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王孟源的部落格

事實與邏輯

  • 本格總瀏覽人次-2,629,255
  • 引用-0
  • 迴響-4,175
  • 文章-181
  • 2015-08-19 04:39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我以前提過幾次,我是《The Economist》(《經濟學人》)的忠實讀者,已經訂閱了20多年。這倒不是因為它有客觀的評論;其實《The Economist》裡雙重標準的混淆邏輯和主觀偏見和英美的其他主流媒體一樣從頭貫串到底,例如它每期都有對當年的各國GDP成長率做預測,結果年復一年對中國的總是從低慢慢隨著年底的逼近向上調,對美國和印度的則必須反過來向下調,其對中國的敵意明顯易見。不過《The Economist》對資訊的蒐集和整理仍然在大眾刊物中首屈一指,所以雖然它不遵守客觀“邏輯”,對提供“事實”參考,還是很有助益的。

最近這期《經濟學人》對中日的二戰歷史又為安倍做了辯護。其實我對這類的文章,只要看看針對韓國和中國同樣是對日本不滿的受害國,以及日本和德國在戰後反省上的差異這兩個對比上着墨多少,就知道寫作人的立場是否偏頗。《經濟學人》的態度一向是假裝韓國不存在而專門歸罪中國對日本“挑剔”和“挑釁”,對日本和德國之間的反差更是能不提就不提。其實當初英國對德國宣戰而發動了一次大戰,打贏之後正是有《經濟學人》這類自私自利、搞雙重邏輯的刊物為國際金主當打手和幫兇,才促成了既不公平又極度短視的《凡爾賽合約》,很快引發了二戰(參見前文《一戰和冷戰》)。去年是一戰開始100週年,《經濟學人》一再發文將戰爭的責任往德國身上推,但是它的邏輯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德皇對Serbia宣戰,所以強迫英國對德宣戰,因此戰爭是德國發起的。這種把自己提升到超越人類社會的高度而避免任何責任的論調,在客觀聽眾的耳裡顯然是胡扯;不過“勝利者的邏輯”是英美的歷史文化傳統,雖然臭氣沖天,但是對我來說也真是見怪不怪了。

所以我看《經濟學人》,重點不在它強調的幾篇社論,反而是在於一些地方性的消息和專業上的統計資料。最近這一期正有一篇文章叫做《Arsenic And Lost Face》(《砷與丟臉》,原文在這裡:http://www.economist.com/news/united-states/21661011-agency-charged-protecting-environment-pours-poison-it-arsenic-and-lost-face;《經濟學人》的編輯喜歡在選標題的時候玩諧音的文字遊戲,所以有時乍聽起來莫名其妙;這裡其實是仿效一部1944年美國老電影的名字《Arsenic And Old Lace》,由卡萊·葛倫主演),討論自2015年八月7日起,含有大量鉛和砷(Arsenic,又稱砒,即砒霜的主成分)的廢水從一個舊金礦裡以每分鐘740加侖(相當於2.8公噸)的速率洩入科羅拉多河的上游支流的一個事件。

亮黃色的含砷廢水流向科羅拉多河。

科羅拉多河可不是一般的河流,整個美國的西南部的飲用水和灌溉用水基本上就靠它。它流經的幾個州(包括南加州在內)都是沙漠氣候,只靠一條河從洛磯山帶來雪水養著2500萬人,所以被污染後的結果也就更嚴重。這次的污染先是自然發生的毛病,不過原本廢水洩入的速率被估計在每分鐘50到250加侖之間,八月7日是因為聯邦政府的環保局(EPA,Environment Protection Agency)試圖阻攔廢水流時弄巧成拙,才使整條河都成為亮黃色。當然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在工程上失敗總是有可能發生的。不過真正驚人的是不只我一個人在理性鎮靜地談這個事件,受影響的2000多萬民眾並沒有爆發大規模的街頭示威,整個事件被政府和傳媒低調處理,連第一版的新聞都上不了。我沒有看到媒體報導用上”Disaster“(”災害“)這個字眼,大部分如《經濟學人》用的是”Embarrassment“(”難堪“)一字。如果我們再考慮到19世紀下半和20世紀一直到EPA在1970年成立為止,這樣的嚴重水污染事件司空見慣,很多重金屬和有機污染物仍然累積在河底、地下水源和耕地,以致EPA自己承認美國350萬英里的河道裡仍有半數對支持水中生物有嚴重困難,那麼美國民眾的冷靜態度就更令人吃驚了。

