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王孟源的部落格

事實與邏輯

  • 本格總瀏覽人次-3,366,759
  • 引用-1
  • 迴響-5,728
  • 文章-199
  • 2014-11-11 00:48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務

我從小聽着很多口號長大,但是學了物理以後,致力於發展獨立的理性批判思考能力,發現有些口號乍聽之下是陳腔濫調,但其實很有道理;有些被一般人當成不證自明的真理,實際上卻是哄人的宣傳,經不起仔細推敲。後來進了金融界,更是大家都說一套做一套,必須察其言而觀其行;可是真相與誠懇卻又不一定是同一回事,很多時候眾人的自私或無私行為也是基於錯誤的認知,並不是對他們自己或别人最好的選項。所以我常常想起孔子說的,“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每句話的檢驗標準,都只能是事實真相;誰說的,多少人贊成,他們背後的動機是什麼,都只有參考價值,並不能取代是非真偽的判斷。至於把争辯雙方各打五十大板的假中庸(美國媒體稱之為“Balanced Reporting”,“平衡的報導”;Fox News最喜歡搞這個,例如要討好基督教保守派,就把演化論和創造論相提並論,要求學校在生物課裡既教達爾文、也教上帝造人的教義)更純是騙人的把戲:在對錯、是非、真假、善惡之間,哪有什麼平衡可言?而台灣人現在老是掛在口頭上的“多元”和“包容”,在實用上也必須以不害人、不虛假為前提,否則就立刻淪為邪惡和愚蠢的遮羞布。

冷戰結束25年來,害人最慘的錯誤口號莫過於“不自由,毋寧死”(“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自由當然是人類天生的心理傾向,但是它的優先順序,對絶大多數的人來說,是遠低於生存的。如果讀者還是不相信“不自由,毋寧死”是胡說八道,請問問自己,為什麼刑法裡會有有期徒刑?為什麼不干脆通通槍斃算了,皆大歡喜?不過其實人類各種需求的合理優先順序是個複雜的題目,我以後會另寫一篇文章專門討論。在這裡,我只先指出,人命關天,提升基本的生活水準才是所有政府的第一要務,所有政治問題的決定因素,什麼自由也好、尊嚴也好,都比生命和生存次要得太多了;真正吃不飽、穿不暖的窮人是不會在乎政治自由的。例如現在美國已經有13.4%的人口是窮人(亦即“時常擔心没有下一頓飯吃的”;13.4%遠遠高於世界上所有其他工業化國家,在中國這個比率是6.9%;两者皆為2013年數據),而這些人的投票率卻遠低於其他的收入階級。在香港搞占中的,更顯然是吃飽喝足的悠閒群體,很多是一輩子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學生。而他們的訴求,連自由都談不上(香港一向在歐美出版的經濟自由度排名表上名列前茅,今年的排名是第一;根據一週前英美媒體上廣泛刊登的這篇文章:http://www.cnn.com/2014/11/03/world/asia/hong-kong-banker-drugs/《離開香港救了我一命》,香港買毒、賣淫的自由已經明顯地太過頭了),而是“民主”,在實際上只是美式直選的代名詞。“民主”,顯然不是人類天生的心理需求之一,它只是為滿足人民需求而發明的許多政治制度中的一個選項。在實踐上,美式直選的問題極多極大,真正誠實的學者早已承認它不是最佳的選擇(參見前文《西方對中國制度的短視》和《從期中選舉看美國民主》)。但在過去25年,美國的宣傳機器仍然在蘇聯、東歐、亞洲、非洲、中東各地,成功地以“自由”為口號,美式直選為標準,以間接顛覆或直接侵略為手段,推翻了許多對美國無用或敵對的政府(對美國有用的政府另當别論,例如沙烏地不但在財務上資助多個恐怖組織,更曾在三年前公然派兵血腥鎮壓Bahrain的民主示威,槍殺了至少两百多名手無寸鐵的群眾,與天安門事件相當,可是美國大眾媒體卻裝作没事;两個禮拜前,英國民眾占領國會附近的廣場,一天後就被强力清場,同日英國首相Cameron和英國廣播公司BBC都發言支持占中,對自己國内的示威卻隻字未提,美國媒體當然也假裝没看到)。死在美國的自由民主宣傳下的無辜百姓只在伊拉克就有20到60萬,經濟損失則以蘇聯和東歐最慘(詳見前文《從烏克蘭看今日美俄的政略與戰略》),遠超十萬億美元。

