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王孟源的部落格

事實與邏輯

  • 本格總瀏覽人次-2,990,001
  • 引用-0
  • 迴響-5,081
  • 文章-196
  • 2015-05-11 17:14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我必須開始準備給四個演講,所以未來兩個月除了時事評論之外,還會寫一些比較抽象的題目,這是我為了先理清思路而草擬的綱要,本文是第一篇。我並沒有上過政治學的課,經濟和金融則是自修的,所以我寫不出旁徵博引的學術論文,這裡純粹是一個從業人員做實際觀察和理性思考的結果,其中的論點若沒有指明出處,就是我個人自己私下的想法,未曾受過同僚的審查,可能會有局限性和一些謬誤,歡迎讀者討論更正。此外因為是在學術機構針對研究生給演講,嚴謹度要求比較高,所以難免會囉嗦些,有一些兒童不宜的論點也不能推得太遠,還請見諒。

現代西方的民主選舉制和自由經濟體系除了歷史上同樣源出於英國而承繼於美國,後來再一起由英美的霸權傳遍世界之外,其實在理論基礎上也是完全共通的。這理論基礎是什麼呢?我想美式經濟學裡對市場定價的研究是最清晰的例子:如果我們假設市場的參與者是同等完全理性、遵守公平規則的獨立個人(Homo Economicus),能以零代價進行買賣,那麼市場經濟就決定了最合理而公平的價錢(Fair Value),因為自然會有一半的人願意出更高的價,而另一半人則願意受更少的錢。這是純粹邏輯的分析結果,沒有什麼爭議;問題在於實際的市場參與者並不是Homo Economicus而是Homo Sapiens。美式經濟學喜歡自誇的一個成就,是可以放鬆“同等”和“理性”兩個假設,而仍舊證明市場經濟的優越性。初看之下,這是很奇怪的:如果買方和賣方有人是無知的或是瘋狂的,另一方當然可以佔他的便宜,市場價格應該會受影響而偏離公平值啊。這個常識性的觀察是正確的,但是只限於小規模的市場;如果市場的規模是無限大,那麼即使無知或瘋狂的參與者所佔的比率很高,市場的平衡仍將會落在那個公平合理的價格上。這其實最終靠的是統計學裡的中央極限定理(Central Limit Theorem,CLT),但是經濟學畢竟是一項社會學,統計學雖然被普遍應用,在根本的學理上,還是靠文字討論為主(我並沒有貶抑社會學的意思;不同的研究對象自然需要不同的手段)。一般教科書上的論述是另一個相關的機制(也就是CLT成了隱性的假設):如果無知和瘋狂的市場參與者把價格炒得太高或太低了,那麼有知識並且理性的人即使是少數,也可以藉機套利(Arbitrage),而其結果則是價格會因此而回歸到公平值。這聽來很有道理,但是其實做了一些新的假設,其中最重要的是套利的利潤必須足夠補償費用和風險;在現實裡,很多市場的流動性很低(例如房地產),理性套利是不切實際的;即使是流動性高的市場(如股市),也受人類心理的天然偏見影響,使無知和瘋狂的錯誤定價有固定而持久的偏見,而中央極限定理要求偏見必須是隨機產生的短暫現象;換個觀點來說,在這種情形下,套利者會因為被套牢而破產(亦即我愛說的一句話:The market can stay irrational longer than you can stay solvent.),那麼市場機制就完全失靈了,我們把這個現象叫做泡沫。

不止是“可套利性”假設常常失效,前面提到的另外三個假設:“遵守公平規則”、“獨立思考能力”和“零交易代價”在現實裡都是失靈的時候多、實現的時候少;美式經濟學卻因為被財閥綁架,而完全無視這些問題,反而全力鼓吹絶對自由主義,實際上是打破規則或者讓強豪來制定規則,很諷刺地剛好違反了“遵守公平規則”的假設。“獨立思考能力”則是中央極限定理的前提之一,否則人云亦云,一窩蜂的Herd Mentality(畜群心態)當然會讓泡沫經濟成為常態(所以股票分析師其實不只是自欺欺人的騙子,而且是有害市場運作的罪犯);至於大公司體制強制性地把許多人的經濟利益捆綁在一起,剝奪了他們的獨立參與能力,卻又是在高科技環境下獲得經濟效益的必要手段,更是資本主義裡內建的一大矛盾(所以大企業部分掌握在國家手裡,並不像美國人所說的那樣是洪水猛獸,而是有其道理的)。而“交易代價”並不只限於買賣股票的佣金,也包括了內線交易和經營團隊從投資人榨取的金額(這是亜洲經濟體的普遍問題),所以一個越誠實越可互相信任的市場,其運作的效率越高。中共如果是認真要減輕經濟對銀行融資的依賴,建立健全繁榮的股市,提高企業對投資人的誠實態度是當務之急。

民主政治其實就是一種自由市場,只不過參與者所定的“公平價格”是候選人的政策偏向,所以一個民主體制要能成功運作,就和市場經濟一樣,要看同樣那些基本假設是否被滿足了。我們只須要稍作思考,就會發現民主政治很明顯地比自由市場還要難以成功:首先,政治上沒有所謂的理性套利,無知和瘋狂的錯誤定價是不能靠少數人來扭轉的,因此“可套利性”完全不成立,必須回歸到“同等”和“理性”兩個假設。這就是為什麼世界上只有北歐和瑞士有真正成功的民主政府,正因為只有他們才有大致平等和基本理性的社會,並且滿足了後面提到的幾項條件。“遵守公平規則”在政治上主要反映在一個公平有效率的司法系統、能強力執行公權力的警察單位和不在街頭做非法暴力訴求的民眾;新興民主政體在這方面的匱乏是它們普遍失敗的主因。“獨立思考能力”不但對民眾的素質要求很高,在過去一百年受到新科技的影響而不斷受到腐蝕;先是收音機、後來是電視、接下來是有線電視、最近則是網絡,使得煽動性的偏見得以廣為流傳,客觀持平的論述可以被輕易忽視;歐美在過去70多年裡,民主政府的品質逐步下降,到現在已經從體制上不再可能出現如林肯或羅斯福這樣雄才大略的領袖,這是主要因素。至於政黨黨同伐異的天然傾向,更是民主制度裡內建的一個大矛盾,與大公司在自由市場經濟的角色一模一樣。而“零交易代價”,也是政治裡不可能滿足的條件:政府輪換和政策改動的代價必然是很大的,比房地產市場的流通性還低,這是民主制度先天上的弱點,在台灣(指行政院長)、日本和意大利這樣一屆政府平均做不到兩年的政體,禍害最為明顯。

