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王孟源的部落格

事實與邏輯

  • 本格總瀏覽人次-2,826,456
  • 引用-0
  • 迴響-4,693
  • 文章-190
  • 2016-09-05 10:01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當SSC在美國國會經歷評審的時候,剛好是我博士畢業,到德州加入了Weinberg的研究團隊。Weinberg是SSC背後的最重要推手,在那段時間爲SSC到處奔走。在每周組裏開會,也必然會把最新發展和大家分享,所以我對SSC預算被裁的來龍去脈有真正的内綫消息,比起王所長所依據的那些書應該還要準確些。SSC原本的預算在1987年是44億美元,到1993年被裁的時候,總進度不到20%,隧道挖了不到1/3,但是預算已經漲到120億美元。國會決定放棄已投入的20億美元資金之後,Weinberg在組裏會議總結教訓的時候,很後悔一開始把預算數字壓得低過頭了:若是早把實際上接近200億美元(1993年幣值,相當於330億2016年美元,超支比率約爲450%)的真正費用分發到各個工業州的轉包商去,德州議員就不會在國會孤立無援。

SSC被裁之後,LHC仍然繼承了高能物理低估預算的傳統,不過在程度上汲取SSC的教訓而輕了些。在1998年開建時預算是26億美元,到2008年完工實際花費了90億美元(相當於101億2016年美元幣值),超支比率只有346%,這就是王所長所說的“雖有超支,但并不是太多”。當然LHC比SSC便宜,并不止是因爲它的能階低一些,更重要的是因爲它沿用了CERN既有的現成隧道和基礎設施,包括水、電、路和建築。在SSC的預算裏,這些項目占大約一半,所以如果LHC必須從頭建起,總花費應該在200億2016年美元左右。建成之後,LHC的運作花費大約是每年12億美元,至今八年,總共又花了將近100億美元。

王所長計劃建造的 CEPC和SPPC,總預算是1400億人民幣,假設這是今年的幣值,依當前的匯率等同210億美元,基本上和LHC的總價一樣。但是SPPC的尺寸比LHC大四倍,能階高七倍多,照理應該貴四到七倍之間。所以在邏輯上這有兩個可能:第一是王所長能保證在未來30多年的建設期間,有一連串舉世獨創的突破,不但打破全球對撞機價錢隨時間上升快於通貨膨脹的傳統,而且反其道而行,能壓低造價四倍以上。第二是高能物理界造對撞機的傳統依然健在,包括低估預算四倍左右。

不論實際預算是多少,一個超千億人民幣級的計劃必然會擠壓其他基礎科學方面的投資,這不但是常識,而且和中國的基礎科學總預算是否增長是兩回事。王所長說因爲總預算要增加,所以其他科目不會受擠壓,只是純粹玩弄語法;如果沒有這個計劃,總預算的增長就可以真正提升許許多多對國家社會有立即直接貢獻的研究。正如王所長自己提到的,中國的基礎科研資金比先進國家少了三倍,如果給凝態物理、量子糾纏、天文物理、聲學、光學、生物物理、混沌理論、化學物理、宇宙學、低溫物理、結晶學、流體力學、高壓物理、核子物理和非對撞機的高能物理(基礎科學還包括化學、生物、數學等等大類,受篇幅所限,這裏只列出部分物理領域)的資金因爲新對撞機而停滯不前,不正是王所長宣稱不願見到的嗎?

王所長反駁楊先生的第四點理由時,辯說建CEPC的理由不是要找超對稱粒子,而是要研究Higgs;這又是玩弄語法的例子。CEPC的能階與LHC相當,LHC找不到超對稱粒子,那麽CEPC當然也找不到。懂高能物理的讀者都知道楊先生指的是SPPC;所以王所長真正應該回答的問題是SPPC的科學目標是什麽?至於CEPC要花400億人民幣(相當於60億美元,假設沒有被低估)來研究Higgs,這對懂高能物理的讀者同樣是很奇怪的,因爲不但LHC這個質子對撞機已經在研究Higgs了,日本也即將建造ILC(國際綫性對撞機)來做同樣的研究,它的性能和CEPC完全相當,同樣是電子對撞機,只不過因爲是綫性的,所以不但價錢應該低些(最早預算是50億美元,後來有段時間説是67億美元,最近的新聞似乎已經漲到100億美元。綫性對撞機和環狀對撞機相比,在同等能階的條件下,尺寸和價錢都應該是一半左右,例如ILC總長就是50公里左右,約當CEPC的一半。這個比較更突顯了CEPC預算的奇特之處),運作費用也遠低於CEPC這樣的環形對撞機(因爲它沒有同步輻射,所以用電省了很多倍),而且會比CEPC早好幾年運行,CEPC的任何發現,都必然會早已被ILC發表過了,因此CEPC的科學價值絕對是零,那麽它在邏輯上唯一可能的作用,就是作爲一個開門的楔子,以便有藉口先投入預算來挖掘隧道,使國家考慮是否升級至SPPC時,已經有沉沒成本。王所長對SPPC的科學目標語焉不詳,實在也直接影響到CEPC的全部合理性。

楊先生說高能物理對人類未來不會有好處,王所長舉了很多個以往的例子。姑且不論過去不一定能精確預測未來,很不幸的,這些例子都與王所長想做的新對撞機沒有關聯,例如同步輻射,這是1945年開發出新的Synchrotron後發現的副作用,但是CEPC和SPPC并不是新設計,只不過是既有的環形對撞機的放大版本,怎麽可能偶然發現新的作用呢?又如放射治療所用的高能粒子,也是在1940年代或之前就發現了,如果王所長想用70年前的歷史來預測未來30年的科學發展,是不是應該先解答爲什麽過去70年在對撞機上投資一直成指數曲綫增加,卻沒有更多的類似貢獻呢?(其實這是因爲粒子的能階越高,就越不穩定。高能物理到1950年代之後,能階已經高到新粒子必然極不穩定,還沒有飛出一個原子的直徑就已經衰變了,那當然不可能有什麽實際用處。這個道理王所長應該也懂才對啊。)至於WWW,那是一個CERN的職員發明的,但是和高能物理卻沒有關係;就好像愛因斯坦寫下相對論的時候,是專利局的雇員,但是我們不能把相對論算成專利法的好處之一,不是嗎?

其實我們不須要考慮這麽多細節,也可以很快地估計新對撞機對經濟和社會的可能貢獻。這是因爲它們只是既有環形對撞機的放大版,完全可以比照LHC的例子:在花費了300億美元和6000多名博士級以上的研究人員20年的精力之後,LHC給人類社會帶來了什麽附加好處嗎?完全沒有。LHC最重要的技術是超導磁鐵,但是歐洲因此而在磁浮列車上有了突破嗎?完全沒有,最新一代的磁浮技術是日本推出的,只花了不到LHC一半的時間和少於5%的預算。理工科出身的人都應該明白這個道理:現代科技已經極度專精,同樣是超導磁鐵,用在對撞機和用在磁浮列車上的就不完全一樣,而真正困難的研究,就在於這些不一樣的地方。王所長列舉的一些技術,全都是對撞機專用的,若要轉移到實體工業上,所需的研究等同從頭開始,實在遠不如把那幾千億人民幣直接投入有實際需要的方向。

楊先生說高能所的成就不高,王所長不同意;這是中國物理界内部的人事問題,我不知詳情,就不予作評,這裏只談談我對中國高能物理未來發展的一些評論和建議。首先,當年歐美會花大錢建Tevatron、SSC和LHC,并不只是爲了找標準模型中最後的幾個粒子(即t-quark和Higgs),更重要的是爲了找超越標準模型的粒子。Higgs的質量是125GeV,其實是出奇的輕,這叫做Hierarchy Problem,它背後的機制是過去40年高能物理研究的絕對焦點。很多物理學家認爲這個機制包括了質量和Higgs差不多的粒子(這個觀念叫做Naturalness,超對稱是最流行的理論),所以SSC和LHC都被針對性地設計來找這些粒子。上個月LHC正式宣佈什麽都沒找到,那麽超對稱固然是錯的,Naturalness也一樣錯了,而且是錯到1/100的精度。現在我們對Hierarchy Problem的機制一無所知,Naturalness有可能一直錯到1/10000000000000000。王所長的SPPC只比LHC的能階高7倍,所以基本上是拿幾千億來賭Naturalness只錯到1/700,這顯然是勝算很小的賭博,就算賭贏了,也對國家社會完全沒有貢獻,頂多得到一個諾貝爾獎的虛名。

其實事先預測Naturalness會出錯的論文是有的(我指的是真正邏輯自洽而且簡潔的理論,不是超對稱利用幾百個自由度撐出來的硬拗;我所記得的,一般預測Naturalness錯到1/10000000000000,還沒有預測只錯到1/700的,所以王所長要拿幾千億民脂民膏來爲自己豪賭個諾貝爾獎,是完全沒有理論依據的),但是高能物理的主流對他們一向嗤之以鼻,很多期刊連審都不審。這是因爲高能物理界一直和現在的王所長一樣,在全力勸説政府投資到昂貴的對撞機上,如果走漏了風聲,讓評審者知道有可能什麽都找不到,就可能拿不到錢。還好高能物理理論在30年前就是第一個建立了論文預印本(Preprint)的互聯網檔案庫的學科,所以回頭挖墳并不難。中國高能理論著重在現象學和QCD上,兩者都是不錯的研究題材,但是如果有餘裕,可以考慮是否組織起來,有系統地去找出這些預測正確的論文,然後擇優深入研究。

既然大自然已經選擇了要打破Naturalness,高能實驗面臨了一個大沙漠,環形對撞機的投資與報酬完全不成比例,實在應該另謀著力點,我建議專注在中微子上。中微子實驗的耗費遠低於對撞機,而實驗成果是有理論保證的。除了大亞灣這類中微子振蕩實驗之外,至今還沒有專注於洪荒中微子(Primordial Neutrino,即宇宙誕生之初產生的中微子)的研究。只不過這類研究需要的不是大筆公家資金(費用應該在一億之下),而是研究者的巧思,必須能從頭設計,因此很值得有志的實驗者探求。

最後談談王所長所舉的附加好處中,唯一有新實用意義的例子,也就是自由電子激光。正如環形對撞機縮減尺寸和能級之後,可以用來做同步輻射光源,綫性對撞機縮減尺寸和能級之後,就成爲自由電子激光。不過同步輻射是老技術,中國早就有了,臺灣和上海在過去兩年先後啓用了相當先進的同步輻射光源,而綫性對撞機和自由電子激光,卻是中國欠缺的經驗和技術,偏偏它是目前最佳的硬X光源(亦即波長很短的X光,同步輻射是軟X光),脈衝極短、解析度極高,不止可以看見個別原子,甚至可以看見個別電子從一個原子跳到另一個原子的過程,是研究化學反應的最先進工具,在軍事上也有發展成太空武器的潛力。正因如此,美國雖然不願意自己掏錢來建ILC,也不肯轉移技術給中國,最後硬是把日本拉出來買單。王所長如果還在乎國家的整體利益,就應該組織高能所全力攻關這項被美國封鎖的技術,那麽只需遠不到10億美元(不需要達到ILC的能級和尺寸,只要足夠當光源就行了),就可以幫助許多中國的化學家角逐未來的諾貝爾獎,比起SPPC那個打水漂的計劃,要强多了。

【後註一】有讀者指出ILC的價錢已經不再是50億美元。看來高能物理界嚴重低估預算的傳統依然健在,而且依往例應該在建成前還會再漲一倍。

後註二】中國地鐵建設費用大約是每公里8.5億人民幣。CEPC所需的隧道更深,規格更高,但是100公里卻只做了400億的預算,還包括了昂貴的真空設備、超導磁鐵和粒子偵測器,這又是一件奇特之處。

  • 人氣:35,718
  • 引用:3
  • 迴響:122
  • 作者:王孟源

引用

迴響(122)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王先生的回复有理有节,酣畅淋漓,希望观察着网和知识分子可以转载,让更多专业人士参与并讨论。
是應《觀察者網》的要稿而寫的。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知识分子》晚上转载的一篇文章:“1988年10月24日,邓小平参观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时说:“说起我们这个正负电子对撞机,我先讲一个故事。有一位欧洲朋友,是位科学家,向我提了一个问题:你们目前经济并不发达,为么要搞这个东西?我就回答他,这是从长远发展的利益着眼,不能只看到眼前。”

“七下八上”的中国高能加速器建设 这两天,关于中国当前是否应该建造大型对撞机一事,传得沸沸扬扬。菲尔兹奖、克拉福德奖与沃尔夫数学奖得主丘成桐先生,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先生以及现任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王贻芳院士分别发表文章,表示了不同的看法。

高能加速器是高能物理研究的特大型基础设备,探讨高能加速器在中国的建造过程也许对于当今高能加速器的建造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本文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两位老师于十年前所写,通过考察新中国高能加速器的研制历史,分析了我国的科技水平、政治和经济因素以及国际环境对这项工作的影响,并对其取得的成果进行了简单评价。

mp.weixin.qq.com/s
價錢差了千倍,做的是保證有結果的真物理,又可以引進同步輻射的技術,和新對撞機相比,完全不對頭。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正文最后:王所长如果还在乎国家的整体利益,就应该……

要是王所长被收买或碍于面子不好改变想法,就麻烦了。作为高能所长,除了劝说,该给他个台阶下,您说到的自由电子激光的事情比较好,有发展成太空武器的潜力啊。
丘的文章是滿篇空話,王貽芳的文章卻是滿篇假話,我必須逐條反駁,累得多了。

這人連楊老先生出面都還敢假話連篇,不會悔改的。我寫這篇稿,是給其他學科的主管看的。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王贻芳的文章很有中国科研界假大空的特征。即把很多不相关的现象和自己的研究课题生拉硬拽联系起来,一般内行人才看得出门道,可是他这篇连这个水平都没达到,有一定科学素质的外行都看得出来,作假都做得有失水准。他长篇大论,谎话连篇,反而给了先生很大很多的破绽。一般高手过招,都要凝神屏息才出招,杨老先生出面后他明显慌不择路,就像鸠摩智听到扫地僧说出他武功的真相后的反应一摸一样,我看已败了。
希望科學界的人都能看得出來。

我還沒有到絕頂高手的地步(拿楊先生和掃地僧相比,倒是蠻有意思的),衹不過他實在太不濟。看來他當上高能所長,的確是運氣成分很大,偏偏又沒有自知之明,貪得無厭、不知藏拙,這次真正該當受個教訓。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是的,“知识分子”有我的授權。

莫非您跟那边有联络?他能拿到正反两方关键人物的独家,加上主编的背景,有无考虑在那边刊发?

