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王孟源的部落格

事實與邏輯

  • 本格總瀏覽人次-2,834,850
  • 引用-0
  • 迴響-4,710
  • 文章-190
  • 2015-04-08 17:16

【工業】訪意大利有感(三)

十年前我也曾在意大利一次走過好幾個省份,但是當時意大利還沒有高鐵網,所以只能租車來開。意大利人開車之勇猛,讓我這個在台南和紐約久經訓練的公路戰士也大開眼界。紐約當然也有勇猛的駕駛人,但是一般只限於開計程車或BMW的男性;在意大利則是不分男女老幼,一旦上路就勇往向前。我在羅馬遇到一位老太太開著雙座的迷你車從對面忽然插過我面前來搶佔路這邊的停車位,至今仍是我親眼所見過最勇敢的駕駛表演之一。而且意大利的公路一般很窄,一會車就驚心動魄,所以車子個個傷痕累累,記錄著它們光榮的戰鬥歷史。我們一行在Pisa斜塔的門外就經歷了一個擦撞(不是我的錯,當時老婆在開車),結果對方非常客氣友善,事後租車公司也沒有要我們賠償;顯然這種事是家常便飯,沒人在乎。

現在年紀大了,更沒有在路上逞英雄的血氣,除了在Amalfi Coast坐巴士,專心觀摩意大利駕駛的神技之外,一路就是坐高鐵。意大利有好幾個鐵路公司,其中有兩個有高鐵服務,我選的是最大的Trenitalia。Trenitalia又有三個等級的高鐵列車,分別是Frecciarossa(紅箭),Frecciargento(銀箭)和Frecciabianca(白箭);其中只有Frecciarossa是真正的高速鐵路,理論極速每小時300公里。Frecciargento是全動力列車,和台灣的自強號類似,而Frecciabianca則是拖曳式列車,像是莒光號。意大利的高鐵網絡還在建設之中,所以Frecciarossa主要跑西岸的主幹線,也就是南起Salerno,經Naples、Rome和Florence,到Milan和Turin。我們從Florence到東岸的Venice就坐了Frecciargento;而Venice和Milan之間的橫貫線更是還在施工中,只有Frecciabianca可選。這其實是我一輩子第一次坐高鐵,Frecciabianca雖然慢一點,但是整體來說,三種列車都很寬敞舒適,既方便又便宜,給我留下很深刻的正面印象。我這幾年回台灣都有家人接機,不過今年特別因此準備自己坐坐高鐵來親身體驗一下,以比較歐系和日系的列車。

因為美國政壇長期被石油財團把持,過去一百年來,鐵路客運始終投資不足,以致鐵路旅行速度缓慢、車身老舊、座椅狹窄、鐵軌顛簸,價格卻極為昂貴。例如我從康州坐到紐約不到80公里的路,名義上是75分鐘的車程(實際上很少有準時的,而且經常故障斷線),不保證有座位,單程票價是23美金。而從Naples到Florence全程超過500公里,卻不到三小時,每人平均票價是33歐元。歐巴馬上任後,原本想要建設高鐵網,但是聯邦經費撥下去之後,共和黨州長竟然集體拒收。他們的藉口是不要由政府補貼的選項,這當然是騙人的把戲:汽車雖然是私人的,公路卻得靠政府來建,高速公路每單位人次和里程所隱藏的補貼其實是高於高鐵的,這還不算空氣污染的巨大社會成本。不過美國人平均智商很低,財團們用些簡單的口號就可以矇騙多數人口,我已經寫過很多次了,就不在此贅述。

