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王孟源的部落格

事實與邏輯

  • 本格總瀏覽人次-2,626,982
  • 引用-0
  • 迴響-4,173
  • 文章-181
  • 2015-05-08 21:49

【台灣】一件小新聞

寫前一篇文章花了兩天,原本想休息一下,再寫題目已選定的下一篇,但是今天讀了這篇新聞(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509000371-260106)之後,久久不能釋懷。這樣的人間慘事,怎麼會發生在一個21世紀的所謂先進經濟體!?我一向以“事實與邏輯”自詡,避免在部落格正文裡用情緒化的文字,也不談沒有統計意義的個例,但是今天要破例了,還請讀者見諒。

慘、慘、慘啊!

身首異處!腰斬!即使在人命不值錢的古代,腰斬都被認為是最殘酷的刑罰;連殺人無數的滿清雍正帝,在聽過一個官員被腰斬的慘狀報告之後,都把它禁了。一個三十幾歲的婦人,帶著十幾歲的兒子,卻覺得生不如死,而對自己下了這樣的判決!她到底犯了什麼罪,必須接受這樣的殘酷的處罰?沒有啊,她連懶都算不上,也就是窮而已。多少人能輕易地獨力負擔養育兩個小孩的費用呢?為什麼政府不補貼她?為什麼社會大眾不幫她?為什麼經濟不夠景氣,不能讓她能賺得基本的溫飽?

我來告訴你為什麼政府不補貼她,因為這個政府是個鄉愿,想要討好所有的公民,結果是只對會鬧的愚民負責,而愚民連水電匱乏都不在乎,政府自然無暇去管弱勢群體的苦處。為什麼社會大眾不幫她?因為李登輝搞了小文革後,台灣愚民一天到晚只想著發明小動作往台獨方向挪;不論什麼社會話題,都先往統獨的框框裡塞,胡扯硬拗成了社會主流,對政府打砸吵鬧永遠佔領了頭條新聞,誰還管那些不能溫飽的窮人?為什麼經濟不夠景氣?經濟發展是國與國之間,既合作也競爭的長途賽跑。明明全世界的經濟都必須與大陸合作,台灣尤其如此,可是台灣愚民偏偏就不肯。明明韓國已經做了正確的政策決定,在過去25年慢慢地超趕了台灣,可是台灣愚民偏偏就不在乎,連照抄都不願意。那台灣的經濟不糟糕才怪。

我在前文《政府的第一要務》裡已經解釋過,人命的價錢是很容易算的;而越窮的人,命越不值錢。所以打砸政府、製造社會動亂,而引起經濟成長的消失,就是殺人。這些愚民或許認為台灣是自由社會,所以他們有愚蠢的自由。沒錯,民眾有愚蠢的自由,也有堅持錯誤的政治理念的權利,但是那只限於不影響別人生命的範圍;為了一己的政治理念而害死人,就是故意謀殺。那些有責任阻止他們,卻束手旁觀的人,像是馬英九,不就是典型的幫兇嗎?如果有天理,那些人都應該依大規模謀殺而起訴;而最理想的判決,就是讓他們嚐嚐他們的被害者所經歷的痛苦。沒錯,我認為那些王八蛋都是謀殺這對母子的兇手,應該個個都被判腰斬。但是現實呢?在連水電供應都不能保障的政府下,人命賤如螻蟻再自然也不過了,這個命案很快就會被台灣社會遺忘,但是我會永遠記得的。

【後註】剛剛查了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統計資料,台灣的自殺率在世界上排名第24,在陽光充足(日照強度是自殺率的最強變數)的經濟發達國家(GDP是第二變數)中排名第1。

  • 人氣:26,579
  • 引用:1
  • 迴響:104
  • 作者:王孟源

引用

迴響(104)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先生曾经对我说,不要去关注台湾的论政节目,但是出于好奇,还是很多内地人会去看。曾经的台湾是那样繁荣,我们想看到新的积极的信息,而现在看,却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就如舞台上的小丑,他要是表现的不足够荒诞是吸引不了观众的。这次亚投行,台湾专家在电视节目中义正言辞的告诉广大台湾人民,中国设立此行,是因为大陆缺钱,想让大家凑钱,而英国参加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监督中国。
我还到UND看时政文章,里面出现有关亲中一点的文,往往就会有网友发出质疑,这本身很正常,言论自由嘛。不过奇怪的是这样的言论经常反复出现在类似文章的留言中,原来就是复制粘贴而来的。你再细读会发现,文章里面说的再有道理,他的发言却毫无相关,可以想见他们根本就没有读你到底说了什么。有人经常遛狗,小狗狗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就喜欢留下几滴,就像是在宣布,这个地盘属于它的一样。一块荒芜的土地,要想变成自己的,需要辛劳耕耘,撒上种子,精心料理,这块无主之地可能就真成了自己的,而像小狗靠撒上几滴,那是永远也不会得到的。
朱的大陆行,在雅虎调查中,1万多网友,持非常正面和非常负面看法的各约1/3,剩下的1/3观点杂七杂八。这让我感觉,台湾社会就如同一条双行道,1/3的人往西边去,1/3的人往东边去,剩下的1/3不晓得往那边去。这次英国的选举,可能是我孤陋寡闻,并没见到几大党派直接互相恶意中伤。台湾播下的自由的种子,不晓得是浇灌的太勤了,还是管理的太粗糙了,就我看来,似乎只能开花而无法结果。就左岸的心态,台湾就是一块试验田,确实有他示范功能。在仅仅几十年前,两岸还互相匪来匪去称呼,近些年来,好像只有台湾还在沿用,所以谁又知道未来几十年,大家的观点又能有什么变化呢。理智且冷静的看待两岸,就如同先生前文中的各种能源都有他们各自的利弊一样,大家都应该正视自己的不足之处,学习对方的优点。
或许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但是对我来说,台湾人要笨、要鄙、要贱、要贪都不是原罪。第一原则,如果不是唯一原则,是人命关天;保障貧苦家庭的基本生活所需,才是国家、社会和知识分子的基本责任。若是必须当汉奸国贼才能帮助这些貧苦民众,那么就让大家当汉奸国贼吧。若是必须做白痴乡愿才能避免这样的人间惨剧,我第一个志愿当白痴乡愿。问题在于现实条件下,正是汉奸国贼和白痴乡愿害死这些无辜百姓,而我出身的这个社会,2000多万人啊,已经整体沉沦为连续谋杀犯,怎不让人咬牙切齿!?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還望先生保重身體。身處在台灣,我也只能顧好自己和身邊家人。台灣現在很像中國歷史上,朝代崩解前的狀況。中央政府因黨爭而空轉,地方不服從中央號令,最後倒楣的還是老百姓。值得玩味的是,二十一世紀的今日,台灣竟然還是陷入中國歷史上的輪迴而無能為力,看來整體思維還是舊時代的中國人。有可能需要經過一番 "大改革"。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退化到這個地步?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這樣的悲劇怎麼會在這個年頭還要重演?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之前留言提及,台灣處於一種愚蠢的螺旋中,若我等已有見於此,而不發聲,默然以獨善其身,也就是這種螺旋的幫凶了,發聲固然未必能阻止,但沈默一定讓這種愚蠢走成悲劇為止。很多人,已不必為五斗米折腰了,說出心中所見,了不起就丟了些朋友,實在不必給自己太多藉口不去說說真話。 大家就自己所能努力的,儘量去說一些,做一點,或可改變,就算最終改變不了大局,對自己也有所交代了。
正是我過去這一年的動力。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事實與邏輯是台灣最欠缺的素養,譁眾取寵也是台灣民主的真相,感謝王兄提供在台灣很難見到真正思考後的言語,希望莫停止,理性的思想終究會被發現.
我只是義憤填膺,將來自然只有更加努力,與愚民周旋到底。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北京时间15点整央视会全程直播红场阅兵,如没赶上可在央视网回看。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http://lt.cjdby.net/thread-2006610-1-1.html
超大上tsq的文章,王大哥有看过吗?
这比较适合SU35那篇文章,我不想在这里离题太远。你若在那儿提問,我再详细回你。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說到知識份子。台灣學術機構和教育界中已經被綠色學霸所佔據 (像是中研院的黃國昌和清大社會研究所所長姚人多),領著學生以民主自由之名帶頭衝撞,加上媒體,公知和立委的推波助瀾,混淆年輕一輩的學生的價值觀。敢說理性話的人,像前任交大校長吳妍華,認為學生反服貿不理性而向社會道歉,就被交大部份學生批鬥。有風骨的知識份子,在台灣早就被鬥光鬥倒,或是只能選擇悶聲不語。馬英九總統沒有在他 2008 年剛上任的時候,糾正媒體和教育界的風氣,落至現在的下場,實在是果報。
綠色文革和綠衛兵,全國一起發瘋,這要怎麼改呢?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因為這個政府是個鄉愿//

馬英九未上台前, 我對他就是這個結論了, 果然是德之賊也!

王兄不必太動氣, 牟宗三先生曾說, 大陸的文革是個共業/共劫(佛家說). 如今台灣, 亦復如是.

善哉.
我的祖父和父親都是信佛的,但是我是信邏輯和行動的。。。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王兄生汽了,後果很嚴重。臺灣祇曉得買軍火,肥他人與自肥,從未想到建立福利體係,加上人民愚昧悲劇自然發生,可以肯定臺灣沒有最壞只有更壞。除王兄與少數人外誰又再呼此等悲劇呢?
我越了解台灣的現狀,越覺得它像文革。整個社會一起瘋狂,只怕不是事實和邏輯能挽救的,必須等到大家都玩癱了才有結束,到時國家已經承受極大的浩劫。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王大哥別生氣,氣壞了划不來,讀您的文章,受益良多。目前台灣是無政府狀態,公平正義和思考邏輯是很抽象的。是非對錯媒體說了算。
群眾集體瘋狂是歷史上常有的事,只是2000多萬人是個大群體,又沒有像文革那樣有組織有領導推動,明智的勸解可以被忽視,這樣淒慘的圖片怎麼可能大家都無感?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一声叹息。无论是大陆还是台湾,都希望普通老百姓能有安宁富足的生活。题外话,虽然大陆经历过文革,加上各种观点的人都多,不至于一种声音压倒一切,现在如果有这种胡闹到一定程度一定会有人民出来自救。但是我还是比较担心大陆年轻人日后会不会跟台湾一样,真的会怕。
文革是有组织的疯狂斗争,理性的个人和小群体无法抵挡是自然的。

反而是大跃进那三年饿死了3600万人,农村居然还能保持秩序,是十分让人吃惊的。当年共产党在乡村里的组织实在是严密。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台灣現行的制度,到底是華人社區的成功還是失敗。其實不單單是台灣人在關注,大陸同樣也在關注。

無疑,蔣先生經國的確啟動了台灣的民主化進程,但是今天的結局,我估計也不是他所預料到的。同理,香港近期也在啟動類似的民主程序。但是你看看香港今天的政改局面,是不是正在台灣化。

中國有句古話,叫住“艄公多了打破船”。台灣有2000多萬人,這個船不可謂不大,大家都在爭當控制這個船的艄公,你要這樣幹,他要那樣,旁邊還有米國日本在下指導棋。可是問題是台灣內部並沒有一個共識,到底要往哪裏走?

我在海外快20年了,看到很多很能幹本事的台灣人流落海外,這對台灣來說,無疑是精英流失。至於剩下的人,當然也不都是無能的愚民,可是面對如此混亂的一群愛吵吵鬧鬧,加無理取鬧的人,你能做什麼?

台灣走到這一步,恐怕是無力回天,最終的結局,就是今天的菲律賓。特別是產業空心化以後,未來恐怕更加多的台灣人會變成今天的菲傭。

而這個結果的出現,無疑是日本和米國所希望的。
德國人和日本人集體瘋狂,後來是全世界買單,只有美國從中得利。

最近烏克蘭人集體瘋狂,後來是自己買單,又是美國從中得利。

台灣沒德國和日本那麼了不起,大概會是像烏克蘭。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台灣現行制度無疑是失敗的。最大的原因就是對自身 (中華) 文化缺乏自信,迷信西方思想,試圖全盤照抄西方制度,修改的時候又不考慮台灣整體情況。導致西方 (投票民主) 和東方 (情大於理和法) 最壞的部份融為一體。依復旦大學,張維為教授的說法,就是不接地氣。台灣的狀況其實和它地理位置很像,處在海上交通要道,接受很多文化衝擊; 但又是邊緣地帶,沒有能力發展有內涵的獨立文明。如果社會精英沒有擔當和主見,就是台灣現在這種情況。台灣在兩蔣時代之所以能快速發展,基本是依賴上層精英的領導。
說得很對。我在30年前就注意到,官員和學者都是留美的,水準參差不齊,大部分只學了皮毛,回國便是照抄,完全沒有自己的中心思想,不能做獨立理性的分析。30年下來,在美國人有意無意的推動下,就在歧路上越走越遠。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王兄,在伽里略時代,若沒有機緣向他學習甚麼是慣性,那麽,即使是明智的人,以邏輯和事實為依歸,也未必能理解/知道慣性是甚麼,對嗎?