另外,您现在有新名头啦“知名评论家王孟源”,请原谅偶一生放荡不羁笑点低!O(∩_∩)O哈哈~
亲!您造嘛,这可是中国内地仅有的两家通讯社之一中国新闻社下属的中新网给您的称谓!
昨日连发两篇文章谈这次事件,都有提到您。

中国现在是否该建造超大对撞机?论战反映科技进步
www.chinanews.com/gn/2016/09-05/7994801.shtml

杨振宁VS丘成桐:中国要不要造巨型对撞机
www.chinanews.com/.../7994531.shtml
他們不知如何拿到我的電子郵件信箱地址,我還以爲是你給的。

《觀察者網》先開口,如果願意用我的稿,就給他們個獨家吧。

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我都已經退休幾年了,名利早已看空。這事能有好結果最重要。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王先生你好:
好多高能的学生说外行都没有看CEPC的计划书,还说王院士几个计划经费都很严格。不认为会有您所申明的超支问题。您是否了解过CEPC公开的项目书,并且对他们的预算是否认同?
另外,您认为日本一定会建设ILC吗?
我的專長是高能理論和金融、經濟,所以就從這些方面做原則性的邏輯推演,王所長所編的細節完全無關宏旨。如果你認爲王所長的誠信可以壓得過歷史和經濟邏輯,那是你自己的決定。至少在他最近這篇文章裏,就明確是謊話連篇,我的正文已經爲你指出來了,你要不要接受事實和邏輯,也是你自己的決定。

我從20年前就說超對稱不靠譜,去年LHC統計鼓包一出來我就説機率極小,請問高能所王所長當時說了什麽?學物理還迷信權威,而不是依實際結果和邏輯來做論斷,那你們本身也是一群自欺欺人的傻蛋。

日本有可能不做ILC,但是幾百億或上千億的民脂民膏是可以浪費在賭人家放棄上嗎?就算日本真放棄了,又怎麽樣?Higgs的細節一樣無關國計民生,衹不過給了幾十篇論文而已,你們憑什麽叫人民買單?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學物理還迷信權威"。我覺得這一方面是人容易把某人 (特別是某人身上有許多光環時) 當權威; 另一方面也代表這門學科走在自我造神的路上。
但是真正的物理學家就正應該是最能客觀批判權威的人,否則如何面對Galileo這些先賢?

超弦最大的罪過,就是爲了自己發論文的私利,而集體迷信Witten的權威,不但是僞科學,其實已經到了反科學的地步。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我大致看了一下,支持建的网友远多于支持不建的,很多底层男人非常反感杨老娶年轻女人,故而坚决反对他的一切主张。只能说,好在中国的重大决策不靠民调
單身成年人兩情相愛,關他人何事?

我寫這些文章,不是爲大衆讀者,而是給其他科學的主管看的,否則他們被高能所論斤賣了還稱兄道弟。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观察者刊发了,之前还有一篇类似文章---郭晓明:杨振宁给高能物理的困境留了个面子。

《知识分子》刚刚又发了一篇打脸文——王所长的这段话包含了很多意思,其中之一是杨振宁自1970年代起,就一直反对中国建高能加速器,但“幸亏小平同志听从了李政道等其他著名科学家的建议”。言外之意,杨振宁的反对是错误的,是没有价值的,并不为中国政府所采纳。笔者不是高能物理科学的前沿研究者,不敢妄论中国今天到底该不该建设超大型对撞机。


但是,作为一名科学史工作者,笔者考察历史发现,尽管杨振宁一直反对中国建设高能加速器,尽管中国政府在1980年代确实决定建设了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杨振宁的观点就是完全错误的,就没有可取之处,也没有对当时的国家领导人产生影响。事实恰恰相反,杨振宁关于中国暂时不要建设高能加速器的建议是雄辩有力的,同样给了中国领导人和中国科学界以极大的启发,甚至影响了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的建设。
mp.weixin.qq.com/s

凤凰网之前在科技类下面有转发,今天总算是在主页上刊登了。可不但是炒冷饭,而且一如既往的'味道"---杨振宁反对中国花千亿建大对撞机 中科院高能所长驳斥.
該講的都講明白了,裝睡的永遠叫不醒。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回宜酒2012,你在哪里看的支持建的比不支持的多?

观察者上的评论,明明就是不支持建的多。
希望如此。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不知宜酒2012的印象從何而來? 因為我所看到主要網站的讀者回應, 反對是絕大多數. 新華網也在新華深度的熱點聚焦裡轉載了新華社記者黃堃討論這件事的文章. 不過該網沒有讀者回應的機制. 海外的多維網也是絕大多數網友反對.

另外鳳凰網也刊了, 其中王貽芳意見所佔的篇幅較多, 但立即被網友打臉; 絕大部分反對. 我這可是花了很長的時間在各網站逐頁去檢視的! 我挑了一個貼在下面, 因為他的意見跟我們一致. 這件事影響重大, 大家應該花時間仔細地將正反雙方的論述都讀過了再發表意見. 而楊振寧的反對並不如王先生講得仔細.


http://news.ifeng.com/a/20160906/49906221_0.shtml



王道第一 [上海市网友]

本人供职于上海某著名大学,从事核物理与粒子物理专业研究15年。在此郑重指出:王怡芳的这篇文章充斥着谎言。尤其是第五条,公然将其他他物理领域的研究成果移花接木到高能物理领域中,这样公开撒谎的科学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是的,我一直覺得拿WWW來自誇是很可笑的,這次是第一次必須公開批評它,能想到愛因斯坦的例子很開心。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王先生文章寫中科院的SSPC,應是SPPC ( CEPC-SPPC)

在中科院的資料中(The CEPC-SPPC Preliminary Conceptual Design Report (Pre-CDR)),土建部分只列一家"黄河勘测规划设计有限公司",還有"北京英纳超导技术有限公司","西部超导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超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沒有其他工程顧問公司參與估算建築及機電費用,應該需要國外有經驗的工程顧問公司提供獨立意見。

情境對白:
王: 丘老,您看怎辦? 這事中途殺出程咬金,壞了大計。
丘: 我已經撒了那程咬金一身狗血,不料又招惹出楊老頭,此事需從長計議,這1000億可要分出去了,你有沒有科技部和工信部認識的大腕?分一些到各個部的轉包商多一些幫手講話,美國那邊,我聯絡Roy Schwitters和Weinberg看看,他們在美國被C students擋了計畫,心有不甘,現有機會來中國試試看。
多謝更正,可是中時的博客網站又出問題了,我現在無法改動文字,希望是暫時的。

中共體制讓他們連事先分贓的機會都沒有,就是比美國制度優秀。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先短暫交待我個人背景:我是從台灣出來的,曾經基於對基礎科學的狂熱投身高能物理。後來雖然離開了,但是仍然保持對高能物理發展的高度興趣和關注,也百分之百支持基礎研究。另一方面,我目前的職業,甚至我家人的職業,都可以從這個新提議的中國大型對撞機得到好處。但是我每次見到中國來的高能物理或加速器物理專家,都一定勸他們不要繼續推進這個計劃。為什麼?我的出發點不完全是從這個計劃的科學價值著眼,而是多年來觀察美、俄、歐在這上面因文化重點不同而導致的科研撥款政策差異,以及造成的結果,而發展出的觀點。這點事實上當我看了Youtube上訪問楊振寧教授之後頗有所感。我相信楊教授反對大型對撞機一個沒有說出來的理由,而也是我的想法,就是兩個字:『生存』。
當今世界各國科學研究政策有點像下面這個景象:一條街上有一個小霸王A,他唯一的興趣就是賺錢練肌肉。錢全部用來吃補藥鈣片打類固醇。他和你非親非故,看你也不太順眼,有機會就找你麻煩。小霸王A一毛錢也不花在琴棋書畫上附庸風雅。不像他那浪漫的表兄詩人,把錢全部花在琴棋書畫風花雪月上面。表兄詩人是大家崇拜的對象,因為他如此浪漫,如此才華洋溢。但是也因為營養不足而日益衰弱。重點是,詩人倒也不必擔心小霸王會欺負他。雖然小霸王看不起詩人,但他們畢竟是親戚,血濃於水。小霸王有時甚至會幫助詩人。小霸王A其實從前也曾經花錢在琴棋書畫上,但那是因為曾經有一個小霸王B。此人除了練肌肉,琴棋書畫玩的也很精。小霸王A為了爭風吃醋,贏得鄰居的歸附,甚至懷疑搞不好小霸王B玩琴棋書畫也可以練肌肉,只好勉強也搞一些琴棋書畫。後來小霸王B破產了(跟琴棋書畫也有關?),而且不像A均衡地練肌肉,而是只打類固醇忘了吃鈣片造成骨質疏鬆。小霸王B完蛋後小霸王A馬上把琴棋書畫丟了,又回去專心練肌肉準備作他的小霸王了。至於你呢?一個臃腫虛胖的人,還沒有擺脫小霸王的糾纏,全身無力,看到詩人的浪漫就羨慕起詩人了。但是你沒有詩人那個條件。差太遠!琴棋書畫連小霸王A/B都玩不起了,你玩得起嗎?
看看最新美國能源部(DOE)科研撥款(2016):應用方面的錢(高級電腦,材料(Basic Energy Sciences BES),核聚變,生物環境)加起來大約35億美金,其中新設備建造3.5億。而高能物理7.95億,其中新設備建造6千6百萬。坦白說這其中的LBNF計劃前途非常不確定,還等著歐洲等表態財務支持才會繼續。從另一方面看,DOE 從1996(蘇聯解體後)到2009年應用科研(高級電腦和BES)撥款增長了一倍。這是很驚人的!而高能物理和核物理完全沒有增長(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Office_of_Science)。2009年以後我知道這個趨勢更變本加厲。高能的Tevatron對撞機在2011年關閉了,在美國沒有代替計劃。國際線型對撞機(ILC, International Linear Collider) 美國決定不建,也基本上不給任何撥款了。剛才提到高能物理7.95億其中絕大部分是資助大學教授和研究生,而不是新建科研計劃。這個錢不是那麼好砍,牽涉太廣一時不能動。要不然早砍了。但是高能物理大項計劃美國現在可是非常吝嗇了。我猜想隨著教授逐漸退休,研究生轉行脫逃,這個經費會再往下走。與此同時BES經費再從2008年的12.8億跳到了2016 年的18.5億!高級電腦經費從2008年的 3億5千萬跳到了2016 年的6億2千萬! 形勢一片大好!美國人不是傻瓜。
看到美國精準、務實、冷血的科研重點分配,再看到中國一些人盲目地追求高調的理想,侈言對文明的貢獻,令我不寒而慄。美國曾經用國防拖垮蘇聯。我相信他們看到中國要建大型對撞機可能也『樂觀其成』吧!如前所言,我曾經是高能物理的參與者,親炙諾貝爾得主的薰陶。高能物理之美難以言狀,是人類智慧精華中的精華,人類文明巔峰中的巔峰。站在法國鄉間看著LHC所覆蓋一望無際的田野令我無限激動。但是同時我也非常清楚,高能物理對國計民生完全沒有貢獻。也許有一天,經由龐大基礎科學投資而解答終極物理命題的責任將由中國扛起。唯一的目的就是人類文明。我完全支持,因為我也同意中國人的使命不應該只是遊戲機,房地產,滿漢全席。但是那一天還非常非常遙遠。
是清華的同學嗎?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Shiftbear,老兄言简意赅,领教了!
哈哈。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cepc阻力很大,科技部只批了3600万预研,135讨论会议上投票失败所以根本没把他算进入135规划。所以现在正是他们上下游说左右打点的时候,连丘成桐这种从未对关心中国科技发展的人都被拉出来充数可见王所长已然黔驴技穷。中国人不好骗啊。
那我們就爲它把棺材板釘牢吧。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请王先生注意一件事,就是这件事恐怕真正的幕后策划人主要还不是丘成桐或者王贻芳,而是Nima Arkani-Hamed,因为他是最有可能因为Higgs粒子的测量拿到Nobel物理奖的。参照Higgs粒子的先例,王贻芳还不一定拿奖。而当年在清华的物理学论坛”希格斯粒子之后,基础物理学向何处去“上,王贻芳亲口说过Nima Arkani-Hamed是他们的director。所以这个Nima Arkani-Hamed应该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這三個人都是新對撞機臺面上的推手,我想無所謂總策劃人。Witten才是一般都躲在幕後。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渔翁 我在其他讨论群里一样听到了很多类似声音,甚至我在看王所长文章时一度觉得这根本就是一篇传销文章。包括所谓一代美国人失去梦想的勇气,ssc超支全怪糟烂的社会,中国政府人民势利,不建超大对撞机就对人类文明缺乏贡献,清末gdp世界第一人民富庶,中国人嘲笑希腊人研究科学之流的言论实在不像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应该开口说的话,更何况他文章中的移花接木和文字游戏。我以前只是认为高能所死心塌地还好高骛远,现在反而要怀疑他们目的是否单纯了。
很有可能是事先準備好了Talking Points。不過事實不在他們那邊,所以忽悠聽起來就是忽悠。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请注意知乎上这两个问题: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2829909,事实上2013年Nima出任基础物理前沿中心主任,2014年就和王贻芳、丘成桐合伙开始忽悠。丘成桐在其中也是利益相关方,他的Calabi-Yau流形是弦论的重要数学基础,但如果弦论被否定,他这套东西就啥都不是,只是一种普通的几何对象罢了。丘成桐这个人听说在波士顿利用哈佛大学给教师提供廉价房的机会,在波士顿狂买了三十多套房子,然后赚钱谋利,最后连哈佛大学校方都看不下。之前在Poincare猜想上硬要抢功,让中国数学在国际上丢人,此外还有包庇学生抄袭之类的破事。他的学生刘克峰当年去浙大数学系担任主任,听说很多浙大教师都很讨厌他,说他和丘成桐的人把浙大数学系的钱都分光了,当年鼓吹要把浙大变成数学黄埔军校,后来留了个烂摊子就跑路了。再后来基地转移到清华,人还没死,先把清华数学中心命名为丘成桐数学中心,颇有明代魏忠贤指使党羽给自己修生祠的神韵。学术水平不错,人品可就比较差劲了。
丘的人品如何,大家有目共睹。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纯属吃瓜群众,但这次事件引发的持续讨论,范围之广还是很令人吃惊的。微博热搜一度杀入前十(当然离'宝宝"还相去甚远),凤凰网的民调目前已是近期几次的最高,参与人数是中日,萨德,钓鱼岛议题的倍数! http://news.ifeng.com/survey.shtml#id=13754