當然美國的對內宣傳教化很徹底,國民在西方社會中是遠遠最愛國和最支持工業的,也就是我以前已經討論過的美式宣傳對外鼓動造反與對內強調秩序的反差。不過我們在做與台灣和中國這樣的新興經濟體的比較時,必須承認洗腦不是唯一的因素,美國人對法治的尊重和信任也是一個重要原因。不論出了多大的問題,不管政府機構捅出了什麼漏子,美國人在心底知道事情越是嚴重,就可以上法庭得到越是公平的審判和賠償(不過這只限於行政單位的漏子;近年來財閥控制了立法機構,循司法手段抑制大企業侵權的空間受了嚴重擠壓)。我在前文《美國式的恐龍法官(二)》裡曾做過比喻,說法治像是懸崖邊的手欄,是維護社會公平的最後保障。如果它有了公信力,就可以進一步保障社會秩序,預防民眾的驚慌推擠,這個事件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台灣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對街頭運動過於美化,留下很大的遺毒,到今天已經惡化成沒人在乎要走體制內管道的地步。馬英九以為尊重司法就是放任恐龍法官自由心證,其實適得其反;法治的真正意義在於其公信力,也就是第一要有對達成公平結果的堅持,有了問題判決和人員,必須能對其做即時的修正;其次行政機構必須有決心和能力,強力導引任何爭議進入體制內的法治管道,否則就是將有極高價值的主權以零代價賣給暴民,那麼社會秩序的崩潰就成為必然的結果。習近平強調法治,正是從這個角度著眼,並不是如西方所希望的下放權力,而是反過來確保國家的主權和行政單位的公權力不被暴民和貪官所瓜分。台灣或許已經在滑梯上溜出太高的速度,不能馬上回頭,但是至少該嘗試著踩剎車吧。

【後註】亮黃色的河水最後並沒有出現在科羅拉多河的主流,這主要是因為這些重金屬只有在酸性環境下才能很好地溶於水,一但被沖淡了就開始沉積到河底。EPA目前的估計是總共洩漏了300萬加侖的廢水,相當於1萬多噸,所以重金屬大概有幾百噸,現在成為Animas河和San Juan河幾百公里長河底的黃色淤泥。

  • 人氣:11,375
  • 引用:1
  • 迴響:23
  • 作者:王孟源

引用

迴響(23)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前段时间新闻报道说《经济学人》已被日企收购,估计以后为日本辩护开脱的文章应该少不了吧。
被日企收購的是它的姐妹報《金融時報》。買下《經濟學人》的是意大利的Agnelli家族。

英美媒體仇中是自然的種族歧視反應,無須背後老闆敦促。還有,30年前被英美媒體抹黑的恰是日本人。
# re: 【美国】谈一个河流污染事件
王先生你好,很高兴有看到你的新作了。我经常点开你的部落格,今天我想我应该是第一个评论的人。

和您一样,我也在 寻找客观独立的媒体上花了不少精神,柏拉图把世界上大多数的人比喻成洞穴之人,几千年后的现代人的遭遇更加凄惨,被堵在了一面面消互联网的消息洞穴之中。消息(媒体)是我们和真实世界的媒介,所以选择一个好的媒体就是选择了一个世界观。

很可惜媒体不是政治的附庸就是经济的附庸,要不然就是“群众的附庸”,光明自主独立的媒体我暂时没有找到。

所以现在你的部落格就是我的第一媒体。说句题外话,在我这几年的寻找中,我发现李光耀的著作写的很不错,因为他本人的历史和新加坡的地缘政治决定了他的“中间位置”再加上他本人的坦率,我个人觉得他的one man's view of the world.给予我相当大的启发,也让我有了初步的世界观。当然好的书是适合多读几百遍的,而我那个时候发现图书要比新闻媒体更加客观和全面,所以我下一步准备去专研一下基辛格的world order. 当然他的书自然不能和李光耀的比,毕竟他就是纯粹的西方人和西方人的思维。

说道这个网络媒体,也就是在上周之前,我还收藏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后来我全删了。我现在发现长城防火墙过滤的媒体原来不仅仅是有反动消息,而且实在是颠倒黑白,为了黑而黑,西方媒体其实也就是在消耗最后10年的傲慢。

后来我在您给一个评论的回复中,看到您喜欢浏览观察者,RT,还有今天的经济学家,Washington post等网站. 我也就跟着把这几个网站也“收纳了”。希望可以所获更大。

我对您一次次在部落格里面提到的“宣传”一词抱有深刻的同感,宣传自然和事实和逻辑相违背,宣传机器害死人,现在几亿几亿的中国人面对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大国崛起反而一个个被洗脑成讨厌共产党的人,其实就是很让一个很让独立观察家和有分析能力的人感到诧异的。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真理就是不断的重复再重复的谎言,而不是您说的事实和逻辑。

