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王孟源的部落格

事實與邏輯

  • 本格總瀏覽人次-2,989,990
  • 引用-0
  • 迴響-5,081
  • 文章-196
  • 2015-07-30 13:27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另外一個最近的案子發生在伊利諾州(Illinois)。芝加哥一向與阿拉巴馬州(Alabama)齊名,是美國黑金政治風氣最猖狂的地方。過去的七任伊州州長有四個後來被關進監牢;其中最有名的是Rod Blagojevich,他把一切州長的職權都標價出售,包括批准一個兒童醫院所需的資金和指定歐巴馬參議員席位的替補者。在2012年被判14年徒刑之後,他隨即開始一個上訴申訴,要求聯邦上訴法院把他的一些罪名改判無罪。

聯邦上訴法院(Federal Appeal Court)是美國僅次於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的法庭,其法官由總統直接任命,是終身職。這次Blago(Blagojevich的暱稱)申訴的是有關歐巴馬選上總統之後留下的參議員席位,挑選替補人是州長的職權。2008年大選之後,Blago馬上開始拍賣,兜售的對象有好幾個,一般是直接要錢(要價是幾百萬美元),但是歐巴馬自己也想指定人選,於是Blago給了新總統一個大折扣:不拿錢,只要歐巴馬任命他為一個部長。但是Blago的好幾個案子隨即爆發,2009年州長的職位被彈劾罷免,後來代任州長只好挑了一個年紀很大的小角色,暫時為參議員座位保暖。

這次上訴的論點就在於Blago並沒有要錢,他要的只是一個部長的職位,所以他的律師爭論這不算貪污。驚人的是三位法官一致同意,在一週前發布的判決書裡做了解釋,這個判決有兩個理由:1)部長的薪水是勞動的酬勞,在會計上淨價是零;2)這樣的交易,自美國建國開始就是政治的常態,人人都這麼做,所以不算犯法。第一個解釋是這個判決的最大問題:從此政治職位和大學入學這樣很明顯地有高度價值的東西,也可以合法地作為貪污的酬勞。此前美國的法律界一般是依常識,而不是會計來認定交易的價值。所以有了這個新的判例,美國政商勾結、財閥操縱政權所用的法律漏洞,又被擴大增建了。以前承諾職位,必須是心照不宣;現在可以堂而皇之地簽契約:你若給我兒子當局長,我將來會花大錢僱你為顧問。

至於第二個理由,人人都犯法,所以就不算了,只是點出了當代美國政治的悲哀。18、19世紀,歐美還沒有建立現代的文官體制,對貪腐的定義和現在完全不同。以當時的舊法律和行為準則來為當代的腐化辯解,恰恰只印證了美國政壇最近40多年來的快速退化。19世紀末是所謂的Gilded Age(金片時代,意即社會的內部腐朽,但是富者極富,有錢能把一切都披上金片,所以看來金光閃爍),貧富極為懸殊,政權由財閥完全掌握。現在聯邦上訴法院不但不以其為恥,反而以其為例,把一百多年前的骯髒慣例合法化、正規化和體制化,難怪現在美國貧富懸殊的程度正在突破19世紀的紀錄,向史無前例的高點邁進(參見前文《富豪口袋裡的國家》)。

我在前一篇文章已經提過“徒法不能以自行”,有恐龍法官是法治的必然結果,必須有外來的糾正力量。今天這個例子指出,當整個社會開始腐化之後,外來的退化影響也會反過來將恐龍法官收為己用。法治的背後最終還是人治,不能期望它獨立於政治與社會之外。法治是幫助政府和社會留在公平這條正道的手欄,主要只有警示引導的作用;如果人民決心跳崖自殺,如當代的台灣,一道手欄是擋不住的。

  • 人氣:14,277
  • 引用:0
  • 迴響:52
  • 作者:王孟源

引用

迴響(52)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I think the problem being If Blago were found guilty; then there will be too many consequent legal cases against too many other govt officials in the future...an unimaginable caos...? politics is not somewhere we see high moral standards, sadly. We must stay hopeful though...otherwise even myself will need anti depressants...
Many corrupt politicians have been convicted of similar offences over the decades. Now they have a free ticket to buy and sell government power, legally.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法治系統的背後最終還是人治,不能期望它獨立於政治與社會之外。"

這段話亮了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Have Taiwanese all think there is no law available to bond young people's lawless behaviours nowadays? In US I suspect the same behaviours will risk being shot by law enforcement ( we've seen some got shot from making less trouble)...What's wrong with these young people? or just me getting old?
The entire society thinks that anything against China is good. The whole island is sick.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王先生在文章中提到”人人都犯法,所以就不算了,只是點出了當代美國政治的悲哀”,恰巧也是台灣當代政治的悲哀。九月政爭中,馬英九總統試圖以司法關說問題處理立法院長王金平(不得不說馬英九親上火線的行為十分愚蠢),但是他忽略了一點,那就是全台灣的民意代表都在關說(關說已經變成是選民服務了),民眾基本上是大都是共犯,幾乎人人都犯法的情況下,難道要把全台灣人都抓去關嗎?失敗是可以預見的。

文章的最後一段更是讓我心有戚戚焉。反課綱行動的最大依仗,就是高等行政法院的程序違法判決。先別說程序違法(教育部未提供最後一次會議的完整記錄)跟實質違法(課綱內容違法)的差別有多大,如果有仔細看過判決書,可以知道原告台權會向教育部要課綱微調的相關資料(一共有五項),其中教育部有四項提供的是完整資料,有一項則是節略版本。教育部的理由很簡單,教育部認為這項資料的參與委員的工作是一直維持到105年2月,中間已經有委員被學生和滋事份子騷擾,所以希望讓委員們先安心工作,等工作完成後再提供完整會議記錄,目前就先提供節略版本。高等行政法院卻判決教育部敗訴(目前還在上訴中),著實讓我無言以對,這應該是”當整個社會開始腐化之後,外來的退化影響也會反過來將恐龍法官收為己用”的最佳驗證之一吧。