在當時,慣性以至科學這些概念,都很可能被標籤為異端,現在,則正面得多了。

依我淺薄的經驗,在考慮極重大問題時--無論在甚麼時空座標--第一步,就是先把相關的核心概念,變為中性詞。或者,這就是伽里略對我最大的影響,更甚於他教我的知識。

餘者有機緣再聊。^_^
是的,但是理性的人應該對自己信念中的邏輯漏洞有所警惕,不至於在鬥爭“異端”時作先鋒。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Any loss of life is a tragedy. Unfortunately, the child didn’t even have a choice. It was very sad.
It might sound unhuman but drastic measure is the only medicine left to save Taiwan. Let DPP and its kind run Taiwan for the next 20 years. They can choice to go lower and lower. Hopefully at some point, their supporters will finally realize the stupidity. CCP should not even say anything more. Just stick to the one China policy. Let the clown show run its course.
I think what you suggest is exactly how the Culture Revolution ran down its course. Taiwan is not as totally crazy as the real Culture Revolution, which took 10 years to exhaust the whole nation, so 20 years may be necessary.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映山紅
夜半三更喲盼天明
寒冬臘月喲盼春風
中共對台灣最溫和(但也是最自信的)政策,其實是如你在前面所建議,讓它自生自滅20年,等沉淪到和菲律賓齊頭的時候,或許能覺悟。我以前已經提過,吃不飽飯的人,是沒有興趣搞政治的。不過2000多萬人裡,總會有吃得飽飯的人,也就仍有胡搞的動力,烏克蘭是前車之鑑。所以我一直覺得武統的必要性遠高於一般人的估計。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王兄,邏輯對理公科生是定律,對我而言是經驗,對臺灣普羅大眾而言恐怕是個名詞罷了。就拿中天關鍵時刻第一大寶,劉寶傑來說全球近14億人口公認中國深圳市口語為深鎮市,偏偏劉寶傑開口閉口深俊市,連來賓也無所適從,左深圳,右深俊。試想連節目主持人都無視於14億公眾人仕定論,还侈望普羅大众有清醒地認識,当年在南部不是流傳一佳話,肚子扁扁也要挺阿扁,你,我,他,还能说什么呢?
台灣政壇喊的口號有一半是對的,像是“求同存異”,但是剛好是這些對的語句被完全當口號;無腦的“用愛發電”卻是認真的。

“肚子扁扁也要挺阿扁”,這恰是吃飽了沒正事幹的人講的空話;真正肚子扁扁的人忙著自殺呢!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朱立倫之前在習朱會上說要 "求同尊異"。卻不知道這個所尊的異已經把求同中的同給裂解掉了。求同尊異恐怕才是台灣現況,求同存異已經變調了。
藍的政客沒有中心思想(綠的則只想偷偷摸摸地搞台獨),一切都是選舉策略運用,自然只能喊喊空洞的口號。是存還是尊都只是一時的戰術;一句話要怎麼應用,零活性太大了,這也就是口號對政治鬥爭的用處。真正做事的人是不講口號的。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马英九这回牵扯到大巨蛋中,未来下台后如真涉及到司法程序,那将是严重伤害台湾社会。“总统”成了高危职业,那相对的不论谁在位都会想到高收益吧。大陆这边有个“58岁现象”,再过两年退休,不捞没机会了。我看台湾也差不多了,都没心思干正事,天天窝里斗。哎!
整个社会的心态不正,拿民主,自由做最后的遮羞布。为了表现出高人一筹随时编造“新闻”——中时还算较公允的媒体,前几天会出现“糗大了,特警雪豹突击队演习遇堵车,搭地铁赶路”这种无脑新闻,最搞笑的是还配发一张原图,四名特警全副武装在地铁里成战斗队形搜索前进。起码编辑是没坐过北京地铁,高峰期我这1.88米的壮汉都不一定挤得上去,还会有空间摆POSS。(实为五一前夜间实兵演练)。再有就是前两天的“丽文正经话”(也算是相对严肃的节目)请的嘉宾还经常上央视节目,居然会说出“台湾有名间谍被抓后被判死缓,就是告诉他两年后才处死他,其他人还一片附和,太残忍了,这两年怎么过啊”晕倒!而这名嘉宾在另一亲中节目中肉麻到我直起鸡皮疙瘩。哎!这是什么样的社会范围啊,全民都在你哄我,我哄你中浪费光阴!

大巨蛋就是有贪污,也没有真的证据,否则早就公诸于世了;这全是政治运作,选民却吃这一套。民主选举制度下,政客(至少在公开的事物上)只能做选民喜欢的,所以政客胡搞,只能是因为选民喜欢看他们胡搞。

网络这么方便,他们却不求进取,其实也是自然的。現代的社交科技反而让个人可以忙着活在自己的小圈圈里;真正理性的討论和被既得利益者掩没的事实,都很容易无视。我一直觉得有线电视的普及,已经是现代西方民主社会出毛病的原因之一;网络对民主制度的危害更深。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台灣一因年自殺約4000人,我因這事和行政院長談過.自殺防治需要下功夫,但政府已經沒有錢了,因為人員需要緊縮,連約聘都不能增加.政府是在半癱瘓之中拖行,民進黨執政也不會好到哪裡去.現在民進黨發起的內戰,會自食苦果.有些人評論說這是文革,其實在台北市已經發生,馬英九令我想到劉少奇,柯文哲是毛澤東加上江青
自殺防治是治標,改善經濟是治本;台灣連治標的餘力都沒有,可悲啊。

這些事大家都知道,但是看紙面的數據是一回事,看到分成幾塊的屍身又是一回事;這張圖片就是觸動我的內心,所以才會這麼生氣。

馬和柯還不夠格跟劉和毛相比;不過我知道你指的是找藉口發動群眾搞實質的權力鬥爭。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關於大躍進時期餓死人的問題,觀察者網有「孙经先:“饿死3600万”的重大谬误是怎样产生的?」,還有「孙经先:“饿死三千万”应该怎么算?」有對3600萬人餓死的說法提出一些質疑,推薦給王大哥參考看看。http://www.guancha.cn/SunJingXian
我看过,基本上是在極少数几个细节上吹毛求疵,不影响整体估计的可信性。

真抱歉,我知道大陆读者从小崇拜毛主席长大,可是事实上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自大狂。共产党若是没有邓小平,就会成了中国的大灾难。事实如此,我也不能避开不说,只希望你们慢慢吸收习惯。

几年前有一个德国经济学家回忆他80年代上大学的时候,他的好朋友是左派学生,一天到晚跟他说美国是国际金主的工具,世界万恶之源。他那时笑那朋友太偏激、想象力太丰富了。20几年后,他见过世面、能做独立思考了,有一天遇到那个朋友,他特别正式道歉,说你一直都是对的,我后知后觉。我自己对美国的印象也经过一个类似的转变;我想很多大陆学生也必须慢慢学着对毛泽东时期的历史做独立理性的分析。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不知兄台有没有看过杨继绳著的“ 墓碑”,这应该算大陆体制内人士最早写的关于三年自然灾害的书籍了。父亲认识他,对他的所写不愿多说,但明确的告诉我没有目睹大规模死人现象。父亲生于书中灾荒的重灾区河南信阳地区,祖辈务农,今年不满八十岁。因同为出版社的社长予他相识,没有什么私交。父亲大学毕业留在北京工作,家族其他成员都在老家务农。记得母亲说过嫁给父亲时他只有一床被子,一半铺一半盖。爷爷那辈兄弟姊妹七人有两人未成年夭折,其余四人在信阳地区生活,一人近年才联系上,生活与安徽农村。几位爷爷的家族也蛮兴旺,近年每每有子弟考到北京著名学府就读,每逢这些堂兄妹来家做客就是我等受难日(弟兄姊妹三人没有考上重点大学的)前年在我的鼓动下父亲有重新修订族谱的愿望,目前没看到有哪一支亲戚在那些年大规模减员。唯一的姑姑一直生活在农村照顾爷爷奶奶,姑父算半入赘吧(小孩随他的姓)当兵出身,后在当地做过粮食局局长,公安局局长(副科级)应该有机会接触当地大量史料和人员,问过他相关问题,没有明确答复,只是说“你看咱们家算最普通的当地农民不是也活过来了”
兄台提到“农村居然还能保持秩序,是十分让人吃惊的”估计也同我有相同的疑问,如果那么大面积的死亡产生为什么没有发生暴动?毕竟这是个太惊人的数字,三年会比八年抗战死的人还多?大陆对八年抗战“死伤”的定义为3500万。而且我最大的疑惑是尸体怎么处理的?基于当年的条件大规模焚烧没那条件和设备啊,掩埋的话这些年的土地开发没爆出什么万人坑来!不管用什么方法处理都需要庞大的人员,不可能守住秘密。而且死亡3600万这些人的直系亲属有多少,受灾荒直接影响的人不会少过1-2亿了,当年总人口才5-6亿。鉴于老共基本都是土八路出生,那些人都是他们的乡里乡亲啊。当时的革命思想应该是广为传播,连年的战乱结束不久,无数人都打过仗,同时武器大量散落民间,我就不相信人会眼睁睁饿死不反抗!
PS:各种人口统计数据我都看过,说服我请想解答我的疑问!
声明下,在这不谈主义,不抬杠,不扣帽子!只讲事实!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关于对毛泽东的评价众说纷纭,我没生活在那个时代,没太多资格评说。但我认为不能拿现今的标准去评价当年的人物。他肯定不是完美的人物(世界上也不存在),非要我说那就是贡献大,对传统中国文化的破坏也大。打破了固有阶级的束缚,为以后的发展创造了必要条件。在打破了旧有体系基础上,没能创造出新的适应时代和社会发展的新秩序。承认他的功绩,不回避他的过失,应该是今后老共必须要正视的问题。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现今两岸都有股思潮就是分别全盘否定毛泽东和蒋介石两位各自的领袖。毛泽东的文革和蒋介石的戒严年代(如果从死亡比例看两者不相上下)都是被诟病的焦点,台湾在自由民主的旗号下更激进些——老蒋的塑像一再被沾污。如果要反思的话,那我想当年的民众应该最有发言权。都是生前山呼万岁,去世时痛哭流涕!
抛开各自的情感拿国外的例子看可能会比较公允。利比亚的卡扎菲和伊拉克的萨达姆对各自国家有巨大的贡献,谁也不能否认。可是最后打死他或拉倒他塑像的人恰恰都是当年对他山呼万岁的人民。所以我赞同‘人民是最不靠谱”的这句话,同时我认同一位老同事的说法“是邓小平让我吃饱饭,有学上,能穿上大皮鞋,我就信他”
台湾对228进行了反思和纪念,可真正解决了外省和原住民的问题了吗?恐怕不但没有,还平添了政治斗争的借口。
我想美国和澳大利亚处理原住民的问题上手腕就比较圆滑些,解决不了就不要仓促下结论。
在这里对死难的中华民族的同胞表示哀悼。
我并不是全盘否定他,但是他在经济上以外行指导内行是有一貫性的。

我自己也做过主管;他嘴巴上说要听異见,实际上却鼓励把自己神化,这种占了便宜还要卖乖的手法,我在职场上看得很多。

不过毛的历史定位不是我的专业區域,我也不想牵扯太远,就让我们求同存异吧。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一點淺見。對於歷史上的人物給予全盤否定,是走入另一個極端,我堅決反對。我想毛澤東和蔣介石的功過,要放在當時環境下 (包括物理和心理) 給予評斷。以大歷史的角度梳理前因後果,從中汲取教訓。其實國共可以合作,討論雙方領袖的功與過,我想國共內戰都已經過去那麼久了,大家情感因素可以放的開些,也不用馬上下定論,有討論的空間就很足夠了。引用毛選中的一段話:

我們有些同志,聽不得相反的意見,批評不得,這是很不對的。對於工作中的缺點錯誤,就要擔起責任。不負責任,怕負責任,不許人講話,老虎屁股摸不得,凡是採取這種態度的人,十個就有十個要失敗。人家總是要講的,你老虎屁股真是摸不得嗎? 偏要摸!
毛澤東話講得很漂亮,實際行動上卻剛好相反,鼓勵浮誇和諂媚。你只要讀讀鄧小平的傳記就知道文革後,大陸空談胡扯的風氣有多盛行,那可不是劉少奇的責任。江青和林彪也只能是投其所好;鄧小平的手下就不敢上報畝產萬斤。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另外,我覺得這一類的議題很容易擦槍走火,不如先放一放? :-)
是,這題目太大了,我也不是專家,沒有必要因此而分散注意力。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联合网的“天下纵横谈”主要因为坛主/市长和众多大陆网友对毛的评价严重不一致,导致论坛冷落,一蹶不振。希望大家最好不要牵扯这个话题,至少在和这个话题无关的题目下谈论。
我并不在乎论坛冷落,不过这的确和我博客的主旨无关,也不是我历来思考的主要问题,没有必要再牵扯下去。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台灣的亂象我同意David的說法; 媒體愚民, 罪大惡極! 而chenwj 的分析最客觀, 我認為還要加上一點; 也就是台灣的妾身未明或者說自我定位的無從選擇造成了集體迷失.

又ziyomo 的擔心大陸年輕的一代, 我在看了成都女司機被爆打一事的網路反應後頗有同感; 那麼多人的理盲法盲真是觸目驚心! 雖然我也相信他們很多人是很情緒化的. 所以講到這, 我也就同意格主的看法; 網路發言的隨意性其負面效果真是很可怕, 不單單是有礙民主的發展, 連促進社會的和諧可能都有問題.

