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blackjack's部落格

既為台灣人,不可不知台灣事

  • 本格總瀏覽人次-1,804,280
  • 引用-8
  • 迴響-0
  • 文章-1,483
  • 2018-04-29 09:16

春天的馬場町:悼許金玉

十二年前我在「道歉,不止為了二二八!」介紹過在白色恐怖時代為爭取本省外省同工同酬「歸班」而被陳誠當局以叛亂罪下獄十五年的許金玉,她當時從「共諜」江蘇人計梅真那學到了工運,而台灣工會至今仍被資方打壓,也足見台灣恐共到連工人的權益也如驚弓之鳥。
 
十二年後,許金玉於3月6日病逝以97歲高齡病逝,當年鄭維鈞「此共非匪 — 走過馬場町的春天 」曾感動過我,其中一段說:
…紀錄片最感人的一幕就是馬場町紀念公園落成,市府為白色恐怖時期的受難者所舉行的憑弔儀式。八十歲的許金玉老太太在大雨中的馬場町看到計老師的巨幅肖像,她先是表露安慰地找到那巨幅看板,若有所思輕輕撫摸看板上那秀麗的臉龐,平靜地說「這就是計老師」,接著再也忍不住痛哭失聲,思念的淚水隨著大雨傾流落下。計老師影響了許金玉近半世紀的命運,不但是思想啟蒙,也是她人生道路的一股最大的支持力量!…
 
如今她已安息,我於四年前寫下的「馬場町紀念公園與刑場」也談到她,謹以這幾篇文字悼念她!

 

Blackjack  2018/4/29
 
春天,是我們的-台灣統派送別許金玉
http://www.CRNTT.com   2018-04-29 00:39:56
 
高金素梅出席許金玉追思會。(中評社)
 
  中評社台北4月29日電/2018年4月28日星期六下午,位於台北市大安區辛亥路/復興南路口台大側門的台灣大學社會科學院3樓梁國樹會議廳,響起了一陣陣飽含滄桑而又帶著濃濃的台灣口音的歌聲。舞台上,是一群在1950年代因為反對內戰,要求國家統一,而在國際冷戰與國共內戰的歷史結構下繫獄的政治受難人;他們的年紀都已八十高齡以上,不分男女,錯落飄揚著滿頭銀白的髮絲,面對觀眾,發自內心最深刻的感念之情,隨著指揮棒的靈動,唱著他們年輕時候在監獄時由大陸籍的難友教唱的“春天,是我們的”,為3月6日病逝的同志許金玉女士送行。 
  
  “度過這冷的冬天/春天就要到人間/ 
   
  不要為枯枝失望/春花就要開放/ 
   
  度過這冷的冬天/春天就要到人間/ 
   
  不要有一點猜疑/春天是我們的。” 
  
  許金玉女士,1921年出生在台北萬華一個窮人家庭,母親生了四男四女(流產的不算),包括她在內,四個女孩統統送人當養女,男孩也送了一個。生母在生完第八胎之後又連續流產三胎。就在她十五歲那年,第四胎流產終於奪走了生母的性命。三個弟弟沒人疼惜,最終淪落社會底層,早早結束了生命。因為這樣的家庭悲劇,她從那個時候起,就暗自立下一個志願,希望將來能辦一所孤兒院,收養那些沒有父母照顧的小孩。 
 
  公學校畢業後,許金玉先後在汽水和棕刷工廠做工,深刻體會了工人的處境,也埋下了後來投入勞工運動的種子。1944年她離開工廠,參加郵政局甄試被錄取,分發保險科文書組。台灣光復後,她在江蘇及國語老師的鼓勵下投入郵政工會事務,並在1947年 11月的台灣省郵務工會第二次代表大會被選為代表,積極爭取本省郵電員工歸班,廢除省外與本省員工的不平等待遇,1949年並領導光復後台灣工人第一次遊行請願,從而解決了本省郵電人員歸班問題。然而她也因此被外調到台中北斗郵局,並於1950年3月被捕,判處有期徒刑15年。 
 