市場經濟和民主制度都不是萬靈丹,必須靠國家、社會和民眾來滿足一些先決條件才能確保它們的成功運作。這兩者中,前者相對是容易得多的,所以以中共為主例的一黨政治+市場經濟體制有其理論的根據。至於台灣的現狀,貧富懸殊的問題很嚴重,因生活貧困而自殺的比率很高,所以“同等”條件並不滿足。台灣的民眾普遍沒有邏輯思維能力,撒謊是遇到困難的第一反應,人身攻擊是對付異見的主要手段,所以“理性”條件並不滿足。台灣的司法系統恐龍充斥、政治掛帥,警察不敢執行公權力,街頭暴力運動不但常見,還受到英雄式的歡迎,所以“遵守公平規則”條件並不滿足。台灣的社會鄉土傳統極深,人民主要依人際關係來決定政治傾向,所以“獨立思考能力”條件並不滿足。至於政策朝令夕改,造成很大的政治“交易代價”,更是現代台灣的寫照。把民主制度當作台灣的光榮,其實是無知的迷信,正確的結論是台灣是民主制度的恥辱。

  • 人氣:14,834
  • 引用:3
  • 迴響:42
  • 作者:王孟源

引用

迴響(42)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即便有人已從沒效率的市場賺了大把鈔票,efficient market假說仍能盛極一時。我認為巿場多數時候是沒在平衡點上的。 民主政治,只是滿足自我作主的假象的,政客爭相欺騙選民,和花花公子甜言蜜語騙取少女感情無異。所謂競選,主要手段都是在煽動選民情緒的一面,最好在情緒最高昴的一段去投票。理性辯論是教科書,是理想,實際運作,就是在激發人們不理性的那一塊。 市場,一人可以很多票,故而聰明人可以投很多票,使價格沿著中線鐘擺;選票,一人一票,愚昧是可能壓倒一切,但世事自有其道理,不可能愚昧的人多了,愚昧的主張就成立,如用愛發電,也是要擺回來的,只是擺動加大,擺到悲劇時就會回擺。希望民智越開,讓這種擺動不要那大,不然,受苦遭難的人就越多了。
是啊。我把民主的理論基礎整理出來,就是希望大家有系統地反省一下,民主制度要做得像樣是多麼地困難。

希望聽我演講的小朋友們不要睡著了。還有,自由經濟裡,聰明人有很多票這事我沒有在正文裡提,因為聰明人很難定義。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聰明人有很多票,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懂得竅門的聰明人會利用各種手段集中選票,同時讓民眾誤以為個人對選票有自主權。我覺得嚇ㄧ嚇也無妨,刺激強烈一點才會促使他們自省。我記得以前看過 "貨幣戰爭" 和 "經濟殺手的告白" 之後,讓我覺得美國維護霸權的手段實在過於隱蔽和下流 (被刺激到了),這才讓我對這方面的題材感興趣。不妨舉點台灣實際的例子,給點刺激,供先生參考看看。
其實現實社會裡有很多票的是既得利益者,在美國是財閥,在台灣是政客和土豪劣紳。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现在西方国家把民主包装的外表精美,但是其实使用原教旨主义的思路四处推广已经造成了不少国家产生水土不服的问题,有些国家因为为了搞民主搞的民不聊生,但是西方国家对此毫不在意,继续传播民主就像传播宗教一样,又因为民主自由人权是西方的普世价值,所以,出现了有趣的一幕,民主自由人权的最终解释权握在了西方尤其是美国手中,当美国想发动战争时,人权高于主权,当俄罗斯也用这个借口吞并克里米亚时,美国又高喊主权高于人权,一切无非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而已,可惜至今还是有无数的人依旧傻乎乎的相信民主自由人权是美好的,看看伊拉克那些无辜受难的儿童的照片,就明白国际社会依旧是丛林社会,台湾现在依旧还陷在民主的迷思之中,看着那些在街头高喊口号的政客,台湾百姓多数引以为傲并以此保持对大陆的优越感,殊不知大陆真正了解国际政治的人在把他们当成笑话看,大陆的研究地缘战略的很多人是希望台湾继续沉沦下去,因为他们对于台湾能真正认识到"中国"这个大义已经不抱希望了,台湾只想在经济上占大陆便宜是现在大陆的广泛共识,未来大陆的转型升级的潜力台湾一点都不了解,但是大陆内部却是相当清楚的,到时候台湾很可能成为大陆的人力资源来源地,也许台湾还能在"民主"上保持对大陆的优越感吧
先给那些年轻人一点理论基础,再让他们自己领悟吧。破除迷思很难由外人直接更正来达成,最后一步总是要靠自己领悟。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您说的很好,其实经济学里很多假定都依赖于Normal distribution,著名的中央极限定理(CLT)也是如此,譬如金融危机前宏观经济学最热门的理论就是动态随机一般均衡理论(DSGE,Dynamic Stochasitc General Equilibrium),其重要结果之一就是用CLT推导出limiting distribution,并以此预测人、企业等经济行为的。

另外,您提到会给研究生演讲。不知是在哪里?
不是每个人都熟悉统计,而数学还是用黑板解释比较容易,所以我在这里就只粗浅地提了CLT。

演讲在台北。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首先謝謝王兄的精闢論述,很多東西不是教科書或者是課堂上可以學習到的東西,而是來自自己的獨立觀察和思考。

我自己也是中國頂級大學的物理系90年代中期畢業,後來一直在西方國家經商,雖然沒有做過金融和證券,但是對西方民主制度和他們的自由經濟學也算是有比較清楚的認知。

我認為西方的民主制度和市場經濟的成功,主要是民族性的成熟使然,也就是王兄本文所提到的瑞士和北歐的成功之處。而民族性的成熟,恐怕跟他們幾百年前的啟蒙運動和宗教背景有密切關係。我自己認為,西方社會,經濟和政治系統的核心價值,是對生命的尊重,對造物主的敬畏,對私有財產和個人成就的保護,以及對商業規則和契約的恪守,加之行之有效的規劃和行政管理。民主,只不過是政治系統一個決策過程,決定怎麼做。一旦形成決議,就是一個遵守和執行的問題。試想想,如果沒有一個對契約的恪守精神和行之有效的執行團隊,制定多麼正確的決策,也是扯淡。自由經濟和市場也是一樣,中港臺很容易看到的,就是欺行霸市,或者是強行壟斷,所有的這些都指向同一個簡單問題,就是公民的民族性的成熟度?不是嗎?先總理孫中山對當時的中國實際情況的瞭解提到“民智未開”,我們該怎麼看待今天的民族性成熟度?請王兄賜教!
你問一個好大的題目啊,我沒有簡單的答案。

其實你能有這樣的見解是很難得了;我在瑞士信貸做事的時候,有一年開經理大會,全球幾百個經理到了八成,吃飯時我同桌的是個瑞士人,在意大利當主管,我們談到亜洲新興民主政體,他對它們政府運行的困難完全不能理解。這種文化的東西,好像空氣一樣理所當然,只有我們這些兩邊都接觸過又願意去觀察思考的人才會注意。