人民日报也转发了相关文章,不论结果如何也算是全民一次科普。不过目前风向有点偏了,杨先生再次发声的可能性不大(除非央视出手了),那未来被媒体视为反对阵营的代表人物王先生压力可能会更大。
再次呼吁朋友们持续提供支持!
超弦那幫人的傳統是論戰輸了就1)人身攻擊;2)上電視忽悠大衆;3)給外行人做演講;4)在其他的科學報導裏,插上一句廣告。倒不一定會繼續來討打。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截至美西時間九月六日凌晨兩點我睡覺前的統計: 觀網刊出王先生回應王貽芳的文章後, 點閱數34463, 表態1337, 其中反對王先生的50 (即表示荒謬或空洞); 王先生完勝. 支持王先生的一位網名叫蘿蔔哥的上海大學生, 頭腦真是不得了(也是學物理的). 王先生看了怕也要說後生可畏.

程度稍差的鳳凰網還只是刊登王反駁楊振寧的那篇, 點閱數115970 (怕是灌水吧?) 其中贊成楊的58.20%, 反對的33.67% (反對者很多都是因為老牛吃嫩草).
蘿蔔哥我也注意到了,很有意思的物理學生。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世界對白
不怕! 我仔細看了各網站支持和反對王先生意見的評論, 咱這邊有料多了; 都是事實與邏輯具備. 王先生匯總一下可為參考, 因為這些後生小子個個頭腦清晰肚裡有貨.
得去睡了!
好。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蘿蔔哥在觀網第一篇,超級對撞機是不是在忽悠中國,就有不少發言,令人印象深刻。那時孟源兄還在處理家務事中。
他的消息很多很及時的,畢竟我離開物理20多年了,再怎麽關心還是會遺漏一些細節,尤其是有關中國物理界的。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能階已經高到新粒子必然極不穩定,還沒有飛出一個原子的直徑就已經衰變了,那當然不可能有什麽實際用處。//

其實,王兄在有意無意之間,言簡義賅的文字,才是真正的科普作品。可惜,有時候埋沒在一大堆數據、文字和說理過程中,讀者不一定能留意。

就像以上那一段,有中學物理基礎的讀者,只要回想一下中學時期的物理學知識(原子有多大?),就容易有所醒覺--就是說,即使萬一找到了聖杯,在實際應用上也是然並卵。
但是那麽多高能物理學家,幾十年都不公開說清楚,真是讓人嘆息。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說起科普,現在很多所謂科普文章,都只是擺弄一些高大上的術語或準術語而已,唬人為主。

王兄日後若有暇,不妨考慮寫一系列有關伽里略的科學研發史(沒錯,是研發,他就是祖宗),實實在在地把 《关于托勒密和哥白尼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說通說透,我覺得這才是真科普--現在中小學校教的,其實是現代科學知識的灌輸和應用技巧(尤其是分目別類越來越細的情況下)。

真正科學所應具備的特立獨行,創意思維和開拓精神,俱在其中矣。王兄有心有力有智(現在還有名了^_^),是不二人選喔。
那段歷史我不是很熟,你還是找現成的書好了。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台大物理系。當初實在應該去清華物理。
標準模型定下來之後,高能物理就是一條死巷子,臺大和清華都一樣的。

這次也是希望挽救幾萬名中國的後進,不要重蹈我們的覆轍。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今天《知识分子》也刊发了王先生这篇文章,其实昨天我就给他留言提起过,回复为“谢谢,我们已注意到”,看来还是在等第一手的授权。而且从杨先生那篇文章起就把来龙去脉交代的清清楚楚,并附上所有相关文章的链接!(高能物理系列,从暗物质谈起,回答丘成桐教授)
正反双方的的意见不论名气大小就都予以刊发,绝对配得上“知识分子”之名!

作为普通有理性思考问题能力但对专业知识不了解的吃瓜群众,看待这次事件的视角,个人认为观察者专栏作者陈经的想法应该很有代表性——A/杨振宁94岁了,思维非常清晰,表述条理清楚,很有说服力。比丘成桐的文章强。
B/看了王贻芳的正方观点,好像也很有道理。比丘成桐辩的好多了。如果综合考虑杨振宁和王贻芳的观点,化解疑虑后每年投30亿建大科学工程,应该不是大问题。
C/高能物理辩论赛,目前出场的有正方王贻芳、丘成桐,反方杨振宁、王孟源。

王孟源对王贻芳进行了直接置疑。我又感觉王孟源有道理,王贻芳有些话不够老实。

环球网也做了该不该建的民调(7000多的采样),虽然那地界是喷子的集中地(就算是认为不该建一方也狂喷杨先生的私人生活)但总体跟凤凰网基本一致——同意38%,凤凰网(十四万采样)多了个选项——不关心8%,同意建33%。
我想陳經的評語很重要。我的目標聽衆就是其他學科的專家主管,如果他們都能看出王貽芳不老實,我的文章已經成功了。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新华社:中国该不该上马超大对撞机项目?
原标题:超大对撞机:观点“对撞”有益科学决策
news.ifeng.com/a/20160907/49930199_0.shtml?jhy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05antiturbo 不好意思,上面打错字,重新发一下。

观察者单以影响力而论,目前还不算是国内主流网络媒体。我之前看百度的推送,截止到我看的时候,点赞数量前五的回复里赞成建的占了四条,其中第一名点赞数五千多,唯一的一条不赞同的,点赞七百。网易和新浪也是赞同者占优势。腾讯和凤凰相关论题基本上平分秋色。澎湃我没有找到刊登相关议题的新闻。

当然我只是大致的感觉,并没有做统计,不排除我因为过于担忧,所以看到赞同的意见格外心惊,结果夸大了赞同人数
一般網民沒有邏輯能力,我們無須在意。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在天涯社區國際觀察也發現一個反對建造對撞機的帖子, 跟帖的也有一萬多.
我看樓主思路還清楚的, 只是不知專業方面如何. 王先生看他在加速器上的說法靠譜嗎?

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732112-1.shtml
還好,是物理圈内人寫的,算是難得了。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宜酒怕是真的太緊張了, 網易也是反對建的居多啊! 譬如下面的是反對的前三名之一, 而大陸網站民調是勝出方排前; 網易排前的正是這三個反對者的回應.


美国解放军[网易美国网友]2016-09-06 08:26:02
全国几千万贫困老百姓坚决支持建造大型对撞机,几千万下岗工人,失学儿童,农村没有养老保险,没有退休金的贫困老百姓也坚决支持。

+1顶2043+1踩90回复
正是我關心的弱勢群體。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我昨天说的只是截至我看的时候,当时后面的讨论还没有发酵。刚才我再翻一遍,已经明显感觉好转很多。尤其今天新华社的评论,我看下面也是主流意见不建,可能很多人回过味来了。还有就是之前杨老发的知识分子独家,而各网媒都是发的王怡芳的反驳文章,我去看的也都是那篇下的留言,导致一定的偏差吧
一般評論都是同意正文的多,畢竟會留評論的,必須先讀完正文,不同意的人已經先被刷掉一批。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蝌蚪五线谱头条——对撞机争论与科普:丘成桐、杨振宁与王贻芳的科学成就(典型的春秋笔法)
news.kedo.gov.cn/feature/answer/849481.shtml

专题下面[专访]香港物理学家戴自海,谈谈中国版巨型对撞机 (开始拉人头)
www.kedo.gov.cn/news/feature/idea/849998.shtml
如果有比臺灣文化水平還低的地方,就是香港了。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盘点了一下这篇文章被科技日报报道——哈佛物理博士曝美国对撞机下马经过,中国网,环球网,东方网,中新网,央广网等多家国字头媒体转发。
news.cnr.cn/.../t20160907_523118933.shtml

CCTV2财经频道《第一时间 媒体早餐荟》有一个16分钟报道,但多是转述,基本没什么意义。
weibo.com/.../E79r5kdNB
這篇文章很有幫助,基本是文科出身的編輯爲了支持我們的觀點,摘要轉述了我的文章。德不孤,必有鄰。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我觀察了一下各個網民的留言,感覺其實大家不用太在意。
其實丘在提到王先生的時候,我認為也不是刻意針對,只是學閥式傲慢習慣了的順口挖苦,把王先生視作「反對派」的個案,藉此想一竿子打發所有記者口中的(輿論級)反對者。

這個議題的深度本來就是非公眾可討論的,之所以爆發,還是在楊振寧發話之後。

楊在大陸網上本來就是爭議很大的人,主要在一些歷史與人生軌跡選擇方面,被比較觀點極端者牽扯到國籍、愛國、人品之類的問題。故楊的學術地位越高,這些人恨得越深。

王貽芳跳出來,倚賴中國人身份,以煽動民族情緒的語言結構做發言主軸,則是很刻意的泛政治化公關。

所以這個議題的爆發點是一次針對楊振寧的民族情緒式攻擊,加上支持(建造)派的人混水摸魚,藉勢起舞,這才搞大。

也就是很多對反方的支持傾向和事件本身並沒有關係,就是「反對美國人對中國指手劃腳」、「楊振寧人品不行」、「美國人反對的我就支持」之類的政治化選擇或情緒罵戰。

中共再怎麼樣也不會依據這種「民意」來做決策吧。

況且,我覺得這件事被煽動起來,想要搞「群眾包圍中央」,是很明確的政治踩線了,中共若還會考慮的話,那就改名叫國民黨好了。

如果不是走投無路,想不透王貽芳為什麼要這麼做;當然也可能是豬隊友效應,這就不得而知了。
這樣幾千億的國計民生議題,我是如臨大敵的。丘成桐不是王健林,應該還不至於掉以輕心才對。