順帶一提,我認為王先生在前篇文章強調的是:法治發展難以避免會出現恐龍法官,故法治之外,尚需存有外在的制衡機制。我並沒有認為您在鼓吹陪審制,可能是我辭不達意,讓您誤會了,不好意思。
台灣人學了美國制度的皮毛,把它更推向極端,毛病自然也更大。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A mentally ill emotionally vulnerable young man were being used by Twn independance fundamentalists...the whole society has gone mad if they revolve around this tragedy (or idiocracy?)...but from what i see, there was hardly a crowd who supported their further protest. I believe the majority of Taiwanese who don't support Twnese independancy, only because those fundamentalists made the loudest noises therefore created such illusion.
I doubt it. Most of these people will tell you after the fact that they were not stupid enough to fall for the fundamentalist thinking. But right now, they are perfectly willing to support the extremists. They are willing accessories to the crime, nothing less.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給 "frances" 網友。無論如何,台灣社會表現出的情況就是代表中央政府瓦解。我想已經無關乎顯/隱性支持台獨的人有多少。中央政府一但瓦解,社會不穩定性會加大,弱勢民眾聲音只能透過私人/公眾暴力方式呈現,又或是完全消音。還有理性的部分中產階級,要不就是忙於生計,要不就是漠不關心,要不就是消音。這些都無關緊要了。看到中央政府可以自我閹割到這種程度,我也是開了眼界。
的確是世界奇觀。歷史上也有前例,如末代沙皇和Weimar德國;都很快就敗亡了。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the silent majority are accomplice in Taiwan nowadays
There are people silently enduring this mess, but I am not sure that they are the majority.
  • 2015-07-31
  • xxx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我不同意網友 "xxx" 的觀點。就算有理性的聲音,現在在台灣社會也已經發不出了,難道要大家一起上街頭比誰的聲音比較大嗎? 我認為中央政府以往一直跟隨民意搖擺,才會導致今天這種結果。政府要有 "The buck stops here" 的氣魄,扛起一切責任,處理好事情。否則,我們選他出來做甚?
奇怪的是馬英九的支持率早已到了個位數,他又不必再選,這正是說實話面對良心的絕佳機會,可是他還是在繼續夢遊中。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或許他和綠營一樣,都脫離現實社會,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吧。我會這麼說,是因為看到馬英九總統對於兩岸關係,一直拿九二共識出來說嘴。可是他知道台灣社會已經沒有當初九二共識的基礎了嗎? 這個政府已經和社會脫節,而社會又和經濟現實脫節。當我看到有人為了反 "黑箱" 課綱而自殺、頂撞父母時,怎麼可能會無動於衷? 只因為我知道我無法改變社會的大方向,我選擇修身齊家,選擇超脫。否則,我的精神和現實生活會陷入混亂。所以我會這樣回應 "xxx" 網友的留言,沉默的群眾並不都是共犯,他們只是默默的在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我有同感。

不過我老家在台南,可以確定那裡為反中不顧一切的佔絕對多數。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大陆高中政治课程是这样定义国家的-"统治阶级统治被统治阶级的工具"。暴力机关,政法机构都是国家的组成部分,也就是统治阶级的工具,自然就是维持统治阶级的利益。国家若不能从外获利,就必然对内剥削。美国或是台湾今日的社会乱像,就是国家从外获利能力下降,对内压迫加重的具体表现。台湾有着大陆每年数百亿美金的输血依然如此惨淡。如果明年蔡英文上台又不承认两岸一国,大陆当局就有充分理由减少对台输血,那时候几时两岸没有地动山摇,台湾从经济到社会也得悲剧。但是台湾人还自觉得是在干革命。欲求革命之幸福,必经革命之痛苦。抱怨22k,去立法院吹空调的台湾年轻人真的有经历痛苦的准备了吗?
他們對台灣想像中的美式制度已經達到宗教性的狂熱,以為只要虔誠膜拜就會上天堂(亦即富強),哪裡能做理性思考呢?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看到两篇文章,是同一个作者写的大陆台湾系列,一篇叫《台湾为什么不敢宣布独立》,第二篇叫《两岸终极统一方案曝光 》,是我见过此类分析文章的翘楚,我想查查原作者查不到,觉得和王老师风格有点像,是否您的大作?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第二篇标题复制了一个不严谨的转帖,写错了,应该是《两岸终极统一方案之解析》
那兩篇文章主要是主觀的猜測,不是我寫的。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上面網友提的那兩篇文章不是王先生寫的, 因為其中太多臆測.
台灣近年由於政府部門施政不力, 各方面的發展類似停滯, 這裡除了有領導人素質的問題外, 當然就是政黨惡鬥和島內意識形態的分化以致彼此勢同水火. 造成這種局面除了上述內部的因素之外, 當然還有外來的操控. 維基解密和棱鏡門事件後, 我更堅信美國一直在操控著台灣的政局而且非常成功. 在大規模的監聽下老美可以掌握無數台灣檯面人物的小辮子, 這些人地位越高這些小秘密的破壞力就越大. 既可以用它們來直接威脅目標人物, 也可以提供給他的對手. 如此兩邊下藥保證讓他們長時自相殘殺, 目的就是讓台灣拒統.
太陽花何以發生? 那是老美在扇馬英九的耳光; 教訓他跟大陸走的太近太快了. 反課綱規模小的多, 那是給蔡英文打氣. 說來喪氣; 因為最近的這件事, 我現在收回先前對小英上台後可能會走向務實的美好願望而肯定民進黨今後只會一心一意做美國人的馬前卒. 洪秀柱, 妳身邊的人沒問題吧? 最好先過濾一遍這些人和老美的關係!
美國人的監聽是必然而且全面的,但是我不覺得他們有必要出手操控;台灣人民本身素質太差才是當前亂象的主因。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台灣目前的樣子,綠營的手法卑鄙下流,藍營軟弱可欺,但是沉默的大多數也有不可推脫的責任

樓上很多理性的台灣人民,如果可以盡力量發聲,就算不是去報紙刊文,也可以對身邊朋友言傳身教,破除對民主的盲目迷信和對中國的無限恐懼。我相信絕大部分台灣人民還是有理智辨別是非的,李敖說台灣人就是經濟動物,趨利避害的嗅覺很敏感。請問你們試著有做過嗎?

看到台灣高中生反課綱有的自殺,有的對父母動手出言不遜,真想一耳光把台灣人扇醒
我也曾和我母親爭辯過,但是她只有國中學歷,沒有科學邏輯訓練,每一句話都是複述綠營的無線電台的決斷式結論,也都是錯的,那你們想想要如何談起?
  • 2015-07-31
  • YM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To YM朋友

我不清楚您是否來過台灣,但若不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恐怕很難真正體會到這種瘋狂到了什麼程度,除非您有親身經歷過文革(看著現在的台灣,我終於瞭解文革是什麼)。

我並沒有貶低或譴責您的意思,貶低或譴責您的意思,台灣現在的狀況,上面chemwj朋友也有提到了,不是我們不想講,而是已經無能為力了。我以前的留言也有提到過,我被有五年多交情的朋友斷絕來往(單方面的),只是因為我不支持太陽花學運,並且在臉書批評這項運動,那位算是高學歷了(法律碩士),平常也是個講道理的人,一遇到政治信仰的問題就變得如此激進,請問我還能說些什麼呢?我身邊許多高學歷的人(包括與我斷交的那位),本科不是法律就是政治,一個個照樣睜眼說瞎話(課綱微調”違法”就是一個例子);我也曾經被民進黨的職業學生攻擊過,只因我不願被吸收。在台灣有這些經歷的恐怕也不只我一個,面對這樣的台灣,除了顧好自己,不讓自己變跟那些人一樣瘋狂外(光是做到這些就已經很艱難了),真的無法再多做些什麼了。

如果這篇留言其實與恐龍法官的問題沒什麼關係,如果王先生覺得不適合就請您刪了吧。只希望大陸朋友能了解一些部分台灣人的無奈和痛苦,並不是覺得大陸朋友在說風涼話或在炫耀,而是有些事不真的身歷其境,就算理智上明白,情感上也很難體會。對於這個小島上的一切,某種程度上已無話可說了。
沒事。