您的部落格其实也是一个“悲剧”,我觉得互联网摧毁了大多数人的理性和道德,这也是自由主义的灾害,现在越理性的玩意越不能被网民所容纳,而现在网民“唯我主义”大幅度的攀升,他们的发言是以提升自我的虚荣为根本目的,其手段就是一叶障目,发现您的缺点无线扩大批判,意思是他们骂了你,就是自己比你强,说自己才是对的,面对这些人我觉得您没有必要多费口舌。


我想请您推荐几部完善“世界观的图书”,或者说您喜欢读的几本书,因为我是爱书之人,我经常去香港,也是香港城品书店的老顾客了。台湾的吴清友真是做了一个大好事。附:本人英文还可以。阅读一般的国际新闻没有问题。

想说的话太多,逻辑条理有点混乱。抱歉。
我們這裡不流行搶沙發。

英美媒體的偏見根深蒂固,主要是歷史上本來對國際關係就沒有客觀理性的傳統,再加上種族歧視的因素,所以像是《經濟學人》和《Washington Post》也只是我蒐集事實的手段,邏輯必須自備。

是的,電視的頻道越多,社交軟體越方便,當愚民就越容易越舒服。我在退休之後就強迫老婆把有線電視停了(結果她開始上圖書館借Audio Book來聽,很好),自己到現在也還沒有開Facebook或Twitter的賬戶。

我以前已經推薦過幾本書了,可以到舊文章的留言欄去找找。例如福山的書就很值得一讀。

以後還請你為大家方便著想,設法精簡留言。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唉,不只媒體,英美的教科書也是很偏頗,我在美國上大學時對我用的一本地理教科書的印象很深,在其一篇有關地震的章節裡,該作者居然使用let's appreciate一詞來引導讀者觀看汶川大地震受害者在廢墟中徬徨的照片,該課堂的講師更是一絕,居然連"三峽大壩此類過度的建設引發了汶川地震"的無根據謠言都拿來當教導學生的內容,所以從此以後我就極端不恥美國教導的國際觀了,真正的國際觀養成還是得依靠身體力行的見識和多元化的交流.
我覺得最終就是白人主宰世界300年了,實在看不下黃種人崛起;支持日本、越南、菲律賓和台灣只不過是戰術上的權宜手段。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我做了个错误示范,尴尬。

想问问王兄,就你的观察与经验,当美国发生重大安全、生态、生产等事故的时候,民间的谣言多不多?普通民众对谣言的态度是怎样的?官方媒体的公信力如何?如若有谣言,官方会惩罚造谣的人么?
就像天津爆炸一样,每次发生这种类型的事故,谣言满天飞,官媒辟谣公信力都不足以让民众接受,很多人宁愿相信谣言。我记得日本核电站事故之后,谣传多吃盐能防止辐射,结果那段时间超市都买不到盐......

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人喜欢造谣,传谣。费解。
我這篇文章正是想提起美國政府的公信力遠高於台灣和大陸的情形。除了宣傳與法治的態度差別外,還有一個因素就是美國媒體一般不敢在安全事件上傳謠,而且如果網絡上有影響公共安全的謠言馬上抓人,判刑很重,不是幾天牢飯能解決的。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对美国等国家是如何建立起政府的公信力的,以及别的一些国家是怎么慢慢丧失公信力的话题,看来能写一篇很丰富的文章呀,而且是紧扣两岸现状,现实意义应该蛮重大的还,希望王兄以后会有兴趣就这话题谈谈。
看来不管是台湾或者大陆,走“小政府”路线,都是走不通的。
這是一個很大的題目,我在這裡拋磚引玉,談了幾個原因;或許長住台灣或大陸的人會有不同角度的看法。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我認為公信力是一種資源,和其他資源一樣,有積累有消耗,歐美的公信力積累得很多,雖然現在開始進入消耗階段,但還要持續很久才能消耗完

中國政府缺乏公信力,其實什麼法治、什麼謠言都是細枝末節問題,關鍵是中國政府在過去幾十年中出了三件嚴重消耗公信力的事(說嚴重都不足以形容,可以說是毀滅性的)

第一就是文革,這裏不是要討論具體的文革這個事件,而是說,文革相當於政府向所有人許諾:我們掀起文革,然後我們就能進入共產主義天堂,這個許諾跳票了

第二就是改革開放之前,政府一直對國內說,中國是一個了不起的優秀國家(這是比較委婉的說法),然後打開國門一看,跟西方發達國家差得天上地下,直接導致徹底摧毀了一代人的自信心,註意我說的是徹底摧毀了,由於這個落差過大,那一代人普遍形成了西方什麼都好、中國什麼都不行的心理定勢,幾乎不可能改變,即使在現在,西方無論胡說什麼,中國都有很多人信,這就是直接的土壤