我想超弦那幫人近年來對王貽芳吹捧奉承,他被迷湯灌昏頭了,真以爲自己躋身世界級科學家之列,把這個對撞機當成自己的學術遺產、天賦權利。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我比較樂觀,這事應被擋下來了。畢竟要建,必須一點一點地反駁孟源兄及楊振寧的意見,反駁的意見說服得了人嗎?老共決策較理性,不是那麼被利益團體左右,必須很不理性,才能無視孟源兄及楊振寧意見,執意興建。以前孟源兄意見只在本版,還可以假裝無視,但今天已如此被熱議,假也假不下去了。孟源兄最近在觀網那篇,超熱的,昨天有6萬多人次閱覽,我一方面高興,另方面就不那麼高興,高興原因,和本版忠實網友一樣,孟源兄高見終獲重視,不高興者,我認為同樣的文章在台灣,沒那麼多人看及評論,以人口比例向下調整,也是一樣,台灣已失去這股熱衷了。本版常來網友,大陸朋友是壓倒性地多。 此事,擋住了,就算很不幸沒擋住,也留下憑據以供來日驗證,賊人們無從狡賴。
臺灣文化水平衰退的程度,真可以用崩潰來形容。還沒有真富,驕奢淫逸、不思進取,已經超英趕美。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握草!正方就没点有水平的流氓了吗?
我理解并同意杨先生的出发点,民生始终是最重要的问题,但由此能否得出中国今日不应建设对撞机的结论?我没有得出直接的因果关系。我斗胆猜测,杨先生的意思是国家应该把建设对撞机的经费直接用在民生上,解决民生问题。这看似直截了当,但是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十年四百亿人民币的费用并不是个小数目,怎么把它用到极致,需要国家三思而行。我们可以直接将其用在民生问题上,或者再直接一点:十亿民众,每人每年发放四块钱!但这样民众得到了什么?短期来看,确实每位国人都有收获,每年收入增长四块钱;而从长远来看,这每年四块钱的收入增长又会对每位民众的长期发展产生什么积极影响?

《知识分子》对撞机的对话4 http://chuansong.me/n/714266349457
這明顯是曲解楊先生的文章,又是Straw Man Attack。我已經詳述了好幾個其他該花錢的研究計劃,他們果然不敢回應。這樣也好,對話4已經被對話3先行反駁,更加顯出他們黔驢技窮。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CEPC-SPPC Preliminary Conceptual Design Report
Volume I - Physics & Detector,Volume II - Accelerator

"The future of fundamental physics on the 20-50 year timescale hinges on starting a huge new accelerator complex that can take us at least one order of magnitude beyond the ultimate reach in precision and energy of the LHC. This is the goal of the CEPC/SPPC project."

Figure 2.1 A sketch of two of the central goals of the CEPC and SPPC. The CEPC will probe whether the Higgs is truly “elementary", with a resolution up to a hundred times more powerful than the LHC. The SPPC will see, for the first time, a fundamentally new dynamical process — the self-interaction of an elementary particle— uniquely associated with the Higgs.

Our goal in the rest of the remainder of this summary is to address this issue, identifying fundamental physics questions which are squarely within the cross-hairs of the CEPC/SPPC project: the nature of the electroweak phase transition, the deeper origin and naturalness of the electroweak scale, and the production of electroweak charged dark matter particles.

CEPC and SPPC are "guaranteed" to attack and resolve.

-----------------------------------------------------------
基本上CEPC/SPPC project就是要山寨一個LHC但高一量級的對撞機,預期及加保證要見到"基本粒子的自我互動"the self-interaction of an elementary particle。

附帶目的:
1."弱電相變的性質"the nature of the electroweak phase transition"
2."弱電尺度更深層次的起源和自然性"the deeper origin and naturalness of the electroweak scale
3."產生帶弱電暗物質粒子"the production of electroweak charged dark matter particles.。

王先生有多篇文章已科普的解釋來說明CEPC/SPPC 的目標為空想及"科學價值絕對是零",似可整理成報告反駁CEPC/SPPC 計畫的目標,再加上其他專業學者的學理推論,提供決策者參考。寫這CEPC-SPPC報告的480人也可看看其他意見,及早轉方向。
從你節錄的這段話來看,基本就是CEPC要重複LHC和ILC的實驗,而SPPC會生產超對稱粒子(衹是換了名字),都是我文章裏面解釋過的忽悠。這種幾百頁、幾百頁的謊話,我還真懶得一句一句地爲它更正呢。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LHC 應無法買回來做逆向工程,最後還是要花更多錢拜託建LHC的公司來中國複製一套。
更可能Siemens直接在爲LHC所建的生產綫上,生產關鍵組件,運到高能所組裝起來,就成爲“國產”的了。就如同iPhone也是中國製造的。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解码“对撞机”:为什么越建越大? 能做些什么?
finance.chinanews.com/sh/2016/09-08/7997557.shtml

苑波:对中国建造大型对撞机的八点看法
www.kankanews.com/a/2016-09-07/0037677157.shtml

《三体》刘慈欣都被炸出来了!
www.kankanews.com/a/2016-09-07/0037676322.shtml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這兩天我在網上看了2005年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員茅廣軍博士跳樓自殺的相關報導, 發現中共在學術界也有其制度上的缺失以及人事上的黑暗面. 覺得在中國大陸從事科研的年輕學者工作的環境並不好, 一個主要的原因應該是預算的緊張; 因為局面不斷發展處處需要用錢的關係. 所以這件事經此一囂騰擺明就是錢坑腦坑, 我想最終是會黃掉的

上面那個苑波說的好, 他後面的五點意見應該比較符合中國科學發展的方向.
1,投资过大,还需考虑运行和维护成本,以及利息和使用周期;

2,科学问题并不明确,仍然属于探索性研究,欧洲对撞机至今并没有重大突破性成果;

3,中国虽是科技大国但并不是科技强国,不可好大喜功而应注重点点滴滴的积累;

4。我们已经有深刻的教训,人类基因组计划我们购置了大量测序仪,但测序技术日新月异,还损失了大量的试剂和服务;

5,中国需要加强科学问题导向的研究,而不只是专注于更强大的新的研究方法和实验技术;

6,绝大部分科学研究成果都是基于科学工作者个人的兴趣和好奇心,而不是庞大的科研团队。需大力鼓励年轻科研人员独立领导研究工作;

7,科学研究的目的是培养人才,也同时开拓自身的知识结构,真正的人才应该博采众长,还要跨学科;

8,科学强国不是在几个点上强,而是每一所大学都有自己的研究特色和优势,百花齐放。
現在阻止建對撞機應該是成功了,我又希望高能所能被整頓一番,真正投入我建議的方向。

得隴望蜀,也許我有點兒貪心吧。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 人民日报 》( 2016年09月09日 05 版)
期待更多科学“对撞”(人民时评) opinion.people.com.cn/.../c1003-28702363.html


也谈丘成桐教授对财新的指责
http://cuizheng.blog.caixin.com/archives/151056

这是4月份《知识分子》发的文章:守株待兔觅毛皮——漫谈高能物理实验 http://china.caixin.com/2016-04-19/100934129.html

专家:建设超大对撞机是我国高能物理界的共识 www.chinanews.com/sh/2016/09-09/7998788.shtml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激辩大型对撞机!王贻芳:只关注严肃科学家的讨论与批评
《财经》:如何看待杨振宁先生对该项目的反对?

王贻芳:具体的意见,我已经一一回应了。杨振宁先生现在反对的理由,跟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反对的理由没有差别,完全是同样的说法。当时他说,对撞机对国家经济、国防没有意义,还不如多造一些武器,多做一些跟工农业生产更直接的事。30多年来,他的观点没变、理由没变,认识也没变。
《财经》:如何看待反对声音?是否会对王孟源的文章进行回应?

王贻芳:国内有很多专家支持这个项目,但我也听到了反对的意见。许多支持的人不吭声、在心里支持,反对的人有些比较积极、愿意表达。反对的声音自然对未来项目立项与审批有影响。

王孟源的文章没有细看。对于不同的声音,我没有时间与精力一一去看、去回应,我只关注严肃的科学家对这件事的讨论与批评。网上各种各样的说法,太多了,我没有能力与精力去顾及。
http://mini.eastday.com/a/160908171717923-2.html

他果然不敢再來討打。人身攻擊發了,電視也已經上了,下一步大概要到處給演講了。

此外,這傢夥臉皮其厚無比,短短幾句話的采訪,基本都是謊話。例如記者問他LHC沒找到超對稱,他居然敢説LHC的實驗衹做了2%,還有98%的機會。實際上這2%就是事先分配給找新粒子的時間,能做的尋找都做了,剩下的98%是專精研究Higgs和QCD的時間,根本不可能會有超對稱出現。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科技日报》纸媒头版!人民网在科技类转载!
重大科学问题就该百家争鸣

■科技观察家

有关“中国要不要建造超大对撞机”的论争,近日有白热化之势。杨振宁先生在此问题上屡扮反方,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所长王贻芳则发长文,从7个方面反驳杨先生观点。而后,关心此议题多年的哈佛大学物理系博士王孟源又在博客上细致地反驳了王贻芳的反驳。

科学界围绕重大科学决策问题争个“面红耳赤”,再正常不过,只是在我们这里所见不多,此次对阵无疑是件大好事。公众在逐字逐句啃下晦涩术语的过程中,不但能被科普许多关于大对撞机的背景知识,更重要的是,内行、权威之间就有关重大科学问题的严肃争辩,对于决策者最终的科学决断大有裨益。

王贻芳所长反驳杨先生的“七问七答”体例十分有助于公众理解。然而,在笔者看来,自信满满的回应,却并没有完全正面回答杨先生提出的问题。比如,对于中国目前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还有亟待解决的民生问题,超大型对撞机不是燃眉之急,目前不宜考虑,王贻芳列举了若干“利好”,但这个“燃眉”体现在哪里,则似乎涉及很少。如此这般,通篇好像什么都回答了,但又似乎没有触及实质。

反观王孟源对王贻芳的反驳,近乎抠细节,涉及了许多具体问题,比如,由美国超导超级对撞机(SSC)、欧洲大型强子对撞机(LHC)的预算超支问题,提出对王贻芳计划建造的正负电子对撞机(CEPC)和质子对撞机(SPPC)预算的追问,以及对其研究价值的质疑。面对这些实实在在操作层面的具体问题,笔者以为有发言权的科学家不应回避,特别是论辩方,都是高能物理学界的有识之士,正面回答对方提出的重要问题,是这类关乎科技界、乃至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的严肃争鸣的应有之意,也是负责任的科学家敢于担当的体现。

在这个意义上,这场尚待深入展开的争鸣值得期待!

digitalpaper.stdaily.com/.../content_349113.htm
大陸的人才,的確比臺灣多得多了。連文科出身的記者,只看了一篇文章,就能道出邏輯上的關鍵。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从某种层面来讲大陆这种衙门作风真是极其要不得的,应对突发事件进退失据屡次发生,一群猪队友!难怪民众对其不信任!
“喂,是王先生吗?我是央视《焦点访谈》的记者,想对您进行一次专访。需要先交一笔采访费。。。”
這是哪裏來的?有點牛頭不對馬嘴吧?是臺灣的媒體嗎?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面对这些实实在在操作层面的具体问题,笔者以为有发言权的科学家不应回避,特别是论辩方,都是高能物理学界的有识之士,正面回答对方提出的重要问题,是这类关乎科技界、乃至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的严肃争鸣的应有之意,也是负责任的科学家敢于担当的体现。//

呵呵, 黨報官媒在頭版的追問, 這個問題夠嚴肅了吧, 王貽芳敢不敢 "不關注" 呢?
其實是非已經很清楚了,如果王貽芳是黨員,中紀委可以介入了。我志願免費當他們的學術專業顧問。

開開玩笑。不過這事事關重大,除非王貽芳卸任,我們永遠都必須擔心。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是這樣的,王先生你稱超弦理論為偽科學,我認為這種說法似乎是有點怪異的,超弦理論離真正的偽科學,如算命、塔羅牌之流,還有點差距,畢竟超弦理論背後有還算堅實的數學基礎,我覺的稱之為錯誤應用的數學還比較洽當
僞科學的定義和數學計算的含量沒有關係。不可能證僞的理論就是僞科學。

至於算命、塔羅牌之流,根本就沒人會跟科學相提并論,也就無所謂僞科學。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萝卜哥
1楼
34分钟前

事实上,近些年,中国高能物理学科总体的经费,增长并不比其他领域高。这其中有各种各样的原因,高能物理领域的研究者太少,在高校里,有时都很难“活”下 去,年轻人也很少愿意往这个领域走;现在对于科学研究的评价标准,比如文章、奖励等等,都跟高能物理本身的学科特点有较大的冲突。我们发文章署名几百个 人,文章数量也比较少,但从事其他领域,可能文章发的多,署名人数少。

相比之下,美国对于高能物理的投入,在各个学科中的占比远远高于中国,绝对数也远高于中国。

先来说说实验高能物理的现状好了。我随手找了一篇实验测量的文章。因为挂在Arxiv上,所以观网网友可以随意点击查看:http://arxiv.org/pdf/1510.02610.pdf。大家不用看别的,一共六页文章,署名和致谢占了两页,1/3.这就是高能物理的现状。这文章是BEPC上做出来的结果。如果是CERN,署名就不知道要多少页了。大家看了文章署名也就知道为什么高能物理是吃人才的无底洞了吧。别人一两个人就可以做出来的成果,这里需要成百上千的人一起合作才行,而且,这些成果转化成为生产力的可能性非常非常非常接近于0.在这种情况下,指望有很多人来做实验高能物理,才怪啊。做高能物理的主流,正在偏向纯理论、模型化的方向。纯数学结构的引入增加了高能物理理论的生命力,学生也更容易转向其他方向,所以杨振宁先生才会把发现新的几何结构列为高能物理有前景的发展方向,这早已经不是杨先生的高瞻远瞩,而是既成事实。王院士自己是做实验的,不得不忽视这些大趋势,为自己日渐衰颓的方向辩护。也是怪不容易的。

下面来重头戏。这是美国能源部2015年高能物理预算。请大家直接翻到第五页,看看2013-2015年度的经费状况。

science.energy.gov/...