最後談這件悲劇的肇因; 我認為國家救濟是不可能面面俱到尤其是在時效這一點上,而很多悲劇的發生都是從家庭鄰里或是工作環境裡發生的. 這個母親的親戚家人朋友鄰里如果能適時的稍予關心幫助, 興許就可避免這場悲劇. 而這就就要說到現代人與人的關係了, 我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冷漠. 複雜的社會環境讓人變的自私了, 然後就一切事不關己, 對周遭有困難的人有時連安慰打氣都懶得做. 這一點我們只有重拾或加強中國古老的倫理道德教育來加以改進, 這是必須的!
舊社會裡或許是像你說的,得靠左鄰右舍;但是21世紀了,現代經濟要求高度城市化,這些社會責任最終必須由政府來負。李登輝和陳水扁政府另有所謀,還可以理解,馬英九卻也不務正業,只想討好愚民,就不可原諒了。

其實我很不懂馬英九這個人:他拼命蒐集權力,卻從不行使權力,拼命討好人氣,却從不應用人氣。他的個性有點像貪財如命又不捨得花的人,只是他貪的不是財,而是權和名。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我知道兄台提及三年灾害,文革,毛泽东等并无恶意,同时也希望兄台能理解我写这些不是非要同您争辩什么。毕竟您这是公开的博客,又是落脚在台湾的媒体上,把一些有争议的话题标签化,对两岸民众交流终归不是什么好事情,您说对不?
相互理解吧,求同尊异吧:-)
我写这个博客不是为了交流,而是为了正台湾的视听,所以一切以事实为本。我当然欢迎你们来,但是我连自己母亲的绿色政治立场都可以诚实批评,对你们的信仰自然也不会有禁忌。

科学家的学习态度是基于Bayesian Statistics,也就是对自己不确定的事,会内定两个变数,第一个是可信性,第二个是对前述的可信性估计值的不确定性。我对大跃进不是专家,主要的根据是杨继绳和欧美的历史学家。杨先生的写作态度相对地严谨,我觉得比官方记录(例如亩产万斤)要可靠得多了;换句话说,我认为他的可信性是高于50%的,但是因为可靠的官方记录是完全空白(这可不是杨先生的错,而是共产党的责任,所以他们要是不高兴,大可以做一个严谨可观的研究啊;我指的是一个独立的研究,不是光对杨的批评),而杨先生的研究只是一个个人的业余调查,所以第二个变数(也就是不确定性)是相当高的。既然你有从父辈的第二手资料抵触了杨的说法,那么我对他的可信性估计值就要往下调,而不确定性则更往上调。正如我在前面所说,我对大跃进不是专家,不能做确定的結论,这个话题纯粹是一句话带过而扯出来的,我并不想争辩,因为我没有足够的知识和你争辩。

至于文革和毛泽东晚年的领导风格,我却可以确定那是灾难性的糟糕的。没有人能否认邓小平的领导风格和文革时期的习气南辕北辙,那么除非你要否定邓小平的实事求是精神,否则他的前任就必须为留下一个大烂摊子而负责,不是吗?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蘇起先生在他的書中,提到馬英九總統堅持任命台聯黨的賴幸媛女士為陸委會主委ㄧ事,並因此認為馬英九總統非常在乎社會 "觀感"。馬英九總統可能在累積權力和人氣之後,為了維護社會觀感,做事又只能隨民調起伏。我自己的感覺是,馬英總統是一個學究型人物,欠缺社會歷練,不知道事情輕重緩急,以為一切依法行政就可以解決,做事不看大局。我不認為依法行政是ㄧ件壞事,但是以台灣目前現況,玩法弄法的人太多,必須施加手段導回正軌再來談依法行政。
“徒法不能以自行”是孟子的名言;做到總統了還不明白這道理,也真是可憐了。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他的個性有點像貪財如命又不捨得花的人,只是他貪的不是財,而是權和名。//

一針見血!
至於不花錢(不用權和名)的原因,不是他蠢,而很可能是鄉愿性格,性格是最難改變的。
是天生的。明朝最後幾個皇帝除崇禎之外,在大批民眾死於飢荒的情形下,仍專注於擴充“內庫”(即皇帝的私房錢)的藏銀,和馬英九有異曲同工之妙。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說馬英九, 你可以說他眼高手低, 不能容人, 缺乏領導統御的才能所以政令不出總統府等等, 但其實這個人的毛病在我看就只有一點; 他膽子小. 所以說他最大的錯誤就是不該從政; 因為他根本不俱備一個領導人所需要的性格, 他只適合教書.

我知道格主極反感宋楚瑜, 但我個人認為宋比馬那是要有擔當的多. 但話說回來, 現在的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 外省政客以往能站在台上那是時代使然, 現在最好不要大包大攬. 因為你是所謂的外來政權, 做死做活, 一句賣台就可以K死你, 那絕對是吃力不討好的.

所以台灣就應該讓民進黨一直主政下去, 直到有結果為止. 而國民黨就只能盡量賣乖給自己留點後路; 這是所謂的勢. 我看朱這次到大陸就是這個意思; 他有維基解密的短板, 總統當然是不敢選了, 那所為何來? 一則強調九二共識然後為參與亞投行探路; 也就是所謂的兩面討好罷了.

一片亂象之下, 格主有意改變台灣人的頑靡應該有適當的切入點. 所以我建議還是多從事經濟以及安全方面的論述; 因為說君子畏德小人畏威那太過份, 但以台灣的現況而言, 動之以理, 實在是不如動之以利害.
動之以威和動之以利都是邏輯的選項,但是遇到手持“愚蠢”這面盾牌的台灣民眾,只怕還是無能為力。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杨继绳不单只写了《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他在《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记录了六四后被软禁的赵紫阳与他的三次访谈内容,之后还有几部力作在大陆公开发行,并受到追捧。从中应该能看出老共对他所写内容持一定认可的态度,老共并不像某些人传说的听不得半点异议。 毛泽东在文革中犯下严重的错误从来没有人否认,但总不能不提他的功绩就扣上“杀人不眨眼的自大狂”(秦始皇也有类似的评价吧)的大帽子,未免失去了博主一贯强调的客观,理性。难道就这样“正台湾的视听”?
本人就小学时加入过少先队,之后再没参加过什么政治组织,学历也不高,更谈不上什么信仰谁。对老共的态度是目前为止干的不错,是个组织严密,能不断调整策略适应发展干大事的政党。无意为谁洗地,也没必要。
只有自大狂才会像毛那样鼓励浮夸。请你看看林彪的传记,他并不是一开始就是欺上瞒下的小人,而是刚好在建国早期坐冷板凳时期冷眼观察毛的行事和彭德怀等人的下场之后,特别去找古代昏君佞臣的传记来学谄媚之術的。自大狂这评论是像林这样毛的亲密战友下的结论,我想比你的意见要可靠些。

至于文革死的人数,如果不是“杀人不眨眼的”,怎么可能拖上十年?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先生提到了毛泽东的历史评价,在另一篇文章中也提到对毛的评价没有拨乱反正是中国社会长期的隐忧,可以看出先生也同意关于毛的评价在当今中国社会确实是关系重大的问题。我没有具体数据,但是从平时交流来看,大陆对于毛泽东的评价在代际间存在很大的差别。文革时代出生的人,如今在各个领域大多处于领导位置,他们当中不少仍然有对毛的愚忠,比如我的丈母娘。这种愚忠就像信仰,如西方人信基督一样信毛。在新生代群体,归功于网络的普及和他们对陌生信息的好奇,不敢说他们都视毛为魔鬼,但大多数是负面的。前几年中共对言论控制很松的时候,在微博上发表歌颂毛的言论会被围攻。关于毛的评价常常两极分化,辩论最后常常变成破口大骂,失去意义。就我自己而言,对毛的印象也有从伟大领袖到恶魔到有功也有过的变化过程。我认为此时的大陆社会并没有成熟到能够理性探讨这一争议的程度,所以无论官方给出何种定论,必然会造成社会的割裂,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的后果对中共有强烈的警示作用。所以习近平也只是模棱两可地说不能用后三十年的发展去否定前三十年的发展。其实我认为中南海里大部分人是很恨毛的,因为他们的前辈几乎都被他整过,而且有的还很惨。看看每年两会的时候,被封为天篷元帅的毛新宇出来总是引起网民调侃就知道中央对于毛的态度。现在不放开不代表他们仍然奉他为神明,而是人民中的很多人,还信仰他。
毛在建国之前是共产党的灵魂,在建国之后却成了鸡肋,所以不甘寂寞地乱搞。我对中共的正面评价是建基在邓以后实事求是、为民谋福的功绩。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个人建议,我们大陆网友就此打住吧,不要喧宾夺主了,我先谢过大家。毕竟这个话题不是我们来这里的本意。也不是王兄写这个博客的目的。
谢谢。毛的评价,我不是专家,宁可不谈;只是话题转到这里,我必须诚实回答。相信大家对我的博客有兴趣,诚实是原因之一。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很赞成楼上的说法,首先在此我觉得自己以后也少说话了,听听就行,毕竟我们说出来的很可能不知觉就变了味道。先生的文有理有据,举个比喻,一部电影拍得好和一部电影拍的好看是两码事,先生的属于写的好的,但是在某种大环境中,不属于写的好看的。苹果日报我多次听到这个名字,好奇的去了下他们的网站,相对而言页面做的很好看,里面也很活跃,文章我认为情绪化的过多,但是对有些人来说应该是属于写的好看的。
谢谢。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同意zimoyo网友的建议,希望大陆网友不要在和博主话题无关的议题上过多纠缠,尤其是一些争议很大的话题,如毛、文革、大跃进等。王兄的博文很好,实在不希望被各种不太相关的争议口水淹没。大陆网友人数多、往往喜欢长篇大论,一拥而上。希望能够尊重博主。
谢谢。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博主建议我读读《林彪传》没有说哪个版本的,个人以为是指刘家驹写的那本。说到这名作者挺有意思的,和杨继绳都曾供职《炎黄春秋》,但两人的境遇却大相径庭。一位因写了《林彪传》被封笔和“很快,就给我下达了退休的命令”(本人原话),另一位写了有关三年饥荒和6.4赵紫阳访谈等更敏感的文章,却一直活跃在知识界,并相序在大陆出版了几部广受追捧的书籍。个中奥妙不言而喻。
94年起在香港工作,读了许多之前未读过的文章和书籍(上述二者的书籍也是在香港出版的),当时还年轻,又渴望看到听到不同的声音,现在基本没兴趣了。看过最后一本写毛泽东的书,纽约时报给出的书评标题为(The Tyrant Mao, as Told by His Doctor),同博主的看法相近。
后注:兄台关于死3600万的数字落后了,丽文正经话 2015-05-05这期,国军原中将帅化民将军给出的是7000万。
国共交锋时拼的你死我活,同台湾网友(包括我在台湾的亲戚)交流时多次有人提到——抗战胜利后,老共不挑起内战(汗),早就实现民主制度了。要不就是响应外国人的提议划江而治,也不会死那么多人(反正害死人的帽子一定要扣上)!一个小小的台湾两党恶斗经济都止步不前,不知国共两党恶斗起来今日中国能不能比印度强?之前兄台的文章写过人命是有价的,那这场内战从经济学的角度看打的值不值?
毛泽东和蒋介石一个在大陆搞文革,另一个在台湾搞戒严(我看到的是台湾“立委”不完全调查609万台湾居民中有超过14万人遇难,同文革相比,比例恐怕更高些,不知是否真实)在我看来都是政治斗争的延续,目的是巩固统治。政治斗争从来都是残酷血腥的,那有正确与否之分。我对杀人狂的理解是为了杀人而杀人,漫无目的,恐怕这二位都不符合吧。不论两岸各次运动到底是死了多少人,总之都是中华民族的不幸。
兄台之前也对毛泽东,文革等做出过评价,没有人继续话题。这次主动提到死3600万的事,网友“天天”善意温和的给出大家都经常看的观网的链接,并没有正面讨论。兄台给他第一次回复时,我就写了一些文字怕引起不必要的争论没发,后兄台大概觉得不尽兴又添加了一大段文字,看了后实在是不吐不快了。我想诚实的指出兄台不严谨的说法应该是对兄台最好的回报,想必兄台不会在意对吧!
PS:响应众网友的号召,不再讨论争议话题。
好吧,我前面已经说得够了,就让你对那话题有最后一句吧。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很高興看到大家這樣克制。我覺得其實這也反映出兩岸交流也不總是順風順水,真的需要彼此的理解和耐心,這樣才走的長遠。
理性的討論應該只是交換知識,因為邏輯是舉世通用,只有知識是片面的。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因為邏輯是舉世通用,只有知識是片面的//

前者必然地真,後者概然地真。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理性之餘,更難得王兄還有感性一面,一念慈悲,佛已在心矣--用以前大陸的說教,就是 "懷有樸素的無產階級感情"。 ^_^
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這是中國知識分子的傳統,沒有什麼特別的。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那個老師若不是仇中,罵韓媽媽幹什麽?"
那個老師若不是仇中,罵韓媽媽幹什麽?" hmm, let's see. 1. The student was misbehaving. 2. The teacher had a short temper and did not like rebelling kids. 我在網上新聞看到的 facts: 1. The kid jumped off the floor. 2. The teacher disciplined her verbally and perhaps insulted the student's mother during the exchange. 3. The student's mother is from China. 但我沒讀到 hard evidence that showed the teacher 仇視陸配。A person unfit to be a teacher, maybe, and if she indeed discriminates the kid and bullied her, she should be censured sure, but until there is evidence that the heated exchange was rooted in "hatred towards mainlanders", should we not 煽火?要不就如blaming 國民黨的"暴政" caused 那個反課綱的小孩去自殺一樣離譜?sensationalize 新聞是台灣記者的通病,希望王先生和這兒的讀者properly scrutinize the news first before making perhaps a simple case of inappropriate behaviors from the student and the teacher into a political issue.


