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王孟源的部落格

事實與邏輯

  • 本格總瀏覽人次-2,834,850
  • 引用-0
  • 迴響-4,710
  • 文章-190
  • 2015-02-22 21:34

【美國】【海軍】楣星高照的巡洋艦

西方海軍的水手們一直是非常迷信的:一方面大海上風暴可以突然而至,船上的日常工作也可能發生意外;另一方面,一小群人在局促的空間裡共處幾個月甚至幾年,對指揮官的領導統御能力是個很大的挑戰。直到今日,美國海軍的内部,底層官兵彼此之間還是會有所謂的“Happy Ships”(“愉快的船艦”)或“Unhappy Ships”(“不愉快的船艦”)的閒話,這主要是主官的領導風格影響士氣和慣例,而後者又會反過來影響下一任主官,所以愉快或不愉快可以持續好幾任的艦長。而在過去幾年中,美國海軍最不愉快的船艦莫過於Ticonderoga級巡洋艦USS Cowpens(CG63)了。

Cowpens(Cow Pens字面上的意思是用柵欄圍起來的露天牛圈)原本是南卡羅萊納州西北部的一個小鎮,1781年獨立戰争期間美軍在那裡全殲了一個1100人的英軍旅級支隊(18世紀的旅比後來的小),從此Cowpens成為美國歷史上的戰争聖地(美國東海岸有一百多個獨立戰争和南北戰争留下來的歷史聖地,連我住的這個小鎮都算一個;這麼多戰争聖地當然反映的是美國文化裡的軍國主義。很多台灣人以為民主共和制度與和平反戰態度有因果關係,這是經不起事實考験的錯誤迷思:民主共和體制的侵略性自雅典和羅馬以來,一直是居高不下的)之一。後來27艘Ticonderoga級巡洋艦中的第17艘就命名為Cowpens。該艦在1987年開建,1989年下水,1991年服役。一開始的時候,它是很愉快的;首任艦長後來一路高升到三星將軍。Cowpens的命運在2000年有了第一個轉折:一名水手從桅杆上意外摔下而死亡,給迷信的水手們帶來了心理陰影。不過其後幾年,倒也没出什麼大問題,因為“大問題”當時還在其他的艦隻上醞釀著。

那時的美軍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政治壓力。原本美軍是美國男性(和其他各類,例如基督教和白人沙文主義,尤其是空軍飛行學院最為糟糕,至今仍然如此)沙文主義的掌旗手,但是自1990年代起,美國社會對同性戀開始寛容,對性别歧視也開始進行新一輪的檢討,而美軍對女性(在二戰時期主要是護士和文職員工,後來准許女性加入輔助和技術軍兵種,一直到2013年才開放地面戰鬥兵種)一直是很殘忍的(根據美國法務部的研究,美國每年有大約130萬件强暴案,絶大多數没有報警。一般女性一生之中會被强奸的機率是1/5,女大學生是1/4,而部隊裡的女性則至少超過1/3,而且根本没有人會管你的申訴。參見http://www.nytimes.com/2011/12/15/health/nearly-1-in-5-women-in-us-survey-report-sexual-assault.html?_r=0)。到了2000年代,美國海軍的高層開始急著培養原本一個也没有的女作戰將軍,但是要升為真正的海軍將領,必須有完整的資歷,各級的參謀機構自然不在話下,但是最重要的還是主官資歷,也就是從大副到艦長,從小船一路到巡洋艦的層層晋升。