像我寫的這篇文章,已經是極度濃縮到只剩絕對必要的事實和邏輯,但是還是有5個段落。你怎麼跟一般的台灣人解釋這些道理?他們在第一句話聽到你對民主法治不是完全瘋狂的崇拜,就認定你是中國來的五毛黨,馬上開始聽而不聞的還算客氣,一般會把你當痲瘋病人一樣對待。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要讓台獨支持者轉向,只有兩種方法:
1讓他們親眼看到中國徹底壓倒日本和美國那一刻,台獨背後的勢力都投降了,這些人也不會再有其他妄想
2讓他們求仁得仁,自食其果,無話可說。現在民氣反國民黨,那就讓蔡英文上台唄

不要跟台獨支持者講道理,對他們來說[愛台灣]是不證自明的原則,[愛台灣=反共],所以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
我原本認為低收入民眾的福祉重於公平、合理、正義,所以不論如何還是希望蔡英文不要上台;不過如果中共如南山臥蟲的建議,開始接受並照顧台灣低收入民眾,那麼就可以不在乎台灣怎麼墮落了。
  • 2015-07-31
  • RR5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上面 自知之明 和 正心 所述台湾现状我也有同感。有一次在台大附近的臭豆腐店吃夜宵。老板娘非常非常健谈,见我们是大陆来的更是话非常多,跟我们聊台湾经济奇迹、孙运璇、李登辉等。这个50多岁的老板娘认为国民党当年在台湾干的还不错,都是李登辉给弄砸了。听到这,我感觉她至少应该不是深绿。
不过后来谈起饮食,没去过大陆的优越感又发作了。譬如说台湾饮食精致,人好等等。这些都是媒体上常见的说辞,倒没什么。听她说到这里,我就插话说,台湾这么有竞争力,应该不怕服贸啊。结果向捅了马蜂窝,这个老板娘几乎快失态了(freak out)。之前聊天的逻辑也不见了,都说些疯话,譬如,她说 台湾之前的经济起飞跟大陆没关系,所以现在也不需要。等等诸如此类,让人啼笑皆非。
我想,这样一个还不算深绿的普通人都如此有刻板印象(stereotype),碰到大陆问题就思维短路,更何况多数人。
更何況台北本身就比台灣其他部分在文化上先進半個世紀。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不過如果中共如南山臥蟲的建議,開始接受並照顧台灣低收入民眾,那麼就可以不在乎台灣怎麼墮落了。//

正是此意,算是網開一面,讓有維持生命本能的民眾,有條生路;其餘的,就是大國博弈下的炮灰--現代的世界大戰沒有硝煙,已經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了。
其他的主要是自作自受。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像我寫的這篇文章,已經是極度濃縮到只剩絕對必要的事實和邏輯,但是還是有5個段落。你怎麼跟一般的台灣人解釋這些道理?//

可以和伽里略時代比較一下,"日心說"其實比上述內容要容易解釋得多,只涉及物理,與人事和社會等等龐雜因素無關的,但當時的結果是甚麼?

幾百年的時間太短,人類的腦部結構,幾乎是沒有進化過的。
幾百萬年的進化過程中,因為幾個偶然使人腦有接受宗教的趨勢(我以後再詳細寫),在幾千年的文明歷史裡,實在害人不淺。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台灣目前的法治行政失序及社會混亂與對立的現象,我認為這是有系統有組織長期協同推進的結果。目前是處於正在形成“新國家民族”認同的過程之中。也可以說是推動台灣獨立運動實質進程。目前台獨相關社團已經大量出台並持續擴大影響,並穫得新世代認同。
(以目前反課綱運動為例,可以參考前民進黨立委的觀點。明確指出這是新一代的台獨運動  https://www.dcard.tw/f/trending/p/417785  )

以我目前觀察到的台灣主流趨勢的形成,大概可以從有2種人及3個面向來觀察。

這二種人是:
1. 第一類人是傳遞資訊的人,這些人的立場,心證是都已經成型的人。這些人未必有清楚的邏輯。不過他們是訊息接收及傳播訊息的主要族群。從最早的廣播,電視,報紙,到現在的臉書等新網路媒體。參與實體社會組織和網路社團等多元的群組,接收討論大量且快速更新的議題評論。而這些通常都是隱含特定立場的論點。

2. 第二類人是論述主導的人,組成各種社團組織。他們產生大量,深入,多元等快速反應的論述。這些人有許是分佈在法律系,哲學,社會系,歷史系,財經,醫學系等相關的人士。在自媒體與主流媒體,學校教育體系都佔有很大的影響力。並在適當議題發起各種社會運動,並指導培養新生代力量。提供大量的論述,邏輯體系給第一類人引用。其中不乏邏輯清晰,容易宣傳的論述。

這三個面向是:
1. 歷史/法理: 歷史上盡量切除跟中國的關連性。透過教育,傳播媒體,獨立社團等方式。法理上大量的宣傳台灣地位未定論的資訊與論述。只要看起來言之成理,就能帶來許多分享資訊流量。

2. 文化:  大多尊崇自由主義,西方哲學及西方現代國家社會運動思想做為主體。中華文化的影響力及認同感正走向邊緣化的過程。

3. 經濟:
     經濟方面多宣傳中國崩潰論,中國威脅論。把競爭力衰退,經濟表現疲軟直接導向過分傾中。或中國打壓。結論是不但是政治上是敵人,經濟上也是敵人。

而目前為止這三方面的傳播在新世代是很有市場的。
謝謝你的分析。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中國讓利:大陸不講法治,我方比較劣勢,讓利也是應該的

中國不讓利:欺負台灣人,不公平競爭

台灣富了:那是因為台灣人比較優秀

台灣窮了:大陸刻意打壓台灣生存空間,竊取台灣資產

大陸軍事上可以排除美日干涉或許是十年內的事情
但要在文化上也讓台灣徹底無話可說,那是要二十年之後的事情
中共要直接接觸台灣基層百姓是很好
問題就怕很多人得了便宜又賣乖
台獨的支持者正好許多是無產階級和藍領階級,這些人沒有從兩岸經貿中直接得利,態度是事不關己的