睜眼説瞎話的,無可救藥,直接刪了。
特別把這個留言滿血復活,好讓大家看看是不是如我所說的把大家針對社會反應的討論,偷偷摸摸地改成對個人法律審判所需的水準,藉此把事件細節的不確定性喧賓奪主用來達成剛好相反的結論。

我以前對玩狡辯的留言有時還有些耐心,這次特別激憤,是因爲做臺灣人還是中國人都沒有做人重要,而做人最要緊的不是智商或“知識分子”與否,而是要有良知。這裏一個弱勢群體的女孩子莫名其妙地死了,她的家長受到的衹是漠視和推諉。你就算對我們的討論有異議,提起時也應該對受害者家庭有基本的尊重,不該耍輕佻的嘴皮子。我自我反省了一番,正是你的態度才讓我對你的狡辯論起特別大的反感。我年紀不小了,自己受批評也不會激起強大的情緒反應,但是看到對弱勢群體無感的冷血動物還是無法忍受的。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節錄台南市崇明國中單親陸配之女跳樓自殺新聞「而更令這些新移民憤怒的是,這起悲劇竟然也像一場「官場現形記」,記者會當中,台南市教育局副局長王崑源態度傲慢,數度對新住民所拉白布條上的字眼提出抗議,認為這「很慫動」,對教育亦是「很大的傷害」,甚至還拿手機對陳情民眾「反蒐證」。而當場要溝通的對象都是陸籍配偶,王崑源卻全程講台語,甚至新移民已經出言抗議,也不理會。

23日《新聞深喉嚨》錄影,邀請到了22日陪同女學生母親一起開記者會的台南市議員林燕祝還原事件的來龍去脈,林燕祝還當場「爆料」,說:「學校報案的時間是12點55分,但是在12點59分時,媽媽打電話去給老師,老師還跟她抱怨了一堆,抱怨完的時候,媽媽就問她說『妹妹在哪裡』,老師還說在我身邊」。林燕祝質疑為什麼老師要說謊?莫非還有「隱情」?為什麼當女學生已經寫出這種內容的「悔過書」,卻沒有老師關心女學生,還讓她逕自離開學務處,爬上頂樓輕生?

請各位閱讀朋友凡有大陸官方或親朋好友關係者將此事件傳至大陸,最好傳到國台辦出面發表看法。
另外從這件事看來,凡是與民進黨、台聯黨主張相反者應該認真思考以暴制暴的組織與方法了。
的確像是集體暴凌謀殺(暴凌者有校方、政府和社會的支持),但是犯罪者眾,便有恃無恐。我看不出有真正的解決方案(美國聯邦政府對KKK和Segregation的反應是派出Federal Marshall 和國民衛隊,但是馬英九是不可能如此做的)。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谈昨天发生陆配小新闻我的想法。

对于这次陆配小孩的事情,我看到是赤裸裸的歧视,但对于这种歧视,我不会觉得台湾人没有素质,因为我知道大多数人都会有这种心理,所以素质不是主要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对事实的无知,而因为这种无知以后他们会因为这种无知做出错误的选择,这种错误的选择才会真正损害到所有人的利益。
我不认为这种无知是小事情,因为历史上就有着这样一群无知的人,清朝乾隆时期,西洋人来中国主动请求和中国通商,但是清朝不屑于海外蛮夷通商,而是开始他们的闭关锁国,100年后西洋人还是用大炮轰开了清朝的国门,他们从通商变成了倾销,因为清朝已经失去了通商的资格。
台湾目前的乱象,他们就像清末一样,几个居心叵测的既得利益者,带着一群无知的人,一起象着灾难与灭亡前进,而随着他们前进他们会失去谈判资格,失去别人的理解与尊敬。这段路程注定很漫长,但是时间过的越漫长,他们以后所面临的痛苦也就越大
已经忘记是从哪里读过这么一句话,单一的国际事件背后必定有相应的局势,局势背后是长期的格局,而格局之下总会有相应的历史事件,人类的人性几千年从来都没有变过,他们所做的事情其本质也不会改变多少,所以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在历史书上总能找到相似的历史事件。
最近中国一直在全世界推销自己的高铁以及核电,中国商品物美价廉,但是有些西方国家却总用一种怀疑的老眼光看中国,因为在他们眼睛里中国就是落后的,中国就是贫穷的。
最近在网上看过一篇台湾人发的来大陆旅游的帖子,他的旅游是国台办举办的,他在网上叙说他去中国武汉旅游,旅游后他很惊讶武汉的现代化程度,但是他在旅游前他的同学却提醒他,来中国大陆小心厕所没有门。
这些人是什么心理,我能想到最贴切的词语就是天朝上国,一切都是历史的轮回。
這不止是無知,已經到了泯滅人性的地步。像是那個幾次來這裏强辯而被刪的,我想他是真心受野獸一般的反射動作控制,完全無法做任何理性的邏輯思考了。最可悲的是整個社會都一致如此,比我原先擔心還要糟糕得多。

理性并不是無感,相反地正因爲理性結論是政府和社會都以保護弱勢群體爲第一要務,當後者受到忽視虐待的時候,如果還在耍嘴皮子吹毛求疵,就絕對不是理性的反應,衹是對自己劣根性的縱容。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To: 勵言
請就事論事不要搧火, 這樣對誰都沒好處.
我覺得對這個事件的討論到現在已有情緒化的頃向, 所以最好就此打住!

大家可以留意後續發展; 因為中時已盯上這個新聞, 如果擴大為政治事件那從各 方反應可以觀察出台灣仇中反中到底到了什麼程度以及這種意識會不會形成風 潮. 屆時再談這個問題會較有張本
目前的消息很不樂觀,校方和市政府都在撒謊推諉,衹怕新聞也是到此爲止。

處理暴凌有近代和現代的標準,我還沒有看到臺灣當局或社會做出其中任何一個動作。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我認識的人裡面,如果平常明顯會表現出偏綠色彩的,幾乎都會這樣,聊天的時候動不動就會穿插幾句酸KMT的話,提到大陸就會講一些廁所不關門,隨地大小便,難民營之類的玩笑話,有一個還是小學老師呢,我也不知道他在課堂上會不會也講這些;不過也是因為他們表現的這麼露骨,我才能確定他們政治立場,隱藏性的可能更多。

有時候聽在耳裡覺得很刺耳,又不能真的就為了這種事翻臉。
這在歐美先進國家都是犯法的;司法系統不一定會給有利的判決(主要視證據强弱而定,若是有錄影,那人的職業生涯基本完蛋),但是必須把你的訴訟當一回事。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本以爲這裡是知識份子可以就事論事的一片淨土。guess I was wrong. 終於可以了解爲何當出一群民進黨激近份子硬把一個有心理疾病的小孩的衝動行為扯成義士之舉,把國民黨講成殺人兇手。刪就刪吧。王先生一味情緒化的comments攻擊我而不是好好討論,令人惋惜。一言堂的抹黑不will not help your cause.
你犯的都是我已經解釋了幾十遍的僞科學狡辯術,我今天忙著寫稿,實在懶得再解釋一次,刪你的留言對我是省事,對你也少了羞辱。現在我稿發了,你既然非要自取其辱,我就簡單說幾句。

雖然沒有口供,但是從事情的背景環境,最直接最簡單的解釋就是霸凌,而且可能有族群歧視成分。依Occam's Razor,這就是科學的結論。

全世界每天都有被霸凌而自殺的年輕人,每個都是心理不穩定的,這和霸凌的社會背景完全無關(更別提太陽花事件,那扯得更是遠了),而後者才是這裏討論的重點。你硬要扯上前者,就是Straw Man Fallacy,用中文講就是放烟幕、轉話題。來我的部落格還敢搞這種不入流的把戲,不管你是不是有自覺,我都不會客氣的。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to curious:
雖然在這個議題上我的觀點和你相同, 但是我還是要提醒你君子和而不同, 或倒過來說; 君子不同而和. 我們當然可以有不同的意見, 但發言不要針鋒相對或語帶悻悻. 這無益於討論. 王先生也是人, 也會有情緒, 他尤其見不得那些弱勢群體遭難. 這一點, 你看看這個標題下他的本文就能了解.他經營這個部落格的出發點是希望對台灣的沉迷予以棒喝, 是愛台的. 你既然看重這個部落格; 那就請對格主經營這個部落格的立意和辛勞給予應有的尊重和體諒. 而這樣的態度用在其他地方對你也是有好處的. 我是好意, 希望你不會認為我在依老賣老.
我知道霸凌的細節還沒有確定,但是正因爲它還沒有確定,政府和社會都有責任把它當一回事認真處理,這也剛好是這件事的重點所在。我看過的歐美類似事件太多了,不論實際上誰對誰錯,在剛開始有指控時,一個先進社會的正常反應是假設它是真的,而認真追責。可是臺灣沒有這樣做,卻是可以確定的。

你的論點若是我們不能百分之百確定那個老師用了族群歧視的字眼,這我可以理解,但是正如我已經解釋過的:1)可能性很小(那個老師事後所給的版本基本不可能是事實,否則一個如此易怒的小孩活不到13歲),不是科學上應做的假設;2)我不是在討論是否應該把她立刻槍斃,而是臺灣社會事後的反應,那麽她和受害者的互動細節就反而完全無關。衹要族群歧視有可能發生(更別提目前的證據顯示可能性很大),那麽臺灣社會就必須滿足一些行爲規範。我所討論的正是臺灣在這方面的失敗。

我再說一次,對霸凌細節的不確定性,不能當成不作爲的藉口。這是一個針對社會責任的討論,他扭曲成必須采用個人法律責任的認定水準,若不是有心的狡辯,就是愚蠢的錯誤認知。狡辯者和蠢蛋一樣,在這裏都沒有受歡迎的權利;當這個人也明顯地沒有良知的時候,我極強地後悔與他有任何交集。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我也想來自取其辱,如果我錯了,王先生你可以反駁羞辱我,部落格裡的網友們也有公評,也不想你隨便刪我文搞一言堂,故此,舊文重發:

王先生批評了明太祖,我持反對意見
知識份子確實是國家進步的力量,但在特定的條件下,反而會成為發展的阻礙
受教育程度與社會地位成正比,反過來說,資源的不平等會導致教育的不平等,進一步的擴大貧富差距
中國的宗族組織正式始於宋朝的范仲淹建立了范氏義庄,經濟發達地區能在朝廷有較多的利益代言人,在有限資源下就是排擠了經濟不發達地區的晉升機會
另外知識份子也有兩個問題,第一是容易紙上談兵,在概念與主義裡打轉,第二是他們會理所當然的維護自己的社會地位
在中國歷史上,土地兼併最嚴重的年代,也往往是文化最發達,對知識份子最寬容的年代
比如說宋仁宗朝,漢元帝朝等

西漢地節三年(公元前67年)劉奭被立為太子。他對老爸漢宣帝劉詢建議,說“陛下持刑太深,宜用儒生。”
宣帝立即臉色大變,訓斥兒子道:“漢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雜之。奈何純任儒生德教,用周政乎?且俗儒不達時宜,好是古非今,使人眩於名實,不知所守,何足委任!”

以文化和官員素質來說,宋仁宗朝可以說是中國文化的巔峰,但這與土地兼併惡化,新舊黨爭中舊黨文人維護既得利益反對改革等,並無衝突矛盾

如果看懂這部分,中國歷史上很多現象就可以得到解釋
我不是反對知識份子,但在特定的條件下,知識份子本身就是問題
推薦下面這篇聯結
http://buzzorange.com/2015/06/09/on-a-plate/

國共的差異,就在於國民黨用懷柔方法無法解決當時經濟環境惡化寡頭壟斷,共產黨用暴力方式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從中印戰後發展的對比回過頭來看,也可以解釋明太祖的政策

另外談到中國的大一統,都要談到秦始皇的書同文車同軌,跟大一統的長遠利益相比,焚書坑儒,破壞部分文化也只是小事

有些人批評毛澤東窮兵黷武,或是抹黑中國對外戰爭都是吃虧或敗北
請問這些批評者如何解釋,每次對外戰爭結束,毛澤東在國內與國際上的威望都不斷提高,到最後美國秘密訪華尋求和解,中國被抬進聯合國
與之相比的就是對手國內政經的分裂,責任追究和反戰的呼聲,還有國際上勢力的萎縮?
(最有代表性的就是越戰給美國帶來的重創)
沒有毛澤東以戰爭建立起來的威望,東亞病夫人盡可欺的中國又怎麼能有改革開放的基礎?