我們慢慢討論吧,或許集眾人之智,能想出個辦法。目前我只能把這個話題丟出來讓大家想想。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提個建議:若現場的學習氣氛許可,學生能積極提問的話,應預留多一些時間提問,對話往往更能深入人心。
不知道格式如何。我只知道一半的學生講中文,另外一半是泰國和日本人。到時怎麼讓大家都聽懂,會是個大挑戰。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不知道現場是否方便錄影?
我想主人大概會錄吧。我一向是很Camera Shy。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說到民族成熟性,其實我不認為有所謂絕對的優劣。ㄧ個民族性的形成其實要從該民族所處的地理環境和歷史過程去看。ㄧ個制度,重在是否能讓社會有效運行,這往往都要考慮到民族性。誠然,在現今商業社會下,有些民族性是不妥的。但是這也應該在發展中求改變,而不是全盤否定自身,直接套用西方經過數百年發展而來的制度。我的這種觀點主要來自 "槍炮、病菌與鋼鐵" 和黃仁宇先生的 "資本主義與二十一世紀"、"中國大歷史" 等書。
民族性和經濟發展相輔相成;我想可以把“成熟性”定義為“適合現代工商業社會”的文化,大家應該都可以接受。

我也認為地理環境對歷史有很大的影響。以前推薦過這本書嗎?《Why The West Rules-For Now》by Ian Morris.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王兄是否方便把演讲具体地址和时间PO出来?我想让在台北的朋友去听听。谢谢您。
让我先問一問是否对校外人士开放。您住台北吗?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Why The West Rules-For Now" 印象中沒有聽先生推薦過。我會把它列入 reading list。:-)
對不起,我不知有沒有中文譯本。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有中文译本,喜欢的朋友可以去 http://vdisk.weibo.com/s/ij_TFNwi1EAN 免费下载 :-)
@chenwj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多謝。不過我已經先在網路書店下訂了,我找到的中譯本叫 "西方憑什麼:五萬年人類大歷史,破解中國落後之謎"。黃仁宇先生的書在網路上也找得到,有興趣可以看看。
他的主要論述是工業革命是征服美洲的結果(忽然一下子,一個比歐洲大好幾倍的大陸所有的豐富資源都可以輕易免費掠奪,這是史無前例的財政刺激),而征服美洲是地理的偶然結果。若是太平洋比大西洋窄,則歷史要重寫了。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歷史只能是歷史。不過以鄭和下西洋的路徑,我覺得即使太平洋比大西洋窄,中國人應該還是會往南海,經印度洋向西走,而不會穿越太平洋來到美洲大陸。歐洲人之所以會往大西洋闖,依我所知的歷史,我想應該是因為貿易路線被東面的伊斯蘭帝國掌控,因此有強烈動力,加上誤打誤撞使然。當然,這也是我的一番猜測。歷史沒有假設。
是啊,歐洲人發現新大陸是因為他們落後中國,所以必須想辦法維持貿易暢通。很諷刺的。

我想如果太平洋和大西洋交換了,不但哥倫布會死在海上,早晚總會有中國漁民被吹到美洲,那麼像是愛移民的閩南人就有可能去看看究竟,說不定整個美洲現在都說台語呢!哈哈!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歐巴馬TPA大挫敗 參院同黨封殺授權法案
udn.com/...
這個新聞你如何看
有人在《帝國大反擊》也問了這問題。首先這不是封殺,而是暫緩;參議院有45個參議員反對現在對這個法案表決,並沒有否決了這個法案。

這基本上是工會控制的民主黨議員對財團控制的共和黨給下馬威,要收買路錢。TPP裡面有很多前所未見的條款,賦予財團新的權力,例如各國政府不能自行規範財團,必須由TPP成員國(最終也就是美國)一致同意才行。工會說你甜頭那麼多,我們也要分一杯羹。

財團現在很急,因為到年底大家就會完全投入準備明年的大選,2016年基本上什麼事都不能辦(每四年至少有一年空轉,這樣的制度還好意思大吹大擂?),所以必須把TPA很快搞定,才能留下幾個月來做像是與日本談判和把TPP條約推過參議院+眾議院。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關於演講,我非常有興趣。如果可以,我希望以旁聽的身份參與。

我住台中,家在台北,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遠距離。

不知王先生是否方便告知?或者以悄悄話也可以。
剛剛得到校方的回复,歡迎大家旁聽,地點在台北市立大學天母校區,時間是6/18、6/22、6/23和6/24。確實的演講廳還沒有決定,請直接聯絡北市大研究發展處黃斐生小姐(02)2871-8288轉7806或e-mail<alicehuangood@gmail.com>,並留下姓名,以幫助估算人數。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美國算是好的。台灣基本上是年年空轉。總統選舉完,大家沒多久又會投入到兩年後的總統選舉前哨戰。
這似乎並不妨礙一般台灣民眾對自己的民主制自吹自擂,他們的邏輯能力的確很有問題。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政治學者大概都同意,民主政治下的政策產出,未必是最好的,但壞得比較無話可說,自找的,也就是自作自受的政治。 民主政治是20世紀的上帝,不可質疑,但真的那麼至高無上嗎?對很多還在飽受戰火荼毒的百姓,活下去比投票更重要,就在現在,有孟加拉的難民船還在南洋中飄盪,被印尼馬來西亞推來推去,利比亞也大批難民坐船要去義大利。 人權應有等級先後的,衣食足而知榮辱,生命權是第一重要的,在無法確保吃得飽穿得暖之前,莫陳高義。 在經濟,甚至人民素質,達到一定程度後,再來自作自受比較好,作錯了,也不會太難受。
我完全同意,再加上民主體制本身就要求大部分民眾是有錢有閒有理性的知識分子,把它強加在土味濃厚的老式社會,純屬製造災難。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王兄,剛看到一篇有關稅政的長文,簡言之,其核心就是資產(田)稅與人頭(丁)稅之爭。敢問兄台對此有何高見?

blog.sina.com.cn/s/blog_4a405fd90102vecq.html
寫得很好,我同意他的論點。

中國的學術界對政策的討論似乎是相當深刻的,對執政者應該有幫助。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過幾天我可能與該文作者面談。想請教:

就稅政而言,王兄對作者有甚麼意見嗎?在執行資產賦稅時,(尤其針對目前國情)有甚麼具體要注意的地方嗎?

謝謝
我非常贊同他的資本稅建議;《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已經明確地表明資本成指數累積的先天性不穩定,長期來看,財閥必然是人類的最大最後公敵,只有強力的政府才能可能為民與財閥進行對抗。所以我只有兩個實踐上的問題:

1. 如何避免資本流失到國外?
2. 改革稅政是必要的,但是把和會計細節有盤根錯節關係的稅法寫到憲法上,有現實上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嗎?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謝謝王兄指點,很到位。再請教:

其一,若資本為避稅而流失,是否具有/附帶了驅除劣質資本(立心不良的金主)的良好作用?若然,此作用多大程度上補償了(部分的)資本的損失?