台灣政府近年來嬌寵各類意識型態集團,為了“自由”、“民主”、“尊嚴”和“正義”,把經濟損失當做無關痛癢的小代價,這就是台灣社會没有任何經濟學常識的後果。因為除非一個國家已經完全消滅了貧窮,一個窮人都没有(這連北歐國家都不敢說已經做到了,更别提台灣),整體經濟的發展是改善生存環境的必要條件,也就是對人命的貢獻。人命不是無價的,否則台灣每年都有超過三千人因為車禍而死亡,把速限减半必然會减少死亡數字,為什麼不做呢?因為那對整體經濟的影響太大了,所以不值得。人類既然願意冒生命危険來促進經濟發展,損耗整體社會的財富就是浪費人命,等同殺人。這其實是很基本的經濟學概念,在第一學期的經濟學課程(美國叫做Econ101)裡就有了。測量人命的價格並不難:美國每年有4000多人殉職死亡,把一個死亡率很高的職業(如伐木工人的年死亡率是0.10%)和性質相似但死亡率低的職業相比,前者的收入應該高些,以補償工作人員必須冒的生命危険;把收入差除以死亡率差,就得到人命的價值。根據美國白宫管理預算辦公室(OMB,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2012年的數據,美國的人命價值在700萬到900萬之間,大約是人均GDP的150倍。台灣人均GDP的150倍,是大約一億新台幣,這就是台灣人命的估計值。李登輝上台後搞戒急用忍、放縱黑金、推行劣質日式民主、閹割公權力,台灣的經濟成長率快速從7%掉到不足3%;二十多年下來,還在鬧反服貿;可以實現而没有實現的經濟成長,怎麼算(包括和韓國相比)都超過一萬億新台幣,也就是相當於損失了幾萬條人命。這些人命,有些是燒碳自殺的,有些是因生活水準低而生病或受傷而早死,還有些是純粹心理上的折磨,只因為它們是分散配發給全民,大家就無視了。相形之下,最近為了黑心油,全島鬧翻了天,可是這些黑心食品再怎麼毒,加起來所能傷害的人命頂多是幾百條;台灣社會的顧小失大,實在是可笑、可悲到極點了。

我在前文《中共的下一個產業技術攻關:晶片》裡曾引用聯合國2012年的數據,提到中共在1980到2010年的三十年裡,幫助了六億人口脱離赤貧,是同期全世界净扶貧成果的百分之百,遠超過人類歷史上任何時期任何國家的成就。而經濟成長之所以與人命有關連,就在於扶貧;像美國過去二十多年,經濟規模翻倍,但是GDP增額全進了最富的1%的荷包,中位數購買力(Median Purchasing Power)和1989年基本上没有變動,而吃不飽穿不暖的人口則成倍增加,這様的經濟成長對人命根本没有貢獻,反而是在開倒車。所以任何政府的第一要務是保護人命,在實際執行上就是扶貧,而大規模的扶貧靠的是两件事:首先是整體經濟發展,其次是减低貧富差距。在過去這一代的人類歷史上,我們可以根據扶貧,也就是保護人命的成果,來對政府打分數:中共得的是A,韓國得了B,香港得了C,台灣拿了D,而美國則是不及格的F。所以香港占中的民主訴求,就如同一個拿70分的學生鬧着要仿效一個不及格的同學一様天天打電動玩具。民主和電動玩具一様,本身並不邪惡,只是耽誤了辦正事,可又偏偏對意志薄弱、頭腦簡單或没有正事可幹的人有很大的吸引力。此外在占中的過程中,香港的經濟已經損失了幾十億美元,至少相當於幾百條人命了;這些人命當然不是從鬧事的那些吃飽喝足的悠閒群體中出的,不過有知識有良心的人對這些殺了人還自我感覺良好的示威者,必須要有正確的批判。

 

  • 人氣:14,211
  • 引用:1
  • 迴響:17
  • 作者:王孟源

引用

迴響(17)

# re: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务
核心论点:

(随便鄙视只看新文和只看有评论有热闹的人,看了好久这篇文章没有人评论,我就献丑写一篇长的,总结总结)

所以任何政府的第一要务是保护人命,在实际执行上就是扶贫,而大规模的扶贫靠的是两件事:首先是整体经济发展,其次是减低贫富差距。

这个论断是对的。

什么是人权,最大的人权就是生存的权利。

现在中国的人权已经大幅高于亚洲第一大民主国家印度,大幅高于亚洲第二大民主国家印度尼西亚,大幅第三大国家民主巴基斯坦。之后还有很多,不做累述。

以上各国生比中国生的难(医疗差),生命的长度也比中国短(人均寿命短),就连外国人也懒得去以上三个亚洲最大的民主国家生活旅游几天。(治安差)

这三个国家是和1949年同一起跑线上的,美国在1949年已经领先中国50年以上。

结果这个世界上的媒体一致认为中国的人权有问题,却不会觉得以上几个国家人权有问题。就算让那些写稿的记者选择,他们也会选择来人权和民主的都有问题的中国(工资高,治安好)也不会去民主自由的印度,印尼,巴基斯坦。这是为什么呢?