當時被刻意栽培的三四個女艦長中,最受重視的是Holly Graf。她出身海軍世家,父親是退休上校,姐姐是海軍人事主管,後來升到二星將軍。但是她不但性情急躁,而且遇事即慌,根本不是當主官的料。更糟糕的是她對待手下的言行完全是海軍陸戰隊士官長的臭罵和侮辱,和海軍傳統上的紳士禮節格格不入。2003年她當到伯克級驅逐艦USS Winston Churchill的中校艦長時,已經臭名遠播;在從西西里的一個港口出航的時候,船上的一個螺旋槳斷裂,造成巨大的震動,大家還以為是擱淺了。Graf什麼處置也没做,只忙著對英軍派來的導航員破口大罵(基本上是一連串的Fxxx)。當時有一個海軍准將正在艦上訪問,在艦橋上被她的舉止嚇得目瞪口呆(詳見http://content.time.com/time/nation/article/0,8599,1970226,00.html),然後他到甲板上去察看究竟,發現全艦的官兵正在合唱《Ding Dong The Witch Is Dead》(《叮噹,女巫死了》,這首歌很好聽,原出自《綠野仙踪》,參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SMa12WOwgo),原來大家以為軍艦擱淺,主官就要被開除了。等到這位准將向海軍部報告之後,他才知道以前已經有另一個准將做了類似的報告,可是海軍急著提拔女性艦長,根本不敢對Graf有什麼處分。

Graf在2008年升為Cowpens的上校艦長,此後變本加厲,連手下的其他女軍官都開始辭職抗議了,海軍高層才了解大事不妙,在2010年終於把她從艦長任上拔掉,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一名水手隨後還是從艦橋上跳樓自殺,從此Cowpens就一直是美國海軍最不愉快的船艦。下一任艦長Robert Marin也没有做滿两年就被發現和另一名上校的妻子通奸,隨即也在艦長任上被拔掉。在2013年初,海軍部下令由USS Antietam(CG54,Antietam原本是南北戰争中的一個戰場)接替Cowpens在日本駐紮的任務,後者則調回San Diago;在換防的時候,两艦的人員也做了完全對換(這叫做“Hull Swap”)。其實海軍部本來要把這艘楣星高照的巡洋艦就此提前退役,但是國會不同意,所以在2013年六月派了一名新任的艦長Gregory Gombert,九月重新出發到菲律賓救災。十二月5日,遼寧號編隊在南海演習(參見前文《從1996台海危機到東風21D反艦彈道飛彈》)時,Cowpens奉命跟踪,中方派了一艘两棲艦來擋路,後來Cowpens不知為何撤離了。美方的官方消息(詳見海軍時報的這篇文章http://archive.navytimes.com/article/20140804/NEWS/308110012/Cowpens-bizarre-cruise)講到了這裡之後,變的十分詭異。它說Cowpens的大副Jeremy Aujero中校“was allowed to leave in mid-December”,也就“被批准在十二月中離職”;更奇怪的是剛升中校四個月的Aujero此後就從人間蒸發了,連海軍部網站上的履歷也只記錄到這裡,所有其他的記錄也都不再更新。我想就如我在《從1999年南斯拉夫戰爭到巨浪二型彈道飛彈》提到的那個William Bennett一様,可能要等九年十年後才會真相大白。

接下來的事一様離譜,不過海軍卻没有企圖掩瞒(正式公文在這裡:http://media.utsandiego.com/news/documents/2014/08/06/cowpensjagmanpdf.pdf)。Aujero離開之後,大副的職權由美豔的輪機長Destiny Savage代理。Gombert和Savage在聖誕期間到菲律賓的一家飯店一起休假了三天。之後新任大副考試没通過,不能馬上上任;在2014年一月Gombert就因喉嚨感染而開始躲到Captain's In-Port Cabin(Cowpens艦上最大最豪華的艙房,一般是保留給貴賓住的,但是距離艦橋很遠,艦長應該只有在軍艦進港後才可以住那兒),這一躲就是三個月。Savage從此身兼艦長、大副和輪機長三職,而且還經常性地在艦長室停留幾個小時,而當士兵來送飯時,應門的卻是穿著内褲的艦長。結果在四月Cowpens回到加州,六月Gombert、Savage和艦士官長(Command Master Chief,美軍没有政委,監視主官的任務由最高階的士官長負責;其實部隊主官對屬下權力太大,有政治官員從旁監視是件好事)Gabriel Keeton就一起被開除了。