其二,是否可設立“資產變現稅"--即財產變為現金時,所收之稅項。當然,要設立下限及專項豁免,小數額的民生變現和正常商業運作資金不受影響;繼之,再設立“資金離境稅",同樣設下限及專項豁免,小數額和正常商業運作資金不必受稅。上述兩稅是否有助遏止資金出逃?

其三,目前憲法在大陸地位不高,且修憲往往涉及意識形態之爭,沒完沒了,我認為不必打草驚蛇,做了不說,做好了再說也不遲。
1. 我不認為資本有劣質和優質之差,大家都尋求最高的投資報酬率。
2. 很難。
3. 正是我所懷疑的。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有勞王兄。
哪裡。

你和他談過之後,請把他的答案轉回來,我有點好奇。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好的,一定照辦。而且,王兄既然是實名部落格,我也把您的網址給他吧。
謝謝你了。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王兄,簡要而言:

資金外逃
--若在香港來說,是偽命題。因為,其一,目前在港資金大多為陸資(以股巿計算,本地只佔3.4%,回歸前是五成多,港人窮了很多!),它們不是聰明錢,不會如李嘉誠般外逃,只會逃回國內;其二,若港稅政改革成功,香港將回復至71-83年階段,最有活力之黃金歲月,有如東方瑞士,到時資金不僅不逃,反會回流。
--若在大陸來說,只好關門打狗,前提是軍隊給力。

稅政憲政
新左派目前有理論,有一定民意基礎,然缺組織,未見王者。習若能洞察官僚/財閥之禍,扭轉乾坤,則尚有可為。
又,崇禎表面上(在某範圍)的民意基礎亦頗高。

題外話(詳情暫不便細談):

以非軍事計,第三次世界大戰早已打完(當然,是在強大軍事實力壓陣之下"打"的。)

以稅政而言,現代的太平天國已在中國建立,以此下去,東南互保,乃至軍閥割據不遠矣。




關門打狗是美國人的對策,但是不太成功。

我仍然覺得稅政改革再加上削弱地方山頭就夠了,憲改太難也沒有必要。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这篇税政的文章实在是太强了,真真是我读过最有“灌顶”之效的文章。
我能料想这很难,但是具体难在哪儿。如果先生有兴趣,能否开篇文章讨论一下集体难在那些环节,可行之策和依仗前提又是哪些?
稅政真不是我的專業,請你直接去問虞先生吧。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www.guancha.cn/economy/2015_09_19_334867.shtml

卢先生20日的这篇微博,应该是针对上面文章所提及的措施的吧
\\全國人民再傻,也不能如此行騙!開放金融,就能工業化升級?混改國企,就能工業化升級?土地流轉,就能工業化升級?搞反了吧!這三項搞完,就變成拉美了,工業化就結束了。全國人民,用納稅養活你們,你們推牆砸鍋不留情啊!當然,全國人民有責任,你們還要再繼續傻多久呢?想將共和國的血流失殆盡嗎!\\
這些新政策是劉鶴的,他是習的智囊,所以政策是會推到底的。只希望配套的監管機構比證監會要清廉有效些。
  • 2015-09-21
  • 4v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王兄,前些日子與盧先生會晤,他談了不少對國際和中國(經濟/政治方面)的看法。我整理了一部分,按其主線,加了些枝葉--因為主要的對象是年青人和大學生,所以筆調較為幼稚、輕浮和激進(四五千字左右)。

請問,該文可以分批在貼在這一欄目下面嗎(因為,剛好前面也有些與盧先生相關的留言)?若另有安排,請示下,謝謝。
你貼吧。我沒有更好的地方,連自己要貼個留言守則都沒辦法。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生於亂世》(香港某青年組織之內部刊物)

             亂之前言

要玩亂香港,或者亂上加亂,其實真係好易──就攞政制黎玩,就算符合晒泛民所有條件既方案,佢都唔會係「真普選」──被提名去選特首既人,必須年滿四十歲(搞咁耐,原來唔關你同我事架),呢個先至係最大篩選;仲有,就算選左出黎又點,仲要過中央政府任命呢關。你幾時見過世界上由「真普選」出來既政治領袖,要再俾其他政府「任命」?

當然,咁樣做擺明就係玩野啦。不過,如果你想上《時代》封面,或者想入選「全球百大思想家」,又或者實際D,想由海怡半島搬上去般咸道,咁就無妨啦,一於試下。

「亂源」所在
香港的亂世,其最大「亂源」,源於「賦稅權」的旁落。廣義而言,香港「賦稅權」的重點,包括港幣的匯率制定權和土地的使用分配權

眾所週知,政府的運作和管治離不開資源的調配和運用,即是要「錢」;錢從何來?靠稅收;向誰收稅?這才是關鍵──本期特刊,我們集中分析一下香港稅制中的「核心亂源」。

以下是目前香港主要稅收架構:

征收對象──個人和公司法人(近乎古代之「丁稅」)
個人薪俸稅:大約5-10%(主要征收範圍)
公司利得稅:有限公司16.5%;其他15%
稅項性質:針對個人工作或公司營運,所賺取的收入或盈利,予以征稅。

征收對象──財產或資本(近乎古代之「田稅」)
物業稅(出租):實質12% --按租金之八成,征收15%。
物業稅(非出租):免稅
閑置土地:免稅
遺產:免稅
資本增值:免稅
股息:免稅
稅項性質:針對財產或資本的累積,予以征稅。

為甚麼,我們在此引入丁稅和田稅這兩個「古董級」的概念?因為這和中國歷朝歷代的大亂、亂源,有密切關係。想睇古仔,請看之後「亂的故事」中,有關明朝末年的情節。

睇完以上表格,好明顯,香港政府係鼓勵你去多D炒樓、炒股、收租;反之,如果你去做藍領白領,或者創業開辦公司,咁就真係要捱騾仔、捱重稅啦──說得規範和文雅一些,就是財產/資本的利得,遠遠超於正常的工作和勞動所得。如果閣下努力工作,或者用心經營公司,政府將向你征收工作稅和營運稅;如果閣下囤積土地和物業,坐待升值,政府是不會征稅的。

以前有人話:「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唔公平?
錯了!現在香港──做就三十六,唔做就三百六!

「土地儲備」,大家應該聽過這個很中性的商業術語,其實,就是大財團、大財閥在囤積土地,香港「四大家族」在港九新界,尤其是新界的農地,囤積了大量的土地──重點是,土地閑置是免稅的──他們可以好整以暇,待價而沽。如此一來,香港地價焉能不升,樓價焉能不漲,板間房焉能不「劏」?