  1965年3月,許金玉刑滿出獄,通過難友馮守娥與陳明忠夫婦介紹,11月與另案難友辜金良結婚,並在屏東從頭做起皮蛋生意,歷經艱辛,終究還是憑藉不屈不撓的精神,通過合理、科學的管理,力求用科技提升品質,研發符合市場需求的商品,創造合理正當的利潤,確立了台灣第一品牌浤良皮蛋的市場地位,並且博得同業的敬佩。他們也用實踐證明,企業不靠剝削勞動者也可以獲利。 
在獄中,許金玉和辜金良就不約而同地一直思考著,出獄以後要如何才能繼續完成死難同志們的理想。當經濟穩固後,他們也就長期大量地捐款給積極關懷讓社會弱小者翻身的事業。她和辜先生始終堅定地認為,他們的信念與理想就像每天早晨從東方升起的紅太陽,勢必一代一代傳下去,永遠不會消滅。 
 
  在許多受難人餘悸猶存的1996年,許金玉先是通過藍博洲採寫的<路,還是要繼續走下去的!>的口述史發出瘖啞了半世紀的聲音,繼而又毫不猶疑地勇敢面對鏡頭,通過侯孝賢電影社監製的第一部反映台灣地區50年代白色恐怖的紀錄電影《我們為什麼不歌唱》,向不義的台灣社會發出沉靜的歷史最強音。 
 漸漸地,通過這部紀錄電影的巡迴放映,島內年輕一代對50年代白色恐怖的歷史有所瞭解了。與此同時,許金玉素樸、純潔、堅毅的革命者形象,也贏得無數看過電影的青年朋友的尊敬與愛戴。於是,有人進一步以她和辜先生為主角,拍了內容更為詳實的紀錄電影《春天》,並贏得金馬獎最佳紀錄電影獎。也有人以舞台劇的形式演出她的故事。甚至連著名電視主持人蔡康永都找她上節目,作了整整一個小時的專訪。 
 
  2001年,許金玉成立了延續理想的辜金良文化基金會。2005年1月,辜金良先生逝世。許金玉繼續戰鬥。 
 
  近年來,面對島內“台獨”勢力囂張地宣揚“去中國化”論述的社會氣氛,許金玉始終毫不畏懼地把握每一次公開發言的機會,堅定地強調: 
 
  我以為,我們過去所受的一切的苦,都沒有關係,只要大家能夠得到真正的幸福就好了。而我認為,我們要能真正得到自由,還是要等到祖國統一的那一天。我在年輕的時候,因為受到計老師的影響,從一個養女而走上工運這條路,現在我雖然年紀大了,可只要我能夠做到多少,我還會儘量去做的。畢竟,路,還是要繼續走下去的。 
  
  一個讓人尊敬的台灣好女人走了。所以,著名導演侯孝賢,攝影家關曉榮,壓不扁的玫瑰楊祖峻,高金素梅與飛魚雲豹樂團的雲力思、盧皆興,少數民族詩人莫那能,來自上海的陸配李采恩,以及當年的難友們,紛紛從南北各地趕來會場,參加這場由辜金良文化基金會主辦,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協辦的追思紀念會,並通過詩歌、合唱、感言與影像的方式表達內心的追思。尤其是一群青年朋友,更以報告劇的方式,重現了她和郵電同事們在計梅貞老師指導下創辦的《野草》同仁刊物的內容。 
 
  許金玉女士的理想與精神,仍將通過文字與影像,給即將沉淪的海島的迷惘的青年,留下一盞永遠亮著的指路明燈。
 
*****
 
此共非匪 — 走過馬場町的春天 
〈板橋社大講師鄭維鈞╱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研究生〉 
 