第三則是90年代的國企下崗潮,同樣,也不是要討論這個具體事件,從經濟上來說,國企下崗當然是絕對必要的,但實際操作卻是對公信力造成毀滅性打擊的(這和Michael Moore在"Capitalism: A Love Story"中說的一樣,他家也有相似的經歷),關鍵在於:政府一直對這一代產業工人許諾,只要在工廠裏老老實實幹,聽政府的話,你就能一輩子過著快樂的中產階級生活,甚至你的子孫也能過這種生活,然後突然有一天說:你們的勞動效率低下(盡管這是事實),工廠要關了,你們吃自己去吧,然後把他們踢到大街上,國企下崗潮的時候很多地方簡直是要多慘有多慘,和上一條相反,現在也有很多人覺得毛時代好、社會主義時代好,直接土壤就是這裏

總結這些之後,結論顯而易見:和歐美相反,中國政府在歷史上背上了太重的公信力債務,雖然已經進入積累階段,但直到現在也沒有還清,再加上歐美竭盡所能地阻撓中國政府還債的速度,雖然和歐美此消彼長是大趨勢,但拉平甚至超過還需要相當長的時間
你說的有些道理,不過不太完整。這些事件使國家失去公信力,但是其實都是行政上的決定;如果有法治的制度、機構和傳統,就可以完全失去行政上的公信力,而仍然依靠對法治的信心維持向心力和社會秩序。

美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兩個羅斯福建立了強大有為的行政部門,經過尼克森的水門案和雷根的“政府是問題根源”論之後,基本沒有人相信聯邦政府了。很多民調顯示,中國百姓對政府的信任與依賴其實遠高於美國。但是這只局限在行政方面;美國的公信力恰是強在法治方面的。

我還覺得中國的公信力缺失和對公共安全的重視不夠很有關係。在美國威脅要炸公共建築是重罪,中國人當作玩笑話處理;在美國如果有潛在的公共危險性的行為,例如偷工減料,社會和法庭都會很認真,在中國要爆炸了才會追查,台灣則連出事了,只要往政治上扯一扯,可能都可以胡混過關。
  • 2015-08-19
  • K.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我也喜欢看 经济学人。不过是当作学英语的工具,他的英文写得确实棒,尤其是动词的使用。后来听说他们每一个议题都有一个group来写,所以文章都没有署名。
不过从意识形态上说,涉及中国的很少有正面的。
他們的文章不署名,是170多年來的傳統,倒不是群體創作的關係。

最近兩年他們的北京站似乎有一個記者願意寫持平的文章,其他人則繼續仇中,所以我基本上可以猜出一篇文章是否是那個記者寫的。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我认为中国政府天然不具有公信力的原因是中国民众认为中国是一个一党专政的国家,当然gcd不承认这一点,gcd说中国是gcd领导下的多党协商制度,我认为真实情况应该介于两者之间,或许更接近前者,但各民主党派实实在在在参与也在影响着中国的政治,尽管影响力有限。
中国民众天然不相信gcd所说的一切,他们天然认为gcd所说的一切不过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而已。但同时中国政府是世界上支持度最高的政府之一,这是很不可思议的,尤其是在当今社会腐败,阶级,民生,地区发展不均衡等各种问题在不断发酵下,然而共产党也有很强的自净能力,这种自净能力是世界上其他政党很少有的,或许未来一党制未必不能成为一个成熟的民主社会的选择
我個人的看法是地方領導權力很大的確是影響公信力的原因之一,但是這正是因為在習近平上台之前,共產黨中央有很多年權力弱化,對地方幹部的紀律整肅不夠,所以問題不一定是在“專制”上,而是地方官僚沒有受到足夠的節制。
  • 2015-08-19
  • dsb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中国政府公信力不足,缺乏法治公信力的确是一大根源,另一个根源就是失去话语权的时间太长。就我个人的体会,对这两方面简单说一下。

法治——
中国人治传统根深蒂固,从来都没有形成过法治传统,老百姓也几乎没什么法制观念。中共以党领政,除了文革期间,公权力一直都过于强大,加上监督不力,致使权力寻租之风盛行。老百姓虽然痛恨官员以权压人、以权谋私,但遇到难题,首先想到的往往不是找法律帮助,而是托关系、找门路塞钱,权和钱在多数中国人看来就是上帝,说来很可悲,但这就是普遍现象。强权即公理,虽然说的是国际政治的潜规则,但在改革开放后到胡温十年期间,这就是中国社会的潜规则。这种社会状况下,政府哪有什么公信力可言!习总上台全面整顿后,情况有所好转。我记得习总上台之初,看到一个据说是内部流传出来的说法,据说是习总上台前与党内高层达成的共识,说要赶紧收拾人心,再不收拾就来不及了。这指的大概就是胡锦涛一再强调的“亡党亡国”。

