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blackjack's部落格

既為台灣人,不可不知台灣事

  • 本格總瀏覽人次-1,151,067
  • 引用-0
  • 迴響-0
  • 文章-971
  • 2017-03-27 23:30

小看天然獨,所以兩岸關係越來越糜爛

遠見民調說若赴海外,破五成以大陸為首位,20歲世代有6成認經濟比轉型正義重要,另有民調中國非台灣最討厭,吳豐山投書自由時報說蔡轉型正義方式將製造對立,本田善彥又說天然獨增加有可能加速中華民國自我解體,到底誰對?

或許,可以從前聯合報主筆黃年「兩岸三張沒有完成的答卷(下)」的文章來看。

他認為兩岸放棄「一中各表」很不妥,但民進黨向來反對「一中各表」,民進黨也長年至少有四成的支持率,可見台灣至少有四成民眾反對「一中各表」。此次蔡英文率領得票破五成,更代表投票的台灣人已過半反對「一中各表」。

至於大陸,更是從未支持「一中各表」,只是沒有當面否定「一中各表」。

黃年把「沒有當面否定」當成「贊成」,是一廂情願。

雖然民調說民眾若想要赴海外發展,仍以中國大陸為首選,比例高達51.5%,遠高於東協各國的比例。但去大陸後也不見得就瞧得起大陸,之前就有個美容工作者在臉書以族群歧視言論污辱大陸人而被開除。

像李登輝當日本兵時當年去青島,也很瞧不起中國,現在即使台灣人在大陸「賺人民幣」,也是有不甘心的人存在。 

蔡英文勝選,並沒有靠甚麼經濟政策號召,而是「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及太陽花學運的召喚。現在年輕人好像重視經濟勝於經濟,是因為蔡英文表現的更差,只要蔡英文不要在一兩年內把台灣搞到崩潰,2020還是蔡英文的囊中之物。

正如本田善彥-誰促使「這個國家」自我解體?所述:
過去接觸過的多數台灣年輕人,他們生長於和平富裕的年代,給我初步印象大致上教育程度不低,整體素養也不錯。不過跟他們閒聊,可能不難發現幾個特點。一,他們形式上的知識或許豐富,但對自己國家歷史和社會現況的理解不見得實際。二,他們對大陸很陌生,甚至有恐懼感。三,潛意識裏對外國的倚賴極高,不少人甚至毫無根據地盲信台海出事,美日一定會救他們
這三點的背後都有一致的脈絡,對自己社會的無知和知識的扭曲,加上對大陸不感興趣或有恐懼感,加強了期待分離獨立的念頭,是極為自然的。…分離主義者和「這個國家」的關係,好比當初太陽花學生高調譴責警察暴力,一旦江湖分子出現了,立刻躲在警察後面要求保護,所以分離主義者和中華民國的關係,很像太陽花學生對警察的期待。他們輕蔑、厭惡,甚至否定「這個國家」,可是一旦遇險,又趕緊躲到「這個國家」的羽翼下,這就是天然獨的情感和行動模式。

只要大陸「不放棄統一」,現在台灣人乃至於天然獨「表面上的轉向」也不過就是「躲到「這個國家」的羽翼下」的展現,台灣學者或大陸對台研究者若以為「現實」可以讓天然獨「回頭」,那就是天真到愚蠢的地步,本田善彥看得比這些人清楚太多了。     

天然獨對「這個國家」是根深蒂固厭惡的,這是台獨教育長久以來教育的成果收割。

黃年把「一中各表」在台式微當成「孤臣孽子的悲憤、破罐子破摔的情緒性反應」,說成多數自認或未獲利的外省人「當中華民國在台灣受到挫折,中國在台灣受到挫折,他們就很可能出現「寧給大陸/不給台獨」的悲憤」,難道支持民進黨的過半選票還支持「一中各表」嗎?難道支持民進黨的過半選票都是外省人嗎?