這次意大利之行另外一項我一輩子第一次體驗的新科技,是所謂的Bidet,中文應該是叫智能馬桶。其實Bidet在歐洲早就是旅館的標準配備,二十年前我第一次到Paris就看到了,不過那是獨立的第二馬桶,我覺得是女士專用的,就一直沒嘗試。這次在Milan的旅館有一個整合到馬桶裡的系統,結果和高鐵一樣,給我很深刻的正面印象。回來之後,做了一點研究,發現Bidet在美國才剛開始普及;因為換裝馬桶是大工程,所以它的功能現在一般是裝入馬桶蓋的。兩個月前大陸一名央視的記者寫了一篇明顯不科學(只引用一個不具名的道聽途說)的報導,歌頌日本的智能馬桶蓋,隨即引發了中國觀光客的採購熱潮。我在美國訂購了一個美國公司的產品,貨到後發現是韓國製的。這東西顯然是低技術產品,品質的差異只在於是否耐用,而消費品的耐用性恰是目前中國製產品的弱項。我想這是因為大陸的新興經濟發展得太快了,快撈一票的回報遠大於建立品牌聲譽的長久策略,必須等經濟、社會和尤其是政府監督成熟之後才能慢慢改善。這也是為什麼習近平當前的反貪運動對大陸未來經濟發展極為重要的原因之一:如果公務員沒有基本的紀律,是不可能對商業界進行有效率的監督的,台灣就是負面教材。我對習政權過去兩年多的表現非常佩服,不但在大方向上選擇正確,實際執行的效率之高,更是舉世無雙。不過在反貪任務的策略上,我還是傾向於新加坡式的高薪養廉,以免與人性對衝,事倍功半;習政權似乎認為共產黨就該是無條件為民服務,這對一個長期執政的龐大政黨來說,恐怕不是長久之計。

 

  • 人氣:11,509
  • 引用:0
  • 迴響:10
  • 作者:王孟源

引用

迴響(10)

# re: 【工業】訪意大利有感(三)
This is very sad. 畢福劍 is in BIG trouble. I watch 星光大道 religiously (every Saturday night). I especially love folk songs and “red” songs. Seriously, how could CCP be in power forever? Sooner or later, CCP will collapse. Before anybody disputes my opinion, get this right first. I will never say China will collapse. CCP is not equal to China.
Stupid, it is the soft power which matters the most. With all the great achievements such as outer space and deep ocean explorations and advanced weaponry systems, much more urgent things such as pollution control and civil society are way more difficult to tackle. I deeply hope that CCP has the wisdom, courage and determination. Unfortunately, there are many signs suggesting otherwise.
打天下,坐江山,一心為了老百姓的苦樂酸甜;謀幸福,送溫暖,日夜不忘老百姓康寧團圓。老百姓是地,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共產黨永遠的掛念;老百姓是山,老百姓是海,老百姓是共產黨生命的源泉。
當今中共對內對外氣勢正盛,除了經濟發展為民造福之外,很大一部分是因為講王道。王道不只是不害人,也包括不害真理正義。過去十幾年,中共在這軟實力方面最大的軟肋是官員貪腐,所以習近平的反貪是一個極重要的改革。但是現在其他的軟肋還在,其中之一是環境污染,所以美國領事館把PM2.5拿出來說事,就使中共只能被動挨打。另一個則是當年鄧小平為維持共產黨的正統歷史地位,決定對毛澤東的罪孽加以遮掩,30多年下來,越來越騎虎難下。所謂的言論自由與政治正確之爭,根本就是顧左右而言他的非重點所在:言論是否正確,首要標準應該是問它是否真實。畢福劍所說的,完全就是1979年和1980年全共產黨都在公開討論的事實,現在卻成了禁忌,這的確是大倒退。再這樣掩耳盜鈴下去,文革對中共就會像亞美尼亞種族滅絕對土耳其一樣,永遠是個痛腳。
# re: 【工業】訪意大利有感(三)
對於這些軟肋,我想中共只能ㄧ個ㄧ個慢慢解決。經濟和環境汙染問題必須優先解決。至於毛澤東的歷史問題,我想如果畢福劍ㄧ事短期內被冷處理,那就代表還有機會糾正。畢竟思想問題需要吹吹風,沒有辦法ㄧ時間解決。
看來是會冷處理了。文革中講錯話的人會被鬥臭鬥死;國民黨或許會關你;美國金主則確定你永遠沒工作;中共這次只由黨機關和一些媒體罵一罵、取消榮譽頭銜似乎無關痛癢,其實仍對社會大環境有很壞的示範作用。不過習近平的這個領導班子不是完全由他自己選的,要到19大之後,他才能派自己人掌控宣傳。我們繼續聽其言而觀其行吧。
# re: 【工业】访意大利有感(三)
这也是为什么习近平当前的反贪运动对大陆未来经济发展极为重要的原因之一:如果公务员没有基本的纪律,是不可能对商业界进行有效率的监督的,台湾就是负面教材。我对习政权过去两年多的表现非常佩服,不但在大方向上选择正确,实际执行的效率之高,更是举世无双。不过在反贪任务的策略上,我还是倾向于新加坡式的高薪养廉,以免与人性对衝,事倍功半;习政权似乎认为共產党就该是无条件为民服务,这对一个长期执政的庞大政党来说,恐怕不是长久之计。