社大「台北踏查」課程進入最後一個單元,學員要前往「馬場町紀念公園」。 
馬場町紀念公園原為軍用地,阿扁主政市府時透過多方交涉,爭取建設為「馬場 
町紀念公園」,和同樣位於新店溪畔的華江雁鴨公園等幾個河濱公園連成一氣。 
傍晚時分,最適合沿著新店溪,走過溪流兩岸參差高樓所護持的一整片綠草如 
茵。涼風習習,草叢間幾隻動作迅速的中小型陸鳥如小麻雀、綠繡眼、家八哥和 
白頭翁等喳喳唧唧,或婉轉低語,或高唱一曲。斜陽、遠山、灣流、沼澤,以及 
在沼澤飛上飛下覓食的白鷺鸞和夜鷺,在此間交織成一幅都會裡難得的自然風景 
;擦身而過輕快的單車,談笑風生的歐桑,躺在草坪上慵懶的老狗,讓人儘管獨 
自走來卻不空虛。對照著對岸中和成片高樓聳立,幾座跨橋車流穿梭不息,漫步 
溪畔的悠閒絕對是一種幸福。 
 
 
 
 馬場町紀念公園有一坏土坵,土坵之上視野極佳,許多人喜歡在那裡或坐或 
躺,輕鬆地欣賞四方風景;小朋友則把它當小型滑草場,一屁股坐在土坵上,然 
後伴著驚聲尖叫順坡滑下來。很少有人會去問那土坵的來歷,或許以為是自然天 
成的土堆原本聳立,也或許以為是當初公園的建設工程計算錯誤留剩的泥土材 
料。總之,人們習慣了這個土坵,就像習慣了都市裡不斷湧現新的大小公園。馬 
場町公園,也是都市裡一個非常年輕的公園,它的來歷在此不著痕跡。只見堤防 
上「馬場町紀念公園」七個大字,紀念什麼?無以言說。非但外地人一頭霧水, 
台北人恐怕也說不清楚。   於是,在現場「踏查」之前,我決定先在課堂上播 
放一齣以「春天」為名的紀錄片。 
 
 
 
 「春天」的女主角是一位叫許金玉的萬華人,她的身分從一個養女、工廠的女 
工、郵局的職員、郵務工會的代表、警總收押的政治犯、蛋行的老闆娘 ……隨 
著時間的長軸而變化,直到今天,是大家所理解的「白色恐怖受難者」。紀錄片 
拍攝的時候,許女士儘管已經八十歲,可是身子還是很硬朗,社大學員們跟著許 
女士的回憶,一起進入台灣歷史中最為光明卻又最為黯淡的一頁。從許金玉的口 
述歷史中,看到工廠的女工如何在極差的勞動條件下發揮互助和合作的精神;看 
到一位被剝奪教育權的女性,如何靠著自修和努力從工廠進入「社會」工作;看 
到台灣人民脫離日本統治時那份勾勒未來遠景的雀躍,如何被腐敗的政府摧滅; 
看到台灣戰後的第一次工運如何和特權階級抗爭,在基層的工人中號召出一股自 
救的力量……。  根據這一支公視拍攝的紀錄片,許金玉精采的一生中最大的轉 
折,無疑是一九五 ○年代表台灣的郵務工會向政府爭取讓台灣省籍員工的待遇 
比照「外省人」的一段抗爭過程。 
 
 
 
而這期間,影響許金玉最深的,就是郵務工會聘請來郵局教「國語」的江蘇人計 
梅真老師。計老師不但教授國語,而且還透過語言的課程,傳導組織工人的理 
念,以及工人爭取自我權益的想法,當然也包括最基本的有關如何「開會」和 
「發言」等最初級的民主程序。許金玉受了計老師的影響,成了台灣省郵務工會 
的活躍份子,最後為了爭取台灣人的「歸班」(以和外省人之同等規定計算薪 
資),觸怒陳誠當局,在一九四九年的工人遊行之後被秋後算帳,以叛亂罪之名 
入獄十五年。 
 
 
 
 而那個鼓吹台灣人必須挺身爭取自身權益的江蘇人計梅真老師呢? 紀錄片最
感 人的一幕就是馬場町紀念公園落成,市府為白色恐怖時期的受難者所舉行的憑弔 儀式。八十歲的許金玉老太太在大雨中的馬場町看到計老師的巨幅肖像,她先是 表露安慰地找到那巨幅看板,若有所思輕輕撫摸看板上那秀麗的臉龐,平靜地說 「這就是計老師」,接著再也忍不住痛哭失聲,思念的淚水隨著大雨傾流落下。 計老師影響了許金玉近半世紀的命運,不但是思想啟蒙,也是她人生道路的一股 最大的支持力量! 
 