关于中共丧失话语权的问题,王先生和众网友之前已经多有讨论,我也就不多罗嗦。其实说到大陆之前法治糜烂、话语权失控这些问题,就感到非常痛心,虽然不能简单用“无能”来盖棺论定,但这至少彰显胡温政府之软弱、平庸。习总上台后,反贪腐不用说了,在媒体、网络等意识形态领域,同样是大幅整顿,尤其是惩治各种网络大V、网络流氓等,实在痛快。
我想習近平知道改革的方向在哪裡,但是法政體系裡的幾千萬人員的思想必須被改造,這會是很巨大很困難的工程。
  • 2015-08-19
  • FL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中共的公信力問題,我以為要分為幾個層面看的。

首先中共的整體民意支持度高,但區分來看這是專屬於高層的,大陸百姓對基層的官員印象是普遍不佳,而比起高高在上的高層官員,真正和百姓打交道的還是基層。

其次是話語權的丟失,這個大家討論很多了。

再則是言論的控制,在網路上,打某些敏感字很容易被審核,強制刪帖也是常事。其實中共未必想做到這麼嚴,我看他們對於自我檢討的力度還滿強的,但下面人死腦筋、怎麼落實卻不是他們能控制的。另一面是中共的網路管制,要連到大陸之外的某些網站是需要翻牆軟體。這方面的作為會使得中共在年輕人的群體天然就對中共不信任;加上大陸有不少大型入口網站或傳媒近年來也樂於譁眾取寵(如網易、騰迅、搜狐等),對社會問題喜歡採用極端的標題,使得情況更加嚴重。而年紀比較大的人,則是經歷接觸過更多中共的不文明面(黑歷史),乃至於生活中種種潛規則的應對,從而對中共有「生活-生命」層次的負面體會。

不過我看過一個大陸的調查,普遍而言中老年人對中共的信任度還是低於年輕人很多(年輕人七成多,老年人只有五成多),這可能和生活經歷有很大關係,以及中國國力崛起,消減了很多年輕人(可能應有)的懷疑(比如發展路線)。此外我發現大陸年輕人先天性的懷疑政府似乎也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手段,否則可能被同儕取笑五毛或者太傻,其不信任政府是一種自主性的展現,並非來自於經歷。

另一方面,中共的教育體系也是一個環節,最近兩年中共有計畫的在調整高校教育中教師對中共不利的言論(或者謠言)問題,從宣傳到政策都陸續在推動。但這些教師影響所及的學生可能都已經出社會了。

以及對影視節目的種種限制。比如大陸的鬼片不能有鬼、不能美化反派之類,廣電總局在大陸人眼中形象普遍相當之差。

總體而言,我認為中共對言論、傳播方面的諸多限制,應該是公信力缺失的主因與溫床,而話語權的丟失,使得百姓(自覺)在信息受限之下,更加美化歐美生活方式(文明想像),相對則更加不滿中共給出的生活權利;其次是政治方面的處理不當、對人民發言不當、對基層管理的鬆懈等問題,時不時火上加油,「落實」了人民對中共的負面印象,比如這次天津事件的處置,以及基層行事的官僚化等。種種環節的結合,使得中共的公信力難以提振,又經常性的利用民族主義(暗示)來對民眾催逼信任,也使得這招的邊際效益有所遞減,總之這也是諸多深水區的一灘吧,相當艱難。

我感覺習近平很有意識的在做這方面的補強,他也知道中共要從強大步入偉大,這方面終究要逐漸鬆綁,但無奈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先前大家討論不少江胡的評價,我以為這方面的失落環節太大,也是很嚴重的一個部分,當然也可能他們從來就沒想過中共在這方面應該要逐漸鬆手,故也沒有做多少準備。
謝謝你補充這些我不熟的細節。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天天

其實很有趣地……網絡管制對公信力的傷害並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麼大

邏輯是這樣的,如果有人跟你說:我不相信政府僅僅是因為網絡管制,如果政府放開,我就相信政府,那麼我可以告訴你,就算政府放開網絡,他還是不相信政府

同時因為有需要上被屏蔽網站的人從絕對數量上來說是極少數,對這以外的人來說網絡管不管制其實是無所謂的

中國政府的宣傳策略失誤其實是出於對自身的極度不自信,正如我在前面所說,50~60年代出生的這一代人(至少是這一代人中的大多數)對中國的自信被徹底摧毀過,不用我說,現在主要在位的正是這一代人,因此中國政府的整套宣傳策略實際上是將自身定位為極弱者的完全防禦策略