事实上,东南亚也有这样的奇葩怪事,最民主的菲律宾人民反而最最想去的就是最威权的新加坡。但是政治新闻上就要反过来写。说新加坡的制度有问题,说菲律宾是最民主的国家。

因为媒体都是有任务的。因为老百姓需要扭曲的世界自high。

我做一点补充。为什么第三世界需要一个威权政府,因为最简单的是不威权,老百姓就不会听你指挥,老百姓就是短视和无知的,不听你指挥就不会实现整体经济发展,更不能实现长远的发展,(短期内镇痛的)那么就永生永世的落后西方。这也是西方愿意看到的,英美强行推广民主的原因就是在这个地方,因为他们饱受当年近乎君主制统治下的德日当年的爆发力威胁。为了全世界安心做奴隶,全面鼓吹什么自由,民主。
=============================================
“相形之下,最近为了黑心油,全岛闹翻了天,可是这些黑心食品再怎么毒,加起来所能伤害的人命顶多是几百条;台湾社会的顾小失大,实在是可笑、可悲到极点了。“


所以很多人不会喜欢承认的一点是,人的幸福感其实是宣传导致的,你每天要思考什么,关注什么, 对比物是什么,都是消息帮忙传递。所以我经常回想,这个时候我为什么要关注这个,这条新闻为什么要占用我的大脑去思考。这个时候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我想和博主分享的事,这个2015年大陆网民对于哪个人死去最悲哀?竟然是一个四线女星,姚贝娜。中央政治局过世了5位党的领导人没什么人关注。当你去跟他们讲,他们就讲你政府的人管我什么事。

现在大陆放开意识形态的壁垒,复兴国学,尤其是复兴王阳明(唯心主义),这个时候大陆网民疯狂学习另外一个姓王的,王思聪(大陆首富之子)。

所以老百姓基本上那些看不到无形的大事,只能看到有形的极端的小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坚定认为政府要高度的控制媒体。自由媒体就是让多方控制,到时候政府干什么都会有一大波人反对,结果就是什么都干不成。

对于你说的中国人对于中国政府扶贫6亿其实也没有什么觉得自豪的,因为太笼统的概念,因为中国人的世界观是由美国人帮忙塑造的,他们觉得自己比美国人生活的差,就是中国政府有问题。就是中国的制度有问题。

他们不会像当年和中国一个起跑线上的亚洲头三强民主国家还在为温饱挣扎。

他们也不会想美国,日本,德国的强势的基础也不是什么民主制度缔造的。

哪里有权力,哪里就有委曲的世界观。哪里有极度的权力,这个世界就越发极度偏离事实和逻辑。现在的世界就是活在西方媒体的扭曲之下。谁安安全全做奴隶,亡党亡国,谁就是好的,我们给他们发诺贝尔奖(戈尔巴乔夫),谁富国强民,谁的制度就有问题(李光耀)。
我對大部分留言都做回覆,讀者好奇也沒什麼不對的。

美國對世界輿論的壟斷是第三世界國家進步的一大阻力,中國示範的獨立道路則為他們減輕了這個宣傳上的壓力,影響不只有13億人。
# re: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務
 “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cù)罟(gǔ)不入洿(wū)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
  “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yì)帛矣。鸡豚狗彘(zhì)之畜(xù),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xiáng)序之教,申之以孝悌(tì)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孟子和我一樣也是人本主義者。我和他算是很有緣,連名字都是為他而取的:源泉混混,不捨晝夜。
# re: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務
我建議您可將搞件投到"觀測站", 或是"文思革"這兩個部落格,因為他們的年輕閱讀者多,台灣現在很需要您這樣的文章喚醒人民自覺。謝謝。
衹要標明出處,并不濫做刪改,歡迎你轉錄。