在香港,對資本的縱容,已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僅舉數例:
 資本稅:由2012年6月1日起已廢除。
 遺產稅:2006年起已實質廢除──任何在2006年2月11日或之後去世的人士,其遺產將不會在香港被徵收遺產稅──美其名曰:打造東方瑞士,吸引資金流入。但是,錢來得越多,樓價就炒得越高,反正是免稅的。
即使政府派錢,也派不到你手上,而是派到基金經理手上,讓他們以之為資本,炒作盈利──2011年,香港政府企圖仿效澳門「派錢」,擬向平均月入低於一萬港元的市民,於其強積金戶口一次性注入6,000港元,引至民怨爆發,遊行隊伍中的標語,一矢中的──澳門六千現兜兜,香港六千on99!


香港,據說是亞洲國際都會,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紐倫港),事事講求「國際標準」,就讓我們來看看在「國際標準」之下,是如何向財產和資本征稅的:

 美國,核心價值中的核心,在該地擁有物業,每年需要繳納的基本稅費有──房產稅、物業費、房屋保險費──在美國,房地產稅通常為1-3%,視各州法例而定。大要而言,美國財產稅佔了各州及地方政府之稅收一半以上。
 歐盟的核心德國,以及被視為「福利天堂」的北歐諸國,都立法設訂了「持有資產稅」和「資本利得稅」。
 英國,香港前宗主國,僅僅土地稅一項就有不少名目,其中每年都要征收的包括──地方稅(1601年設立至今)、空屋稅(1966年至今)、地方附加稅(1974-1980年)、地價稅。
 鄰近的台灣,房屋稅佔了縣巿稅收的四成,亦是穩定而重要的稅收來源。
 亞洲經濟強國日本,以「固定資產稅」的名義征收,每三年估值一次。
 與香港情況最相似的新加坡,征收「不動產稅」。

反觀香港,我們有完善的田土和房產登記制度,為何不(不敢?)征稅。

香港的「亂源」,大家都清楚了,既然生於亂世,我們都有種責任──撥亂反正!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靠邊個撥亂反正?

 建制派
其實,甚麼是幕後老世的核心利益,大家都心知肚明。無論做甚麼,都要維護這個最核心的既得利益,不要碰。大家都樂得搞「政改」,轉移視線,無論得與唔得,過與唔過,都不會觸及稅制。或者,來自基層的建制派,就玩下最低工資、最低工時之類,小打小閙的民生問題。

至於,稅制改革,例如恢復遺產稅?將香港變到好似日本咁,政府收50%遺產稅──當年,日本著名首相田中角榮叱吒風雲,但佢死後,女兒田中由纪子只好將遺產的物業大宅院,用一堵牆隔成兩半,一半「物納」給政府了;現在,快要再傳給田中的外孫,則須再分一半,只剩原來的四分之一。想像一下,李嘉誠、李兆基、鄭裕彤等等,香港大大小小的地產家族──總之,邊個掂親遺產稅呢一瓣,都可以去準備遺囑,交代遺產了。


 泛民主派
講真,佢地玩慣理念同理想,未必睇到呢個咁實際既「亂源」;就算睇到,都唔敢掂,因為,好危險!玩政改,閙共產黨,風險少,回報高。你要佢地去郁香港大財閥、大財團既「真利益」?

僅舉一例:2011年大陸溫州高鐵動車事故,馮檢基全程跟進,要查清內幕,追究責任咁話(咁鬼遠,關你叉事!);不過,你試下叫馮檢基去搞下深水埗小巴,社團收入線費,佔地盤,改波箱、危險駕駛等等問題,佢有冇做過任何野呢──要查小巴超速?即刻斬到你一碌碌呀!小巴唔敢掂,要佢掂稅制,為巿民爭取「真利益」?save一些吧!

 中間路線
係上述好「實」既兩大陣營搵中間位,捐窿捐罅?收皮啦!(有政客話──湯家驊退公民黨,辭立法會,乾脆利落,勇於承擔,贏得不少掌聲,建立市民對中間路線的期盼,因為湯下一步就是全力推動由他發起的中間路線平台:民主思路。)

 政府

政改閙劇落幕,香港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就話要「聚焦經濟民生」。甚麼經濟?甚麼民生?咪又係搞下創新科技、巴士票價之類議題囉。想佢地研究征收「不動產稅」?好似日本咁──持有不動產,每年要交兩個稅,「固定資產稅」和「都市計畫稅」。前者,繳納物業評價額的1.4~2.5%,物業在當年一月一日的持有者具有法定納稅義務,分一年四次繳納;後者,則是物件評價額的0.3%

發夢啦你──高官最重視既,係升官、退休、食長糧(假設佢唔係貪官);公務員最重視既,係每年既跳point同埋加薪,加幾多percent,加得唔滿意,仲會「影響公務員士氣」──你幾時見過,高官、公務員會因為「收唔到大財團既稅」,而影響士氣架?

 壓力團體
好多所謂壓力團體,關注乜乜大聯盟之類,背後其實都係大財團、大財閥,所以,佢地情願去搞下環保,關注一下管海馬有冇地方繁殖,阻住香港起屋(順便益下地產商老世),都絕對唔會去搞稅制──記住,呢個先係大老世既「真利益」。

 一句到尾

在香港,應馬上設立房產稅、資產增值稅、土地閑置稅,或類似的新稅種,其所得稅收,專稅專用──全部用於起公屋、居屋和巿區重建,用專款迅速擺平於收樓、收地時的民眾訴求。短時間內,即可提升香港的人均居住面積。

用上述單一政綱,誰去新界東選區,競逐湯家驊退位之補選議席,必然橫掃!!!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亂的故事

 黑澤明的《亂》
日本著名電影導演黑澤明,所拍的最後一部史詩巨作,名字就稱作《亂》,這也是八十年代香港人的集體回憶。該片是以日本戰國時代,毛利元就家族的發迹史為背景,耗費鉅資拍攝,影片的場面非常壯觀,值得向九十後的朋友推薦──日本蕞爾小島,即使「七國咁亂」,甚至「七十國咁亂」,也是亂極有個譜。然而,像中國和俄國這樣的大國,若亂起來就真的會大亂特亂。最重要的是──它們的亂,很可能會影響香港,對香港未來的亂象,亦極具參考價值。

 明末稅制失衡之亂
中國明代末年,民變四起,動搖國本,最終導致滿清入關,改朝換代,這些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詳。然而,箇中原因,其核心所在,就是在前面介紹香港稅制時,所說的「丁稅」和「田稅」,兩者之間的稅制失衡。