用戰爭來比喻,這是大戰略上的錯誤,就好像坐擁大軍卻只是一味修要塞,被敵人炸到哪就補到哪,連主動攻擊敵人的炮兵陣地都不敢,因為他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軍力已經夠強了

進一步說,整個中國社會現在仍然沒有擺脫極弱者心態,包括認為西方是天堂,西方說什麼就信什麼、或者認為根本沒有辦法和西方抗衡因此要加強管制、或者回到毛時代,都是這種心態的體現,這也不能過度責怪誰,僅僅在10年左右之前,懷疑中共是否能存在下去的觀點還是主流,要中國政府還完自己的信譽債務、整個社會改變看法、重建信心,時間還遠遠不夠,只能說這是一個慢慢來的過程
或許是這樣吧,我的知識不足夠對你們的不同意見做判斷。
  • 2015-08-19
  • K.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當然,不用說,美國對這個弱點攻擊得是非常猛烈的,這樣就使政府信用和社會信心比自然恢復得要慢

此外,我認為就算未來放開網絡管制,前提也一定是中國政府能管到在中國的大型社交網站的內容(其實如果有這保證,現在也可以),否則,在政府管不到的社交網站上煽動動亂,這不是「可不可能」發生的問題,世界上已經有太多例子了
我同意。全世界無須擔心美國人造謠顛覆的國家,主要就是美國自己,所以其他國家沒有本錢學他開放;而且事實上美國對網絡的監聽比任何其他國家都要嚴密,只是他主導了世界媒體,可以為之遮掩美化。
  • 2015-08-19
  • K.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全世界無須擔心美國人造謠顛覆的國家,主要就是美國自己,所以其他國家沒有本錢學他開發;而且事實上美國對網絡的監聽比任何其他國家都要嚴密,只是他主導了世界媒體,可以為之遮掩美化。 \\
看到博主的回复中对美国的评价以及前文中对美国处世哲学的剖析,斗胆猜测博主必也是对美式宣传经历过从毫不怀疑的接收到质疑其正当性、合理性再到一眼就能看穿其把戏的过程吧。
没有经历过信仰体系的大破,不可能做出如此深刻的反思。
可大部分人是即使能对一些事务做到大破,可受制于自身素质以及环境的限制,也很难做到大立。博主值得为人称道之处在于不仅能大破,还是适当的提出一些大立的灼见,跟普通知识分子的差距可见一斑,实在可贵。

最后发表一点意识流的感想,望博主斧正:没有自身理论体系,并将这套理论广而告之,取信于民的国家,是永远都做不了大国的。
你也是留美的嗎?幾個月前也有相似經歷的讀者和我這樣聊過。

我是學科學的,總覺得一般對民主體制、市場經濟和法治精神的討論太過籠統膚淺,給予有心宣傳造謠的人很大的撒謊空間,所以才會想要把它們“公理化”,整理出一個清楚的邏輯系統,那麼它們的好處、壞處、前提、極限和正確的應用方式都可以搞明白,理性的討論也才有根基。

希望中國的政治學術單位也能朝這個方向努力。正如你說的,合理完整的邏輯體系是真正超級大國必須有的思想基礎。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从理论体系的传播这点来看,美国也的确是个伟大的国家,伟大的对手。我想极端仇美跟极端亲美,都是不可取的心态。
仇美和親美都是主觀意見;我們從事實出發,以邏輯為嚮導,客觀論證把我們帶到哪裡就是哪裡。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我并不是留美的(但是班里有一多半同学目前都在那边深造,所以自认为消息还不算闭塞)。
大学本科读的是个做建筑设计的工科专业,可能是我自我认知的局限性,觉得这种应用性极强的学科在我目前的阶段来看,花两年时间,花50-60万RMB去国外学习并不划算(也加重家庭负担)。工科这种学科,动手比动脑来的实际,设计大多是个经验的累积和传承,再加之我是把它当作一个糊口的营生,并没有成为这方面名人或者大牛的资质与兴趣,哈哈,二来国内目前的行业现状是需要更多实际干活的人而非提想法的人,我自己的兴趣也并不是在这个领域,因此对目前的状态就不思进取自感满意了。

我想工科学生跟文科学生平均来看认知手段和处事方式还是存在着根本性的差别的,所以读到博主的文章看到网友的讨论就像找到组织一样的兴奋感,还是忍不住占用版面发言了,也感谢博主有心的回复。