实际上可以看出,无论是拨款还是经费申请,高能物理方向都是在萎缩的。这就是美国的现状。王院士不顾美国高能物理方向萎缩的事实,却把总量大于中国当做借口。实在是说不过去。如果这么说,是不是美国可以把中国落后产能大于自己当做借口,要求全国退回到低端产业呢?不能因为别人多就是好事清吧。看清趋势才是关键。

Nature有一篇文章:www.nature.com/...。说的是2014年美国高能物理总预算缩减到7.44亿美元。另外我还找到一份我国的高能物理预算情况,只是比较老,是2010年的。

hepg.sdu.edu.cn/...

从中可以看出,实际上我国高能物理预算的确只是美国的零头。这是正常的,美国的高能物理盘子本身就很大。从ppt中看看我国即便是用零头,都资助了这么多项目。从BEPC到大亚湾中微子到锦屏山项目再到西藏宇宙线探测。还有核反应堆、上海光源、散裂中子源,顺带还支援LHC的股份。我的天啊。这么多项目分这么一点钱。王院士您要上马一个加速器,单独吃掉中国高能物理2010年拨款的10倍!请问这合适吗?
美國是因爲還有成千上萬做高能的終身教授,不可能打破體制淘汰他們,衹能不死不活地養到退休,也才讓他們把歪主意打到中國身上。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萝卜哥
我来顺着王院士的几段话来反驳:
发改委的专家委员会特别邀请了CEPC参加了项目预研经费需求的汇报和讨论。但是在投票中,CEPC仅因一票之差未能进入下一轮的评审,因此CEPC无法在“十三五”期间,获得来自发改委的支持。
投票内幕是这样的。高能物理方向的5个人(支持),其他方向的5个人(反对),政府1个人。一共11人。可以看出,实际上这个投票格局就是5:6或者6:5,根本没有其他的可能,就是说服那一个政府官员到底往哪一边投票。这种投票设定一来保全双方面子。怎么样都是一票之差嘛。另一来是让政府官员本身只是一个代表,背后有庞大的人群来定夺,但是投票上上却依然只是一票,充分平衡了专家和官员之间的力量。所以王院士的一票之差,实际上是压倒性的失败。没有任何可以拿出来炫耀的地方。
杨振宁先生现在反对的理由,跟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反对的理由没有差别,完全是同样的说法。当时他说,对撞机对国家经济、国防没有意义,还不如多造一些武器,多做一些跟工农业生产更直接的事。30多年来,他的观点没变、理由没变,认识也没变。
这段话王院士就心虚了。说起来好像说的杨先生食古不化一样。其实这恰恰反映了高能物理学界30年来的一事无成和杨振宁先生的高瞻远瞩。杨先生在30年前的远见在今天终于形成了共识。30年实践给出的答案是高能物理成就了了,花钱不少。如果杨先生看到了这样的答案改变了主意,才叫见了鬼。
新加速原理国内已经有一些研究,但实事求是讲,离真正的实用差得还很远;几何理论,跟我们的高能物理实验,也差得很远。

杨先生的说法没有太多道理,这两方面都谈不上是高能物理的主要方向,不是主流。少量的人做些研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高能物理的发展如果依赖于非主流的研究,那就风险太大了。

这段话直接打了丘成桐先生的脸。实际上王院士组团的外国专家:Nima,D.Gross,E.Witten,Yau(丘成桐),清一色的都是弦论和几何专家,他们的理由是SPPC有助于发现弦论给出的一些低能情况下的预言(弦论的低能就是我们这里的甚高能)。王院士既然提出发现几何结构不是主流,和高能实验差得也太远。请问王先生建加速器的理由到底还剩下几条?您组团来忽悠的几个专家的理由到底还可不可信?

下一个帖子着重说说经费问题。
最後一段那個批評,我原本想在下一篇文章寫的,他先寫下來了,後生可畏。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这几天比较开心的事情就是看到王先生、杨先生与丘成桐及王贻芳至今的论战,我想结果已经很明显了,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反对的声音已经远远盖过支持的声音。稍微理智的人都容易看清楚:一方多是空话、假话,另一方是摆事实、讲道理。
杨先生在2015年接受杨澜采访时还非常自豪地认为他对中国科学最大的贡献就是80年代初反对建正负电子对撞机,使得投入经费比原计划直接削减了2/3,节省了大笔的钱。 加上这次他又是这么迅速出来发表意见,可见他这次更是决心反对到底的。科技日报是中国官方科技方面最权威的媒体,其主办单位是国家科委、国防科工委、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协联合主办的,基本囊括了中国科技政策的所有决策单位。其连续2天发文引述王先生和杨先生的观点,并指名道姓地批评王贻芳,上层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显,我估计不仅这个项目在可预见的将来不可能实现,而且王贻芳的所长位置也大概下次换届时保不住了。
作为一个马上要回国工作的科技工作者,非常感谢王先生率先发起的这次大辩论,也希望从此以后中国的多数“超大科学项目”都能有一番这种由专业人士在公众面前辩论,并形成传统。
很高興爲中國科學界和貧苦百姓做點貢獻,而不只是在此空談。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新華社和人民日報可以代表中共中央高層的意見是發訊號的地方, 而在這件事上兩個媒體都面帶微笑地鼓勵百花齊放. 尤其是人民日報在後段還提醒科技發展的投入要避免好大喜功. 中共打黑一查一個準, 但科技界相對封閉又極其專業難以下手. 我看這是中共已開始關注國家科研的制度預算以及發展目標各方面是否存在有弊端, 因而鼓勵大家揭鍋.

不論如何, CEPC在十三五已被排除, 我看在十四五也已無望. 因為觀網那個籮蔔哥, 到現在還在那兒猛揮雙節棍, 露頭一個打一個. 我都懷疑他是受師長之命出頭的, 因為他年紀那麼輕, 卻對大陸各種科研了解的那麼細. 而王先生此文本就是針對大陸科研界的一種呼喚; 集體抵制假大空的排擠預算. 現在中央又鼓勵發話, 所以王邱如果還敢繼續鼓搞或狡辯, 那我看後面就可能有更多的籮蔔哥攜帶著十八般武器出現了.

至於王貽芳這個人他肯定是黨員, 不然當不了高能所長. 他很會擺姿態; 事發之後一付委屈的樣子; 意思就是我就只想著為國爭光而已, 沒啥壞心眼的; 好個借坡下驢.

不過他很不會講話:
"王孟源的文章没有细看。对于不同的声音,我没有时间与精力一一去看、去回应,我只关注严肃的科学家对这件事的讨论与批评 "

拜託; 臉都被人打腫了還說人家不嚴肅.
我也覺得蘿蔔哥說的話不像是研究生程度而已。

旁觀者固然知道王貽芳不可能沒有細讀我的文章,但是他這麽一説,倒讓我不太好意思繼續發文打他的臉。

他不知道我一向惜字如金,沒什麽足夠的内容或重要性,我還懶得反駁。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回渔翁:科研领域很多领导都不是党员,的,比如以前的中科院副院长陈竺和科技部部长万钢都不是中共党员,我以前的老板是所长,也不是党员。在中科院,院级的领导一般有1-2位是党外人士,各所所长更是基本不考虑政治背景的,像科技部部长常常都不是党员。
我也猜想有可能如此。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是的,王貽芳的反應很不老實:"王孟源的文章没有细看"。不好說沒看,但說看了,記者沒問他回應就失職,他說"沒細看",讓記者不好追問。很滑頭。估計已細細地看了,因太紮實了,完全無法反駁,沒戲唱了,就只能"沒細看"了。
我想大陸的讀者不笨,必然看得出究竟。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回Locust:
慚愧! 我這是想當然爾; 認為能夠當上所長的肯定都必須入黨, 其實是不了解情況. 謝謝指正.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文末的最佳的硬X光源,指的是这个吗?
上海超强超短激光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制造“最亮光源”
www.guancha.cn/Science/2016_09_09_373919.shtml
短脈衝的原理是一樣的,但這不是硬X光,在空間維度的解析度不夠。
  • 2016-09-09
  • zz
# re: 【基础科研】回答王贻芳所长
王先生对这帮人的忽悠反驳的很好,特来表示感谢。
哪裏。

下一步還要靠大家廣爲宣傳,該站穩立場的時候不要退縮。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底下是鄭天佐院士擔任中研院物理所時遇到關於SSC的事情(有點長):
【第二年有件事搞得我頭昏腦脹,無所適從幾乎擊垮了我的意志,假如不是年輕時靠著獨自奮鬥完成大學和研究院教育訓練出來的忍性,我大概會放棄又回到美國。當時美國高能物理界正在籌建超級粒子加速器,需要經費高達100億美金左右,由於價格太過昂貴,美國政府希望世界各國能分攤部份費用。美國高能物理學家積極找外國政府贊助,台灣既然是亞洲四小龍之一,經濟正在起飛,當然也被列入考慮。在美國的華裔物理學家,地位崇高且積極想對美國高能物理界作貢獻的李政道先生,以他和吳院長的深厚關係,向台灣政府提出贊助五千萬美金的計畫。五千萬美金那時值新台幣近二十億,是一項極為龐大的資金,國科會每年用在基礎物理獨立研究的經費尚不到新台幣兩億,用在基礎科學獨立研究的經費總共也不過在六億左右,這種要求在台灣科學界引起很大的騷動和部分人士的反對。這麼大的投資政府要先行審慎評估,在台灣「官大學問大,位高智慧高」的文化之下,身為台灣物理界最高研究機關的中研院物理所所長職位還不夠高,我也仍未被選為院士,因此不只我從未被徵詢過意見或參與評估工作,還無辜的捲入雙方的紛爭中。當時評審的委員之一是加州大學化學系教授李遠哲,他在台灣出生,也經常回台灣講學,對台灣科學發展瞭解十分透徹,意見受到重視。另一位是世界高能物理權威的楊振寧先生,這兩位諾貝爾得獎人都認為,台灣物理研究應著重在凝聚態和原子、分子物理,他們主張把這筆經費善用在台灣有競爭力,能夠做好的研究領域上。首先我從未被徵詢過意見,雖然我自己也認為這筆經費應該投資在有可能在台灣生根的基礎科學研究上,但因物理所諮詢委員中有楊、李兩先生,身為所長的我必須顧及整個物理所的利益,所以我從未公開表態自己的立場,或許因而同時得罪了雙方的評審委員。

台灣該不該參與這麼昂貴的研究計畫的爭議,在1992年院士會議期間達到了頂峰。有天早上六點左右,我在家裡接到了李政道先生的電話,他要我再等二十分到物理所辦公室見他,他是物理所的諮詢委員,我依約前往。他大概早就知道我雖沒有明白反對,但也從來沒有公開支持過這項計畫,所以開門見山就要我不反對這項計畫,他說我應該尊重他在世界和中國物理學界的崇高地位,這點我毫無保留的同意。但是SSC事我沒有做任何承諾,談了二三十分鐘,他終於失望的離開。因為這件事在院士會議期間的物理所諮詢委員會上,談到我續聘問題時,少數所內極力支持這項計畫的高能和理論物理學家,誤認為我沒有行政能力而反對我的續聘。】

王孟源先生擇善而固執啊!
其實鄭院士肯堅持原則,不爲SSC搖旗呐喊,已經是不錯的了。君不見現在出頭來附和王貽芳的,不全是高能圈内的人嗎?
  • 2016-09-09
  • Dan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洪荒中微子(Primordial Neutrino,即宇宙誕生之初產生的中微子)???
難怪之前有媒體寫"洪荒之力"應該翻成"Primordial POWER"
如果是我,也衹能這麽翻。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认为是否建大型对撞机要交给科学家来判断
finance.ifeng.com/a/20160910/14872019_0.shtml

文中提到:此前,已有数学家丘成桐、哈佛大学物理学博士王孟源、诺奖得主安德森和彭齐亚斯等参与讨论。
后两位是这次事件的参与者,还是之前的事?