國民黨在天然獨成主流後,已經縮小為一個中型政黨,在蔡英文轉型正義的屠宰下,國民黨應該沒有機會活到2020年,這也是蔡英文把轉型正義放在第一優先的原因:就算把台灣搞砸,也沒有對手能威脅蔡英文連任總統。 

換句話說,天然獨已成事實,「一中各表」當然已經死亡,黃年或馬英九餘黨以為靠著中國共產黨對「一中各表」的善意,就能在台灣為已被民進黨五馬分屍的「一中各表」招魂,這未免太天真。

就算中國共產黨支持「一中各表」,光憑這一點,就足以成為「一中各表」判政治死刑的罪狀。

兩岸這樣小看天然獨,所以兩岸關係越來越糜爛了。

Blackjack 2017/3/27

民意調查:一例一休75%無感 新南向不敵西進大陸
2017年03月27日 10:47 邱莉玲
根據「遠見研究調查」最新一季「台灣公共政策民意大調查」結果顯示,新政府許多政策均與民意有所出入,官民不同調,過六成民眾期待政府優先拚經濟;一例一休上路,75%民眾對工時縮短無感;24.4%嘆收入不增反減;政府鼓勵新南向,但民間首選去大陸。

根據調查結果,兩岸關係陷入僵局,陸客來台大減,執政當局雖然力推新南向,但民調發現,民眾若想要赴海外發展,仍以中國大陸為首選,比例高達51.5%,遠高於東協各國的比例。

再以一例一休為例,本意是保護員工,但即使有16.6%上班族回答因一例一休而工時減少,但卻有更高比例、24.4%的人收入反而減少。

當問及民眾對於政府施政重心的看法時,64.5%認為政府應以「促進經濟發展」為第一優先,遠高於「穩定兩岸關係」(14.3%)和「推動轉型正義」(10.2%)。

其中,20~29歲的年輕人也將「促進經濟發展」擺第一,占65.6%。令人訝異的是,被認為最支持「轉型正義」的這群年輕人,認為「穩定兩岸關係」(18.5%)優於「推動轉型正義」(10.5%)。

再來看頗受爭議的一例一休。本次民調發現,在工時方面,雖有16.6%的上班族工時的確縮短,卻絕大多數、高達74.7%認為沒差。值得注意的是,有6.1%的人回答工時不減反增。可能是一例一休限制加班時數,造成部分上班族須打更多份工才能賺到足夠薪資有關。

然而工時減少後,恐也讓收入減少。24.4%的上班族就覺得自己收入變少了,甚至高於工時減少的人。

至於收入縮水最多的職業,分別是私企勞工、私企主管和專業人員,比率各是33.6%和30.2%,可見,減少工時是得付出代價的。

分析全台各區域收入減少的狀況,發現中彰投和桃竹苗的上班族對於荷包縮水最有感,分別有32.1%和31.7%的人叫苦。專家分析,由於桃竹和中部是國內科技業和傳產加工業的重鎮,不少公司採取低底薪、高加班費的制度,如今,加班時間受限,加班費率又變高,致使企業改以派遣工或輪班方式因應。

被政府視為施政重點的「新南向政策」,有58.8%的受訪者回答,願意出國工作、求學或投資。但進一步問及這些有意向外發展的民眾,希望前往哪一國家時,最多人選擇赴中國大陸(51.5%),高於其他東協國家(越南31.5%、泰國24.1%、印尼23.5%、菲律賓15.9%)。

其中,20~29歲的受訪者出國的意願更高,占比高達71.3%,去大陸的意願也比整體高,有59.5%以中國大陸為首選,依次是泰、越、菲、印尼。

(工商)

關鍵字:工時、收入、大陸、政府、一例一休

***

民調:台灣人最愛國家不是日本 最討厭也不是中國
2017-03-20 10:17聯合報 記者劉宛琳╱即時報導

台灣民意基金會針對台灣人最喜歡的國家做民意調查,根據好感度排行,台灣最喜歡的國家是新加坡,占87.1%,其次是日本83.9%,第三是加拿大。此民調打破過去台灣最喜歡的國家日本,新加坡好感度有日益上升的現象,世新大學口語系教授李佩雯認為,語言相同是一大特點,新加坡的嚴刑峻法也是台灣人讚許的部分。
台灣民意基金會針對台灣鄰國及世界上主要國家為對象,調查中國、日本、美國、俄羅斯、菲律賓、南韓、北韓、新加坡、加拿大、澳洲、歐盟及沙烏地阿拉伯等國進行調查。

而台灣最不喜歡的國家排行第一是北韓,占81.1.%,其次是菲律賓57.3%,第三是中國47.7%。該民調分析認為,中國反感度僅次於北韓和菲律賓,有可能是因為兩岸人民同文同種,系出同門,但不受台灣人喜愛的原因也在於此。