至于国内的政治学术单位的水准,就美国问题的看法,我的很多信息来源都是来自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的文章、著作跟讲座(观网上也有其专栏)。
加之现在有了这个博客,以后疑惑的、看不透的诸多问题,也能在此得到解惑。

www.tudou.com/.../这是前不久金教授来我们这做的个讲座,王兄空闲时可以听听,以此为参考看看国内目前的美国问题顶级专家的水准如何。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www.tudou.com/.../链接在编辑文字的时候误删了一部分,补一个。
金教授是個理性的人,講話淺顯易懂,有幽默感,我也喜歡看他的文章。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一個能自圓其說而能得到共識的邏輯體系。是中華文明舊秩序崩解後一個很重要的社會工程。

權力大過法治還是目前中共建立法治社會的困境。如果實際生活的經驗是權力大於法律,自然人心相信的是權力。
全國人要擁護一個政黨是很難持久穩定的。一種生命共同體的共識具現化成共同尊守的法治系統或許才是可以長久的。
如果中共的方向是構建法治的絕對威權。如能成功基礎才能更穩固。如果一下就被看穿法治只是用來鞏固政黨的權力,那麼這樣的統治術還是太粗糙,也無法說服現代的聰明人信服法治。
可是我已經在前解釋過了,徒法不能以自行,法治必須與有理想的人治相輔相成。

鞏固權力本身並不一定是壞事,甚至可能是必要的,全看權力是用來為誰服務。現代美國人以為有了民主體制,政黨和政客都可以是自私的,體制自然會變魔術把他們的努力轉化為公利,這完全是癡人說夢。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現代美國人以為有了民主體制,政黨和政客都可以是自私的,體制自然會變魔術把他們的努力轉化為公利,這完全是癡人說夢。//

所謂程序正義之謂也,港台等地現在也興搞這個,尤其是許多所謂"司法覆核",就是在程序細節上挑刺。
我想他們對自己制度的迷信比程序正義還要更進一步,已經到了只要程序走過場,後果就沒有錯的地步。換句話說,程序不但是正義的必要條件,甚至被當作充分條件。