YST在這方面說得很好,中國的施捨反而會讓台灣人惱羞成怒,從台灣人的立場來看就是上等人被下等人同情,怎樣都不好受

我真不介意中共直接來強硬的政策,要讓他們自食苦果,他們才會害怕
我所說的弱勢低收入群體主要是無資產無收入單親有小孩。這些人應該不是反中運動的主力。
  • 2015-08-01
  • RR5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台灣國比大陸強太多太多我真的不知道你的哲学学派是什么,但是我看到你的发言我忍无可忍!最近烧炭自杀的那个台湾无辜的孩子难道是民主的高级所导致的?!难道是台湾的优秀法治造成的?!你再仔细看看王兄文章中的例子,台湾所崇拜的美国对于这种权钱交易居然被认为是常态,难道法治的三大价值自由 正义 秩序,可以随意扭曲?!那个烧炭的孩子认为自己是正义的,因为无法接受自己会被控告而自杀,这明显是台湾政治势力制造谎言鼓动无辜的百姓沦为政治炮灰的一个悲剧!
你既然说到了台湾司法,请问这位自杀的无辜男孩和其他一起反课纲的孩子不是犯法了吗!为什么民进党的人的发言不仅仅不对学生犯法问题做出解释,还居然把矛头指向国民党黑箱,难道你所说的言论自由可以超越法治?不错台湾的法律学者的确比大陆好很多,大陆的法律确在很多方面的理论体系不如台湾发达健全,但是大陆起码知道什么是黑什么是白,什么不对什么是对的,可是台湾因为有言论自由就可以随意诽谤别人,因为有民主可以无视法律随意冲撞政府机关,这岂不是太荒谬了吗!
看到如此台湾人的留言我真的是无比悲伤,我爷爷在抗日战争就加入了共产党,不仅仅上过战场,还送过情报,也和国民党打过,不管如何他都是把台湾人当成中国人的,我真的不想台湾再犯大陆文革的错误!不管你把我当成什么!
以後像這麼離譜的留言無須回答。

大家的精力時間都有限;我只好該刪就刪。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呃......可能有些朋友不是每篇留言都有看,所以我在這邊雞婆提醒一下,王先生有說過明顯來亂的人就別理會也別回話,直接冷處理,王先生上網會直接執行管理員權力。

健康的留言版面需要所有留言者共同維持,共勉之。
正是如此。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想配得上「民主」必須有兩項先決條件:1.約束自己。2.尊重別人。這兩點美國人都做不到,憑什麼要求別人學他的美式民主,台灣人在上面兩點做的更差。
我會告誡我的孩子,專注提升自己的能力,將來才有選擇權,而不是被選擇。在台灣有機會爭取到好薪水就留下,台灣提供不了那就走出台灣。至於我,「簞食壺漿」,以迎解放軍是我最大的期待。
只是有些地區,尤其在台北附近,可能會被打爛;因為國軍最精銳的一兩個旅會在這裡做困獸之鬥。其實南部才是台灣困境的始作俑者。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我所說的弱勢低收入群體主要是無資產無收入單親有小孩。這些人應該不是反中運動的主力。//

正是如此。不少網友都沒看出重點來,以為又是之前的輸血政策。

再重申一點--我提議的辦法是"救命",不是讓利。想得救的人,必須主動前往大陸接受國家救濟(唯一的擔心是,政治瘋狂分子會不會把這也弱小群體說成是"叛台者")。
他們的謾罵是免費的宣傳。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只是有些地區,尤其在台北附近,可能會被打爛;因為國軍最精銳的一兩個旅會在這裡做困獸之鬥。其實南部才是台灣困境的始作俑者。//

若真要武統,在大局已定的情況下(大軍登陸成功,海空權在手),可考慮當年平津戰役的北平模式。
希望只有罪有應得的人受災,但是戰爭先天就是殘酷的,必定會有無辜的受害者,這些台獨罪孽不小。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I feel not everybody can write well but sometimes they do feel strongly to say/express their views...maybe we can be more tolerent? That reply maybe a bit overly emotional , although without ill intention...nor personal attack...It was hard work for some to read and understand, but how about leave it to readers' own choices?
I don't believe in the law of the jungle.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當台獨要求獨立之時,不知是否有相同的胸襟上讓南投台東花蓮澎湖 金門馬祖加入中國....有時候都只是綠營自以為是的本位主義.

請問一版主,在美國地方法官如果是採用選舉制度,那如何確保候選人是有法學素養,或是在法庭上只是代表庭長,實際上審判刑期有另外的技術官僚亦即非用選舉制度????
候選人必須有律師執照。當選後是貨真價實的法官。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感謝LBBOY網友上面所提供的資訊和分析, 那確實拓展了我看台灣政局的視野. 顯然民進黨在野的這幾年真沒閒著啊! 幹得不錯. 青年軍已成系統且形成戰力了. 沈富雄這位前民進黨大佬和他同輩的林濁水林義雄真是完全不同; 後兩人現在連講話都失卻邏輯, 而他卻是老而彌堅, 見事敘述和年輕時一樣的敏銳和條理分明.

他博文中的觀點; 這次課綱事件是太陽花的延續, 也是民進黨重奪政權的戰略佈局, 我很認同他這個說法. 他所說的 "學生的角色:戰術上是前鋒,戰略上是側翼" 雖然這裡側翼應該還是戰術用語, 但我懂他的意思; 就是青年軍負責製造衝突發揮戰略布局裡的鞏固作用. 因為顯性隱性的台獨份子其實是民進黨的基本盤輕乎不得. 而蔡上台後很有可能會迫於形勢不得不走中間路線, 那麼青年軍的成立為的就是在需要妥協時用來固盤的. 這個設計很高明, 其中如何運作大家細想一下就會明白.

YM網友是有同胞愛的; 在此向你致敬! 不過林生的自殺, 課綱只是順帶. 這個孩子長年患有憂鬱症, 這才是主因. 如同他母親所說的 "該怪的是社會和大人" . 前者指的是現代社會的激烈競爭和台灣的亂局, 後者則隱隱然有自責的意思; 或許是對兒子要求太高的關係.

另外關於你所疑惑的台灣沉默一群的不作為, 我的理解是; 這些人都很實際, 也多薄有資產, 很多人都有海外關係甚至有美加紐澳新加坡的居留權, 一旦有事則亂邦不居, 大都會一走了之. 當然你可以說他們冷漠, 然而在面對愚蠢的同胞和無能的政府時, 你又能要求他們些什麼呢? 畢竟台灣自由化的程度是很高的, 不和你玩可以吧? 這點也可同時回應南山臥蟲網友的創見; 亦即大陸招納台灣貧民, 我認為那是多此一舉. 因為一旦台灣中產階級大量外逃, 她就有足夠的空間存活這些貧民. 但我不認為大陸對收回台灣的門檻會設立得太低; 她當然會盡可能的以完整接收為最高目標. 畢竟台灣人平均資產是九萬多美元.