我認為,堅持用法律或談判的方式來解決貧富差距的問題,某種程度上是理想主義,脫離現實
既得利益群體有理所當然的優越感,掌握了文化與輿論與法律的解釋權,有大批的媒體與文人勢力
沒有利益代言人的無產階級群體想用法律的方法逼既得利益團體乖乖吐出利益,那是極端困難的,小蝦米玩法律玩道德論述也通常玩不過大鯨魚

在國際政治上,不可能要大環境停下來等我們準備好,而是要時時應付各種挑戰,所以也經常會失敗
現實中的政治家,完美只能盡力,最重要的是把握機會,過程中的任何問題只要事後再慢慢的檢討修正即可

對我來說討論世界史上的文化破壞毫無意義,我只知道國家強盛才有文化強盛,大一統才是中華文化屹立不搖的基礎
為此,就算殺一些知識份子和破壞部分文化也在所不惜

王先生請您理解,我並非故意挑釁,您的學識素養我依然敬佩和尊重,但並非所有意見上我都認同你的看法
你的情形不一樣。基本是太長太離題,我回答起來太累。最近我注意到自己寫稿的熱忱有所降低,認爲可能和回復一些困難留言的不完全愉快經驗有關係,所以現在如果覺得會太耗心力,就乾脆刪了。畢竟回答每個留言的需求太高,我的時間和精力有限,還是保留下來寫正文最重要。
  • 2015-10-23
  • RR5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教育无小事,因为这关系到整个社会的未来,所以,是否和霸凌、陆配歧视有关暂且不说,一个孩子在学校里跳楼,这本来就是很值得反思的事情,校方和当地主管部门都要进行检讨才对,如果发生在大陆,负责人就会被降职甚至查办(大陆被说维稳,主要原因就是一出事,无论大小,相关部门会被追责,这种严苛使得官员一心求稳)。

最近湖南发生了三个未成年留守少年杀死老师的新闻,同样震惊了社会,当地部门被要求限期解决,前同事去当地采访,说负责人发布会上作揖求媒体给他点时间,一定给大家交代,台湾常说民主社会应该官不聊生,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样。我不在台湾,不过昨天问女友,女友竟然毫不知情,还是被我提醒才上网查到,不知道是不是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這個事件不論細節如何,重點在於一條人命有可能是族群歧視的受害者,那麽就必須正視并深刻反省。越是忽略學校和政府的反應,而反過來鑽研細節、咬文嚼字的,就越是在轉變話題,并藉此躲避基本的社會責任(亦即在客觀真相大白之前,假設最糟的情形;我們不是在審判那個老師,不但無須而且不能做無罪的假設),反而更印證了臺灣社會在本事件中的完全失敗。例如校長居然在第一天就能對外宣稱:“以人格擔保康姓老師並未歧視或霸凌女學生”,既然校長自己不是目擊者,這在邏輯上是不可能成立的;處理學生自殺事件,用這樣的搪塞之詞,從下到上,都在敷衍,怎麽可能有可信的調查?這種對弱勢群體的明顯藐視,本身就證明了歧視的存在。那個老師的態度還有可能是個案,政府機關和社會大衆的反應如此,那就無可卸責了。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TO:漁翁
感謝你的指教,但我不確定你是否長住台灣,我想說的是弱者只有集體保衛自己才不會受強者欺凌,這不是在煽火。我是個台灣土生土長的外省第二代,我的母親則是本省人,今年83歲,嘉義市縣立國民中學畢業,保送嘉義女中,228時她親眼目睹台籍日本兵在國軍撤退進入嘉義市水上機場後在嘉義市吳鳳北路集體舉日本軍旗,唱日本軍歌,踢著正步,舉火把,要去攻打水上機場。此情此景造成嘉義市成為228事件中傷亡第2多得地方。(明年228我再藉王先生部落格詳述)。
還有我必須告訴你,叛國就是叛國,消敉叛國者只有武力鎮壓一途,你自己好好想想,大家每個人都愛惜生命,但當有人不想讓你活的時候,讓他死就是別無選擇了。你說「對誰都沒有好處」,但是不懂得保護好自己,結果就是你的好處統統被掠奪一空,你只剩下壞處獨享。
我極度反對暴力,而避免暴力汎濫的唯一手段就是由國家對暴力進行獨占。這正是爲什麽這個事件遠比漁翁想像的嚴重:如果獨占暴力的政府本身就是歧視暴凌的從犯,那麽不但歧視者受鼓勵,必然會變本加厲,被歧視者也衹能奮起保護自己。南斯拉夫殷鑒不遠,臺灣沉淪未免也太快了。

不過正因爲這是臺灣的悲哀,我們討論起來,憤慨之餘,應當哀矜勿喜。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再覆漁翁、王先生:
兩位留言我皆已看過,我贊同王先生所主張暴力由國家獨佔,但前提是國家對其治下族群必須一視同仁,若國家政府不能平等對待子民,受欺凌者就只好像我曾說過的「簞食壺漿以迎王師」以及期望國台辦對此事件做出回應,惟有中共才能壓制邪惡勢力。
中共說什麽都衹有反效果,還是直接救濟難民有實效。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我最受不了歧視、分貴賤及愚弄欺壓先天不如自己的政權,這世界有兩個讓我看不起的1.印度的種性2.西藏的喇嘛
台灣其實已經變成第3個,只是我不想承認。

「韓彩彤妹妹的母親孟靖縈女士寫給大家的一封信」
我的娘家 我的親人們 靖縈非常感謝大家情意相助 請原諒我這麼晚PO文感謝,心痛需要平復。 現今的孩子不是抗壓性不夠,而是社會的進步與競爭讓 他們在身心未成熟時承受太多壓力。何況是我們新住民 的孩子! 我們認為台灣的教育是更多元更民主更人性無差異的, 可以讓我們的孩子健康快樂的成長。才放心的把心肝寶 貝交給學校交給老師,可是學校老師你們把我們的孩子 當什麼? 老師、我女兒是那麼的愛你,你到底跟她說了什麼會讓 她情緒如此失控? 她情緒失控了為什麼沒有老師打電話給我? 為什麼我女兒情緒失控了不是去輔導室,而是去學務處 《寫悔過書》? 為什麼我女兒寫的是遺書而學務處的老師沒看到,你人 在哪裡?如果你有看到為何不幫我安慰她救救她? 她寫完心裏是那麽的絕望才會慢慢的走向5樓、走向死 亡,她在上面有坐一會。才喊著,下面的學生走開才 跳。有這麼多的時間,老師妳們到底在哪裡呀?怎麼就 沒有一個人(用心)的人可以幫我救救情緒失控的她? 我在醫院問學務主任你當時在哪裡?他說導師情緒太激 動你在安撫導師。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老師只要多留 心ㄧ點多關心一下情緒失控的采彤。我女兒今天就不是 粉身碎骨的躺在醫院裡至今命危。 她才14歲,她不是壞小孩她是那麼的貼心懂事有禮貌 的小孩。到底、到底是什麼事情會讓我孝順又乖巧的女 兒,做出那麼反常的行為,她寫的自白書和遺書裡字字 是委屈是無助是絕望啊。 我ㄧ個好好的孩子開心的去上學,現在片體鱗傷的躺在 醫院~ 誰給我真相 我想要的是真相 我女兒才14歲ㄟ,是怎麼刺激的讓孩子會做出最笨的 選擇現在命危! 她的治療費我要怎麼辦? 未來復建的路還那麼長。 我每天都那麼的煎熬。 學校為了不讓我講出真相還去(誤導)每天陪我、幫我 家長說我要開記者會說同儕“霸凌”。我怎麼可能傷害采 彤愛的同學,我怎麼可能傷害一直幫助我的家長。 學校你這麼做等於又陵遲了我一次。我的孩子這樣,我 背不起這20幾個孩子的命呀! 教育局及學校利用各種管道關說、情商2位議員不可以 幫我開記者會,壓制媒體不要報導或轉向報導。如果我 是家長會會長,如果我是社會賢達,你們還敢這麼做 嗎? 我站出來講話是為了政府、教育局、學校真正確實的啟 動心裡輔導機制,來幫助每一個學生,關鍵時刻幫我們 父母救孩子一命。 希望我們采彤是這醜陋、傲慢、歧視的教育體制下最後 一個犧牲品。 姊妹們保護好我們的寶貝, 再忙再累也要多聽聽她們講,時常看訊息, 寶貝再難再痛一定要第一時間和媽媽講, 傷害自己只能傷到最愛你和你最愛的媽媽。 幫幫我們姐妹,發放到所有你的群你認識群,包括全球 華人各種群里造勢出來,名單位才能重視,憑我們姐 妹,完全無能為力的捐那點錢是不夠的
前面有人說該等等新消息,可是被歧視的案例典型就是消息被壓制。

我的猜測是此後這事就被遺忘了;集體遺忘弱勢群體的苦難,本身就是歧視的一大部分。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建議若網友僅是提供資料或是這議題已充分討論,王先生就不要回應,或簡單說聲謝謝即可,我們都能體諒王先生1個打10個很辛苦。
如上面留言只是幫孟女士轉貼,王先生不需回應.
我也在考慮是否減少回復的頻率。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最近我注意到自己寫稿的熱忱有所降低,認爲可能和回復一些困難留言的不完全愉快經驗有關係//

我也同意crztrader網友於上文的建議。

打個比方,王兄應該多造一些簡約的救生圈,去多救些容易獲救的人;而非花大量時間,造幾個很精巧的救生圈,去救一些難救的人--既然人權是普世價值,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那就以量為先吧。
是的;有時忘記自己的時間和精力是有限的,事後回想,的確不是最有效率的選擇。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给您一个建议:每月抽出几天时间关闭评论栏,放松一下,比如这次您动手术不就是个机会吗?小伙伴们不许骂我哦。
把刘志军送进去的纪检组长这次讲话自断后路
http://news.ifeng.com/a/20151024/45986055_0.shtml 折射出当前国企的生态乱象
我其實想這麽做,但是中時網站衹能一篇一篇文章單獨開關留言欄。。。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我觉得关闭留言栏就不必了,与其定期关闭留言栏,不如轻松管理:先生每日上线后可快速浏览一遍新留言,认为有必要回复的才回应(可给自己定一个每日回应的上限数),其余的留在版面上就好了(广告或长篇意识流之类可删)。因为我发现大多数留言其实是没有深入讨论必要的,这样先生就可以轻松不少。先生现在在大陆网络上名气越来越大(前几日我就在观察者网上见有好几个网友提到了您的名字),以后来留言的人也许会更多,须得提早改变管理方式了,否则先生真要累趴下。
也衹能這樣了。

以後刪得會更多更快。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还是建议您尝试下,大部分留言的朋友都是熟人,同时一般都会留在最新的文章下,您只要关闭几篇文章就可,大家自会明白。这样您就不用天天挂记这边的事,心理上就彻底放松了。摸着石头过河嘛。
其實熟人反而不是問題,問題在於那些不知道或不想尊重這裏不成文規則的人。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法西斯主義的特點
(1)製造國內的族群分化,醜化某一族群,對其打壓甚至迫害,用搜刮該族群獲得的利益去填補其他“正義而主流”的族群的胃口
(2)接上述邏輯,為了醜化某一族群,必定編織或者誇大歷史和現實,製造悲情,用人性深處的悲情和憐憫來“喚醒”主流族群,之後在喚醒主流族群的仇恨,為醜化某一族群做好輿論和心理鋪墊
(3)繼續接上述邏輯,為了製造仇恨,無限的謊言,醜化這個族群的方方面面都是必須的,例如醜化他們不講衛生,為非作歹。與此同時,極力美化自己這個“正義而主流”的族群如何悲情,如何正直,如何有愛 (是不是又很眼熟?)
(4)必須站在左派立場,也就是站在勞工,窮人,鄉民的立場,因為他們是最多數的,智商和獨立思考能力最低的,而又最能被喚醒悲情意識的
(5)必須堅持“有愛”,“溫暖”,“環保”,“綠色”等議題,標榜自己是完美家園,而被醜化的群體是萬惡之源

----------------
本人大概總結了法西斯幾個特點,歷史上來看,頭號法西斯希特勒完全滿足所有條件,他的宣傳機器中“被醜化群體”是猶太人,“正義而主流”是日耳曼人

然後56-76年的中國共產黨也基本符合,“被醜化群體”是地主資本家,“正義而主流”是無產階級

這幾年的馬來西亞有略有一點神似了,“被醜化群體”是佔25%人口的華人,“正義而主流”是馬來西亞原住民和穆斯林

當代的2015年全球法西斯化比較嚴重的地區應該是台灣排NO1,“被醜化群體”是一直欺負我們台灣人的大陸人,就算是大陸配偶,大陸來台留學生都一樣,“正義而主流”當然是台灣本省人咯

德國法西斯化的結果是軍事侵略,搞得全球雞飛狗跳,自己粉身碎骨。中共法西斯化是文革十年,神州動盪,最後在鄧小平78年主持的“真理標準大討論”之後終於平息了這股可怕的情緒。台灣的法西斯化傷害不了別的國家,(只是因為台灣實力太弱而已),只會自己把自己吞噬。本人原本挺同情台灣同胞的,現在表示只要別實質性影響我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台灣自己愛怎麼玩就怎麼玩
別忘了美國也在過去40年逐步法西斯化了。所有的新移民都喫虧,不過風頭最健的是反拉丁移民的風潮。

臺灣還衹走出了幾步,要懸崖勒馬還有可能,但是必須面對自己醜惡的真相,才能深刻反省。如果出了問題,衹想找各種藉口來把它淡化,反而是最糟糕的路。

這件事的真正癥結,最重要的在於臺灣有沒有普遍的歧視現象(從校方和市府的反應,答案很不樂觀),其次是韓小妹一生有沒有感到排斥、歧視和霸凌(這不應該由她的母親來回答嗎?可是臺灣社會急急忙忙地躲開了查詢的責任),最次要的才是她自殺當天的觸發因素是否也是有心的排斥、歧視和霸凌(我認爲是有的,但是可以接受反面的可能性)。至於這個最不重要的一點有沒有法律上可以起訴的實證,完全是無關緊要的烟幕。
  • 2015-10-26
  • YM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這種民族情緒就像青春痘,一個人身形迅速成長的同時而分辨是非的能力沒能跟上,青春痘總要爆發一次的。台灣本省人麼就是閩南移民和客家人在一個新陸地上的建立家園的後代,近代來看台灣除了被殖民的歷史沒有像德國,中國,俄羅斯那種跌宕起伏,大起大落,民族危亡的歷史記憶。不成熟的民族很容易跌落在這種歷史陷阱裡,就像滿臉長滿了青春痘一樣。不成熟的民族也分辨不出法西斯和真正的民族主義的區別。對其他“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族群沒有絲毫包容,一切以我為主。而70-90年代的經濟迅猛發展也讓台灣人來不及長大就富起來了,可以揮舞一下拳頭了。現在遇到崛起的大陸造成的經濟困難又是這種法西斯主義茁壯成長的最佳土壤。