當然這種反邏輯的怪論是財閥發動媒體搞出來的,因為他們控制程序很容易,那麼他們掠奪國家財富的罪行就可以號稱是合法自然的。

港台又是拾人糟粕,自作自受。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我有一个很直观的感受就是,海外华人和生活在大陆的华人,对中国的看法非常不同。从总体上说,前者普遍看好,后者普遍看衰。我认为这并不是感性上的思乡造成的,而是海外华人有更多的直观感受,切身认识到西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在很多方面还不如中国。在学术圈我的体会是现在大陆对有前途的青年科学家的支持力度已经远远超过西方,比如提供住房,解决配偶工作,落户,提供动辄几百万的科研启动费,我跟不少同事提起,全部都羡慕不已。但是国内很多朋友都一致认为国外生活更好,自由,安全。
中国护照现在能去的地方很少,申请西方国家签证也非常麻烦,这从直观上就给了国人一个感受:要去的地方要求这么高,肯定很好吧?加上国内大v和门户网站的粉刷,西方就成天堂了。不少国人见了白人就自认低人一等。造成这样的结果是多方面的,最大的原因上面已经说过,即中国以前的孱弱,被人欺负地抬不起头来,其二是国内新闻界,娱乐界等跟大众靠得最近的领域,常常唯西方马首是瞻,不断给国人西方优越性的心理暗示,这当然有第5纵队的功劳,久而久之成了迷思。
我想最根本的还是中国还不够强大,当中国人有钱到全世界旅游,买奢侈品(现在虽然炒得很厉害,但谁都知道那只是因为中国人基数大,要真的富起来人数要翻几番),中国护照在世界上自由进出,中国的军舰四处停泊,国人的自信自然会回来。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见识地多了,自然就心里有底。当越来越多的国人有机会到外面看看,那种对西方认识的大破大立才有可能。
中国现在还是处于守势,下一个十年甚至五年是转守为攻的时期,希望到时宣传部门能跟上步伐。别像几年前的中国经济一样:全世界都在巴望中国做主,我们却还是丫鬟心态!
一般百姓的自信是國家強大的後果;菁英的自信卻是排除美國宣傳毒素、選擇理性道路的先決條件。所以其實公信力欠缺的問題並不急迫,可以慢慢解決,這也是為什麼我到現在才寫了一篇文章的原因。真正緊急的是政策方向必須是理性前瞻的,不能讓美國經濟學的歪論左右;我以前已經多次著墨了。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普通老百姓一定是用能量化的数值(收入,物价等)对比的看世界,讲大道理没用。08年救灾需要重型飞机自己没有,航拍奥运会的飞机也要进口,连外挂摄像机的陀螺仪也造不了,需要美国特批给你使用。还不许你们碰,每次拍摄完要拆走。之后几年各种乱象频发,11年时邻居(高级知识分子退休前在央企某信息所)认真的和我探讨过八国联军什么时候再来。让民众一下转过弯来需要时间和事实摆在面前。
这次天津事故也是多年积累下的问题,面对惨烈的画面,个人这次是真的害怕了,在现代工业面前一切是如此的弱小。非要老大一再发话政府的一把手才出面回答问题,危机处理和公关及其不到位。哎!希望今后能重新立下规矩和流程,同时破除地方势力。
几年前在航天部某院下属单位工作,一员工手卡在机器里,我按规定上报一把手。叫来的就是本院的消防队(都是员工子弟,同这次天津的类似)半天弄不出来,我没权利报警只好偷偷给他家属打电话让他们自己报,之后成了罪状之一。消防来的是大型破拆车,路都封闭了,结果惊动院里的大领导。每年单位都是有事故指标的,全体员工年初交一笔钱,年底没事三倍返还,反之扣除,听说一把手要交大几千。我的部门是外包的,当然成了替罪羊。搞笑的是同我谈解除合同那位就是每月收“保护费”的,领一大笔遣散费走人,反正都是国家的钱,他们关心的是保住乌纱帽!
后记:受伤员工无大碍,事故现场还上了电视,本人有出镜 (^.ペ)γ
我一直覺得胡錦濤十年執政的最大失誤,在於不執行公權力,反而把它下放了,這和馬英九頗為相似,但是下放的對象不是暴民,而是地方的貪官。堅持法治權威是習近平的解決手段。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現在留美的大陸年輕人不少,但我鮮少從這群年輕世代的口中聽到對美國體制的崇拜以及嚮往,相反的,出過國看到美國腐敗的一面後對自己國家體制有自信的反而增多了,願意回國發展的比例也高達7成並且逐年攀升.這一趨勢的變化在年初時也藉由法蘭西斯.福山的口中得到了證實.因此大陸的朋友大可樂觀一點期待將來80~90後上台後民族自信的改善.
台灣在80年代也開始吸收留學生回國創業,才有了台積電等國際性的高科技產業;希望《中國製造2025》能成功地複製那段經驗。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老师强调中美在法制问题上的差距,下面有个视频讨论这个问题,恰好也算代表三类人:留美精英、体制内学者、普通知识分子
不知老师对这内容有何解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bpQZetXzU0


ps:
另外这个视频是上文视频中提及的那期节目的内容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F9aMNdSqp4
我想我們剛好討論了同樣的問題;我個人的想法是兩者皆有的,也就是金教授所說的美國做為成功霸主+強力內部宣傳使美國人不知不覺成為順民,但是另一方的論點有道理,亦即在歷史傳統下,美國的法治精神深入社會,使制度容易成功。兩個人的關鍵論點其實一樣,就是法治成敗取決於民眾是否自願遵守。

我做了法治是手欄的比喻,也就是它雖然有物理的強制能力,但是主要還是要靠大家合作守法的意願。如果大家拼命推擠,或者甚至有意跳欄自殺,法治是無法預防墜崖悲劇的。
# re: 【美國】談一個河流污染事件
看到楼上的视频里有金教授,莫名的就有种亲近感。
这有网友的留言讨论
http://bbs.tianya.cn/post-333-596972-1.shtml
取的名字叫做“金灿荣舌战公知傻x们”,好像有点过分份哈......
不过通观视频,金老跟众人的知识修养水平、眼界格局,完全是不在一个等级,博导面对本科生与硕士生的感觉。
参与讨论的这几位的发言总是说不到点子上,思想还特别小清新,不接地气,言必称欧美;这位律师先生引经据典提到的《equal protection article》(是这个吧?)若不是像金教授这样的资深研究学者,普通人也很难去查证这个法案从美国内战通过,到1964年才生效......
很多像这位律师先生这样的精英,喝了洋墨水,现在来中国传道授业、指点江山。这本是件好事,可越来越多的精英却是夹带私货,利用与国内民众知识信息的不对等,曲解造谣,越来越对其反感。

以后台湾做节目就多多连线金老师吧,估计凭他的战斗力,分分钟秒杀那批名嘴。
有能力做獨立思考的人會當律師嗎?英美法系一切論點都看案例,這是因循傳統推到極限,所以他們的思維模式自然是制度如此,它就(至少表面上公開上)是對的。要聽理性的聲音,只有像福山和Stiglitz這樣有自尊心的獨立學者還有可能。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個人檔案

廣告

最新文章

最新迴響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