20多年前,他們出面反對SSC,就如同楊振寧這次這樣。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短脈衝的原理是一樣的,但這不是硬X光,在空間維度的解析度不夠。】

上海的激光源是以Ti-Sapphire晶體做增益介質的CPA(chirped pulse amplification)雷射系統,波長大概在7,800 nm,跟硬X光比起來空間解析度差得遠了,但時脈比起自由電子雷射產生的脈衝光要短,亮度也較高。

話說回來美國NIG用的雷射系統好像也是跟上海的系統一樣。
我也記得它是紅外光,空間解析度天差地遠,所能做的研究和自由電子激光就完全不同。

我想你指的是NIF吧?上海的神光計劃的確是直接與它競爭的,所以各項技術和性能指標非常相似。NIF失敗之後,神光系統必須另謀出路,才有了新聞報導的這個激光。它的空間解析度太低,根本沒辦法成像,所以主要是用來做瞬間加熱。
  • 2016-09-09
  • Dan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美國是因爲還有成千上萬做高能的終身教授,不可能打破體制淘汰他們,衹能不死不活地養到退休,也才讓他們把歪主意打到中國身上。//

前面行文太長了,我也學着王兄開個玩笑,大家輕鬆一下--

這真是美國輸出過剩學術產能,供給側改革的偉大戰略呀!

惟一可惜的是,超弦/高能已經是頂端的產業鏈,想淘汰過剩產能,不可能再做騰籠換鳥了,真再換,就要上超超宇宙了。

哈哈哈,先把自己給笑翻了!^_^
臺灣輸出的過剩產能,主要是詐騙集團,和美國這次輸出超弦和對撞機計劃,有異曲同工之妙。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搜索了一下,今天除了科技日报外基本没什么关注的了。《知识分子》看来成了大赢家,上了头版头条!
对撞机建不建,谁说了算?
digitalpaper.stdaily.com/.../content_349289.htm

很好的文章。決策單位顯然希望以後在其他花大錢的項目上,也能集思廣益,避免被“利益共同體”忽悠了。

但是像楊先生這樣既有專業能力和聲望、又肯說實話的人,可能并不太好找就是了。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motls.blogspot.com/...

or

translate.google.com/translate
Lubos Motl是超弦界公認的瘋子,前言不對後語,連其他的超弦論者都敬而遠之。你還是少去他的博客爲妙。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转载一位从事物理有关的人士(非高能物理)
从技术上说。
  现在研究基本粒子主要就一个手段,用白话文说。
  如果想研究汽车,就要打开发动机盖,好好观察,但是在高能物理学家这,套路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们没有能力对汽车直接进行观察,通常的做法是,加速2辆汽车,让他们对撞。如果飞出个轮子,我们就认为汽车含有轮子,飞出个方向盘,我们就认为汽车含有方向盘。然后,撞来撞去也飞不出更多东西了,就加快他们的速度,再撞,结果又飞出个发动机,我们就认为汽车含有发动机。
  现在的情况是,汽车已经撞不出更多东西了,怎么办?高能物理学家说,当然是再加快速度啊,把汽车加速到接近光速,说不定能撞出油漆呢。于是就需要大型,不对,是“超大型对撞机”。
  反对者就说,你们这套路不行啊,按这个套路,估计50年都没戏,还是别折腾了,赶紧想个新套路。
  支持者就说,你有套路你倒是说啊,you can you up!no can no BB!没有新套路就按老套路办!
  那有没有新套路呢?在科学前沿,人类处于无知的边缘,争论永远没答案!基础科研本来就是人类的一场豪赌。

  从资金上说。
  任何一个大项目,都会有经费分配的问题,有些甚至是客观原因造成的,而且国内科研经费的人员酬劳比例又过低。不断去完善符合人性的分配制度才是正道,不能因为存在不规范就停止投入,这是因噎废食。
  楼主之前一直强调,钱不是数字,代表的是背后相应的资源。在基础科学领域,“钱”代表的是“人”,待遇高了,就会吸引人才进入。楼主当年大学毕业,物理系一个班25个人,如今仅剩2人在坚守阵地,其余大多进入金融、投资、公务员、互联网、工科等无关领域,因为根本找不到专业对口的工作。只要给点时间,在中国,“人”永远不是问题。
  假设人不是问题,那么钱就纯粹只是钱了,这就好办了很多。反对者有一个理由是:你们这套路,花了那么多钱,害我们没得花了!这么一大笔钱,如果是正常的预算流程,肯定会挤压其他科研经费,这对整体的科研环境都是不利的。
  不过这完全可以一事一议,比如可以向某些群体收一些视觉污染费;把湾湾收了之后,他们那些军费开支也不用上供给美帝了;把足球彩票改成“超大对撞机彩票”啊,成果保证不会比足球差。开玩笑啦,实在不行可以募捐啊,不是还有那么多外汇么,又不是一次性投入,总归还是有办法的。

  从大的方面说。
  当前这个阶段,说了很多次,基础科学举步维艰,应用技术在井喷。
  基础科学有可能是真的遇到瓶颈,也有可能是各国长期投入不足导致的。
  基础科学与创造财富的距离非常遥远,也不存在产权保护的问题(比如我发现地球是圆的,这个产权怎么保护?听到这消息的人都给我1块钱?),只能带动一些诸如分子泵之类的附带产业,相关技术可民用化的很少,几乎就是一个纯烧钱的项目。这个是没有争议的。
  奥观海指责中国人搭便车,在基础科学领域,你还真不好反驳什么。所以从大的角度讲,中国人为人类基础科学花些钱,也未尝不可。尤其当前世界经济一片哀鸿,基础科学又撞的头破血流的时候。

  从利益上说。
  18世纪世界科学的中心在英国,19世纪世界科学的中心在德国,20世纪世界科学的中心在美国。中国兴建大量的硬件设施,必然会引起各国科学家来华实验工作,退一万步讲,就算刚开始所有的专家都是外国人,他们总还是要和我们交流的吧。无论怎么讲,一大帮顶尖科学家天天待在你家里,你还能没点长进?这种科学氛围的培养不是一朝一夕。
  如果高层有更长远的打算,那就不能放在当前这个时间尺度去考虑该问题。

  个人浅见:如果资金能从其他渠道解决,不妨一试。
這完全是外行人憑一點模糊的印象在胡猜。

對預算代價和科學回報的精確估算,正文已經有了討論。決策者衹須比較不同建議的性價比,在總預算的範圍内,擇優實施即可。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个人浅见:如果资金能从其他渠道解决,不妨一试"
這句話說了等於白說, 再加上前面的戲謔之詞; 這個人怕是在講反話.
是的,如果王貽芳願意自己掏腰包來建,我絕對沒有異議。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中國並不是第一世界國家,歐美一般民眾對中國的印象仍是"不民主無人權的共產國家"。科學無國界,但是學者卻有他自己的國家,以如此刻板印象,中國建CEPC和SPPC會有多少國際(第一世界)學者願舉家遷來中國做研究是一大疑問。高能量物理學實驗是一個超級奢華的東西,對人類福祉沒有貢獻。中國走自己的治國路線,顯然不會被第一世界接納成為一部分,目前應該讓別人花錢,自己專注於經濟基本面。
我從科技日報的兩篇文章來看,顯然決策單位是很高興有人幫他們把一個昂貴計劃的正反論據都理清楚,而且他們也顯然看清了王貽芳的忽悠,這個計劃應該已經死透了。

五年之後,十四五也不會通過的,説不定沒人會再提呢。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光明日报》没有无用的科学,只有有限的经费
epaper.gmw.cn/.../nw.D110000gmrb_20160913_1-02.htm

粒子对撞机对我们有什么用?
www.kedo.gov.cn/ask/zhidao/lihua/849841.shtml

杨振宁丘成桐打嘴仗,科普成赢家
“有一件事值得庆祝:今天,中国科学界终于可以公开争论了。” 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李淼
“知识分子”回绝了:“经过内部沟通后决定,这个事情我们暂时不说了。”而作为中国大型对撞机最主要的承担方,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亦以“所里现在不太想炒作这件事”为由,明确拒绝了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

个人估计应该是这家报刊的分量不够。
www.time-weekly.com/html/20160913/34590_1.html
真正的論戰已經結束,這些評論都衹是事後的花邊。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新华社北京9月13日电 新闻调查:对撞机,他国如何取舍?
www.chinanews.com/gj/2016/09-13/8003294.shtml
不要聽美國說什麽,要看美國做什麽。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不要聽美國說什麽,要看美國做什麽。" 忍不住岔題。大陸看蔡英文,應該也是不聽她說什麼,要看她做什麼。像馬英九那樣光嘴巴上說九二共識的時代過去了。
其實她做什麽都無關宏旨,頂多就是臺灣人自己多倒霉些,國際上完全沒有影響。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诺奖得主丁肇中对话川大学子 未正面回应“千亿建超大对撞机”争议
“中国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在历史上,中国人对人类的知识有重要贡献,中国过去那么落后,是最近一两百年的事情。所以,希望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也能对人类知识的贡献和人口成正比。”丁肇中如是说。
算是呼应了赞同派的的说法吧。
www.chinanews.com/gn/2016/09-13/8003398.shtml

全球9位顶级物理学家:中国到底该不该造大型粒子对撞机?|独家
http://it.sohu.com/20160914/n468386628.shtml



丁肇中是忽悠公款的專家,我已經專文寫過了。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在兔吧看到的,是個回帖,原文太長,分段貼
newsblog.chinatimes.com/duduong/archive/51054

linanisyugioh:
作为一个理论物理专业的博士生,我一直对制造对撞机这个话题很是关心。长期潜水兔吧的我,本来也想开个贴子讨论这个问题的,但是一进兔吧就发现了楼主的贴子,我就瞬间觉得没有开贴的必要了。楼主的这个贴子跟我的各种看法不谋而合,而且材料丰富,论述详实,特意过来赞一个。看了吧里面的一些发言,我下面也简单地说一下我的看法并和大家讨论一下:

1、首先呢我们来说一下这个项目预期能得到核心成果。这个加速器的建立可以将对希格斯粒子的测量精度提高至1%左右,从而探索希格斯粒子的各种性质。它的科学意义那的确是相当之重大的。实用意义则只能说目前不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可能都没什么用。这点跟很多基础学科的研究都很相似,比如量子力学,刚刚出来的时侯也没啥用,百年后的现在大部分高科技产品都有它的影子。别看从诞生到应用转换跨度很大,但是量子力学的建立转化成实用产品的产量非常之高了。而另外一个在科学意义上堪比量子力学的基础科学研究广义相对论,在百年来的转换成的应用产品就只有GPS。基础科学的成果到生活应用的转换率是很难估计的。(PS:如果非要我估计一下的话,我是相对悲观的。我觉得希格斯粒子要应用
的实际生活中可能比广义相对论还难,也许百年之内都不会有什么应用。但时间跨度再长一点,那我相信还是会有用的。)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2、不少人把这个项目和原子弹工程,运十,载人航天等项目作类比。但这个其实并不恰当。像原子弹,运十,载人航天这些都有着很鲜明的实用目的,而且这些技术是被封锁的。人家搞出来了,也不会透露给你什么。你如果搞出来,一方面突破封锁,一方面会对一些没搞出来的国家形成相对的竞争优势。造这个对撞机的确可以使我们国家优先探测出了希格斯的粒子的各种性质。但是这是否可以使得我们在把希格斯粒子性质应用到实际生活时,获得相对优势领先世界呢? 答案是,不会。因为我们探测出的希格斯粒子的各种性质是会在第一时间写出论文向全世界分享的。这就好比,量子力学的建立没中国科学家什么事,但中国目前却在一些量子力学的应用领域领先世界,比如量子通讯。广义相对论是爱因斯坦在欧洲发表的,但第一个广义相对论的应用GPS却是美国率先搞出来的。中国人更加与广义相对论的发现没关系,而到后面中国人也搞出北斗了。这些都是因为基础科学研究成果会在第一时间以论文的形式向全世界分享的缘故。

3、我也听见过一种非常国际主义的声音说,不要老想着国家获利,那么狭隘,这个项目虽可以为世界人民做贡献。你看外国人为基础物理学做了多大贡献,中国人做了啥?是时候,让中国人为基础物理学买一次单了。