最後, 關於王先生給勵言網友的回文我不太同意. 解放軍一旦進攻台灣, 我不認為台灣會有什麼堅強的抵抗. 根據之一是台灣的中高階軍官大部分都是外省第二三代, 這些人多是反台獨且具有大中華意識的. 其二, 洪仲邱事件所反映出台灣充員戰士的草莓化. 王先生和我差不多都是同時在金門服役的, 所以應該還記得當時外島野戰部隊在訓練和軍紀維持上的野蠻. 或許你是情報官我是步兵排長, 彼此接觸有所不同; 但那時的部隊和現下台灣的軍隊真正是不可同日而語. 除了上述兩點還有最關鍵的是; 我認為當下台灣的軍隊因為國家定位模糊沒有中心思想, 不知為何而戰, 所以就不可能在面對解放軍時死戰到底.
我也認為最有可能的是國軍一觸即散,不過對軍事必須從寬意料。

台灣貧民不是缺乏空間而是缺乏財務資源。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至於我,「簞食壺漿」,以迎解放軍是我最大的期待。//

最正路的選擇,澳門回歸以前,被黑社會搞得一塌糊塗,巿民們(大都理智正常)等的正是解放軍。
我想那是因澳門一直以來和香港相比沒有優越感,香港則剛好相反。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以前听大学的一位教授讲政治课,说起三权分立,最大的问题是谁来监督三权,法治社会谁来制定法律,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是人治,区别在于大家玩的规则不一样。十多年过去了,想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上面有朋友说了,国家就是统治阶级统治被统治阶级的工具。一直有人说,美国是资本控制权力,而中国是权力控制资本,这也是两国走不到一起的原因。我觉得过分强调法治,不如努力建立社会共识,就是民众普遍认可的底线所在,有点类似潜规则吧。在此基础上建立可行的法律体系,这样双重保险,是否可行呢?

台湾感觉就是两层防线都被突破了,之前的党争不择手段也就罢了,政治本来就很残酷,可是民进党现在明显不履行在野党义务,反而鼓励学生上街头,既违法又触碰社会底线,至少是大陆民众绝对不能接受的。而大多数民众又被意识形态绑架,还有就是媒体,没有基本的新闻伦理道德,感觉现在的台湾就和百年前的大陆一样,内忧外患,各种思想势力掺杂,民众迷茫不已。
基本上是無政府狀態了。政府有公權力而不用,暴民有機可乘,罪魁禍首是總統。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理論上民主制度真正強調的並不是“法治”,而是體制內成員的“自律”(民主制度其實是不折不扣的菁英政治)。所謂“法治”,就如同王先生在文章中所言,其主要作用是在警示與引導。國民的自律才是民主社會穩固的基石,法律則是道德的最底線;若國民無法自律,確實執行法治還能勉強維持社會的正常運作,但若連法治都崩潰了,民主政治就會直接變成暴民政治。

自古以來,無論國家是處於何種政治體制,東西方的先賢哲人其實皆反覆強調掌權者與知識份子必須“自律”,而非“守法”。自律本身即包含守法,守法僅僅為社會正常運作的要素而已,整體社會的提升仰賴的是成員的自律。因此,當社會中的掌權者、能帶動輿論者、新聞媒體及其人員以及高知識份子普遍缺少自律精神,甚至帶頭鑽法律漏洞,而法治又無法確實執行時,那道維持社會正常運作的最後防線將隨之瓦解,整體社會則開始徹底崩潰,台灣現在就是如此。依台灣目前的社會氛圍,重新建立新架構恐怕是不太可行,如果台灣民眾無法認知自已的行為是在加速社會崩解,重建再多再好體系都是徒勞的。

台灣現在的狀況再持續下去,等中共內部問題解決道一定程度,足以處以台灣問題時,台灣內部恐怕也崩壞得差不多了(搞不到死到臨頭,台灣人的自我感覺還是很好),完全砍掉重練反而會變成最快的解決方法,不讓腦袋不清的人徹底痛一次,怕是學不到教訓。只是場面會很不好看,無辜者更可能會被連累,這是我完全不想看到的。

壞人行惡還知道自己在做壞事,台灣現在卻是不少好人在做自以為是好事的壞事,而且還無法勸阻,真是無奈。
沒錯。美國在1970年代開始的腐化,在精神上來看,就是從以前的“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演變成“everyone for himself“,還找藉口說自由市場和民主法治自然能把個人的自私轉化為集體的公益。這是完全的胡說八道,但是已經成為美國的主流思潮,也就是美國腐化衰落的思想因素。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台灣目前不只是法律得不到老百姓的信任,公權力也沒有一個地方民選首長肯也敢完全執行,看到太陽花學運政府的軟弱無力,今天又來了反課剛學運,台灣的社會正在快速分解之中。軍中更是早就腐敗了,那些高階軍官真的會那麼笨到,花大錢當冤大頭買那些高價不必要的武器嗎???前兩天坪林居民反對抗爭設立防空飛彈營,其實也沒有好抗爭的,全台灣到處都是防空飛彈基地(密度世界第一,全是 sitting duck) ,打起土仗來,面對無數的導彈、飛彈、智控火箭,沒有幾個地方能說是安全的。我這一代比王兄年長個十歲左右,很多朋友都放棄了台灣會更好的想法,而有「簞食壺漿」的想法。
其實民主政府是選舉勝出的,面對暴民的時候一句話:”你得了多少票?“就行了。偏偏是花了七年來鼓勵會打會鬧的人越走越極端,馬英九是罪魁禍首。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中国历代的法律不可谓不详实,但从个人行为约束方面更讲究一个“德”字。大陆公知们最爱说的就是美国“法不禁止皆可为”,没在那生活过不敢妄言,但从一些案例来看确实是一些聪明人取巧获得成功并被公众接受。另外把法律当成产业来做,动辄就高额的赔偿金,社会运行的成本太高,不是什么长远之计。当然以“德”来治理社会需要长期的培养,现阶段大陆还不具备这条件。PS:好莱坞经典桥段,个人对抗邪恶势力(包括政府)杀人无数,最后安然到某小岛上幸福生活。算是鼓励违法吗?
说个题外话,少林寺方丈遇到麻烦,又重读了遍王先生的“從少林來談宣傳和迷思”。看着电影少林寺长大的,虽然早知道这些神奇武功就是神话,但现实中如有人攻击它还会与其争辩。生活中接触的一些台湾人内心已接受大陆崛起的事实,但还是会不自觉的做同样事。
文中还提到怎么忽悠人的把戏,也讲个多年前看到的故事:英国人普遍喜爱足球博彩,A先生一早收到封邮件,告诉他周末某场重要比赛的结果,之后果然如此。随后几次的预测也准确了,A先生开始小赌怡情。之后的邮件说要收费了,一次10英镑,并叮嘱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否则不灵了。
其实道理很简单,随机选择一万人,一半一半结果,错了的那批下次不发预测邮件了。无本万利,但对于相信的人却是致命的!要是连对七八次以人性的贪婪还不打算买房子置地?即便第九次错了,估计也不愿承认被骗了。
所有骗术的关键就在于”不要告诉别人“,隔绝你获取正当资讯的途径。
你說的這個十次預測都中的騙術,據我所知是一百年前在美國被股票分析師發明的。現在的對衝基金公司往往一次開十幾二十個基金,第一年輸錢的就關掉,重開新的替換,所以他們的記錄都很好看,其實是老騙術。

# re: 【美国】美国式的恐龙法官(二)
王兄,最近看到一位网友如下表述,非常畅快淋漓。不知您怎么看?我觉得若是中宣部拿去,对掌握道德高地的帮助可不是一点半点。

The source of instability around the globe comes from US promoting the idea that everyone should have the right to vote, while there are a lot of irresponsible free loaders in the world. Free loaders must not vote!

Free loaders support policies that rip off hard working people. They want a piece from others but they don't want to contribute. The US is becoming socialist country like Greece because of its policy in recent years, while the hard working people of the whole world will have to pay! The US should act responsibly and ban voting rights to the free loaders, and it needs to do it Now.