我照顧這個部落格已經很忙了,無意另起爐竈。
# re: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務
台灣從來都是抱著美國的大腿走,以美國的觀點看世界,很悲哀.
這不衹是悲哀而已,有很大的真正經濟損失。尤其美國財閥連自己國内的老百姓都不放過,臺灣的弱勢群體被間接搜刮而喫的虧實在讓我非常難過。
# re: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務
這篇文章跟我之前發表的:民粹政治VS專家政治: 台灣是在"選"領導人.大陸是在"培養"領導人
頗有類似之處
請王兄批評指教
http://blog.udn.com/kellygun20000/45866055
成龍說台灣民主是個"笑話".我認為都太客氣.
在我來看.台灣的民主不但是"兒戲".還是個"鬧劇"
柯文哲這輩子當了幾十年的醫生.從早到晚待在醫院裡"嗡嗡嗡".一下子就要變成中華民國首都市長.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不可能做好
而蔡英文從未有地方行政經驗.沉潛這8年也沒有擔任過任何公職.馬上又要領導這個國家.有可能做好嗎?
--
台灣是在"選"領導人.大陸是在"培養"領導人
民粹政治VS專家政治
中共他們雖然是一黨專政.但對於人才的選拔有層層的審核評鑑篩選機制.基本上能當上領導人都是經過地方幾十年行政的歷練千錘百鍊絕對是菁英中的菁英.像台灣這樣當過一年悠遊卡公司董事長就要選首都市長或是當醫生幾十年後突然當首都市長的荒謬情景絕對不可能在對岸發生.
--
「中國模式」是獨裁、專制、極權政權和選舉式民主之外的另一種政權形式。
共產黨應該被視為是中國官僚系統的一部份,主要功能在於培育和選拔官僚幹部,但並不壟斷政治權力,因為對政治有興趣和抱負的人都可以加入共產黨(黨員數超過八千萬),經由黨內的競爭,爭取政治權力。
選舉式民主強調政黨之間的競爭,而中國政治強調同黨個人之間的競爭;選舉式民主接受沒有政治經歷的素人「空降」從政,只要能贏得選舉即可,而中國視政治為專業,必須循序漸進、逐步歷練升遷。
--
近日出現一段名為《領導人是怎樣煉成的》的動漫短片,引起熱議。
該段被認為「尺度很大」的5分多鐘短片中, 習近平 以卡通形像出現,以他的晉升之路為例介紹了中國領導人的選拔過程,同時與英美等國的領­導人產生機制作出對比。
下為影片正確網址.強烈建議大家好好看一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iLUcE_2FSk
中国信心:中国的制度优越性远超欧美 我们要有自信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xaGAKNhx9g
在影片16:02 處提到:中國領導人要晉身政治局常委.至少要當過2省(或直轄市)的委書記.治理過一億以上人口.以習近平為例.他當過福建浙江上海的省(市)委書記.治理過1億2千萬人.將近印度的經濟總量.又加上5年的中央歷練熟悉接班業務才當上領導人.所以中國這政治選才制度是全世界最有競爭力!
--
幾個月之前真的希望他是中華民國的總統,現在很慶幸他只是台北市長而不是總統。
這樣的料還能當台北市長這恐怕是今年最大政治笑話!
柯文哲:社子島未來將交公民投票方式決定???
社子島未來應依專家評估最適合此地的發展去規劃,而不是公投隨居民喜好!
身為一個市長如果只會辦公投,那何必選市長?身為市長,無法做長遠的規畫
而要靠公投來決定政策,那還真是可悲
感覺這個市長沒有中心思想
凡是除了靠民粹決定就是靠大家公投決定
說好聽點...這是人民作主大家決定
說難聽點...他根本沒有長遠規劃,無法提出政策,又不願位錯誤的政策做負責
如此縱使最後的政策錯誤了,因為是公投,所以他根本不需要付任何責任
--
大陸是一個『開明專制』的政權,雖然不民主,可是他高度尊重專業意見,依照學者與專家的意見來進行施政,對比台灣,雖然有民主的外衣,可是政府的施政卻不按照專業意見,一切以民粹為依歸,這樣的型式又有比較好嗎?這樣的台灣與這樣的民主是否還有希望?
回到台灣,打開熟悉的台灣電視節目,就是一堆名嘴、民代在彼此叫駡。台灣現在民粹當道、理性消失,長期下來,台灣一定落後於大陸。
一邊是專家治國,一邊是民粹治國,大陸雖然暫時落後,可是我已經看到兩岸的對比與差距了。
---
於19世紀出現的民粹主義(Populism),是指政客與投機者,議題皆選擇與多數民眾站在一起,挑起群眾與政府間的對抗。但多數民眾不是民意嗎?為什麼民粹主義是負面形容詞?問題在於,許多政客與投機者明知該政策僅短期有利,長期有害或無法持續,甚至根本違法違憲,卻主動誤導民眾思維框架,或順應部份選票而盲目力挺 .
---
柯文哲:首長半夜慰問 作秀無實質效益??