这个观点倒是很有意思,站在了国际主义科学无国界的高度。但是目前的科学界却显得不是那么的科学无国界,比如说欧洲的普朗克实验组,他们发射了卫星去太空研究微波背景在微波和红外波段的各项异性,而收集到实验数据之后,并不会第一时间把原始数据向全世界公布,让全世界的科学家来研究其中的物理奥秘。他们会自己研究一段时间,等他们觉得把一些有重大科学意义的大问题都研究的差不多了,论文也写出来了,他们才会把数据公布出来。而世界上的其它科学家就只能拿着这些数据去研究一些科学意义不大的小问题,这也就有点吃人家普朗克实验组剩饭的感觉。就算是剩饭剩菜,我们国内研究宇宙学的大组也都会连夜守在他们发布数据的网站上一遍遍刷新,希望第一时间下载到他们发布的数据。我入行后,第一次知道这些细节时,内心非常鄙视这些做法,觉得这就完全不符合科学无国界的精神。而中国这个对撞机项目,由于国内人才紧缺,要做成的话,主要领导者还得是外国人,所以是没法向老外暂时地封锁原始数据,这就真的会像杨振宁先生说的那样,完全是为老外做嫁衣。我觉得如果美国人那些个造价80亿美元(约480亿人民币)的大型望远镜项目的原始数据肯第一时间和中国科学家分享的话,那我觉得我们可以站在科学无国界的高度花个300亿造个对撞机为别人做嫁衣。另外,中国虽然有四大发明什么的,但这个不算是对基础物理学的贡献,中国对基础物理学的其实还是有贡献的,那就是大亚湾实验发现了中微子振荡,并测出了振荡角。这个实验被誉为是中国对基础物理学的最大贡献,还拿到过基础物理学突破奖。而这个实验就是王贻芳团队做出来的。另外,王贻芳是中国为数不多的科学“民族主义”者,他坚持大型实验乃至任何实验在中国必须由我们中国人主导。所以他来主持这个大型对撞机项目的建造的话,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来让中国人主导这个实验,并且他也觉得可以做到70%的工作由中国人主导。只是杨和丘似乎都倾向于认为中国的高能物理人才储备不够,所以需要引入大量外国人才,最后项目也会由外国人来主导。

就上面三点的情况综合一下,哪怕我们考虑最乐观的情况,实验大部分由中国人主导,并且在不超资的情况下达成了科学目标,那么可以使我们的中国科学家做出一些诺奖级的成果。
但核心成果对人类生活没有什么实在的好处。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地来看看这个项目的附带价值里面有没有什么有用的。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4、“至少使我们可以在以下技术方面实现国产化,并领先国际:
a) 高性能超导高频腔(应用于几乎所有的加速器)

b) 高效率、大功率微波功率源(也可应用于雷达、广播、通讯、加速器等)

c) 大型低温制冷机(也可应用于科研设施、火箭发动机、医疗设备等)

d) 高速、抗辐照硅探测器、电子线路与芯片等

同时我们还可以在精密机械、微波、真空、自动控制、数据获取与处理,计算机与网络通讯等技术方面领先国际,可以培养上千名顶尖的物理学家和工程师,引进上千名国际顶尖的科学
家和工程师,形成一个国际化的科学中心。”

这是王贻芳提出的技术方面可以获得的成果。前面我也提到过,王贻芳是个科学“民族主义”者,所以我也确实相信他会充分支持国产,所以他说的这些目标,我觉得他是会认真去达成,
大部分应该也还是能达成的。但有一个很尖锐的问题,那就是提到这些国产化和技术提升是否只能靠造加速器这一种途径才能达成?如果有其它途径,那通过其它途径来投入的钱是否会
更少?

最后,说一下杨振宁先生。论爱国,那我确实觉得邓稼先比他爱国。但如果要比两个人对中国贡献,这觉得他们对中国的贡献在不同领域,所以不好比较。就好像搞导弹的钱学森,搞氢弹的于敏,搞水稻的袁隆平,搞原子弹的邓稼先,这些人做的贡献在不同领域,很难进行比较。如果说邓稼先对中国原子弹领域的发展贡献最大,那杨振宁在对中国凝聚态领域发展的贡献也能拿个全国第一。杨振宁回国之后,不是什么拿钱养老来了。可以说清华的凝聚态是他一手带起来的。清华的确付他的工资很多,但给清华带来的价值远远大于他的工资。就比如说,以清华当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很多国际上的物理大牛,那是根本请不来的。那些大牛可不是什么缺钱的主,不是你花钱就能请到的。但是有杨振宁在,以他在物理界的那泰斗级的地位,很多国际大牛或是他的好友或是他的后生晚辈,由他出面请的话,那些人不收钱都肯来。他那么老了,还在充分发挥自己的余热,利用自身的影响力,人脉以及对行业发展的高瞻远嘱来为祖国做贡献,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而我见过一外国的诺奖获得者,他在杨振宁的那个年龄,基本上什么科研都不做,拿着一个N年都不改的PPT在世界各地利用自己诺奖的名声来演讲赚养老钱。相比之下,杨振宁在一个可以在美国享受高福利清福的年龄,还心系祖国,回国做贡献,为中国凝聚态领域的发展献计献策,出人出力。现在中国高能物理在世界的地位称不上一流,但中国凝聚态领域在全世界也称得上是一流,你如果从事凝聚态方面的研究都不用出国的。正是凝聚态领域的大发展才使得中国在材料领域能够突飞猛进。这样发动机(发动机的原理是很简单的,中国以前造不出,主要是材料方面的限制,没有高性能抗高温高压的材料),隐形涂层等的才能够突破外国封锁。所以甚至听过这么一个说法,杨振宁对中国最大贡献在于他用自己的影响力使得中国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像凝聚态这种耗钱少,成果多,与现实生活更密切的领域,而不是像高能物理那种耗钱多,产出少的领域。

另外吧,我觉得杨振宁和翁帆那是真爱啊。他们的爱情是一种很正能量的事情,充分显示出爱情的伟大力量是可以突破年龄界限的。爱情这种东西是不讲道理的,所以没必要在那里很现实地斤斤计较,翁帆和杨振宁的结合谁吃亏谁占便宜。两口子的事情,外人有啥好计算的。
寫的細節沒有大錯,結論卻含糊不清。

我與王貽芳素不相識,衹能從兩件事上來評論他:1)他對此事所發的文章,謊話連篇,不是正人所言,更談不上科學家的修養;2)他與超弦那一票人廝混,沒有科學家的見識與氣節。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这个人态度真好,与人为善
是與人爲善,還是鄉愿?

事關幾千億的決定,還不站明立場,不怕成爲德之賊嗎?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王博士左手好差不多了吧,在美国吃月饼了吗,祝您中秋节快乐!
前妻留了月餅給兒子,我沾光吃了一個。

大家佳節快樂。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今天下午是未来科学大奖(设立生命科学和物质科学两大奖项,奖金各为100万美金)颁奖的日子,《知社学术圈》通过大数据分析,推出以下最有希望荣获大奖的七位科学家,王贻芳是其中一位候选人。不过《蝌蚪五线谱》并不看好他:据蝌蚪君的估算,潘建伟院士得奖的概率大于60%,当然也有其他科学媒体预测也许是王贻芳院士,不过蝌蚪君认为这个可能性低于50%。
另外,这个大奖宣布成立的日子,杨振宁出席了活动。

mp.weixin.qq.com/s


www.kedo.gov.cn/news/feature/idea/851100.shtml

我對這些民間搞的科學獎,印象很壞。美國一個靠私有基金致富的億萬富豪捐了幾千萬美元,全都給了超弦和超對稱的那群騙子,每人拿了300萬,比Nobel獎高了三倍。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新华社下属新华每日电讯:超大对撞机,美国物理“大牛”们怎么说 ——菲利普·安德森,叶军反“撞”,韩涛,戴维·格罗斯挺“撞”。
news.xinhuanet.com/mrdx/2016-09/23/c_135707921.htm
David Gross和Weinberg一樣,是當年投身超弦的幾個大佬之一。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曹天予回应超大对撞机争论:需警惕作为利益集团的科学家
曹天予/波士顿大学哲学系教授
2016-09-27 15:50

澎湃刚刚发的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高能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中国发起的大型国际科学实验”学术讨论会将于10月18日在京召开
mp.weixin.qq.com/s

超级对撞机的流产(1)
http://wap.sciencenet.cn/blogview.aspx?id=1005102

中国该不该建超级对撞机?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9636

杨振宁惊扰了中国的大对撞机之梦
mp.weixin.qq.com/s

丘-杨分歧及其语境--对撞机的价值 与利益集团的忽悠 曹天予
s?__biz=MzA3OTUzMTMwMg==&mid=2655903207&idx=1&sn=d08e1c6c526576b710eb72e939fe2711&mpshare=1&scene=2&srcid=09274M9GuOGkDCUwIIZ4pSVj&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wechat_redirect

专访 | 丘成桐:巨型对撞机探索宇宙最深层奥秘的前景
mp.weixin.qq.com/s
这是之前的采访——因此,用区区400亿元去翘动一个2.4万亿的土地升值,是一个四两拨千金的经济杠杆。 /(ㄒoㄒ)/~~

对撞机引发正反方科学家在线“对撞”
www.wokeji.com/.../t20160915_2849667.shtml

正反方的代表王连涛,曹天予又分别发文。



唐靖宇:超级对撞机是面对20年后的世界
www.chinadaily.com.cn/.../content_26910539.htm


戴自海:高能物理的未来和巨型对撞机的一些补充讨论
http://tech.gmw.cn/2016-09/27/content_22174001.htm

[专访]王连涛:从巨型对撞机谈到2016年的诺贝尔奖
www.kedo.gov.cn/news/feature/idea/854352.shtml

CCTV新闻频道 央视新闻周刊——关于“天宫”和“大型对撞机”,我们该知道什么?
mp.weixin.qq.com/s
视频版给出过一个《知识分子》对撞机3,王先生文章的镜头。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wen.org.cn/.../view.article.php?4259/c15
丘-杨分歧及其语境--对撞机的价值 与利益集团的忽悠 曹天予

链接不对,重发。

另外,王先生有多位吧友提起“共军的小道消息”系列,希望您能继续。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知识分子登了32个美籍物理学者联名的中国建造希格斯工厂的黄金时期。不过下面留言一边倒的反对,经过这场大讨论,现在几乎看不到赞同的声音了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32位在美物理学者联名:中国建造希格斯工厂的黄金机遇
mp.weixin.qq.com/s

建?不建?巨型对撞机争辩300天回顾
www.360doc.com/.../9065871_591257446.shtml
上文是《赛先生》上一年来发表的文章,有多个链接。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王孟源博士敬上:
  我與先生素味平生,唯兩年來拜讀先生在中時的博客,獲益良多,特此致謝。
  近日先生為文反對對撞機,令我想起一事,可為先生佐証。
  在投入了8.4億美元後,美國國會於1971年3月放棄當時的高科技超音速客機。結果波音的廣體客機,為國家每年賺了可觀的外匯, 更為華盛頓州帶來繁榮。而受英法兩國政府支援的協和客機,雖然技術上完全成功,卻因為市場估計錯誤,終於2003年停飛,也就承認了當初美國務實政策的正確。
  另外當今物理學大師霍金,也曾研究高能物理和宇宙黑洞。近來卻關心環境汙染。可見為政務實是人心所趨。
  丘教授文內"要为这个人类最崇高的理想作出贡献"。16年來,美國一直否決中國對國際太空站的參與,禁止太空總署與中國的任何合作或交流。人家防中國可防得緊呢。
  這些粗見,我因為沒有大陸手機而無法投上觀網,只好轉投先生博客。請先生笑納。
超弦那幫人已經是100%的詐騙集團,可惜的是中國的高能所也如此輕易地為虛名而賣身為漢奸。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不能說沒有可能; 特別是在對撞機一事上擋人財路. 不過既使如此也不會有事; 因為集合王先生所有的文章可以看出這是一個科普的部落格, 對象也不是美國人, 而邱王等人是自己撞上來的.