===============================================

博主说的太对了。我也觉得中国公务员的工资实在太低。但是你在该段中也提到了其中原因。你能相信一个2000亿GDP的城市一把手月工资还没有一万吗?如果我是市委书记,我不腐败能养家吗?正厅级的干部才不到一万,可是要天天面对身价几个亿的企业家的拜访,这不是明摆着的不公平吗?一城之主的工资可能到头来还没有一个过年送快递的?

但是“反腐败”和“庞大政党”。再加上习主席本身的非常浓郁的红色背景,又注定了加薪变得不可能。

我想借此机会说说我对庞大政党和腐败的理解:

新加坡是亚洲最清廉的国家,可是他基本上也是亚洲最小的国家。李光耀书中所说因为他的小,就更加急需从500万人口的各行各业中用高薪聘请政治人才,构建高智能政府,要不然新加坡就亡国。还是因为他的小,他可以洞悉各级官员的功过,可以多劳多得。而李光耀还提到,如果像英国那样的国家,那么就不用担心官员才能,因为国家已经够大,中等才能的官员也能让其保持运行。

但是新加坡的老百姓是无知的,世界各国的老百姓都是无知的,这就是新加坡民主化的悲剧。现在新加坡的衰败在于听取了民意,民意就是凭什么新加坡的干部全球工资最高。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政府的人才已经开始慢慢流失。慢慢丢失了竞争力。

腐败其实和制度没有多大关系。

如果有关系,全世界200个国家让最清廉的几个国家帮忙设计制度,那么全世界都没有腐败。腐败最有关系的是这个国家的生产力水平,也就是经济水平,但是悲剧的是中国大陆的老百姓又被美国洗脑,说一党制才是腐败之源,这又是没有国际观的愚昧。东亚最腐败的就是最美式民主制度的菲律宾,最廉洁的却是从建国至今没有丢失领导地位的新加坡人民劳动党。

付:我个人认为一个正常国家(不是太小)的生产力水平到达人均2万美金左右才有可能大幅减轻腐败,或者说才有谈根除腐败的资本。

回到原文:

中国那么大,有谁知道那些人真真正正有才能能胜任高智能的职位?有谁有本事可以监督那些人上去之后能够真真正正发挥效能?我想这都是非常困难的监督和考察。如果这个环节出错,又会导致更多的不公平和党内分裂。

其实中国的老百姓也是非常愚昧,中国老百姓的民智比台湾还要落后个15年。当年(3年前)口口声声喊声要反腐最大的就是老百姓,现在中国又流行什么都是反腐败把经济搞差的。当年口口声声喊高房价的还是老百姓,现在又在喊都是鬼城的又是老百姓。

习主席就是认为公务员就该为老百姓服务,至少在这一届。

当然这就是美好的幻想。其实回头想想没有人天生下来就是要为一大群人服务,尤其还是百里挑一考进去的人。这些人到其他行业奋斗几年就是很多人为他们服务。为何要受苦去为人服务呢?

回复有关19大:真真正正改革的重点并不在利益集团,而在老百姓是否会倒戈,其实习主席的宣传人马早就到位了,不用担心等待19大之后,我最担心的中央不能铁下心去整顿互联网。
那些以散布謠言為職志、為批評而批評的大V,不能等他們的群眾自行消散,因為他們不可能自行消散。