********

兩岸三張沒有完成的答卷(下)
2017-03-27 03:50聯合報 黃年/評論工作者(台北市)

最後,我想再提出兩點看法。

一、我在書裡強調,武統不可能發生,也不應該發生。我說出了一些理由,其中的一個理由是:

如果是和平統一,是兩岸自己的事。

但如果是武力統一,那就是國際道義的事,也是人類文明的事。

武統,台灣會很痛苦,大陸也會很危險。這些危險或許會包括:一、可能受到國際聯手抵抗的危險,那種抵抗,可能不僅止於美國和日本的聯手而已。二、可能增加中共在人類文明及中國歷史上的負債,那種負債可能與文革不相上下,甚或可能超越文革。三、武統也許拿到了土地,卻拿不到「心靈契合」。

今天,想拿掉一個釘子戶都不容易,何況是要用武力消滅一個二千三百萬人的民主政體?

所以,我認為,武力或許可以嚇阻法理台獨,但不能用來統一。

二、我在整本書的核心概念,就是主張不要輕易拋棄「一中各表」。我認為,在過去、現在、未來,一中各表都是兩岸之間最重要的議題。

目前兩岸都出現要揚棄「一中各表」的聲音,認為「中華民國」既保不住了,就應直接朝向「一中同表」。

但是,放棄了「一中各表」,更將助長「中華民國失敗論」及「中華民國無望論」;不僅使台灣更失凝聚「中國意識」與「中國連結」的架構,尤其可能更增強台獨意識的合理化。

主張放棄「一中各表」者應當警覺我說的「杯子理論」:台灣是水,中華民國是杯;杯在水在,杯破水覆。

放棄一中各表,也許是台灣有些人的一種孤臣孽子的悲憤,也許是「寧給大陸,不給台獨」的悲情,但這卻是破罐子破摔的情緒性反應。

如果連「一中各表」在台灣都站不住,就絕無可能將台灣一步推向「一中同表」。所以,不能將策略建立在情緒上。

北京也當警覺:沒有一中各表,兩岸的路只會更不好走,甚至走不下去。這也是:杯在水在,杯破水覆。

「一中各表」是兩岸之間最重要的平衡架構,因為它兼顧了「連結點」與「主體性」。失此,難以和平發展,亦難和平統一。

在台灣的外省人,有一種「梨形結構」。像梨子的形狀,幾十年來,在台灣真正成為獲益者的外省人,只占梨子的上半部,其實是外省人的少數;相對的,多數外省人,都是,或都自認為是梨子的下半部,付出多,得利少,甚至最後走進榮民之家,癱在床上。所以,當中華民國在台灣受到挫折,中國在台灣受到挫折,他們就很可能出現「寧給大陸/不給台獨」的悲憤。

放棄「一中各表」的情緒,就是在這種思考下發生的。但是,這種思考與情緒,是一種梨子底部的思考,比如黃復興。它並不是台灣的最大公約數,也不是台灣的主流思考,這種論調是台灣的少數,不可能帶動風氣與潮流。

我們看,如果新黨作這種主張,可能還符合台灣政治的比例原則。但如果是國民黨作這種主張,這就是自己拆自己的台。

等到國民黨變成一個放棄一中各表的黨,國民黨就會變得更小、更弱、更邊緣化,國民黨也就失去了作為台灣泛藍及反台獨、非台獨的最大平台的效用。國民黨新黨化,這是一件非常非常嚴重的事。

在座諸位可能有人還記得,在二○一六年台灣大選的前一年,也就是二○一五年五月,我到上海來,也是在這個論壇上我就說過,即使國民黨有人要放棄一中各表,大陸也不能輕率跟從。但是今天已經出現了這樣的情勢,我請兩岸再認真思考,要不要丟掉「一中各表」,能不能丟掉「一中各表」。

「一中各表」不是沒有用,而是「一中各表」做得不夠。

把台灣問題看成台獨問題,是一個角度;把台灣問題看成「中華民國保不住」的問題,則是另一個角度。台獨,就談如何化解台獨;中華民國保不住,就談如何保住中華民國。如此,就會發現,台灣問題看似台獨問題,其實是「如何保住中華民國」的問題。

我說這些,或許會被認為不靠譜。但如果諸位能從汪道涵先生的「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和「共同締造論」來思考我的論點,就知道,我只是不希望汪先生的悲天憫人和先知先覺成為絕響。