就實際面來說.柯文哲說的並沒錯.但柯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政治並非只講現實利益.還要顧慮人情世故義理與民情感受.
這也是自稱社會化程度低的柯常被批評白目的原因
照柯的邏輯.親人或員工深夜臨時出意外送醫急救.難道趕去探望關心也是作秀無實質效益??
柯文哲:他過去的生活經驗很扁狹
我早說KP這社會化程度低的醫生若不修正作風,四年後,他不僅將一事無成收場,還將留下「最白目」首長之名。
柯文哲的表現與民眾的期待有很大的落差,這是他的盲點所在。首先,是專業素養太差:柯文哲志大言大,改革打弊橫衝直撞,但一談到專業就不及格,對法律規範一無所知,卻不聽幕僚意見。其次,是權威人格:他以為搞兩次i-voting就是民主,但做起事來卻獨斷獨行,部屬稍有不同意見立刻被打槍或當眾訓斥,企業界和他會面也屢遭羞辱;他毫無禮貌,更缺乏民主素養。第三,錯誤的治理認知:他把全副精力放在揭弊,卻疏忽常態性的行政及前瞻性的建設,揭弊又變成政治打壓;他提出一些改革構想似乎都僅憑個人一時興起,根本缺乏可行性。
柯文哲若不修正作風,四年後,他不僅將一事無成收場,還將留下「最白目」首長之名。
柯文哲回應,他過去的生活經驗很扁狹,不給人留情面,在台大醫院擔任17年加護病房主任罵更兇????
像台灣這樣當醫生幾十年後突然當首都市長的荒謬情景絕對不可能在對岸發生.
----
北捷總經理孫以濬答詢稱,是參照經濟部投審會認定,但話還沒講完,柯當場罵孫:「你這樣我會把你換掉」,還揮手把孫趕下台。有網友批,不依投審會規定難道能自己認定嗎?柯簡直無視法條。
孫是柯市府從知名的鼎漢國際工程公司延攬的交通運輸專才。孫事後接受電訪說,經濟部兩周前已認定,台灣雅仕維是港資,他只是如實講出。
-------------
柯不聽官員講意見,這種羞辱人的作法,有尊嚴的人很難留在柯團隊。
王建煊說,不懷好意的有心人士盯上公務員,隨後就是羞辱一番,「公務員被羞辱非國家之福」,「未來找人當部長,人家都不敢」。
==>
新加坡的高薪除了養廉.最重要的就是吸引人才.在台灣當官不但薪水不高.還動輒被羞辱不受尊重.長久下來吸引不到人才.絕非台灣之福~
國家就好像一個員工幾千萬的大企業.想找最一流的人才當執行長卻不願花大錢.台灣能找到多少個張善政願意放棄千萬年薪為國服務?新加坡的總理部長月薪動輒幾百萬台幣.原因很簡單:就是養廉之外也要向民間企業挖人才.某些短視近利的人為了薪水斤斤計較以肥貓自肥角度看待加薪.最後吃虧的還是人民自己.
-------------
柯P以除弊的觀點看市政,以「除弊」的手段來施政,柯P真正的迷失是以「除弊」的手段來處理市政,重點放在「處罰」。
事實上站在行政首長的觀點來說,重點應該放在「防範」,不是「處罰」,最近台北市又出現創舉,三更半夜對停在紅線的車輛開罰,多數人當然反對,柯P還是堅持執行,其所持的理由是取締違法並不分白天或晚上。他就是因為「除弊」的心態太重,忘了政府設了很多規矩是用來「服務」人民,不是用來「約束」人民。在重要道路畫紅線,其目的是要「服務」人民,讓交通順暢,畫紅線以免因停在路邊的車輛阻礙交通。扮演行政首長的柯P沒有思考到,三更半夜會有交通阻塞的問題嗎?
--
柯文哲的EQ低,另一原因是無知卻自以為是。柯文哲在急診室裡或許是專家,但在市政上他仍是個生手,柯文哲卻常常憑直覺行事,不懂裝懂,並高姿態譴責別人,彷彿他是唯一真理。
例如,柯文哲取消YouBike前卅分鐘免費政策,實施後市府雖增加六百萬元收入,但每月租借數減少五十三萬次,等於增加近四萬公斤的碳排放量,可謂因小失大。除此之外,公車票調漲、重陽敬老禮金停發、裁減派出所改設行動派出所等,也有類似結果。柯文哲也許自命很會「開源節流」,又崇尚「使用者付費」的精神,但有些政策具有社會安全、節能減碳等複合性功能,柯文哲只從「錢」的角度去看問題,無異用無知壓倒了專業。
--
從i-voting開始.我早說KP這社會化程度低的醫生只會搞民粹只會省錢除弊缺乏大格局興利.自我吹噓智商157.卻動輒要聽從平均智商100市井小民的民調.講好聽是尊重民意啦~但說穿了就是不尊重專業專家只會搞民粹
當年毛澤東搞文革,中國大陸因此賠上一個世代的命運。現在柯P的寧靜文革,則是一種慢性自殘,讓大家盯著既有的池子防弊守成,而忘記興利造餅的重要性。如果柯P不突破民粹意識型態對峙,而以全民福祉為念,恐怕開再多的會議i-voting,也都徒勞無功。
柯文哲的行政能力等於零,但是在理性和常識上還是明顯高於蔡英文的。
# re: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務
王博士 您好:
近日美國波士頓諮詢公司發表一份報告,指出中國
在民生福祉改善程度得到97.5分的高分,排名全球第二。其他國家的民生福祉改善指數是49.5分。
看到這則報導,我很驚訝,印像中中國政府是專制政權,是非民選政府,為何仍舊在改善民生上做出重大
貢獻?