明朝的一代賢相張居正,於萬曆六年(1578年)清查大地主隱瞞的莊田,三年後,改變賦稅制度,在全國推行了「一條鞭法」,按畝征銀──此舉,令納稅土地從四百多萬頃回升到七百萬頃以上,政府可用之財大為增益,朝野上下,俱有中興之象。

簡要而言,張居正的稅政改革,遏制了土地兼併,也間接維護了百姓利益──他將針對勞動者的「丁稅」,過渡到針對資產持有的「畝(田)稅」──不僅僅可以增加政府財政收入,更重要的是抒緩了貧富懸殊現象。尤為重要的是,可以抑制惡性發展的土地兼併,阻止佃農的農奴化──若在今天香港的情況,就是減少巿民的「樓奴化」。

可惜的是,張居正去逝之後,人亡政息,明神宗聽信了貴族利益集團的蠱惑,放縱官僚地主,惡性的土地兼併一發不可收,地方豪強迅速坐大;同時,也極大地侵害了平民百姓的利益。明朝的政治經濟狀況不斷惡化。直至天啟年間,崇禎皇帝(思宗)意識到大事不妙,於是恢復了張居正的名譽。但是,為時已晚,權貴們已經尾大不掉了,稅政改革無從入手,崇禎只能向權貴妥協,不斷增加農民負擔,導致全國民變爆發──張居正死後六十二年(1644年),明朝最後一個皇上崇禎(朱由檢)在煤山自縊身亡。

滿清乘亂入關,漢人群起抵抗,當中最慘烈的,莫如「揚州十日」與「嘉定三屠」──這裏面當然亦有民族反抗、種族清洗的因素,但就經濟而言,該兩地都是財閥權貴集團雲集之處──他們發現滿清代明主政,會傷及自己的「真利益」,可惜,這個覺醒已經太遲了!改朝換代,其實質,就是財產的重新分配;或者,其實就是古代的「土改」,現實就是這樣的殘酷。究其根本,就是「丁稅」與「田稅」之爭。

有關問題的詳細論述,可參看以下網址:
明亡的教訓 ——兼論中國政治體制改革問題
blog.sina.com.cn/s/blog_4a405fd90102vecq.html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 紅色蘇聯之亂──已完結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近來,曾經來香港搵食的「金融大鱷」索羅斯,在《紐約書評》上發表文章──「與中國構建夥伴關係以規避世界大戰」,他指出「美國政府應該真誠地嘗試與中國構築戰略夥伴關係」,避免「把我們帶回冷戰時代」,甚至「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危言聳聽?是的──而且,是一個過了期的「危言聳聽」,因為,第三次世界大戰,早就打完了。沒錯,再說一遍──以經濟戰、金融戰為主戰場的第三次世界大戰,早就打完了!

1929年的經濟大蕭條,是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重要因素,而大戰的結果,最直接的是數千萬的傷亡,軍事實力的互抗,國土面積的增損,大國範力的重新劃分,經濟和生產力的此消彼長等等。

那麽,我們來看看,1991 年 12 月 25 日,蘇聯解體之後,它的主體承繼者俄羅斯,所失去的是甚麼?

1. 國土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解體之後,俄羅斯失去了另外十四個加盟共和國,國土由2240萬平方公里,減至1707萬平方公里。(減幅大於德國在二戰所失)

2. 勢力範圍
蘇聯所擁有的勢力範圍,幾乎全部失去──包括東歐諸國、蒙古、阿富汗、越南、非洲多國據點等等(減幅遠遠大於德國在二戰所失)──目前,俄羅斯只可以在敘利亞的方寸之地上,尚有少許的「話語權」。

3. 財政
國庫被新上場的貪瀆賣國集團淘空,國家企業和資源,以極低賤價格,售予所謂「私人企業」──例如,買部「車路士」當玩具來玩的英超球會班主,阿巴莫域治。他是俄國首富,1995年,他和與俄國總統葉爾欽的助手,各出資一億美元,聯手獲得國有的西伯利亞石油公司,之後該公司的價值迅速被評為數十億美元。

4. 軍事
 經常拖欠軍餉,士兵士氣低落,更時有盜賣武器,乃至核原料以資維生者;
 停在黑海港口的「瓦良格號」航空母艦,無法完工,最後只好以2,000萬美元賣予中國,變成了現時在中國服役的「遼寧號」航母;
 甚至,連兩棲攻擊艦也造不成,要向法國購入「西北風」──可惜,起了個壞名字,被美國制裁,不准法國出售,這回真的要吃西北風了。
 更有甚者,連銷毀過期核子彈頭的經費也拿不出──造不出還罷了,連毀也毁不起,其餘狀況就不必贅述了吧。

5. 經濟民生
當年,聽信歐美經濟學家的「休克療法」,結果經濟崩潰,巿民為得到一條麵包而在街上大排長龍,有人受訪時說:「我們確實有休克的感覺了,可惜還沒有見到療法!」現在,情況稍為好轉,靠的是大量販賣資源(主要是石油),經濟命脉還是卡在別人手裏。

6. 人口
低生育率、高死亡率,所導致的,就是人口減少,人均壽命的下降,尤其最要命的是──在文明社會中,俄羅斯人的壽命是最短的,壯年死亡率,卻是最高的,俄國現在與處於持久戰爭狀態下國家的人口死亡結構相同──這句話,出自俄羅斯自己的人口經濟學家之口。原來,大量死亡不一定來自打仗,減壽也是其中一種可能。

7. 與鄰國關係
 南千島群島──即日本口中的北方四島,若非日本太貪心,要求全取四島,幾乎就可取回其中兩個島。
 黑瞎子島──位於中國東北,1929年被蘇聯紅軍佔領。直至九十年代,中國乘俄國國勢最弱之時,取回一半控制權。

經濟戰、金融戰,以至現時潮人掛在嘴邊的「貨幣戰爭」,何嘗不可以是驚心動魄?難得索羅斯這條老鰐魚看得通透,也說得直白──毫無疑問,中國之所以一次又一次避開了金融危機和經濟危機,正是由於政治權力對於資本權力保持了控制,公共權力對私人權力保持了控制。

回看香港的「亂」,是否有些方面也似曾相識──例如,前幾年煲呔曾就大力提倡「生三個先至夠數」;又例如,香港現在除了賣地之外,還有甚麼可賣?……或者,實際些,從金錢的角度,以股巿巿值佔比來計算,上世紀末,港人佔五成有多;現在,只佔3.4%──香港人真的窮了許多!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 天國之亂──誰是當今「洪秀全」?

說完明末之亂,再說清末之亂。當時八國聯軍入侵,老佛爺帶着兒皇帝光緒走難去了山西,誰知,有些省份的督撫大人,卻來了個「東南互保」──即係,「關人隱士」……清朝中央權勢的衰微,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有個拜上帝的洪秀全,帶領廣西子弟兵,一路殺入南京,建立了「太平天國」。

近年來,中國大陸一直有「政令不出中南海」、「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民間諺語。幸而,在「軍令」方面,尚未致於此,否則,早已天下大亂,軍閥混戰了;然而,在「稅令」方面,就是說,在中央政府的征稅權方面呢?