Destiny Savage中校。Destiny是個很罕見的名字,我在美國近30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名字的字面意義是“宿命的暴烈”,在英文裡聽來像是個脱衣舞女的藝名。她已經結婚有小孩,不過在艦上一出航就是七個月,對主官朝夕相處下的敬仰之情很容易轉化為肉體上的激情,結果美國海軍近年來幾乎每年都有這様的事。海軍規章禁止的是“Fraternization”(“親密往來”),所以不須要有通奸的證據就可以開除他們。

美國海軍部必然是希望Cowpens的倒楣事到此為止。不幸的是,它仍然繼續製造新聞。2014年九月,新任的艦長Scott Sciretta上校又開除了同様也是新任的大副Armando Ramirez中校。原來Ramirez中校在八月31日晚喝醉了想外出,新任的艦士官長(想必是因為前任的前車之鑑,對幾個主官監視得很嚴)把他攔了下來,量出的血醇水平高過法定標凖,依海軍規章對他下了禁足令。結果不到两個小時,Ramirez還是溜出去了。不過至少艦長還在任上。到2016年夏天,我們就會知道Sciretta上校是否能成為自2008年以來,第一個做滿两年任期的Cowpens艦長了。

  • 人氣:11,575
  • 引用:1
  • 迴響:4
  • 作者:王孟源

引用

迴響(4)

# re: 【美國】【海軍】楣星高照的巡洋艦
試譯本文所連紐約時報關於性侵犯調查一文

美國調查中有近五分之一的婦女曾遭受性侵犯
Roni Caryn Rabin 撰
2011年12月14日
紐約時報

政府週三發布一份詳盡的關於強奸和家庭暴力的調查報告,確認了婦女遭受性暴力
在美國仍然相當普遍,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比以前人們所想像的更為嚴重。接受調查
的女性中有近五分之一的受訪者表示,他們曾經被強奸或是遭遇強奸未遂,四分之
一的人報告曾受到到親密伙伴的毆打。據報導,有六分之一的婦女曾經被人跟蹤纏
擾。國家傷害防治中心主管琳達·克魯蒂斯(Linda C. Degutis)說:「接近有五分之一
的女性在其一生當中有被強奸的境遇,這是非常震撼的,我認為,這讓許多人會感
到吃驚。」其所隸屬的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進行了該項調查。「我不認為我們真的知
道這情況在人群中普遍存在,」她說道。

該研究稱為「全國親密伙伴和性暴力調查」,於2010年在國家司法研究所和國防部
的支持下展開調查。這項研究是針對全國人口中16,507名成年人取樣代表做的連續
性電話訪查,以概括地界定密伙伴與性暴力。調查人員發現在以往全國性調查中未
曾被研究過的侵略性型態,包括了在強奸之外的性暴力,心理性侵犯,以及對生殖
和性健康的脅迫與控制。他們亦收集了關於暴力被害倖存者生理與心理健康的資料。
研究人員發現,性暴力對女性的影響是不成比例的。有三分之一的婦女說,他們曾
經被強奸、或是被毆打或遭到纏擾,或是不同型式組合的性侵犯受害者。

研究人員把強奸定義為強制侵入的性行為,包括藉助藥物或酒精的控制,以及具有
意圖但強制未遂的情況。按照該定義,百分之一的受訪婦女在過去一年曾遭逢被強
奸,這一數字表明,每年可能有 130 萬的美國婦女是被強奸或其意圖的受害者。該
數據遠遠高於之前的估計。司法部估計去年有188,380名美國人是性暴力的受害者。
根據聯邦調查局的國境統計,在2010年僅有84,767起暴力攻擊案被列為是強奸行為。

但是男性受害者的報告數據亦令人驚訝。調查發現,七分之一的男子遭受過親密伙
伴的嚴重暴力,71人中有一人 – 在 1% 至 2%之間 – 曾被強奸,許多案例是發生在
小於11歲之前。