中國不但占有全球80%的扶貧記錄,而且更難得的是在第三世界真正推動物美價廉的基礎建設,對世界貧苦民衆普遍造福。
# re: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務
王博士 您好:
看了這幾則報導後,我在思考我過去的認知是是不是有問題?
請教王博士的看法
謝謝您
關於中國民生福祉改善的新聞如下:
1.可持續性經濟發展持續報告出爐,中國結果喜憂參半www.bcg.com.cn/.../pressrelease20150529001.html
2.德媒:民生福祉指數出爐 中國改善程度第二
hk.crntt.com/.../104320349.html
# re: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務
@spencer, 個人覺得究其原因,應該是涉及兩種政權形式執政合法性的問題。一般的民選政府不需要糾結於這個問題,可以任意選擇,操弄擅長的議題,以維持其執政地位。而中國的執政黨卻把自己現階段的執政合法性構建在民生上。民國之後,民族,民權,民生的觀念深入人心。民族自決已經實現(官方的說法是中國民族已經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現階段就已經無法作為維持長期執政合法性的根基;民權,遇到挫折,目前處於低潮期,今後如何推動也沒有頭緒;故而剩下民生一途,且大有空間可為。

用執政黨慣用的術語,可以表述如下,中國正處在社會主義初期階段。社會主義初期階段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求同落後的社會生產力之間的矛盾。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主要矛盾貫穿這個階段的整個過程和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我們必須把經濟建設作為全黨和全國的中心,各項工作都要服從和服務於這個中心。只有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大力發展社會生產力,才能根本改變社會生產的落後面貌,更好地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類似的表述出現在執政黨的十三大(1987),十五大(1997),十六大(2002),十七大(2007)報告中。這一點可以說是執政黨的一項長期國策,而某些媒體出於種種原因,故意選擇視而不見,充耳不聞而已。
# re: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務
關於這個問題,借用最近看到的一種說法,「民主主義的多黨競爭會迫使各黨競相做得更好,從而有利於整個社會」是一種迷思(這裡就不說謊言這個詞了)

因為民生只是爭選票的其中一個因素,上述理論的虛偽之處便在於設定了一個前提,民生「永遠是最重要且唯一」的決定選票因素,但事實不是這樣,無數的例子證明,種族、宗教、性別、社會認同等等,都比民生更能決定選票,因此對各黨來說,理性的選擇根本不是競爭民生,而是競爭這些意識形態議題

更加惡劣的是,社會意識形態的撕裂越嚴重,只投某黨的鐵票就會越多,因此在很多地方,包括台灣人們可以看見的,一個黨的理性選擇反而是不斷撕裂社會

其實,一開始的那種說法若要成立,前提應該是:「這個社會已經沒有任何意識形態分歧,能競爭的只剩下民生」,過去的一些西方國家(以及現在的極少數)的確是這個樣子,但這種情況一是很偶然的,二是很脆弱的,只要出現意識形態分歧,上述的負面循環就會不斷加深
其實民選制要成功的必要條件還多的很,不過你説的已經很中肯了。
  • 2016-08-08
  • K.
# re: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務
//民權,遇到挫折,目前處於低潮期,今後如何推動也沒有頭緒//

不同意"低潮"的說法。

簡言之,民權絕不僅指直接表現出來的投票權--巴西/印度/菲律賓等國,這方面都很高潮,但我不覺得他們的"民權"有多好。剛巧觀察者網有篇報導,可作參考。

刘典:看了巴西,才知道中国的治安福利有多好
www.guancha.cn/LiuDian/2016_08_09_370536.shtml
# re: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務
孟子被梁惠王問的問題「將有利於吾乎」,至今仍然有意義。謀民之利乃為王之義。而衙吏們不與焉。
這(爲民服務的官僚文化)是中國獨有的優勢,是近年來成功的因素之一。
# re: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務
謝謝各位的回覆,我對中國大陸政府的印象有改觀了。
中國大陸政府確實在改善人民生活上做出重大貢獻及努力。
# re: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務
試譯本文所連結的報導