以上,也許說得不夠周延,但皆出自真誠,請各位指教。

一中各表﹒台獨﹒國民黨

******

自由共和國》吳豐山/ 閃亮的台灣 迷惘的人心
2017-03-27 06:00
推文到plurk

吳豐山/ 前監察委員
兼論政黨輪替並非改朝換代

...可是,在不容輕蔑之餘,筆者必須很坦白地指出,今天整個國家陷入一片迷惘。
迷惘何來?...迷惘來自新政府上台後迄未建立人民對新政府的足夠信心!
...政黨輪替是概括承受。新公僕進駐了舊官府,交接了清冊和關防,這就意謂前頭的執政黨做出來的建設成果,接替執政的黨接收了;前頭的執政黨幹出來的可惡勾當,後頭執政的黨也必須承受。新的執政黨因此可做轉型正義,以去除污垢,或撫慰傷痛,但是有其界限;超過了那個界限,會生出新的對立和仇恨,會亂掉國家建設的步伐。...
筆者贊成新政府做轉型正義。但筆者要不隱諱地指出,新政府目前處理轉型正義的作法,並沒有發揮最大智慧。
比如說蔣介石,雖然已經過世四十二年,可是他的國家並沒有被推翻,他仍是前總統。蔣介石當權時期的是非成敗可以公開深入討論,然後把他的功過歸位,以全公道,兼戒來茲;如果一定要過份羞辱,或跑去慈湖鞭屍,勢必傷害一部分國民的歷史感情,激起國家內部的新對立,自造執政的困難。
又比如說救國團和婦聯會,毫無疑問地,都是黨國不分時代的產物,而且迄今自成一個民進黨人插不了手的存在。那麼把舊人趕走,讓它變成民進黨人操控的團體嗎?當然更不對。
這兩個團體在地面上具體存在,它們在漫長的歲月中也做過一些好事;如果善意協商,責成現任負責人負責改組,明白規定任何政黨的理監事成員不可超過四分之一,它就變成國家的附隨組織,變成全民共有的資產,豈不就以喜劇收場,不必見半滴血光!
六、
筆者指出新政府並未以最大智慧從事轉型正義工程,部份討厭民進黨的同胞看了可能會很高興,那麼請別錯解;筆者是要說民主政治本來就是吵吵鬧鬧的政治,但亂中必須有序,有序的責任在政府;筆者是要說人間難免牛鬼蛇神雜處,但公權力不容挑戰,而公權力主要掌握在政府手裏。
換句話說,誰當家,誰負責,所以筆者當然把維持國家機器正常運轉的大部份責任加在執政者身上。...

*****

名家博客 - 本田善彥
誰促使「這個國家」自我解體?
2017年4月2日 第31卷 13期
台灣的分離主義者無法衷心認同中華民國,採取自我污衊或自我否定,甚至自傷或自宮。
本田善彥,日本資深媒體人、旅台作家,最近出版中文書《台灣人的牽絆─搖擺在台灣、大陸與日本間的三顆心》。

年初發表短文《台灣「這個國家」,終自我解體?》(第三十一卷二期)後看到些反應,發現不少讀者誤讀為可自我解體的主體是台灣。短文中明確指出將有可能自我解體的主體,就是當權者口中的「這個國家」,就是中華民國,而不是台灣。現階段世界上沒有叫做「台灣」的國家。

誤讀原因可有三個。一,筆者的中文表達能力不好。二,讀者的閱讀能力差。三,不少人已經深信不疑地將中華民國等同於台灣。若是第一或第二,純屬個人的能力問題,無須討論。若是第三,則牽涉到概念和認知。台灣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在現實政治的框架裏,台灣就是中華民國自由地區的大部分。二戰結束後,中共連一天都沒有統治過台灣,同時中華民國也一天都沒有離開過台灣,結果不分內外,在絕大多數人民的心目中成為中華民國就是當今的台灣。因此,我猜想部分讀者看到「『這個國家』是否自我解體?」的字眼,立即判讀為「台灣有可能自我解體」。

任何國家總是有始有終的,一九一一年革命建國,一九四九年遷台的中華民國也許哪一天解體說不定。但台灣是島嶼的名稱,並不全然等於中華民國,不管它是原始社會、帝國邊疆、殖民地、復興基地,還是獨立國家或特區等,任何形態之下都不可能解體的,而是千秋萬世,直到永遠。就如攤子易主,看板也跟著換,只要有客人光顧就能存活下去的。本來「解體」只是個形容物理變化的中性詞彙而已。雖我並不怎麼樂見,但對分離主義者或紅色統派來說,「這個國家」的自我解體代表「情勢大好」,不是嗎?