Internationally, the US must stop promoting the idea that every one should have the right to vote. Free loaders don't get to vote! Sadly it has been disguised as " spreading democracy". But what it really is, is "spreading laziness" and "making others pay for my laziness". It lowers the competitiveness of the economy. It has to stop before it infects the entire world, especially poor countries where laziness must be avoided like plague.

But why the US does it? Because the US government can't stop the free loaders to vote (no surprise here thanks to Obama). Their solution is to spread the plague to the world to get even! They want free loaders of the world to vote, under the name of democracy! This "American" brand of democracy has to stop! Hard working people must take charge! Hope only comes from the hard working. Be free from the lazy free loaders (and the idea they represent) from the US!
不同意,也無從反駁起,因為他既無事實也無邏輯,純粹重複一句結論。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台灣目前社會上對於以法治程序正義追求為號召的思潮是很有市場的。很容易集結民氣。以目前社會而言最好用的旗幟就是“反黑箱"的口號。

依法治國,去除弊端並非壞事。但弔詭的是透過一些手法操作。“黑箱"本身的認定就是一個黑箱。以黑箱做為指謫手段來號召民眾來維護程序正義。往往在做的就是跳過正常法治程序,侵害程序正義。透過律師的背書,或利用一些法律判決。就可以在社會興風作浪,起到關鍵性的風向影響。

以這次台灣的課綱問題為例。最先開始的是正反雙方的法律攻防戰。這在法治國家都是雙方的正常的權利。對於有爭議的事件,本應該尊重司法程序,透過司法解決。

反對課綱者向法院申請調閱課綱審理的會議相關內容。教育部以公開資訊安全相關做法為依據,及依照慣例,只同意課綱實行後公開。意見分歧,雙方法律攻防,目前教育部一審敗訴,後續正在上訴中。(但也許配合對的法官,對公共利益的見解,高於資訊安全的見解 才取得勝訴,目前法界力量未必中立)

有了初審判決, 所有反對課綱的組織,便利用此判決,做出引申解釋及大量宣傳,造成大量印象。

關於此判決,依法論法的相關解釋如下。

(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 第1627號判決,訴訟標的 是審議課綱程序做成「後」的資訊公開與否,和課綱微調的內容與程序無關。

     「資訊公開」與「課綱微調」屬於兩個不同的行政程序。 兩者的合法性認定也各自獨立。

    兩者的判決結論的法律效果也不相同。

    資訊公開爭議無涉課綱本身合法性。資訊公開判決結果不能用來證明課綱本身是否合法,也不能用來證明是否非法。

     課綱本身有無非法,需針對課綱違法項目提出相關訴訟。並根據嚴重程度產生不同的法律補正效果。
)

照理此判決只是爭議資訊公開與否的問題。並無法做出課綱違法的法律效果。(並且繼續上訴中) 但透過話術及大量宣傳。這判決在社會上已經被宣傳,誤導成課綱內容或課綱產生程序本身違法。每個公民都成為正義化身對政府極為不滿。對外都宣傳並引用法院已經判決此課綱為違法課綱。取得課綱無正當性的印象。

此類運動運作邏輯和步驟大至如下。

1. 找尋程序上弱點,找一個容易勝訴的點切入,進行法律攻防。配合上律師及對的法官。取得法院判決優勢。
2. 宣傳,引申法律判決解釋。
3. 利用運動取得民意力量再次施壓。
4. 再次進行準備下一波的法律攻防準備。

這種手法配上目前的法治素質的環境背景。屢試不爽,無往不利。 在台灣社會對這種明顯扭曲的論述,依然有效,並且沒有相抗衡的力量可以扭轉被扭曲的輿論。

法院本來就不該幫人吹毛求疵。法律不能只照字面解讀,必須有實用性的考量,否則一些不可能滿足的程序規則,就只有在律師要找人麻煩的時候才成為他們的理想工具。台灣這些恐龍法官連這點都不知道,你想要他們考慮宣傳扭曲後的社會成本,哪有可能?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雖然以程序正義號召很有市場,但其實他們也不是真的在乎程序正義,以前幾個月柯文哲處理大巨蛋的手法,動不動就會有公文被名嘴或是PTT網友撿到,這種作法既不合法也沒有程序正義可言,怎麼那些所謂覺醒公民都沒意見。

從蔡正元委員的FB流出的訊息來看,以前扁政府時期,調課綱的會議紀錄和委員名單也是事前不公開的。
www.chinatimes.com/.../20150804002989-260407

法院判決如果不利,他們一樣會說法院是KMT開的,終究是去年太陽花的成果食髓知味,現在什麼事都用打砸搶鬧逼迫對方就範。
“黑箱作業”本身就是莫名其妙的罪名;哪有什麼決策過程能一天24小時對外直播的?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黑箱”原本就是在鬼扯,隨口說課剛微調黑箱的人,根本沒有去看課綱微調的作業流程(關於服貿也是如此)。相關流程足足跑了有兩年之久,程序走了一層又一層,北中南還各開公聽會說明,每次開會都有明確會議記錄,如果這都算是黑箱,我還真的不知道什麼叫透明了。

先別說資訊公開程序和課綱微調程序八竿子打不著,行政法院在政府資訊公開法上面吹毛求疵,根本莫名其妙。法條沒有訂死,就是為了讓法院能就個別狀況進行裁量,法院卻做出這種判決,這樣法治怎麼可能不崩潰?
台灣的恐龍法官似乎已佔了多數,應該正是本文中所說的“當整個社會開始腐化之後,外來的退化影響”所致。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舉一個新聞亂象的例子,大家看看)

法院與社會對言論自由的標準何在 ?
目前社會有一些明顯的問題就是,資訊大量的被扭曲報導, 或明示或暗示錯誤觀點。但顯少看到有法律手段上可以導正。大多以言論自由為保護傘而暢行無阻。

言論自由應該是保障不同觀點的權利。而非鼓勵扭曲言論的風氣。個人媒體發表文章,更是沒有查證與責任的態度。很多扭曲言論最後變成了大眾印象,而非驅逐出言論市場。成為一種反淘汰。

以近日課綱問題為例。
近日看到臉書上瘋傳說,有書商在課文中將國民黨形容成民主,清廉的政黨。這種洗腦形為令人憤怒。於是收到的網友紛紛群起怒斥國民黨主導課綱企圖洗腦。

國民黨好壞當然可受公評。但以此為例。再網路上將原文,全文拿出來看。發現並非如此,對此事有幾個方面來看。

1. 課文非課綱,課文為書商自由編輯,學校自由選擇。課綱也無描述國民黨清廉等文字。

2. 臉書或新聞所截取的照片或文字, 其章節前後文是在描述說明台灣各政黨的狀況。
如果有整本課,章節前後關係,應該不會誤解。但只取一段,請各位仔細看這兩段語意有何不同。是否能看出問題何在。

其原文如下:
分別列出同樣的段落不同的版本。(一個為網友所說,一個為書上原文,供大家比較參考)。

這段引起爭議的文字出現在全華出版社公民教育課本二冊第104頁中。

====版本一 (擷取某新聞稿,非書中原文。經常是網友攻擊的內容)
 「中國國民黨從過去到現在,經常是中華民國的執政黨,其政黨體質健全、民主、清廉與執政能力關係2300萬國民的幸福。如何捨棄包袱與窠臼,......