一位英國銀行家的告白:「離開香港救了我的人生」
前香港銀行員,CNN特約報導
2014年11月4日修訂

我第一次走在香港灣仔的要道上,我無法置信我所看到的,那裡所有的
媽媽酒吧,妓女們公然在外面試圖要把街上的男的往裡帶。

在第一個星期裡,就有人要提供古柯鹼給我,雖然那個階段我沒有要,
後來我想要時,貨很容易拿到。

我認識有 100 個傢伙,年歲在 20 到 50 之間,我敢說他們當中大概有 30
個是固定在吸古柯鹼,我所認識的人並非都在銀行工作,但大部分是。
他們都是西方人。

我認識銀行業的人,無論是設在倫敦、芝加哥和悉尼的行員們,他們都
跟香港一樣有著相同的壓力。是的,在那些城市裡的某些我所認識的人
是古柯鹼的吸食者,但是我所認識的人其本身有在嗑藥的比例是極小的,
幾乎是不存在,那麼這只能化約為兩件事,毒品是否容易取得,以及有
多少人會來使用;亦即香港當地普遍對古柯鹼的接受度。

當我讀到灣仔謀殺案件的新聞,據說兇手是名英國行員時,我第一個反
應是「我希望我不認識那個人,拜託,不要是我所認識的人,」因為極
可能就會是。我認識一些傢伙,他們真得是把自己給搞毀了,而我現在
才剛意識到,我在香港變了很多,有時幾乎是喪失人性了。

取毒品

我用的這個人,你可以從下午 4 點開始給他打個電話或傳個簡訊,然後
一小時之內 – 我記得他的紀錄是 10 分鐘 – 他的一位司機就已經坐在你辦
公室外面的一輛汽車裡;你只需要告訴別人你要快閃出去抽跟菸。

你鑽進他的車裡,他就僅僅將車開到轉角處,在你 30 秒之後下車以前,
你已拿到古柯鹼並給了他錢。他有四或五處送貨地點是他最喜歡進行交
易的地方,它們都在離辦公室不遠的步行距離之內。如果你那伙子正忙
著或是沒回話的時候,你就知道有別人已叫了他要跟他拿東西。大概有
一百個夜晚我曾經想要拿貨,但我只記得僅僅只有一個晚上我沒能拿到。

你可以走進灣仔幾乎任何一間酒吧,站在那裡喝上一杯,然後很快就能
憑跡象挑出另一位古柯鹼的使用者;他們每 20 分鐘會去趟廁所,或流淌
著鼻水,或滴里嘟嚕一些廢話。如果東西擺在面前他們不會拒絕,那感
覺像是在非正式的俱樂部裡你只知道成員們的小名 – 但你們全部都在彼
此身上找尋毒品。

一公克的價格在 90 至 130 美元之間(700港幣至1,000港元之間)。一開
始時我一個月只有一次,幾年之後我發現自己一個星期內就弄了四次。
出去一個晚上我會用掉一克。但之後我經常發現自連續著三或四天狂飲
不歸。

你可以那樣搞是因為灣仔有一兩間酒吧會營業到早晨 9 點才打烊,然後
當他們把你踢出場之後,你就步行穿越馬路到另一家早上 9 點就開店的
酒吧 – 只要你能夠成功地橫跨馬路而沒有被任何東西撞上的話。

那些開到早上 9 點的酒吧 – 它們不是有女孩子在外站崗的媽媽酒吧,但
裡頭總是會有妓女來央求你以誇張的價格請她們喝一杯,之後通常不會
耗太久就會探詢你是否想跟她們一起回旅館,你不需主動開口問。我個
人總是說不,因為我對我的啤酒和可樂更感興趣。

「沒人真的那麼擔心」

如果你不繼續狂飲個爛醉而只喝到凌晨 3 點,你是還可以正常去上班。
我就是這樣的人 –– 仍然能夠應付工作不出包;但如果我已經狂歡三天不
綴,則我就得捏造個理由說生病了,或出了什麼事,或找人幫你掩護。

一般來說,沒有人真的那麼擔心。在我的辦公室裡有三個傢伙會經常會
不假外出個三或四天,當然老婆們擔心而去搖響每個人的電話。人們會
想辦法來尋獲他們,但你八成已經知道了「他們沒事,他們只不過是呆
在某個酒吧裡面,處理古柯鹼,幾天之後他們就會出現,表現出慚愧的
樣子並答應不會再犯,一週內是不會了。」

在灣仔,當你外出時你知道你不會惹上違法的麻煩,你可以進入廁所裡,
進到小隔間裡,在廁所後面的壁架上分切你的古柯鹼。你可以清楚地看
到這些在你眼前發生,–– 每20分鐘進入廁所的人––毫不遮掩他們正在辦
事所發出的聲音。