民進黨沒有錯,它的誕生和成長不是偶然,是台灣人民的必然選擇,也是台灣人民(也是每個人類)心理最深處的法西斯靈魂生根發芽,開花結果的必然產物。就算今天沒有民進黨,也會有另一個黨,譬如叫“台灣本土陣線”這種政治組織會在應該跳出來的時間跳出來,滿足台灣人心底的這種願望。

我也不怪民進黨,有什麼樣的選民就有什麼樣的政黨,有什麼樣的鄉民就有什麼樣的茅坑。人麼,這輩子不出一回青春痘就長不大的。台灣也不例外,對台灣最好的就是早點爆發,早點出完,早點崩潰,早點回到正軌,這樣也能早點成熟,早點結束。拖得越晚越糟,從理智的邏輯判斷,民進黨這種政黨越無法無天,對台灣和大陸可能都是利好
臺灣和中國最好的結果,還是在2025年後,臺灣自己垮了之後,讓百姓不再有外部的藉口來躲避自己的愚蠢責任。

如果臺灣陷入公開的族群清洗局面,中國衹好提早動武,那麽事後要承受美國的宣傳打擊,臺灣百姓也又有了被“欺壓”的幻想空間。
  • 2015-10-26
  • YM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臺灣的法西斯是建立在純然的幻想之上的,幻想自己被大陸迫害,幻想自己可以在美國羽翼下「獨立」,幻想大陸人都是差勁的,所以可對他們無禮。這樣純然的幻想,只有最後造成的對自己的傷害是真實的。反智社會歷史上不少見,但能反智到完全建立在純然的幻想上,真是令人嘆息。
這種極度的反智,有内部的因素,也有美國樂觀其成的縱容。

追根究底,必須打破邪惡霸權。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to those Taiwanese who think bullying a mianland Chinese single mum's child is acceptable & no big deal...
remember this when one day it's your own children or someone close to you who got bullied in China, or any other countries , and nobody will take proper action against bullying after tragedy happens...
It would be too late for many to regret and think " I should have done more to stop this from hapening again"
It's heart breaking to see what this young girl did to protest against the hostile environment, it's even worse to see how some had those heartless reactions...a society has lost its heart and soul
Bullies are naturally unaware of their bullying, because it is far easier to find excuses than owning up to the truth that they are ugly human beings.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台灣教師在課堂上發表政治言論很早就有了,早期雖然還沒到仇中的地步,但含沙射影地嘲諷中共是有的,那些老師的政黨色彩就不用多說了。倒不是說沒有傾藍(傾藍非傾中)的老師對學生灌輸政治思想,但比例比某顏色的老師少很多,這可能跟我住在台灣北部有關係(桃園偏藍,藍綠比大概是六四比),以上算一點個人經驗吧。

韓小妹妹的新聞和相關報導,我大致看了一下,就算沒有歧視陸配的成份在(我在當老師的朋友認為有,當然這是他的個人意見),教育當局和人員對於這個事件的態度也足夠讓人感到毛骨悚然,台灣新聞對此幾近不聞不問,若非YM朋友把新聞貼上來,我還真不知道有這件事。霸凌之所以難以判定,是因為除了受害者外,不會有人承認有這件事存在,加害者自然不會承認(他們甚至不會認為自己在霸凌他人),旁觀者會害怕作證使自己變成下一個受害者而保持沉默,因此霸凌的調查很容易不了了之,所以教育主管機關更應該認真對待,而不是像這樣敷衍了事(更別說當事人的遺書指控霸凌者是老師)。但我可肯定的說,依照台灣媒體熱愛聳動新聞的程度,這種新聞絕對會上頭條,可是卻無聲無息,說這其中沒有歧視在,我還真不相信。而且學校老師(特別是南部)向學生灌輸仇中思想,我時有耳聞。我甚至看過一個老師(能確定是南部人)在其部落格公開發表仇中言論,甚至用相當貶低的字眼評價他親中的朋友,我都不敢想像這種老師在學校還有什麼是不敢說的。台灣政府是徹底沒救了(台灣社會爛成什麼程度,我等明年大選結束再做評斷,讓我垂死掙扎一下),家裡有大人在的國台辦真的不該悶不吭聲,對台政策再軟都應該有底線在,政府機關最不應該的就是沒有原則。

至於YM朋友的”青春痘”說法還挺形象的,我個人也贊同其看法,雖然作為台灣人聽在耳裡很難受,但實話原本就不好聽,自己同胞作死沒格無下限,真不能怪別人瞧不起(嘆氣)。台灣這樣持續作死,說不定還能讓大陸對”美式民主”抱持夢幻想法的人早日清醒,這樣也能算是功德一件吧(自暴自棄)。
我擔心的是每一個新事件,都會將可容忍的道德包綫再推展出一步,幾年下去公然結隊殺人就成爲必然的結果。歷史上殷鑒不遠而且極多,一個社會的理智力量應該是極盡全力來堵住這條下坡路,而不是找藉口不作爲。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To 自知者明,
請不要誤解,我沒有看不起誰的意思,更沒有看不起台灣人。同胞有難,單親媽媽和這麼小的女孩子,還是發生在我跟蹤新聞的台灣。

先看新聞,覺得很氣憤,然後自然的聯想到可能被霸凌,之後有人闢謠,隨後又看到教育局長的令人心冷的態度,至少我心裡跌宕起伏。這幾天一會在香港有大陸遊客被拉到街上活生生打死,一會大陸單親媽媽的女兒在台灣跳樓,我也有點不知道說什麼。

心理上我很難原諒這些我口中的“香港同胞”,“台灣同胞”,退一萬步,就算共產黨真的十惡不赦,罪大惡極,但在大陸之外欺負普通大陸人民真心不是號稱民主社會的公民所為。台灣人,香港人視大陸人為洪水猛獸,國台辦港澳辦還天天給我們洗腦說台灣同胞多好多好云云。歷史糾葛,現實因素太複雜,很難愛得徹底或者狠得徹底
我想大陸人在這件事上,暫時還是旁觀者。危險是臺灣人的,要挽救自己,最重要的是承認已經臨近深淵了,否則繼續閉著眼狂舞亂跳,等同是自己找死。
  • 2015-10-26
  • YM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給 "YM" 網友。世界那麼大,何必刻意在乎或深究別人的言論? 自己活得無愧於良心,活得自在最重要。:-)
而且博主衹是感冒,所以有半天沒來。回來了自然會處理。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To YM朋友

我知道你沒有瞧不起誰,那只是我有感而發的感慨。那怕今天那位媽媽不是陸配,我的感想是都一樣的,只是牽扯到陸配情況會更複雜。

我一直難以忍受綠油油生物和部分藍色生物的原因在於:為何(憑什麼)你會認為大陸人比較低劣?或者為何與你觀點不同的人就比較低劣?新聞鏈結下的留言,充分表現出台灣社會有多腐爛(雖然還是有三觀正常的人.......)。更可怕的是教育當局的態度,它透露出政府社會對於弱勢者的輕賤與傲慢。這種事件,無論發生在哪個人身上都應該被重視,不管韓小妹妹的母親來自何方都一樣。但是這個政府這個社會表現出來的就是一種”我管你去死”或”大陸人該死”的態度,這讓我感到匪夷所思。如果我們都認同某些事件一旦發生就是悲劇(是人都應當致力於讓它不發生),或某些行為是罪惡(是人都不應該做),那為何會因為受害者或執行者的身分而改變標準?我認為誰都有資格鄙視這樣的雙重標準(不管是哪一國人)。

至於你說你心理難以原諒,這不是很正常嗎?這代表你重視自己的同胞,這不是應該被稱讚嗎?至少在我眼裡是應該被稱讚的。同胞受到不公正的對待,就算嘴上不說,心理難受又有何罪?在我看來這是的原則問題。大陸民眾對台灣人抱持善意,不代表台灣人有權踐踏大陸人,不是嗎?你當然會心痛憤怒,在乎公理的人都會感到心痛憤怒吧?人與人之間都是互相的,尊重也是互相的,沒有人逼我那些台灣同胞消磨大陸民眾對台灣人的好感與善意,那是他們自己選的,路是自己選的,將來有什麼後果也該自行承擔。
我想大陸人在這件事裏的感受,是非常次要的考慮。重要的是,從撕裂族群,落到霸凌正常化,最后導致社會秩序的完全崩潰,是一個真正危殆的可能發展,所以對霸凌的反應必須是零容忍。臺灣這次反其道而行,在不歸路上又走了一大步。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TO: YM, 丁典

我覺得發言最好不要給人一種一桿子打翻一船人的印象, 這樣不好. 沒錯, 民進黨以街頭運動起家, 直到太陽花以來屢試不爽, 對全台形成一種意識形態的暴凌. 但是台灣的中間選民還是佔多數, 否則台灣獨立不就要進入公投了嗎? 對, 你可以說那是台灣不敢, 因為大陸的宣示. 那不就好了嗎? 這證明台灣人還沒頭殼壞去.

本是同根生, 都是中國人; 為什麼大陸在經過反右大躍進三年災害文革之後有鄧小平出來撥亂反正? 而同是中國人的台灣人就沒有可能在目前的沉淪之後也有反轉? 是因為台灣目前的亂象還比不上大陸以前連續不斷政治運動所造成的那種巨大傷害, 所以無能反思? 不至於吧! 台灣的仇中是被操縱的, 是局部的, 是一時的. 因為民進黨想上台想瘋了; 而他們要錢是真, 台獨是假, 就是這麼簡單!

這裡我跟你保證; 台灣人比不上大陸人肉體上的剛強, 意志上也比不上大陸一黨專政下的統一, 但有風吹草動頭腦很快就會清醒. 這次民進黨看來是可以完全執政了, 所以我們可以走著瞧來驗證我上面的說法.

我們在這裡都是本著事實和邏輯來交換意見, 那兩位不覺得你們的發言是誅心之論嗎?因為民進黨的囂張就認定他們可以牽著所有台灣人的鼻子走嗎? 但三百萬的台商及眷屬, 百分之十的深藍和百分之三十的中間選民能讓他們胡搞嗎?

兩岸內部其實都有問題需要時間去解決, 譬如內部; 大陸現下在貧窮線下的人口還有不少, 大量的 留守孩子問題也要解決......., 更別說對外大張旗鼓的經營了. 所以北京也不希望現在就統一; 只隔著兩百公里, 台灣能跑到哪裡去? 結果是一定的, 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所以現在最重要的是兩岸的交流; 統一後的安定才是終極目標.

韓小妹的事被淹, 想當然爾, 但賠償不會少的; 這是台灣在有事時標準搓圓子的SOP; 而同樣的作為在大陸同樣也是有的, 甚至在高層, 不是嗎? 在台陸配有兩萬人, 至今遭受迫害的有多少? 各位憤憤不平, 但可以去天涯看看她母親在那裏披文後的反應; 說活該者有之, 說不會是騙錢吧者有之. 現實最可怕的, 偏偏現在就是一個最現實的時代. 我不是沒有同情心,但這個狗屁世界早就讓我麻木了.
我覺得你對臺灣的集體理智太過樂觀了。我自己在臺南長大,這幾年返鄉,感覺到當代風潮(Zeitgeist)已經頗有1933年納粹德國上臺前的味道;我可不希望臺灣必須像二戰中的德國一樣,損失小半的人口後才學乖。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To 漁翁

說他們兩個的言論誅心太過了。大陸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時,王先生還讓我們發洩了一下情緒,為何我們就不能反過來包容他們的情緒呢?大陸人對於台灣的言論想法,已經到了說什麼都會被罵的地步,他們也會感到受傷啊!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To: 自知者明 我想這裏主要的還是就事論事吧發洩情緒太奢侈了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To 漁翁朋友,

對您說一句抱歉,希望以後還能多多交流,有些話雙方憋著也不好,交流就應該把最想說的話都說出來,只要我們雙方都認同中華民族,認同要國家統一,那我可以和台灣的任何人交流。

離題太遠了,言歸正傳,像您說的那樣,我希望這位女學生和她的母親能得到應有的賠償,以後這種事能不再發生,唉。。。。對了,每次輸入數字和大小寫夾雜的驗證碼實在很麻煩,有朋友知道如何可以避免輸入驗證碼嗎?
  • 2015-10-27
  • YM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To 漁翁
我同意就事論事,只是覺得沒有必要太苛求,你我都明白他們沒有惡意,使用言詞打擊範圍太大,或是用詞應該委婉些,這些都是可以討論的,彼此體諒吧。