另外,幾位讀者質疑「台灣『天然獨』增加,這趨勢是否跟解體趨勢相反?」事實上,我正認為天然獨的增加才有可能加速中華民國的自我解體。回頭看,我具體思考自我解體的概念是這半年多的事,但第一次明確地意識到此概念是二零一四年所謂「太陽花學運」之際。太陽花學運後,「天然獨」這一詞獲得廣泛認知。根據維基百科的說法,天然獨是「泛指生於一九八零年之後的台灣人世代,在這個世代中,多數認同自己的台灣人身份,支持台灣現狀是個獨立自主的主權國家。但這個意識型態不一定延伸到支持台灣宣告獨立」。若這些論述正確無誤,台灣多半八零後年輕人,就屬於天然獨的群體。

過去接觸過的多數台灣年輕人,他們生長於和平富裕的年代,給我初步印象大致上教育程度不低,整體素養也不錯。不過跟他們閒聊,可能不難發現幾個特點。一,他們形式上的知識或許豐富,但對自己國家歷史和社會現況的理解不見得實際。二,他們對大陸很陌生,甚至有恐懼感。三,潛意識裏對外國的倚賴極高,不少人甚至毫無根據地盲信台海出事,美日一定會救他們。

這三點的背後都有一致的脈絡,對自己社會的無知和知識的扭曲,加上對大陸不感興趣或有恐懼感,加強了期待分離獨立的念頭,是極為自然的。但當今的兩岸關係和國際局勢上,台灣的分離主義根本都無法跨越中華民國的框架。台獨的主張也經過幾番演變,最早它的出發點是脫離國府的壓制,企圖跟中華民國決裂。後來中華民國在國際間孤立,同時內部開始民主化和在地化,中共的國際影響力也變大了,此時分離獨立的對象則是中共和它所代表的「中國」,中華民國變成台獨的最大基地和保護傘,獨派離不開中華民國了。到此,分離主義者開始用「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叫中華民國」的說辭來跟現實做個妥協,他們受害意識原本超強,心不甘情不願的情緒始終籠罩心頭,結果在根本的問題上脫離現實。分離主義者和「這個國家」的關係,好比當初太陽花學生高調譴責警察暴力,一旦江湖分子出現了,立刻躲在警察後面要求保護,所以分離主義者和中華民國的關係,很像太陽花學生對警察的期待。他們輕蔑、厭惡,甚至否定「這個國家」,可是一旦遇險,又趕緊躲到「這個國家」的羽翼下,這就是天然獨的情感和行動模式。

英語的「Republic of China」所顯示,中華民國是China,就是中國、中華、「支那」等,好歹就是個China。一旦認定為台灣和China對立的時候,很自然地產生「去中」的情緒和思維。但支撐台海現況的畢竟是中華民國,不實在的幻想和實際的環境起矛盾時,分離主義者對自己無法衷心認同的中華民國往往採取自我污衊或自我否定,甚至自傷或自宮般的言行。過去幾十年來的衆多例子顯示,不分黨派,這些看似擁有崇高道德性的言行,其實不過是粗糙二分法的自我分裂,結果就是在內部不斷製造敵人,增加人為的痛苦和壓力,社會內部瀰漫挫折感和自我憐憫的情緒,犬儒式的譏諷嘲笑無所不在,對社會產生莫大的負能量。此能量始終無法往外發洩,只能往內打轉,朝野持續墮落,中共不放棄統一,它對台的攻勢和干擾始終存在,結果內鬥不斷,導致執政的失能和社會的失和,整個元氣受到深刻打擊。嚴重分裂的群衆當然不可能瞬間癒合,被撕裂的社會只能偽裝暫時的表面和諧。上述的現象也許不符合多數百姓內心期望,但很諷刺的,卻忠實地實現了多數民眾具體言行的後果。■


標籤: 中華民國 台灣

  • 人氣:375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blackjack

引用

迴響(0)

目前尚無迴響資料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