曾遭遇性暴力、強姦或被纏擾的女性受害者,絕大多數具有創傷後症候群的症狀,
而在男性則約有三分之一。經歷過這種暴力的婦女也比未經歷者更可能患有哮喘、
糖尿病或大腸激躁症。而無論男性或女性,有受害經歷者較可能有經常性頭痛、慢
性疼痛、睡眠困難、活動受侷限,較差的身體和精神健康狀況。「無暴力未來」的
健康總監麗莎·詹姆斯(Lisa James)表示:「之前在較小規模的研究當中我們已經看到
其與長期健康狀況的關聯性。」該組織乃是總部設於舊金山的全國性非營利機構,
致力於推動制上暴力侵害婦女的法案措施。「在暴力環境中長大的人會採行應付的
策略而導致健康狀況惡化,」她說道:「我們知道,例如說,在被虐關係中的婦女
吸菸風險會增加。」

調查發現,年紀輕本身就是受性暴力及攻擊的重要風險因素。被強奸的男性約有
28%報告其第一次受害時不超過10歲。只有 12% 的女性受害者其被侵犯時是在10
歲(含)以下,但幾乎有一半的女性受害者表示他們在18歲以前就被強暴,而在25歲
之前被強奸的女性約佔了80%。年輕時被強奸,其與另一次後來的受害亦有所關
聯;調查發現,未成年時被強奸的女孩約有35%於成人後亦有再度被害的報告。

根據研究報告,有超過半數的女性被害者是被親密伙伴強暴,而40% 女性是被熟識
者強暴,有超過一半的男性受害者說侵犯者是認識的人。

該報告其在要公佈時被推遲了兩次,最近一次是在11月28日。調查結果是根據每一
位樣品個案有持續約25分鐘的完整訪談,在2010年進行的調查包括了9,086名女性和
7,421名男子。
# re: 【美國】【海軍】楣星高照的巡洋艦
試譯本文所連時代雜誌有關惡質女艦長 Graf 一文

對惡質女艦長的投訴始於很早
Mark Thompson 撰
華盛頓 2010年3月6日,星期六
時代雜誌

海軍中校莫里斯·卡普羅震驚地看著當時的指揮官霍莉·格拉夫的行徑。他在2003年伊
拉克戰爭開始前於意大利登上美國溫斯頓·丘吉爾號驅逐艦時第一次見到了她。身為
一位猶太拉比及海軍牧師,他奉派到丘吉爾號暫時任命,因該艦即將參戰。通常開
拔出港時是按照有條不紊精確步驟的程序。但是,卡普羅星期五回憶說:「我這輩
子從沒有見過像那艦橋上那樣混亂的狀況,霍莉·格拉夫(Holly Graf)開始大吼大嚷、
叫囂著舵手指令、引擎指令,侮辱謾罵人,我從未見過這樣的事情。」

當船艦從西西里島的奧古斯塔港口出來時,事情變得更加奇怪。「 剛清理防波堤後,
船開始隆隆作響、搖搖晃晃起來,現在她叫喊地更大聲了,因為沒有人知道發生了
什麼事情,」卡普羅說道。 「我開始聽到來自艦尾年輕水手們的聲音,他們正在唱
這歌『叮噹!女巫死了』。」 卡普羅對這突然而來的歌聲感到困惑。「然後有人跑
上來跟我說:『我們擱淺了,這條船完蛋了。」- 好像這個事故就意味著他們指揮官
的職業生涯結束了。他說:「他們歡欣雀躍著在艦尾唱歌。」事實上,只是艦船推
進器其中的一枝螺旋槳壞掉了,但艦組人員的反應依然令卡普羅感到驚愕,「我是
目瞪口呆。」他說道。

經過20年的職業生涯,拜訪過約200艘艦船後,卡普羅上個月從海軍離開了。丘吉爾
號艦上的士氣,他說,是他所見過最糟糕的 - 即使是在與薩達姆·海珊開戰的前夕,
當丘吉爾號從地中海東部向伊拉克發射戰斧導彈的時候。「我認為這位女士在心智
上是不太平衡的,」卡普羅說,「我不相信她竟然曾經掌握有指揮權。」