這些女的顯然是非常非常地容易到手、如果你想要的話。我知道哪些傢
伙的第一優先是喝酒,我知道哪些傢伙的第一優先是嗑藥,我也知道哪
些傢伙的第一優先是這些女人。概括地說你不會看到這第三種人在附近
閒混太久,因為他們總會隨一個女的消失在某個地方。

香港就跟一個人一樣可以擊毀你。 在灣仔的場景裡,隨處有林立的情色
酒吧,隨時可到手的古柯鹼,隨便可通宵狂飲的整夜,浸淫在這樣的環
境中,令你終於相信它們是正常的生活。

當你走訪其他城市時,就感覺像「為什麼他們沒有店開通宵的地方? 想
要找個人弄些古柯鹼來還真是挺麻煩的。」

我本來是脫離不了香港的。

我本來是會被毀掉的。

離開香港救了我的人生。
# re: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務
@史諦夫網友,謝謝你的翻譯。關於香港的這篇文章,某種意義上,作為旁觀者,我也深有體會。七年前我去香港參加一次考試,我在蘭桂坊的酒店住了好幾天。我是週末到達的,本來選那家酒店就是看著檔次還不錯,可以好好休息。沒想到一到晚上底下的酒吧街狂歡竟然能讓我在十四樓左右的房間都聽得到,有鬼哭狼嚎喝醉了唱歌的,有吵架的,還有喝完摔酒瓶的聲音。我和酒店商量換到了二十多層的房間還是聽著一清二楚。我下樓一看,明明深夜兩點,發現這條街竟然人口密度高到我頭皮發麻,還幾乎都是老外。有喝酒喝高大聲亂喊的、吵架的、唱歌的。也有當眾嗑藥的(我看見是拿鼻子吸的那種),召陪酒女在那當眾摟摟抱抱的也不少。總之讓人覺得一種很糜爛的氛圍。我本來覺得週末,西方人放鬆的方式和我們不一樣,沒想到從週一到考試當天他們每天都一樣,狂歡到凌晨四點左右。有一天我和一位年紀比較大、會講普通話的警察打聽,他們這幫人這麼擾民不違法嗎?而且第二天早上滿街都是垃圾。他也只是苦笑搖搖頭說怎麼管?而且讓我吃驚的是他說這幫人中不少都是銀行業金融業白領,我就納悶了,金融業不需要一個清醒的頭腦嗎?這幫人每天四點才回去睡覺,還喝的爛醉,怎麼在行業裡混的下去。不過這些算好的了。那位警察說還有不少天天跑隔壁澳門去賭博的,最後甚至變成公款賭博或者傾家蕩產走上歧路的。而早些年這條街還有不少駐港英軍常常喝醉了發酒瘋,他們當差的也不好管太嚴。對於自制力好的人香港是發展的天堂,對自制力差的人是墮落的地獄。
這個傳統是殖民時代留下來的;英國本土的下層民衆也喜歡酗酒狂歡,上中產階級卻不能如此方便地縱欲,只有在殖民地才容許公開賣淫和販毒。
# re: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務
There are plenty upper class British people both in UK or overseas who drink too much alcohol...the only difference is how expensive their alcoholic drinks are...i remember once i complained to my school mother friend ( both she and her husband are British and her husband is the CEO of one state owned enterprise in NZ) about my trouble...she just simply suggested me to drink wine and forget about the trouble...Drinking is a vital part of their culture...same thing in NZ ( especially problematic among young males).
LangKweFomg is world famous for being the night life district in HK ; full of bars , night clubs , drugs and sex.etc...Any visitor who wants to have a quiet night sleep should not choose accommodation from that "Zone", lesson learnt? haha!
The Brits do have a tradition of alcohol abuse, but our discussion here is about drugs and prostitution. These are definitely not openly tolerated in Britain itself, however prevalent they may be underground.
# re: 【政治】政府的第一要務
的確成花錢買罪受了。不過附近像樣的又離得近的酒店就兩家。而且這家酒店已經付了錢,挺貴的又不能退,只好勉強住下去了。最後考試前一晚,經前台同意後把被子搬浴室睡的還算可以。不過說到上面那些陋習中唯一中國人或華人常犯的估計只有賭博一項了(中國人愛賭貌似是傳統)。回歸前聽說也有駐港國有金融企業的法人代表卷公款去澳門賭博最後被槍斃的。
中國人已經被證實有特別的排斥酒精的基因,所以酗酒問題遠沒有其他人種嚴重。

不知這個基因會不會有讓人喜歡賭博的副作用。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個人檔案

廣告

最新文章

最新迴響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