能結束;未能拉近認同,兩岸的心靈距離就愈來愈遠。馬英九執政8年,沒有以和平為方向,缺少建立和平制度的智慧與勇氣,面對認同問題時的輕率無力,注定了馬英九在兩岸關係史上只是個平庸的政治人物,很快就會在時間的浪花中淹沒。

我們必須先客觀評價馬英九,才能在兩岸關係中重新出發,且為兩岸創造永久和平。

關鍵字: 馬英九

  • 人氣:371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blackjack

引用

迴響(0)

目前尚無迴響資料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