許多網友看到這段文字就發火,痛批出版社編輯直接把國民黨文宣置入,根本就是另類造神、思想洗腦。

=======(版本二,為書中原文。 也有些網友擷取部分段落並說明書中是在褒揚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經常是中華民國的執政黨,
其政黨體質   的  健全、民主、清廉、與執政能力,關係到2300萬人民幸福。 如何捨棄包袱與窠臼,...........


段落二是原文。與段落一。主要差一個字。
如下:
其政黨體質  的  健全 ,... vs  其政黨體質健全

其原文前後語意為,
政黨體質  的  健全,民主   等等等  特性與全民幸福相關, 並暗指國民黨有舊包袱及窠臼要捨棄。其實暗有貶意。

但到了網路上所傳播的, 不是少了一個“的"。就是拿少了一個“的" 的語意來說明。
少了一個 “的" 的語意就變成, 其政黨體質健全民主。如此扭曲,斷章取意,前後不通的文章。傳播久了就成為真實了。

少一個字, 意思就差很大。但現代資訊爆炸誰會細看查證。誰又需要為扭曲負責?

讓我想起法國大革命時,羅蘭夫人所說
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而生。


不講事實,不講邏輯,一切為情緒服務,暴民藉此奪權,似乎已是一個國族自取滅亡的近路。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哎,上面贴出来的例子现在大陆不少媒体也在做,比如网易就经常断章取义,用耸人的标题吸引眼球,其新闻评论往往沦为泄愤和秀下限的场所。网易的留言者平均教育程度和收入水平在大陆主要门户网站里面都是最低的。他们生活中找不到宣泄口所以在网上乱喷我还可以理解,可是台湾大部分人的生活水平比他们高太多了,怎么整个群体的行为看起来就跟他们差不多?
自日據時代,精英人才就不能思考政治社會問體,只能當醫師,至今還是如此。醫師中能堅持邏輯思考的很少。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上面那位网友,网易在大陆被称为养猪场,就是因为那里的新闻过于耸人听闻,而后面的评论更是不堪入目,实际上现在稍微了解的大陆网民都不去那里浏览新闻了。还有一条消息,就是那里很多人都是收费评论的,俗称美分,也曾曝出过相关报道,不过最后不了了之了。

大陆最近刚出台了NGO管理办法,也是限制一些所谓的基金会挂羊头卖狗肉。不过估计美国肯定还有别的办法,像是前一阵子报道,乌克兰政变中,竟然每周通过外交邮件送去2000万美元的现金,真是让人无语。还有最近大陆的文登事件,一些贴吧和论坛里造谣抹黑,无所不为,手段比民进党有过之而不无不及。公安部最近也是要专门对此进行治理打击。
在美國的滲透顛覆活動下,如果還不管制謠言,有如自己往刀尖上靠。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課綱微調程序正義都是借口,其實就是皇民媚日。
這回鬧一鬧也好,讓更多的人看清他們的真面目。

「慰安婦被迫說」意在分化台日人民感情 | 民報
www.peoplenews.tw/...

課綱鬧事,實在腦殘至極。我覺得和只有兩歲智商的人沒有理好講,所以乾脆不置評。
  • 2015-08-07
  • ...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博士都做了美式与台式的恐龙法官系列,也请从您的角度做一篇中式恐龙法官吧。
中式的槽点应该更多吧,`(*∩_∩*)′,我等也能从外部角度了解我国司法现状,日后也有改进的方向。
中國的法治系統還沒有獨立,所以稱不上真正的恐龍法官。在加上我對中國地方新聞也不熟。。。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王先生谈到恐龙法官,但美国有严格的陪审团制度,先生文中案例为什么陪审团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可否请先生解惑?
陪審團只有在重大的刑事和民事案件才會召集。即使有陪審團,他們大都不是法律專家,也不能做很好的邏輯思考,主要靠法官來當嚮導;法官可以決定他們什麼證詞可以聽、什麼不能聽,所以一個法官對判決的影響力可以達到90%。如果陪審團真的做了法官不喜歡的判決,法官甚至可以否決它,只是不常發生罷了。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頂新的判決是因為油品裡沒能驗出有害人體的物質, 而我想頂新這麼大的企業基本食安應該是底線, 不然這生意也做得太冒險了. 目前這件事造成新商譽受損並很可能退出台灣食品市場, 我認為對這個企業而言這已是相當重的懲罰了. 而同樣的事在美國的話也僅是misbranding (false or misleading labeling), 夠不上刑事案件的. 至於在美國食安判刑的案例去年就有www.pressdemocrat.com/... . 這個案子裡判刑有兩個要素缺一不可; 亦即有害人體和故意為之, 而頂新尚不至如此惡劣. 其實類似事件到處都有; 歐洲幾年前不也有IKEA 的meatball裡面摻了馬肉嗎? 而Nestle 這個全球最大的食品公司最近在印度也有速食麵含鉛過高的糾紛, 而在法院處理後也沒見什麼反彈. 那為什麼這次全台的滅頂呼聲高漲? 是因為頂新紅色商人的背景? 還是台灣人不懂法不誅心, 不顧證據沒有法治觀念? 無論如何, 頂新案我個人並不認為是法官錯判.
自知者明說的對; 台灣食安法有問題, 亦即只管成品不管來源. 然而徒法不行, 這次事件暴露出台灣食安檢查系統的漏洞; 那個油廠長時傳出惡臭後有人告發, 卻在兩年後才得揭發, 這不曉得是公權力不彰還是官商勾結? 然而這方面卻不見台灣媒體追查; 這次是運氣好沒查出有害物質, 如果不亡羊補牢, 那下次呢?
工業原料和食用原料在法律上有分別定義,如果沒有針對混用的懲罰條文,那麽這個法律也定得太草率了吧。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TO:自知者明
1.頂新案社會輿論正反意見皆有,但如果法律真是你的專業,應該還記得法官依職權可要求檢方補齊證據這一條吧,法官為何不此之途而逕予判決?(倘使檢方疏漏,何況判決出爐後已有多位您的同業在電視中指出檢方並無疏漏之處)。
2.現在台灣司法失去民眾信賴之處在對法條、名詞解釋太過鑽牛角尖、對法理反而偏離。而法理的形成其實是生活經驗的累積與歸納。
3.對於學習法律之人,本人無原始惡感,畢竟現在還有很多法扶基金會律師為弱勢同胞義務辯護。但凡是改朝換代,新統治者有兩樣東西一定全部換新,一為史學、另一則是法律。古今中外皆然(如甲午戰後日本據台焉能再循大清律例治理台灣)。
4.本人生活中之感觸,一旦統一之後,公職人員可以100%留任者僅社工、醫護。
或許你該對統一後如何整頓臺灣政府機關做有系統的建議,然後設法發表在大陸的媒體上。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工業原料和食用原料在法律上有分別定義,如果沒有針對混用的懲罰條文,那麽這個法律也定得太草率了吧。///