誰是當今「洪秀全」?那就是──馬云!馬云的「太平天國」,就是經營電子商貿的阿里巴巴。

電子商貿的經營模式不必多說,大家只要看看近來的「淘寶」網購和「順豐」速遞有多火多紅,已可思過半──問題是,這裏的稅怎麽收?能收多少?沒能收回的那大大大部分稅款,又有多少?沒有稅,國家錢從何來?

更致命的是,馬雲的「太平天國」不僅在互聯網上攻城掠地,更是八十後、九十後心目中的「教主」──洪秀全以宗教的拜上帝形式,來拉攏人心──馬雲,則以潮流、敏銳、成功、野心等等因素來聚合人氣。他的facebook上寫着:「你想成功,你就要有老鷹般的雙眼!你的野心在哪裏?」

馬雲不僅很成功,而且,更懂得推銷自己的成功──剛剛,馬雲夫婦就花了約1.8億港元,在美國紐約州的東北部,購買了布蘭登公園113平方公里的土地。該地域有河流、湖泊、森林,更有房舍和馬車,更是白尾鹿的棲息地。面積約為香港的十分之一。買地目的,是為了保育,私人度假,思考和靜養──灑脫、高尚、霸氣!

大陸的高考放榜了,馬雲就給落榜生寫了封信:「我們的運氣在其他地方!」,很快就刊登在各大熱門入門網站的首頁。信中說──高考失敗算個啥!我發現很多成功的人都有過高考失敗的經歷的,重要的是他們從沒有放棄過努力!

當中的潛台詞或潛信息就是:
 我成功了,你們要學我。
 連我這樣的貌不驚人的人,身無長物的人,都可以成功,何況是你呢?當然,前提是,學我!

前些年,大陸就流傳着「三馬同槽」的笑話──「三馬同槽」其實是個不祥之兆,說的是三國時代,曹操夢見三匹馬同在一槽吃飼料,醒後不解其故。後來,司馬懿及其昭、師二子,三人謀取了曹家江山,食槽之謂也。現代的「三馬同槽」,其實是指馬雲與騰訊(QQ、微信)的馬化騰,以及平安保險公司的馬明哲,三人合伙開拓網上金融業務──稅權爭奪,已經由零售層面,進入金融層面,並且在不斷擴散。中央國務院,還在力挺「互聯網+」產業,他們是懵然不知,抑或是「有心人」引狼入室?我們拭目以觀。

最後,我們找了一些在互聯網上也可以看的資料:

阿里巴巴於美國上巿後,它的最大股東是軟銀集團(32.4%),次大股東是雅虎集團(16.3%)。而在阿里巴巴的官方網頁上,對此只是輕輕一筆帶過──軟銀集團和雅虎分別於2000年和2005年開始成為我們的股東──馬雲佔比7.8%,原來,他只是「馬」前卒而已,主角,還在「雲」裏呢。

同樣,馬化騰只佔騰訊股權的9.65%;騰訊最大的控股股東,是MIH(33.61%),MIH的控股公司,是 跨国媒体集团Naspers Limited。


亂之終結

稅權,一言以蔽之,就是社會資源和財產的分配權──稅權之亂,接下來的,往往就是國家、社會之亂。中央政府看到了嗎?香港人看到了嗎?你,看到了嗎?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关于中美博弈,我看到上面贴的卢麒元的文章产生了一个想法。
我们总说中美谁也离不开谁。但这种“离不开”,可能内涵并不一样。中国离不开美国,很可能是因为高层(至少是中高层)的利益,应该是跟美国存在深深地纠缠。而美国高层的在华利益可能没有这么明显。美国离不开中国主要指底层民众无法离开中国的廉价(以及众多物美价廉)的商品,以及就业机会。但对于财阀这个美国真正的舵手群体来说,可能在华利益并非他们的最大利益。既然这样,中美博弈是否可以说中国是天然下风?
说到政令不出中南海,坦白讲现在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虽然习远比胡强势,但三年多以来我们还是看到,产业结构调整,金融方面的管理,进展非常慢。隐隐然似乎有某个利益集团尾大不掉,令中共掌舵者难以撼动的感觉。近年来愈演愈烈的国有资产流失,国家走出去战略一再受阻,做了很多错误决定,耽误了很多机会。这是不是也跟中国实际执行力已经不如大家想象的那么强大有关?换言之,中国37年改革开放形成的权贵集团,已经开始意识到现在就是胜利大逃亡的最佳时期,开始发力(转移资本,寻求政治权力,希冀现有政权倒台从而自身财产可以彻底安全)了?
再提一下科幻小说三体。三体的第三部读过的人都了解,面对外星神级文明的“黑暗森林打击”,人类真正能保命的就两条路:1. 制造曲率驱动的光速飞船逃跑,但不可能所有人都跑,但能最大限度保全人类文明未来的发展壮大的前景。只是人类可能被迫成为星舰文明,而无法有固定的栖身之所。2. 在太阳系周边建立一个低光速屏障,让人类永远无法离开太阳系,从而彻底对外界失去一切威胁。

由此想到,中国面对美国的“黑暗森林打击”,会如何选择?是冒着自身崩盘的危险和美国展开全面博弈并最终摊牌,还是向美国低头,通过自废武功来宣示自己永无威胁?我明白一般国人不会认为中国会选第二条路,但看看我们现在做的事情——现在所搞的土地流转,金融管制放松,国企混改,这不就是要加速拉美化吗?掉进拉美陷阱里不就永远无法完成工业化了吗,不就永远失去了和西方硬碰硬竞争的能力了吗?