直接捉進牢,觀感不好,不過間接的手段很多,普丁都已經示範過了。
# re: 【工業】訪意大利有感(三)
本人理科出身,对历史政治经济亦颇有兴趣。大学时迷恋自由民主,随着年龄成长,一步步向左转。来了美国数年,不需翻墙,读了一大堆在大陆被禁的东西,反而越来越认同中共了。博主的观点大部分赞同,只是对个别历史人物的评价,略有偏颇。比如希特勒,除了战争末期精神寄托于迷信的一小段时间,绝非疯子,个人认为是战略大师,德国基础如此,他已经做到他立场上的最好了。尤其不能认同的是博主对毛泽东的评价,毛泽东绝非中共的负资产。中共建国前的毛泽东评价基本正面,建国后关于文革博主可以读读这篇文章《破解文革毛泽东》http://bbs.tianya.cn/post-no05-258244-1.shtml
中共极左派对目前的中国政治局面评价是官僚资本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的结合,毛泽东的政治理念和极左派是一致的。个人是赞同习近平的把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结合起来的理论。自己对习近平这句话的理解是:毛泽东是看到了苏联官僚制度的问题,因此“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他的目的是建设一个能永不变修的制度。但是按中共的政治理论,革命的目的最终仍然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文革违背了这一规律,最终失败。邓小平上台,提出“改革也是革命“,中共真切的不断改进体制,才有这三十年的巨变。
另外,个人觉得,以理工科背景了解历史,应该很容易认同“历史唯物主义“才对。不知博主有没有试图了解之?
希特勒急著對波蘭和蘇聯宣戰,都是爲了短期的戰術優勢而犧牲了長期的戰略利益,怎麽能說是“戰略大師”?

毛澤東任用佞臣和女人,連一個好的主管都談不上。文革的瘋狂不是他的責任是誰的?

我個人覺得人文學科如歷史學、政治學、社會學和經濟學裏,胡説八道的糟粕太多。外行人以事實和邏輯爲基礎,從根本出發,看得反而實在的多。
# re: 【工業】訪意大利有感(三)
王先生你好!
近来才在内地的论坛上接触到你的文章,文章中体现出来的渊博的学识与独到的见解令我折服。于是又找到这个博客,一篇接一篇地把你的大作都读完了,感觉受益匪浅。只是你对文革的一些看法,恕在下不敢苟同。
不知你是否读过毛选。毛选的整个内容都是关于如何发动群众,如何团结国内中间派,如何组织革命,如何取得革命的胜利。作为一位国家领导人,将这种危害到自身政权稳定的东西写进自己的思想选集里,将这种屠龙术教授给广大民众。这不但是古今未有,也是中外罕见的。毛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共产主义在他的心目中就是理想国,对于共产主义者来说,阶级固化是绝对不愿意见到的局面。故而发动了文革,打垮了许多中层阶级和上层阶级。还放言要每隔10-20年就发动一次文革,以防有人被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击中。事实上他的同僚的确被糖衣炮弹打中了,邓的儿子把持着中国的福利彩票行业,李鹏的子女把持着电力行业,一干红二代有许多都做到了高位。
对于今日的中共来说,文革的确是难以启齿的,但难以启齿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样毛的声誉会受到影响从而影响到中共的合法性。难以启齿的真正原因是,毛思想对现在的中共来说太危险了。在中共1982年的宪法修正案中删去了罢工自由,删去了可以没收大资本家的资产。中共目前的体制就是官僚和资本家联合统治的局面(其中官僚占主导地位),改革开放之后邓绞尽脑汁想出一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掩饰这个本质,在三个代表思想出来之后,其中说中国共产党要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其实就直接背弃了无产阶级,因为没有任何政党能够代表所有人的利益。毛这样一个极左思想的代表,是现在的中共上层所害怕看到的。故而在文革之后,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就再也没有再版过了,贬低毛不会影响目前中共的合法性,反而是传播毛的思想会影响到中共目前的合法性。中共在文革之后对毛实际上就是一种明褒实贬,高举红旗反红旗的态度了。
至于文革,个人认为是民粹主义在中国的一次体现。太过于重视分配体制与阶级斗争了,于是中国许多的上层中层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邓的解决方案就是先把蛋糕做大,分蛋糕的问题以后再说。不过可悲的是,当中国解决了做大蛋糕的解放生产力问题之后,当少部分人富起来之后,他们就成了阻碍构建相对公平的分配体制的人。贫富差距问题在当代中国也日益凸显,理想国之所以是理想国就在于它可不能实现吧。
无产阶级大多文化水平低,容易被糊弄。当他们站起来为自己的利益呼号时(或被发动起来参与政治运动),又常易于陷入民粹的怪圈里。常常为了眼前的小利而放弃长远的利益,具有盲目和短视的毛病,而且他们发动起来的运动对社会的危害更是非常惊人,不唯文革,法国大革命也是人头滚滚,台湾的民粹也是非常令人头疼。而让精英阶层来管理无产阶级的时候,精英阶层又常中饱私囊,甚至于像你说的美国是个富豪口袋里的国家,贫富差距一路飙升。这似乎是个无解的悖论。也不知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两者都能解决的国家。
最后希望先生中秋愉快,保持健康!
我以前已經説過,毛和文革的功過,除非與正文緊密相關,不再容許討論。衹留一篇,其他刪除。