 
 
 每回看到「春天」在馬場町公園拍攝的這個場景,鼻頭總是一陣酸楚,為著年 
輕的許金玉,也為著年輕的計老師,更為著馬場町作為白色恐怖時期政治犯的槍 
決場,當時在該地無辜受死的無數英靈。那個隆突的土坵,正是槍斃的地點,一 
層鮮血一層土,覆土越添越高的同時,恐怖的歲月也隨著台灣的政治民主化逐漸 
遠離。 
 
 
 
  我的「台北踏查」這一班學員,年齡層分布很廣,其中有一些老一輩的台灣歐 
吉桑,本土意識很強烈。他們來上踏查的課程的目的原本是想來逛逛台北,多多 
認識台灣吾土吾民,他們認為過去國民黨的獨裁政權屠害民主五十年,為了政黨 
利益對歷史強行捏造,提起國民黨和它所帶來的外省特權,總是一陣咬牙切齒; 
其中不乏有老學員多年來勘查城市,遊歷島嶼,只為寫下屬於台灣的「建國大 
綱」和「建國方略」。這些老台灣人認為,台灣只有獨立建國,才能確保長治久 
安。當他們看到許金玉的遭遇,心有戚戚,在課堂上的投影幕前大罵國民黨的不 
公不義,附和說著:「當時馬場町槍斃了很多人哪!還有人被抓去填海啊!」 
 
 
 
但是紀錄片接下去的發展,卻超乎了他們對「劇情」的意料之外。許金玉老太太 
參加了統一陣線的遊行,她隨著遊行隊伍高喊與祖國統一,這雖然只是幾秒鐘的 
畫面,卻令人印象深刻,便有學員忍不住發出質疑和喟嘆,顯然對許金玉支持統 
一的態度不滿,國族認同的歧異也在課堂浮現。 老學員的不能諒解,可以體會 
;許金玉的堅持,卻也不是毫無邏輯。 政治觀點和國族認同的複雜度其實是遠 
遠超越二元對立,對於一個美好國家的想望,在民主國家及其國民的心目中,也 
是各有信仰。年輕時候對共產主義的嚮往,對工人團結超越國界的理念,對許金 
玉來說是一輩子都應該持續奮鬥的目標。三十歲的夢想因故沒有實現,當她八十 
歲的時候,應該還是擁有編織美夢的權利吧!就像螢幕上幾個共同度過獄中悠悠 
歲月的老太太在多年之後,彼此挽肩愉快地唱著:「 ……春天就要到人間!」 
是啊!她們盼望著女工的春天,盼望著全世界無產階級的春天哪! 
 
 
 
 我們在課堂上討論許金玉與春天的故事,一個禮拜之後實地走訪了馬場町紀念 
公園。落日餘暉裡的馬場町,一個身子黝黑,穿著短褲背心打扮的父親,帶著一 
個約莫幼稚園年紀的女孩,悠閒地坐在那一座土坵上,享受著新店溪畔沁涼的晚 
風。學員們都目擊了這一幅甜蜜的畫面,恐怖的時代似乎已離我們好遠,那是自 
由誠可貴啊!但是,在此同時,他們或許也和我一樣,難以忘懷那一天傾盆大 
雨,也就是在這土坵,許金玉的淚和著計梅真的血 ……。 
 
******

馬場町紀念公園與刑場

 

馬場町紀念公園原為刑場,位於台北青年公園附近,中央土丘是白色恐怖槍決受難者的地方,據稱原是因為該地會留下血跡,一層層土蓋上去後,久而久之形成土丘了(see[10/18] 秋祭‧馬場町)。

 

 

我忘記是哪一年去那的,從有少許人在那溜狗、騎車、運動到只剩我一人,從傍晚到落日。看到紀念碑前有兩束已被雨水打壞的花,想到有許多人就這樣默默的離開這個世界,相當淒涼。

 

 

夕陽西下前後,我大概在那待了2~3個小時便離去。

 

 

  • 人氣:154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blackjack

引用

迴響(0)

目前尚無迴響資料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個人檔案

廣告

最新迴響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