To YM
驗證碼我也覺得很煩,但是沒辦法。驗證輸入如果一直說不正確,還是先複製留言再重新整理吧,這樣能得到新驗證碼(中時的驗證碼對我來說是個迷)。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YM 自知者明 對不起,我想我太嚴厲了.你們都是善意的, 而我太老了;老人的特徵就是缺乏彈性, 其實我是很高興能認識你們的.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漁翁先生和自知者明,

很好奇你們來過大陸玩過嗎?如果沒來過的話,希望你們能多來幾次,現在的台胞證不需要費用和簽證,非常方便,如果有需要,我可以為台灣朋友們計劃幾條旅遊路線,特別是我們上海,杭州,蘇州,南京,寧波這裡江南一帶
  • 2015-10-27
  • YM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其实霸陵存在于每个人的身边,每个团体中都会有弱者充当这个受气包的角色,越是年轻人多的地方越明显。我就曾经见过附近职业高中的学生(都是北京学习不好,家里还没什么条件的孩子才会就读)在楼下花园里欺负一个本校同学,让他自慰,还有几个女学生躲在边上偷乐,最后还是我下去制止的他们。这种纯粹是欺负弱小的行为。
看过一部关于狼群的纪录片,主角A的母亲类型于妾的身份,注定它从出生就命运多舛。兄弟姐妹中只有它熬到成年,但还是摆脱不掉最底层的地位,哪怕是首领的幼年狼崽也可肆无忌惮的欺辱它,最后只能脱离狼群成为一匹孤狼!
这次韩小妹事件发生多天在政治势力介入后媒体才有较多的报道,如果老师在平时有意无意中太过明显的表露出个人的好恶绝对是将影响到同学中,那就算是有针对性的霸陵了。
@自知者明朋友,你上次提到的无法在贴吧注册的事,你可以免费申请一个QQ号,基本上大点的网站都可用它来登录。我查过了,注册页面有台湾这个选项。另外如你不愿泄露个人资料,可去万能的淘宝购买一个,普通号只要一两块钱(详情请自行百度下)
一般的霸陵還是個案,但是已經須要嚴格處理。這次的事件是社會整體民氣的反應,所以更糟糕得多。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當制度失去了對弱者的保障,循談判與合法手段無法解決矛盾時,革命就是弱者最後的手段,我認可這種手段

印度為什麼發展比不上中國?正是因為和平理性非暴力無法解決地方寡頭壟斷的問題,土改作不了,就無法實行國家現代化所必須的大規模工業化

如果在1930年代,誰想用談判的方式解決列強侵略和軍閥壟斷,那肯定是不切實際的
除非我們不認同抗戰,否則就必須承認暴力有一定的合理性
革命永遠都是最不得已的手段。

我一直不想討論國共相爭的歷史,因爲它離大家太近了,不但不能做爲學習的範例,反而衹會把注意力從當前時事引開,而導致完全無意義的情緒化爭議。請你不要故意違逆這項規則。
  • 2015-10-27
  • RR5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回王先生,之前我不知道這項原則,所以跟你道歉,不再談了
可是一但有人提,就難免會有人反應,不然我也在回應裡有心無心講幾句對前三十年的看法如何?除非群裡的人都有很強的默契,否則到時候要不是換個人出來反對,就是變成隔空交戰了
我可以不提國共問題,問題是其他人也需要自重
我對臺灣讀者的留言是比較寬容的,因爲他們才是我寫作的目標對象。
  • 2015-10-27
  • RR5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To 漁翁朋友
年長者有年長者的經歷與智慧,年輕人有創意,能相互溝通就好,我也是很高興能認識你們的。

To YM朋友
我小時候去過大陸玩,現在的北京成都昆明廣州深圳和那時應該差很多了,有機會去自助旅行會問你的,謝謝啦。

To 世界對白朋友
其實註冊是成功的,只是百度要求加強安全性,所以強迫進行手機驗證,對此我感到心塞。QQ號我有,我會試試看,謝謝你。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我甚至看過一個老師(能確定是南部人)在其部落格公開發表仇中言論,甚至用相當貶低的字眼評價他親中的朋友,我都不敢想像這種老師在學校還有什麼是不敢說的。//

香港的老師(其實不少是教棍)怎樣為大中小學生洗腦就不說了,只說一個經典個案--去年佔中時期,在某幼兒園裏的某幼師,跟小孩子說:"警察係壞人。"
這在美國是不能容許的,馬上就會被開除。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我對臺灣讀者的留言是比較寬容的,因爲他們才是我寫作的目標對象。

TO 王先生:
我也是土生土長的本省籍台灣人,你不要認為支持毛澤東和中共的都是大陸人呀
啊,忘了你還到過我的演講。

好吧,不過像你這樣的共粉在臺灣實在是Outlier(絕無僅有?鳳毛麟角?)。我寧可保持理性超然的態度。
  • 2015-10-27
  • RR5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我在07年以前常去大陸玩因為那邊有親戚, 所以YM提到的那些城市還有其他許多地方我都去過. 然而我祖籍南京是南方人, 所以還是最喜歡杭州. 一個城市中有山有湖是很難得的. 05年我在樓外樓吃了宋嫂魚羹龍井蝦仁, 回家就會自己做了(我此生自認唯一的長處只有懂得吃好吃的) 但龍井蝦仁味道不對; 因為在杭州買的龍井茶被騙了. 但不知為何, 我就是喜歡杭州; 或許是因為南地的溫柔吧? 西安除了看看古蹟, 我對那個城市實在是不敢恭維, 就跟賈平凹一樣; 窮裝. 尤其近年來把一個古都搞得花花綠綠的, 實在受不了. 07年大陸的觀光景點已經很商業化了, 現在應該更甚. 而我也年紀大了怕擁擠, 所以除了西藏之外, 其他地方我已不太想去. 03年五月蘇杭路上的煙雨濛濛, 杭州城裡的湖光山色, 至今印象還很清晰, 足矣!

我在台灣出生長大, 來美已三十年, 近年休假都回台灣. 其實要不是因為高齡的父母都跟我一起住在美國, 我很早就想退休回台了. 因為我青年時代踏遍了這個島嶼的山林海際, 遍訪各地的風土人情, 跟她的感情實在太深了. 以是雖然王先生對台灣沉淪的針貶以及對她前途的悲觀, 我理智上都完全同意, 但感情上還總是往最好處期望.

說來你可能不相信; 我在台灣所有最好的朋友全都是我成功高中的同學, 也全都是本省人, 且一體親綠. 他們也都很清楚我是統派, 而且我們也會討論台灣的時局.但很奇怪的是我們從來沒有衝突或紅臉過. 雖然我們都很清楚彼此在台灣問題上有很大的岐異, 但都會耐心聽對方說完; 不管同意與否我們都尊重彼此的發言. 我常在想為什麼會有這種矛盾又和諧的情況呢? 答案應該是因為四十年的交情.

這是為什麼我強調兩岸之間無他事; 除了交流交流還是交流, 因為距離會產生隔閡猜忌. 因此不論再難, 這個 拉攏感情的方針是不錯的; 國台辦沒有違背這個原則, 但在對付台灣媒體這方面要想辦法. 不然就是有再好的統和互利的辦法也是做媚眼給瞎子看.

講到這裡, 我對習近平和他的班底, 老實說從一開始看到現在, 我並不是很有信心, 總覺得他們有點躁進, 工作不夠細膩. 不多說了; 或許一個爛攤子扔下來, 難免會有點手忙腳亂的.

兩岸咫尺, YM要是有機會到台灣, 不要去西岸要去花東去高山. 你在西岸的平地只看得到台灣的腳, 只有上到高山才能看到她的臉孔和真面目. 而去東岸才能看到蔚藍的太平洋; 那是全中國的獨一份. 不要跟團, 叫上幾個朋友自由行. 有空的話參考一下中視的一個行腳節目; MIT台灣誌. 祝好!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這些愚民或許認為台灣是自由社會,所以他們有愚蠢的自由。//

原以為這是博主誇張的寫法,直到看到底下這貼文,真的有人赤裸裸地說愚蠢是權利和自由,還以為這種權利和自由是尊嚴,牠們不知道,在牠們行使這種權利時,卻正在損害其他人生存的權利。

脫離實際的知識(?)份子
zh.wikipedia.org/wiki/朱宥勳
貼文
www.facebook.com/.../1225373750812090

==========

民主政治,說到底就是世俗的政治。是一群人決定一群人接下來要幹些什麼。所以如果這群人主要的成分是笨蛋,就會做出笨蛋的決定,得到笨蛋的報應。民主政治帶來的是尊嚴,而不是智慧,即連笨蛋也應該有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力。所以責怪民主之後的台灣庸俗化、缺乏品味、思辨粗糙的時候,也要清楚知道,這是一定會發生的。尊嚴很貴,這些都是代價,而我認為,目前看起來,這還都是划算的。
尊嚴衹有在喫飽了之後才有價值,臺灣每個人都能喫飽飯嗎?如果不能,那麽豈不是不知貧民疾苦的幸運份子,以犧牲下層民衆的生命和利益爲代價,來滿足自己的膚淺私欲?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实事求是的讲韩小妹事件时对王先生所说“感覺到當代風潮(Zeitgeist)已經頗有1933年納粹德國上臺前的味道”挺不以为然,以为无非是学生之间的欺凌弱者,加上老师势利眼和一些个人好恶造成的。看来我真是想的太简单了。
台灣 台北捷運Taipei MRT Racist 標準種族歧視 妨礙名譽之公然侮辱 事件 - 清醒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YYVATuLwCA
PS:更坚定了我支持现阶段必须“毒菜”统治的理念,否则“皿煮”后大陆的民族主义和排外主义被挑起后不可想象会是什么样场景。
你算是老讀者了,應該明白我説話有多麽謹慎。若不是有八九成的證據,我不會把話說到八分的。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若不是有八九成的證據,我不會把話說到八分的。”啥證據?是指“感覺到當代風潮(Zeitgeist)已經頗有1933年納粹德國上臺前的味道”的證據嗎?能否說得詳細些?
非理性、無事實根據的仇恨與歸罪。你沒讀過自由時報嗎?裏面把臺灣的問題怪到中國頭上的成千上萬,有20%是合理的嗎?臺灣人蠢是中國的責任嗎?臺灣經濟不好,若不是中國讓利,會慘到哪兒去了?臺灣貧富不均,弱勢群體受苦,不是自己搞的嗎?這些問題,這裏都討論過多次,你還來吵什麽?

再說一次,新讀者必須讀完全部落格才發言。絕大多數的問題都已被反復討論過了。

嚴重警告一次,再來浪費我的時間就直接刪除。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這種事件,對台灣來說也只是過眼雲煙而已(其實我本身也會這樣),但仔細再回想一下您所寫的內容,在看看自己的狀況(我算是處在小小康的家庭,和面臨混沌的大學生),我真的不敢繼續思考下去,不只是感到可怕還接近想嘔吐的不適感,認為影響層面遠超越想像。
有什麼能先照顧好自身的建議?或者該如何是好?
臺灣被搞成這個樣子,我能有什麽建議?衹能說不要被社會的集體瘋狂感染了;有機會到國外走走看看,若可能就出國就業吧。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給 "涉世未深" 網友。你還是學生,有另一條路就是到大陸就學 (短期交流或是攻讀碩博士)。另外,不要煩惱台灣的情況煩惱到自己身心失調,淡定的做好你學生的本分即可。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給涉世未深網友:我的意見和chenwj一樣,就算台灣不承認大陸學歷,我一樣建議你到大陸去讀書,可惜你已在台灣讀大學,否則我連大學都建議你去大陸讀。讀完書後,就在大陸工作乃至成家立業也好。這樣說理由有二:台灣已變成一個目光如豆的社會,到大陸去放寬視野,對自己有好處。其次,如果真走到武統這條路時,在大陸的你,也許會成為維繫你家的中流砥柱。
我覺得更重要的理由是臺灣的經濟已經被民粹玩爛了;大陸則還能以每年7%左右成長15年。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真的好懷念蔣經國總統,幫我們擋風擋雨,看到前路崎嶇有坑還會跑在我們前面填洞,還會告訴我們怎麼走才會安全到家。
他晚年也一樣被美式宣傳忽悠了,任用李登輝更是不智之舉;不過他的用心當然是好的。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大陸則還能以每年7%左右成長15年"
我覺得王先生太過樂觀。根據大陸內部研究到2020年成長率會降到6%左右,2025年降到5%左右,2030年才有可能超越美國。
如果是想到大陸讀大學,除了最頂級的幾十間大學,其他的大學不見得比台灣大學好。最近教育改革,大陸希望把部分大學轉變成實用型技術學校,可見最近幾年大學質量不過關要進行改革。
對中國的經濟成長,我的確是比主流經濟學界樂觀些;不過經濟學界對成長力的預測結果,向來和擲飛鏢的猴子差不多。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給 "Gary" 網友。我不覺得非得一定要頂尖大學才可以念。其實到大陸念書,本身就可以跳脫台灣狹隘的眼界,也可以親身體會大陸是否真如台灣媒體講得如此不堪; 再退一步講,台灣搞政治 (民粹) 都已經搞得逐漸滲透進校園,這還能念什麼書呢? :-)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通給 gray 同學,去大陸唸書最關鍵看地理位置。一方水土一方人。北上杭都不錯。
北京的霧霾太嚴重了吧?此外北方人説話很直很衝,一般臺灣人可能不習慣;還是南方食米區的社會文化比較近似。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大陆天南地北差异非常大。台湾人确实在南方更容易适应,广州好大学很多,中山大学综合实力应该是大陆前十,华南理工的土木工程是一绝,华南师范是南方最好的师范之一,暨南大学的文经管新闻很强,华南农业大学在自己的领域也不错。我在广州学习七年,觉得这座城市很能兼容并包,也很国际化,这个推荐应该没错。没记错杨世光就是中大毕业的吧。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他晚年也一樣被美式宣傳忽悠了,任用李登輝更是不智之舉;不過他的用心當然是好的。 //
你說的對極了,蔣經國將大家從一條崎嶇不平的小路往筆直寬闊大馬路帶,選錯了的人又把我們帶回了羊腸小徑,更糟的是,用了美國人那套,現在已經看得到小徑盡頭是萬丈懸崖,而且好像沒迴旋空間了。
這段隱喻希望大陸人看得到,學到台灣人的教訓,發展並完善出自己的一套政治管理哲學出來,又聽說中共中央已經要出台一套比國法更嚴的黨規,希望能徹底執行(改掉說的比唱的好聽那一種中國人壞毛病)。12月中旬俄國總理梅德韋杰夫要到中國大陸訪問,聽說要簽兩國媒體合作事項,美媒說美國人緊張的盯著,怕被搶走話語權。
中俄將合辦一個英文的國際通訊社,顯然中方沒有自信能單獨搞起來。這個消息是兩天前RT公佈的,我已在《美國宣傳戰的新困境》裏加了後註。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今天观察网的两篇头版评论。比起对外宣传,我觉得国内人心的凝聚其实更重要。
宋鲁郑:西方民主有助于两岸统一吗?
www.guancha.cn/SongLuZheng/2015_12_04_343491.shtml
王晓玲:中韩FTA生效,韩国人还在忐忑
www.guancha.cn/.../2015_12_04_343498.shtml