你陳述的是個人迷信。我沒有什麽耐心,以後留言請務必中肯簡潔,而且是可以由事實與邏輯來論證的。
# re: 【工業】訪意大利有感(三)
這次對撞機大爭論的主角之一楊振寧先生是民國時期培養出來的人才,但功勞也不是民國的。中國歷來傳統,只要生活能夠溫飽,便會開始注重教育。近代歷史裡,既使是軍閥、蔣匪,重視教育的例子也是太多。中國現代化基礎人才的培養,與其歸功於毛,不如說是傳統文化教育的成功。真正解放中國生產力、開創盛世的鄧小平,經常被擺在一個縱容腐化的位置。而對毛的神話,最可怕的就是不分道理的將中國振興的功勞歸功在毛身上。
這種違規討論,無須答復。
# re: 【工業】訪意大利有感(三)
以下是十一中六全對文化大革命的定論:
"历史已经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初始由劉後由毛)被反革命集团利用(林彪江青),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做為長期的讀者, 我認為王先生這個部落格裡中共的過去不在討論範圍之內. 我們尊重你的看法, 但請迷途的小書童不要占用篇幅, 打擾到本部落的討論方向.
正是。
# re: 【工業】訪意大利有感(三)
毛粉简直烦死了,什么话题都能扯到毛身上去,在境内论坛是这样,在境外网站还是这样。我也认为毛的功绩要承认,也反对一味地黑毛,但是你们这样就跟宗教迷信没什么区别了,中共中央对毛的功过早有定论,你们不服气可以到中南海新华门外示威游行去,干嘛来这里强行给别人传教?说实话,中共其实并不太担心公知和带路党之流,因为吃相太难看,谎言太低级,已经骗不了多少人了,中共最担心的还是可能会有野心家利用毛的名义煽动起来的暴民。
以后再有这种跑来打岔往偏带节奏的,孟源先生无需客气,直接删就是了,连回复都没必要。
被虐之後的反戀,是人類非理性的本能之一,叫做Stockholm Syndrome。親身被虐的尚且可能如此,也難怪沒有親身受罪的年輕人會有這樣的偏執反應。
# re: 【工業】訪意大利有感(三)
看来阎学通说的没错,中国内部的挑战有很多种,但是只有一种会对中国的国运造成毁灭性的危害,那就是极左思潮。金灿荣也不止一次在演讲中提醒公众和执政者警惕文革思维。这些中共的智囊清楚得很,我认为中国的社会目前已经有自我反省的趋势,但离理性讨论毛的功过,无论是民众的素质,还是媒体的管控,甚至社会结构的合理性,都还有很大的距离。
我覺得中共面對的毀滅性威脅,不衹一種,不過内部宣傳的缺失和思想的混亂,的確是最嚴重的一個。
# re: 【工業】訪意大利有感(三)
中国有13亿人口,无奇不有,故而有一些有极左思想的人也很正常。金灿荣说过,对统计学家来说中国是个噩梦,因为中国还有不少人生存在封建时代,有很多人生存在现代,又有不少人是后现代(同性恋)。另外我觉得中国的极左维持在一个少量的数量对中国不一定没好处,这样至少上层做决策时会有所顾忌,吃相不敢太难看。切格瓦拉说“我们走后政府可能会来给你们修路、盖学 校、建医院,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
是可以這麽看。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個人檔案

廣告

最新文章

最新迴響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