工業原料不可混用在食物裡, 各國的食安法裡肯定是有嚴格規定的, 台灣也不可能例外. 頂新出包的油其來源是回收油還有越南來的飼料用豬油(不是整塊而是骨頭邊的脂肪熬煉的; 亦即不純, 可能含鈣過多). 台灣人豬油吃的多, 但來源有限所以商人才會摻以回收油或飼料用油.
這裡我就搞不懂; 歐美人都不太吃豬油, 那肯定比台灣的豬油便宜, 台灣為何不大量進口? 或許歐美的lard裡面都含有BHA, BHT, 雖然有嚴格限制但那是很毒的抗氧化劑, 台灣人一聽恐怕又是哇哇叫, 所以商人和政府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台灣人是吃飯皇帝大, 連吃飯時都認為不該被打擾. 現在頂新給他們吃了地溝油又把他們當牲畜看, 是可忍孰不可忍; 當然非滅了他不可.
我想是歐美的人工太貴,即使沒有本地的需求,生產的成本還是壓不下來。

此外這些動物油應該是可以加工後做工業原料的,例如化妝品。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To 勵言

所以你現在是要用民事法的標準來跟我討論刑事法的論罪嗎?你知不知道如果法官認為檢察官的證據”顯然”不足,檢察官又無法補全時,這時候法官得為何種判決?是駁回起訴好嗎!連第一審都進不去!什麼事都要法官做,那要檢察官做什麼?檢察官的舉證責任是講假的嗎?法院沒有幫檢察官補破洞?第一次檢驗樣本的化驗,檢察官沒有照法定標準來,所以法院再另行採樣檢驗,而化驗結果是合格的,所以這是法官的錯?鑑定結果合乎國家法定標準而不利起訴方,這是法官的錯?被告拿得出越南豬場沒問題的佐證,但檢方沒有證據反駁也無從證明被告造假,這個也是法官的錯?那些上電視的大律師們以往說過哪些話你不知道?這種時候他們的意見又是唯一標竿了?所以不跟著批鬥承審法官就該死了?只憑社會觀感判決害死的有誰?還記得江國慶是怎麼死的嗎?不只軍檢,當時跟風喊著讓他死的良善百姓都是兇手。

頂新案的判決讓人失望,但我能理解法官為何這麼判。這個判決點明台灣現行食安法和相關認定標準有多草率,比起責怪法官不考慮社會情感,為何不檢討那些不務正業的立委?為何不檢討那個平日不當一回事兒,只想撿便直,直到出了事才呼天搶地的善良百姓?

至於你的第三點是想表達什麼?難道怪我這類人當初手賤填法律系,活該被統一後送去回爐重造思想嗎?除非台灣被徹底打爛,否則真這麼做的領導人恐怕也沒有什麼智商。

若王先生覺得我的發言戾氣太重就刪了吧。關於頂新案,我不會再發表意見了。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TO:自知者明
先回答你的第二段,我要表達的是史實軌跡的必然,法理是法條的根脈,統一後自認過去無愧於民、無愧於心的法律人若還有志趣可以去考新憲法之下訂出的司法考試。
再回答第一段:如你所說,在此案法官為何不以駁回程序行之?檢察官沒照法定標準檢驗樣本,那不也代表檢方司法素養不足?法院再另行採樣檢驗是在半年之後,半年後的頂新還敢用老招嗎?越南檢驗報告沒問題?那越南大幸福廠楊姓負責人幹嘛先認罪?楊某之越南同居人呂氏幸又為何對台灣採訪記者說每次越南官方要來查廠取樣都先電話通知?再者事件爆開後魏應充為何開記者會痛哭流涕說他做錯了,還提說要捐錢成立食安基金?一審無罪之下頂新是不是可以昭告天下重新用老招式煉油製油再在市場銷售?是不是也可以告訴香港、星馬泰等當初禁止銷售台灣頂新產品之當地衛生機關說:我頂新回來。
老哥,你我大概都已經在此前用了大統沙拉油、富味香麻油、頂新豬油,我們都是受害者呀!(頂新案我也不再發言了)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自認過去無愧於民、無愧於心的法律人若還有志趣可以去考新憲法之下訂出的司法考試”這是什麼鬼?!為什麼只有法律系的人該被差別對待?!因為不爽他們,這些人為了考試付出的青春歲月就該被狗吃了嗎?你知道律師考試和司法官考試要考多少科嗎?最難的國家考試是叫假的嗎?

從你的回答我實在很懷疑你到底知不知道刑事訴訟程序在做什麼。你到底知不知道一旦駁回起訴會有什麼後果?你以為起訴被駁回是可以隨時隨地捲土重來嗎?我很早就說過了,檢方的蒐證不確實,你有認真看過我之前的留言就能知道我打從一開始就強調過了,現在你還來問我做什麼?我從判決書來解析這個判決,你跟我扯檢方與被告之間的攻防做什麼?

另外,我基本上不外食,麵條麵包饅頭都自家做,原料也不貪小便宜,家中用油目前還沒中標過,所以我稱不上是受害者。

ps. 我是女的,請不要叫我老哥,謝謝。
好了,我想雙方的論述都很完整,足夠讓有興趣的讀者做自己的決定。

這件事,我沒有專業能力,不能當你們的仲裁,到此爲止吧。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朋友轉的一篇關於頂新案分析文章:
www.appledaily.com.tw/.../743559/
基本確立一個事實:頂新以"食用油"名目進口"原料油"是完全按照海關規定的,而根本沒有所謂"飼料油"混充的問題,所以法官這樣判是對的。對於恨頂新恨之入骨的,還是有希望,因為頂新不是只有這一案,其它案中檢察官應該沒有搞錯基本事實,所以有罪的機會極大。不過新聞記者應該不會跟你講這些,他們比較在意煽情效果。
很好,那我們等所有的案子都審結,再做結論吧。

我對此事,一無細節,二非專業,實在不想做太多評論。
# re: 【美國】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
王兄:容我再叨絮幾句
1.周星馳有部電影,據中一橋段:你敢拿明朝的(尚方寶)劍斬清朝的(貪)官?
2.「原料也不貪小便宜」,台灣廟宇及善心人士賑濟貧民之食用油(含泡麵裡的調味包)有多少是來自希臘、義大利的高級橄欖球?
3.依台灣法律:自白不能當成判決惟一證據。我網路自白說我是男的,你信嗎?
我想還是等全案水落石出之後,再做定論吧,目前我覺得證據不足以確認這是一個恐龍法官事件。

在此同時,讓我們提醒自己,一個好的法律系統必須在適應社會需求和保持客觀剛性之間求得平衡。法治的基本是人治,但是法治獨立存在的意義就在於它不衹是人治。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個人檔案

廣告

最新文章

最新迴響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