海軍在一月時解除了格拉夫在導彈巡洋艦考彭斯(Cowpens)號的指揮權,因為她對船
員們「殘忍及虐待」。但是,卡普羅的評論清楚表明格拉夫那種行為也發生在其指
揮的第一艘船上。他的故事是值得注意的,因為與其他大多數在其麾下目擊格拉夫
行止的官兵不同,卡普羅是一名獨立於海軍的局外人,不受格拉夫命令的約束。但
儘管有像卡普羅這種見證人的報告,格拉夫不僅仍保有指揮職且不斷獲晉升,因此
對她的質疑聲沸沸揚揚。格拉夫拒絕採訪要求,而且其海軍同僚們不論在海軍的部
落格或其他地方對她都不太予以支持。一位海軍上將於星期五表示在本案裡他顧慮
是所謂的「暴徒」心態,即使是保守的脫口秀場主持人拉什·林博(Rush Limbaugh)
亦認為:「這個女人聽起來像是一個真人版的『庫伊拉』(譯註:101忠狗電影中的
壞女人)。」。

這位在丘吉爾號艦上被稱為「戰鬥拉比」的先生在登上船艦後發現船上的環境「怪
怪的,非常地怪異。」格拉夫會跟某些她的軍官談話,但不會跟其他人說話。她每
天早上在軍情簡報晨會上現身時的裝束是卡普羅以往在海軍戰艦上從未見過的,
「她會著黑色拖鞋,」他說道,「每隻鞋上都有顆絨毛球。」接下來就會有一長串
的激烈抨擊,「她會跟匯報人爭論,貶損他們,」卡普羅說,「絕對惡劣不可取的
糟粕是我從未聽過出自一位指揮官口中的。」

在登上丘吉爾號艦大約十天之後,擔心戰爭前夕的士氣不佳,卡普羅去會見格拉夫,
在她的客艙裡。 「我跟她說:『我感受到一些氣氛 - 你是一位好女士而你的工作艱
難』- 我告訴她一些低階官員們非常擔心,而且非常受挫,」卡普羅回憶道:「我正
對她滔滔不絕地講話,而她就抓狂直接打斷我。她說她不想談論那些。」

那之後他在艦上的日子裡他們彼此就沒再講過話。「我變成了一位不受歡迎的賤民,
她就是拒絕跟我說話,」卡普羅說,「當她看到我在軍官室吃飯的時候,她會進來
抓走她的食物就離開 - 她不要跟我說話。」卡普羅無法解釋格拉夫如何能在海軍的
指揮系統中繼續升遷。他說道,「海軍裡有些人是被內定好進指揮鏈的,無論發生
什麼事情,海軍都會確保其拔擢順利。」

在格拉夫的艦上待了一個多月以後,卡普羅離去赴美國海軍狄奧多·羅斯福號航空母
艦去告訴格拉夫的上級有關他所目堵的指揮官行徑。他是船艦上第二位向上司們舉
報格拉夫的高級官員。「我對海軍淮將和盤說出一切,」卡普羅說,「但我不知道
那將會發生什麼事情。」回到丘吉爾號艦上,知曉卡普羅去覲見淮將的軍官們都急
切地等待著丘吉爾艦上的指揮氣候會有所變化。但他們從未等著。
# re: 【美國】【海軍】楣星高照的巡洋艦
@史諦夫,代表英语“小白”们为你的辛劳表示感谢!
是的。我太懒了,有人自願翻譯這些被引用的文章,我想是個很好的服務。
# re: 【美國】【海軍】楣星高照的巡洋艦
在下洋文上不了檯面,特能理解求知者受限語言隔閡的困擾,又覺好文實該分享,
以不枉費版主旁徵博引的苦心,故野人獻曝一番。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個人檔案

廣告

最新文章

最新迴響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