倒不是为中共的宣传政策洗白,而是觉得中共是在为当年的普世价值洗黑。当年文革兴盛时,全世界的社会主义也是一种潮流,和今天的普世价值何其相似,但是没有实际的理论本身就是水中月,最后梦醒,整个社会主义阵营彻底崩溃。改革开放时确立的实事求是其实就是最好的宣传政策,如今大陆很多比较理性的网友也都是以此为基准去评论一些事情。

与俄罗斯进行合作,重点应该是对一些抹黑的媒体进行反击,另一方面学习西方的宣传操作。至于真正对外宣传,我倒是认为还是把国内人心聚集后再考虑也不迟,在这方面攘外必先安内其实更安全。而且随着一带一路的发展,实际行动才是最好的宣传,别的不用说,巴基斯坦、韩国、老挝、泰国等政局相对稳定,能够和中国进行长期合作的国家,都是很好的范本。

中国的外交政策一直以来就是和平发展,捍卫主权。未来在超过美国之前估计不会有太大变化,大概来说是防范对抗美国,拉拢瓦解欧盟(今年中欧交流确实很多,前两天的东欧会议刚刚开完),支援建设非洲(今天中非会议),合作发展周边(中国和巴基斯坦、韩国等)。

至于宣传战方面,我认为这和政府主导有关系,最好的例子莫过于台湾,两岸之间的交流再广泛,政府政策摆在那里,也弥补不了两岸的隔阂。美国在宣传上的愚民政策,这个其实也不是什么新闻了,也和美国一直以来的强势有关,9月份习近平去美国访问,爆出有的美国学生竟然以为中国还有皇帝的可怕事实,只能让人哑然。
現代的世界事務,尤其是經濟方面,越來越專業,很多“實際行動”的利弊非常複雜,再加上有心人在宣傳上的扭曲,光做不說反而會吃悶虧。

媒體上的努力衹是治標,治本必須從培養訓練國内國外的菁英做起;像是美國洗腦一個馬英九的效應,遠比幾千個頭條新聞還深遠。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对于有意向来大陆读大学的台湾年轻朋友,我倒是首先推荐来北京读,其次上海。毕竟北京集中了985与211层级的顶尖高校26所,远高于第二名上海的9所,在北京的各大学里集中了全国一流的师资和各省最多的精英人才,每年在北京举办的国际学术交流活动数量也是其他城市望尘莫及的,如果你对自己的成绩有信心,且未来有意在大陆发展的话,来北京念书是个不错的选择,大陆的高校对台湾学生的成绩门槛比陆生低。其实北京的高校不光是北方人,南方人也非常多,可以和来自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各种优秀人才打打交道,体验不同的人情风物,顺便拓展人脉,对未来留在大陆的发展是十分有益的。气候问题不用担心,北京四季分明,冬天虽冷但有集中供暖,其实比南方大多数地区都舒服。再说了,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年轻人念书又不是去享受生活,拓展知识和视野才更重要,没点斗志和自信怎么行呢。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我倒是更关注观网这篇文章:修远基金会:从激进革命到传统文化复兴 ——当代意识形态重建的历史契机www.guancha.cn/.../2015_12_04_343492.shtml
“前三十年建立的历史叙事及其背后的革命伦理却逐步破碎和瓦解,与中国目前的物质成就相配套的伦理结构和价值体系,却还没有相应地建立起来。此种局面带来了普遍的精神迷茫。”点出了当前社会最大的隐患!也是老共在宣传方面处处被动的根源。不论是毛泽东思想还是民主的普世价值,起码给你块理想的大饼,现在你要把他拿走就要画块更大的。
创造出完整的理论体系,并被人民普遍接受,世界范围内可复制,是未来必须要完成的大事!
理論體系脫離現實之後,爲害很大,過左過右都不對。我寧可一切以現實結果爲準。

1980、90年代,全世界都被美國自我陶醉式的宣傳忽悠了,就衹有鄧小平不信邪,硬是堅持要用實踐來檢驗真理;光憑這點,他就比蔣經國還高出一籌。當時我年輕,沒看出他的魄力、自信和眼光有多麽了不起;現在美國的頹勢已明顯化,我們要是還迷信政治理論,豈不有愧先人。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我覺得對功課還可以,但沒有太強烈企圖心的人來說,到大陸讀醫科應該是最好的投資了。在台灣程度要夠好,才有機會接受完整的醫學系教育。兩岸都開始老化,醫療行業前途光明。

如果不是頂尖或是有目標的人,大多數台灣學生在大學都糜爛掉了,生活意識沉淪才是最恐怖的。大學部的部分,很多都不太需要老師來帶,課本的內容到哪裡教的都差不多,就看自己肯不肯讀書而已。認識一個新的社會、學習氣氛不同,去大陸讀也是滿不錯的選擇。
美國的一般大學,基本上就是Party和玩樂,但是頂尖學校如哈佛的學生,除了老爸是參議員和億萬富豪的那1/3,用功如瘋了一樣,絕對不輸北大或清華。這些少數中的少數,再加上外來的留學生,才是美國科技和學術實力的根源。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上篇“创造”用词不当,“总结归纳”出属于自己的理论体系更恰当。毕竟这么些年来靠实践摸索出一套可行的方法并取得了伟大的成就,这种得到验证的经验远比之前教条式的模仿要成熟的多。问题是现今光靠“中国特色“和”摸着石头过河”对不了解中国现实状况的人们还不具有说法力,上升为理论描述还是有一定必要性的。(不是所有人都是理科生^_­^­­)有意思的是官方一再强调没什么”中国模式“,应该是不愿陷入意思形态之争中。
PS:是”王孟源“贴吧
一般百姓總是會找神來信,或許自家的神比外國的好吧。但是菁英應該永遠都根據事實和邏輯來做論斷。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這就和宗教一樣,總要有個東西給他信,“理論”、“理念”就是這些人的神,在這個意義上說,無論是信毛澤東思想,還是自由主義經濟學,都只是這尊神和那尊神的區別

你要跟他講實踐,他會說“你也只是信仰實踐這個理論罷了”,這和某些上帝信徒說無神論者“你不是也信仰無神論嗎”是一樣的,但根本錯誤在於,無神論不是一種信仰,同理,在實踐和理論發生矛盾時候,是修改前者適應後者,還是相反,是根本性的差別
是的,信仰的定義就是相信沒有事實邏輯根據的理論,所以沒有所謂“信仰實踐”這種事。

不過上面的論述假設對方學過邏輯。對水準太低的對象我一般衹説:我信仰真的對的,你信仰假的錯的,如果你覺得真假對錯都一樣,那麽我也沒辦法。
  • 2015-12-05
  • K.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我在美国是读法学院的,那里的学生因学制的原因其实是从硕士开始,勤奋程度让刚到美国的我很吃惊,晚上11点图书馆仍然灯火通明很正常,而且他们非常在意自己的GPA,简直到了病态的地步。所以我虽然不赞同美国无敌论但也绝对不会看轻美国的精英阶层。其实哪里刻苦用功的人都是少数,大陆也一样,大学里醉生梦死的人也不少。好处在于,毕竟人数众多,所以精英的绝对数量还是不少。
法學院比較特殊一點,因爲它是人文學科出身的學生賺大錢的唯一途徑,所收的學生多半大學畢業後在底層拿基本工資喫過幾年苦,學費又貴,畢業前就先欠了20多萬美元的學生貸款,再加上法律沒有道理可講,全憑死背判例,所以能進法學院的自然個個拼命。

醫學院在上面的四個特點中,分享了三個(即未來高收入、高貸款和靠死背),所以一樣也是個個勤奮。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信仰的定義就是相信沒有事實邏輯根據的理論

不開玩笑,我真碰到過一個,一口咬定他的“正確”理論即使被實踐否定,也是正確的,他認為“錯誤”的理論即使被實踐證實,也是錯誤的——這是我們針對“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樣一個似乎沒有什麼可爭的話題的爭論,他的“正確”理論自然是自由主義經濟學,“錯誤”理論自然是鄧小平的改革開放

由於改革開放的成果實在沒有辦法否認(這方面毛澤東的信徒都比他講邏輯得多,至少他們懂得先否認改革開放的成果),所以他被我逼到了承認“只靠實踐不能檢驗真理”的地步,然後我說:按照你的邏輯,朝鮮的實踐失敗也不能說明朝鮮的主體思想不含有真理,他居然說:是的,主體思想也可能含有真理

我遇到過好幾個信仰自由主義經濟學人都走火入魔到了這個地步,還有另外一個人,信仰自由主義經濟學中最激進的一派無政府主義經濟學,這位公開說“我知道無政府主義經濟學不可能真正實現,但這是一個理想狀態,我對政府的評判標準就是看它有多接近這個理想狀態”。我真的無法理解這些人的大腦回路是怎麼長的
不衹是自由主義經濟學是如此,全世界做超弦的十幾萬人中,比較好的那一半說超弦無法以實驗檢驗,但是物理界沒有其他的理論(不是真的);另一半則說以往對科學的定義已經過時,新的科學就是像超弦這樣不能被證僞、甚至不能被定義(超弦沒有基本方程式,沒有基本定義,一切計算都從一個天上掉下來的近似方程式開始)的東西。要知道一個教授屬於哪一半,衹要問他相不相信Multiverse(多重宇宙)就行了;凡是答相信的,就是後一半。
  • 2015-12-05
  • K.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一切有為法,生住異滅,無一例外(包括佛教本身)。

伽里略創立的近代科學,應是開始進入"異"的階段了。
我們能引用佛家(中土版本)和道家來評論現代學術思想,正是因爲它們的核心哲學與科學精神吻合,并不是完全違背事實邏輯的信仰。西方和印度的宗教則從根本上就是反科學的。我認爲這是中國文化優於西方文化的基本面之一。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科學和佛道(及其他宗教),世人一知半解,妄語滔滔——尤其前者,拿着部最新出品的手機就以為懂科學了;後者的經典文辭古奧,還真不敢/不易裝懂——要說起來就太太太話長了,看機緣吧。

建議王兄將上述有關:全世界做超弦的十幾萬人中.......的一段抄下來, 貼到之前有關偽科學的帖子後面, 當是補注吧.
超弦那幫人,蠢話多著呢。我以後再另開專題寫吧。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說開超弦這些, 插個半題外話. 王兄日後是否可以專題談談 "共濟會"?

原來我對這組織的傳說也不大上心, 但今天盧先生在朋友圈裏也發了一篇何新寫的文章:

共济会正在准备战争
www.kunlunce.cn/.../12724.html

所以也想聽聽王兄的高見, 謝謝.
對它衹有浮面了解(亦即公開資訊),不能置評,抱歉。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不衹是自由主義經濟學是如此,全世界做超弦的十幾萬人中...

唔,但是他們和超弦還是有一點不同的,在談到歷史的時候:“如果這種理論不是正確的,為什麼他們這麼成功?”,但在談到現實的時候:“即使他們失敗,這種理論依然是正確的”。很奇怪,他們好像完全沒有察覺這中間的矛盾
其實超弦界的態度是一模一樣的。

他們集體瘋狂之後,濫用新教授的雇用權和論文的審查權,於是劣幣驅逐良幣,最終是整個高能理論界被綁架一同跳崖。臺灣的政壇也是如此。
  • 2015-12-10
  • K.
# re: 【台灣】一件小新聞
长太息以掩涕兮,带走了11岁的长子,留下了5岁的次子。哎,真不知道台湾领导人这些年都在忙些什么玩意。

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涂有饿殍而不知发。人死,则曰: 非我也,岁也。是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 非我也,兵也。
有良知有人性的政壇人物,早已被淘汰了。這是全社會全體制的腐化,與中國歷史上許多朝代末期相似,衹不過胡扯的謊言充斥得更徹底些。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個人檔案

廣告

最新文章

最新迴響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