因此中国是不是表面强硬,实际早已算定自己赢不了美国,美国也断不可能给中国足够时间继续发展,所以索性全面妥协,从而让美国起码暂时放松对中国的围剿,至于击鼓传花的事情,留给后人算了?这是我最大的担心所在。希望我是杞人忧天,想偏了。
我不覺得情形有那麼糟糕。

歐美令不出總統府的情形才真是嚴重。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先生說的留言守則是類似置頂文的文章嗎? 如果是的話,不妨參考底下 blogspot 的方法 (調整發文時間為數年後的時間):

myeasycloud.blogspot.tw/2014/08/blogger_49.html

我不知道是否適用於中時的部落格。
好主意,我會試試。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看了卢先生的文章,个人觉得有点胡说,其中他说到“太平天国”这一段里的阿里巴巴有关收税的问题,因为我本人是淘宝店主,又是一家小企业的企业主,非常清楚淘宝的事,淘宝下面分两类店,一类是普通的淘宝店,一类是天猫店,卢先生说这里的税怎么收,说明这个卢先生一点都不懂阿里巴巴的运营,也不懂中国税制的情况,正是因为本人经历过,所以非常清楚,下面讲一下淘宝的税制和小企业或实体店的税制,上面说了淘宝店分两种,目前阿里巴巴的重心是天猫店,那如何开天猫店,必须有一个条件是要有企业的执照才行,申请这类店以企业为单位,而且天猫上销售的营业额是直接写进国税或地税的数据库里的,所以想逃税都逃不了,政府如果要查税一查就知道,所以这个卢先生说什么这个税怎么收,能收多少这类问题,只能说明他根本没有调查或深入了解过,唯一不收税的是淘宝店,下面大致讲一下普通淘宝店为什么不收税,这跟大陆政府鼓励创业有关,以前我开实体店的时候是包税制,政府规定营业额不超过10万的一个月税200,超过的就先减去这个10万包税的,再算余下的税,政府为什么没有收普通淘宝店就是为了广大百姓有个创业的机会。
还有一点他把阿里巴巴之类互联网企业比作“太平天国”,感觉这个人太胡说了,互联网用来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而已,怎么能跟“太平天国”比,就像火车、汽车、飞机的出现一样,个人建议这类没调查过并乱写的文章最好别发到王先生的博客中。
我覺得在行銷上,阿里巴巴是有真正的效率優勢的,所以可以算是真正生產型的資本。

如果因為零售被整合到阿里巴巴,而能夠統一收稅,這是對國家財政的好事。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重申一下,以上幾篇長文,並非由盧先生所撰寫,細心的讀者都知道的。

其餘問題,已離題,亦不欲浪費王兄精力,恕不回覆。
這幾篇文章是讓大家參考而已,我自己不做評,也請大家不要再批評。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我個人覺得盧先生說得很對。 阿里巴巴交稅遠比別人想像中少。實體店正常收稅是35-45%,網店只收5-15%稅。因為實體店很多稅是別人看不到,如水,電。馬雲更是逃稅王,支付寶就是他的逃稅工具。一般轉移資金要收1%左右手續費,支付寶每日資金出入上百億資金裡有收過多少稅。最近的發生股災,他做的軟件就是導致原因之一。每天上千億資金進出,國家也沒有監管和收稅。而不出提支付寶的資金進出境外,這些行為同樣沒有監管。胡溫時代中興,就是朱的稅收改革,政府有了話事權。這對中國的重工業起到重要地位。再看看李做了什麼,減少股市交易稅,提高交易次數,放開監管(美式自由市場)。習的改革是收國企稅收(自從90年代就沒有收過稅),對國民開放。
除了國企方面之外,其他的稅政也有改革的嚴重需要,不過李克強現在焦頭爛額,就算有心也無力作為,何況原本就走錯方向。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一國的根本是完善,靈活稅收制度,國策和強力的執行能力。對外開放以來中國中興就是進行根本性的稅制,國策和外部環境改變。會計上是收入(稅制),支出(國策)和風險(外部環境)得了出利潤(國力)。
我同意,不過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還請大家到盧先生的網站討論。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今天看了一則新聞介紹國內國外華人對中國的看法,王先生的看法跟他相同。距離產生美,國內的人看外很美,國外的人看中國很有希望。
http://m.guancha.cn/PanWei/2015_10_03_336385.shtml
這種“你的距離遠,所以不懂”的歪論,我以前已經回答過了。你一輩子身處重力場,能寫出愛因斯坦的重力方程式嗎?生病的人懂得疾病,還是沒病的醫學專家?

真相只有一個。我有足夠的經驗和眼光,從事實出發,依邏輯做推論。如果你有異議,請提出不同的事實,或更正我的邏輯。避開這些不談,找一些沒有邏輯關係的論點,不但浪費大家的時間,而且徒然顯示你在躲避真正的結論:你不但沒有足夠的能力發掘真相,連當真相被送到你眼前時都拒絕面對。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Gary 国内国外看问题角度不一样,观点会有区别,可以理解。但你也可以换个角度,从历史和趋势来看,比如说当今的中国和十年前的中国比如何?和二十年前、三十年前的中国比又如何?这样看也许可以给你一种更宏观和趋势性的视野。
狡辯術裡面常用的一個技巧是利用語義(Semantics)上的歧義(Ambiguity)來轉變論題。例如他這裡講“看法”,你認為指的是“觀點”,所以當然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主觀觀點,沒有什麼優劣的問題。

但是從上下文看,他的邏輯其實是把“看法”當作“結論”的同義詞。正確的客觀結論只能有一個,但是他卻可以把無知的當地人的歪論提升到等同正解的地位。

對抗這種狡辯術,只能以嚴謹的邏輯當武器。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遏制财团,我觉得最起码要中美合作才有戏,中美俄欧一起就更好了,否则都是有空隙的
美國政府已經是財團的馬前卒,國際合作是不可能的。現在美國還在努力擴展財團的利益,TPP和TTIP就是實例。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反資本主義壟斷的確需要國際合作,一個大國不合作都不行,但這不可能

Thomas Piketty在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最後提出的解決方案居然是「世界大同」(他還說:就算不能世界大同,至少我們可以先努力做到大洲大同),看得我直翻白眼:你一本書講到最後就給了這麼一個方案?我還能說消除戰爭的方案是世界大同呢
的確是完全不切實際。要從根本打破貧富差距和資本壟斷,衹有先解除美國霸權才有可能,所以光憑這點,中國就已經是全世界人民的未來希望所在,不過要小心不要自己也腐化了。
  • 2015-10-26
  • K.
# re: 【政治】【經濟】民主政治與自由經濟
欧洲人发现新大陆是历史的必然。如果只是简单的说太平洋太大,那是忽略了整个中国社会的问题。东南亚离中国这么近,中国人都只是零散的移民,从来没有官方的组织,被轻易的屠杀和同化。就连澳洲也比美洲好抵达。个人的观点是古代中国的农业社会发展的太完备,商业始终在末流,整个社会在扩张到了农业地理位置的极限后失去了扩张的动力,中央集权制度又尽量避免有另立山头的可能。对于地理位置对于文明的重要性,Guns, Germs and Steel 中译本《枪炮、病菌与钢铁》有精辟的描述。我还记得当年读到该书有关中国的章节,想到的就是“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你想的是宋朝以後的中國文化;唐朝的文化反而和後來的西方更接近。

澳洲在南半球。物種移居向來是東西容易、南北困難,這是因爲演化、文化和技術都是根據氣候特徵而發展的。古人連越南都覺得是蠻荒瘴疾之地,自然不會想到赤道和更南邊去看看。歐洲人到非洲完全沒有航行的困難,卻也等到急著開通到中國的航路才繞過好望角,不是嗎?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個人檔案

廣告

最新文章

最新迴響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