我想王先生沉潛多時, 最可能還是因為臂傷或是私事纏身.
父兼母職,並不輕鬆。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王先生还在正常登录超大,大家不用多虑。我想大概前一段“带伤”连续奋战,现在休息放松一下未尝不是好事!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台湾物理界也发声了,杨先生与赛先生:大型对撞机之我见(by 侯维恕)
mp.weixin.qq.com/s

诺奖得主戴维·格罗斯回应杨振宁反对中国建巨型对撞机文章(完整版)
http://sanwen8.cn/p/47dIgxx.html
【英文原文请见:http://intlpress.sinaapp.com/blog/essay.php?id=5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我細看了侯维恕這篇覺得他不是五毛, 肯定是一塊半; 因為他的篇幅很長.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侯维恕教授是個好老師,不過他這篇反駁的有氣無力的,對於一個非高能的人來說,總覺得這樣灑大錢造大機器,想要撞出超出標準模型的物理實在是很不靠譜,能量加大7倍又怎樣,往上還有無限大的能量,還有侯老師太把高能當作科學的代表,這也不太好
汪精衛當年也有爲民着想的藉口。名利當前,去做漢奸其實是很容易的。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王贻芳再谈大型对撞机:让中国成为“世界第一”的一项政治决定
mp.weixin.qq.com/s

文末把这次事件的来龙去脉梳理了一遍,丘成桐最初提到有媒体拿王先生的论点找他求证指的就是《知识分子》,另外他们也征求了丁肇中就此事的意见并收到回复。


科技日报:大型对撞机动议应诉诸科学的态度
digitalpaper.stdaily.com/.../content_351776.htm

饶毅:知识分子的“创业经”
http://business.sohu.com/20161021/n470954448.shtml
这篇文章算是给不太熟悉《知识分子》的朋友解读一下。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王贻芳最新的反驳我觉得反而像是猪队友的昏招。我觉得知识分子在这件事上已经形成自己的立场了,所以给这篇专访扣上了“政治决定”这个标题,只要是中国科研圈内人,看到这个标题基本会先入为主地反对,原因很简单,科研人员本身就不喜欢政治,更厌恶中国这种由政治来主导科研利益分配的大环境。知识分子的几个主编都不是高能圈的人,听了王贻芳的说法估计想骂娘,哈哈!
他原本沿用Weinberg以前推銷SSC的忽悠論點,被我反駁之後,只能從超英趕美的虛名上著力,自然是更無説服力。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科技日报:大型对撞机动议应诉诸科学的态度(下)
digitalpaper.stdaily.com/.../content_352719.htm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王先生怎么看中国的人口问题?中国未来会有老龄化或性别不平衡的隐忧吗?
是一個挑戰,但是中共對比西方政體的優勢,就在於有因時制宜的改革能力。除非中共自己腐敗或僵化,否則解決這些問題並不難。
  • 2016-10-29
  • huo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王先生以前也曾透露重回職場的意願,所以有可能,這次論戰讓王先生大才受到高層注意,賞識,延攬回國了
還得帶小孩兩年。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观察者网刊发:温伯格、丘成桐:如何看待中国的“大型对撞机”辩论
www.guancha.cn/wenboge/2016_11_03_379267_1.shtml

王贻芳:有七八个地方政府对大型对撞机很感兴趣
tech.163.com/16/1101/22/C4QQ9GRH00097U81.html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大家好!王先生一些家务事的后续要处理,琐碎事劳心劳力,暂时没功夫打理博客,请各位朋友再耐心等待一段时间。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還好,只是家事,人身還安全,王兄保重。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放心了!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处理身边事要紧,孟源先生保重身体。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擔心好久,放心了。今天寒流來襲,台北19度,我添了件背心,大家出門注意保暖。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孟源先生保重!我盼星星盼月亮,脖子都快變成長頸鹿了。
吐個槽,上面那位説臺北19°就是寒流來襲,要注意保暖,那我們這華東地區最低溫零下六七度,還出不出門了o(∩_∩)o更別說更北邊儿了。
  • 2016-11-26
  • FL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我是最近幾個月才開始認真看這個blog,非常驚訝於王先生的學識與邏輯能力,每篇文章的含金量都相當高,沒有一定的學養和時間是無法達到如此的品質,更難能可貴的是先生對於維持討論區的風氣與熱度所花費的時間心力應該也不亞於為文的成本,此blog已經成為我的第二個精神糧食了,第一個精神糧食是陳真先生的留言板,可惜我一直覺得王先生挑錯blog來做為發文平台,中國時報的系統真的難用,無法分類,也沒有搜索功能,而且還有一大堆垃圾廣告帳號在搗亂。

先生看似已經許久沒上線維護blog了,希望一切都安好,另外一個小建議,或許先生可以把文章發布時,同時也貼一篇到陳真的巴勒網留言版,相信會得到陳真的一些回響,他不會有興趣去看一些細節討論的東西,但是文張貼到他留言板上的話她就會瞄個兩眼,有深度又是出自本人手筆的文章,他是不會忽視的。
中時管Blog的developer的確是在鬼混,我給的建議都如石沉大海,不過我也懶得換了。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王兄有家事, 可先消化舊文, 不忙一時.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霍金加入中国大型对撞机建设争论:这是绝佳机遇
tech.163.com/16/1125/16/C6NTQGLT00097U81.html

有戏||中国现在是否适合建设大型对撞机
http://mp.weixin.qq.com/s/Verwo-VGYogwPAbF7UeCyA
我国科学家提出的建设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CEPC)的设想在国内外均引起了巨大反响。其中,国内的物理学家观点分为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所长王贻芳为代表的“主建派”,以及以中科院物理研究所曹则贤教授为代表的“谨慎派”。
而本次论坛将两位大神都请到了现场,就请大家来看我国物理学界观点如何精彩碰撞!
演讲视频:
CEPC--未来我国科学发展的一个重大机遇
vidyoreplay.ihep.ac.cn/.../showRecordDetails.html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不知王先生您過得好嗎?還沒有看到您的大作了,希望您一切順利。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近日,世界科技图书出版公司(World Scientific)以超快的速度出版了《中国超大型对撞机之讨论》(卷一)一书,总结了过去几个月科学界有关是否应该在中国建造昂贵的超级对撞的争论和评论。正如该书主编之一、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潘国驹先生在序言中所指出的那样,将杨振宁、格罗斯(David Gross)、威滕(Edward Witten)、丘成桐和王贻芳等大物理学家的观点整理成书,有利于大家全面客观地了解这次关乎中国高能物理学未来发展之路、可能影响深远的大讨论。
http://www.weidu8.net/wx/1000148239780495

中国兴建大型对撞机的风险、挑战与造价
weibo.com/.../show?id=2309404055081510174216

王贻芳院士中微子与我国粒子物理研究
mp.weixin.qq.com/s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王先生一段时间不来,野草疯狂生长。
花了幾個小時,把它們清理掉了。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票房与口碑”双赢:大亚湾中微子实验项目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http://mp.weixin.qq.com/s/6xBT1BIHXZlCGXUVugInXQ
自1956年正式“问世”以来,围绕中微子领域的相关研究已经斩获无数荣誉。单从科学界最高荣誉——诺贝尔奖来看,中微子领域的发现已经拿下了4座“诺贝尔小金人”。

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专题:大亚湾中微子实验的真相
www.guancha.cn/Science/2017_01_09_388440.shtml
201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召开,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王贻芳院士牵头完成的“大亚湾反应堆中微子实验发现的中微子振荡新模式”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另外,王先生这篇文章入选了《知识分子》年度88篇最佳文章!不是独家首发能获得近4万的阅读量很是可观了。
2016年点赞最多的88篇文章:有你错过的吗?
http://mp.weixin.qq.com/s/Lm6nq4ttdbXYO373UHtJUw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十三五”期间,中国将在北京建设一台高性能的高能同步辐射光源(High Energy Photon Source,HEPS)——北京光源,设计亮度及相干度高于世界现有、在建或计划中的光源。正式立项!
对应王先生这篇文章——最後談談王所長所舉的附加好處中,唯一有新實用意義的例子,也就是自由電子激光。正如環形對撞機縮減尺寸和能級之後,可以用來做同步輻射光源,綫性對撞機縮減尺寸和能級之後,就成爲自由電子激光。不過同步輻射是老技術,中國早就有了,臺灣和上海在過去兩年先後啓用了相當先進的同步輻射光源。
牛XXXXX!O(∩_∩)O哈哈~
中国计划耗资48亿建世界最亮同步辐射光源
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7/1/366456.shtm
“那麽只需遠不到10億美元”,费用估算的都在误差值范围内!!!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大型对撞机论战风云再起!
何祚庥:对中国建大型对撞机的意见
http://mp.weixin.qq.com/s/USa474J89dvKyPZnHZR8Gw

有关超大型超导对撞机的几封电邮
http://mp.weixin.qq.com/s/TKlanCFI7eRD7XFMomt5yA

祚庥,


谢谢你请邦芬转来你的文稿。我和我的朋友们都说写得很好。


我猜想中央领导还没有

1. 了解无底洞的危险,

2. 了解再大的加速器也不能解决引力场量子化问题。
振宁

何小刚:评何祚庥院士对中国建设大型对撞机的意见
http://mp.weixin.qq.com/s/qvogRn6peR-a1_nuN426Kg
这位何小刚先生是台湾的女婿,好像之前也长年在台湾工作生活。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王兄,拜個晚年!閣下院子裡被人留下了太多垃圾,該清理一下了。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許久未見到格主新文章 懷念
當單親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盡量找時間寫稿,但是必然不能如以往那樣多產了。
  • 2017-02-20
  • T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等了一整天,看来这沙发还是要我来做啊!
王兄,您总算是回来了!昨夜,临睡前来逛了一圈,看到留言的数目在减少,还以为是见鬼了。。O(∩_∩)O哈哈~
看来川普说全球变暖是老共的阴谋还是有道理的,您这冬“猫”的够久,不过还好,总算是在惊蛰前露面了!
实在是太高兴了,口无遮拦,见谅!
一方面是忙著照顧小孩,一方面是去年手傷,打斷了我運動的習慣,幾個月下來,精神很不好。

現在忙還是忙,運動倒是可以了。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王兄終於蒲頭,太好了!

^____^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这大几个月时间,每周都会上来偷瞄一下有没有新文,结果都是在回味旧文的过程中得到不同的体会。
王兄“解甲归田”的这段时间,我也经历了换工作,失女友的小变故~~^_^
说来有趣,上一个女友说是起初被我异于常人的谈吐和与人有别的对观点吸引,我知道,我这些表象都是拜读博客、交流讨论之后从王兄和博客博友这汲取的养分~~
不知道分手是不是因为大几个月时间没有再次汲取到更多新鲜养分和知识,导致我分析事物、表达观点的水准原形毕露,故佳人弃我而去~~~
为了更多年轻后辈能较长时间维系“非单身狗”的状态,王兄任重道远,普度众工科男的慈悲,谢过啦~~O(∩_∩)O
你太謙了吧。不也常發言嗎?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Wow it's great to see a few words from Dr Wang...Single/solo parenting is indeed a demanding job...but it will get better after a while once the routine being set...All the best!
Like many others I look forward to reading new post from him ...
It's interesting to read about Evergrand's writing...I never expected Dr Wang's writing would help in that particular area... very funny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喜迎七公回歸,許久不見甚為擔憂,一切平安就好。願七公生活早日回到正軌!
  • 2017-03-09
  • OVL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刚冒了个泡泡,又潜入水了。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我的直覺告訴我, 王先生經營這個部落格直接導致他的家庭變故, 所以現今陷於取捨之間的的難題. 同樣作為中國人, 我知道家事是最難處裡的. 所以雖然我跟大家一樣都很期待王先生能夠繼續發文引領思考, 但是朋友之間是以道義相結合的, 所以於友諒一節, 大家須有一個體認; 即我們的期待相較於王先生的犧牲其間是不可以道里計. 因此應該將心比心; 既使王先生因為家事以後不再出文, 我們也應該體諒.

以我個人而言, 有幸接觸這個部落格以來從中獲益良多, 對王先生及各網友我都心存感激. 因為這是一種難得的機遇; 由於王先生的引領, 天涯海角分處各地的大家在這個部落格裡相聚, 因為各種討論的激盪, 大家擴展了見聞彼此又成為朋友. 我而且相信這種聯繫是不會斷的; 因為大家尊從這個部落格的宗旨事實與邏輯, 其背後則是誠懇. 而心誠是一種跨越時空的觸動和連繫, 因此我相信只要那天王先生再度出山, 我們還是會重聚在一起的. 大家且多保重, 來日再見!

我今年的計劃是修整好一口爛牙; 我只剩下十顆完整的牙了. 現在考慮的是部分拔牙植牙然後裝牙套, 或是等他全都爛光後學蔣介石完全裝假牙. 後者危險係數高; 怕半途因為營養不良我就掛了.
時間和心血的投入量,的確是很大的。多謝你的體諒。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每天都要来看看的,却是荒芜人烟,我们被王先生抛弃了吗?
小孩今天去朋友家Party過夜,我這不就把拖了好幾個禮拜的文章寫完了嗎?
# 转个对杨李的评价,跟王博士看法相似
当然物理学的天才也是熠熠生辉的,例如牛顿,爱因斯坦,麦克斯韦,伽里略,海森堡,薛定鄂,狄拉克,普朗克,玻尔,洛仑兹,法拉第,杨振宁,费曼等等。

这里稍微要说几句杨振宁。杨振宁创立的规范场论,在现代物理学中地位非常重要,与量子力学和相对论可以相提并论,1994 年,美国富兰克林学会颁发鲍尔奖给杨振宁时,对他的评价是极高的:“他提出了一个广义的场论,这个理论综合了有关自然界的物理规律,为我们对宇宙中基本的力提供了一种理解。作为20世纪观念上的杰作,它解释了原子内部粒子的相互作用,他的理论很大程度上重构了近40年来的物理学和现代几何学”。

不管怎么说,杨振宁的规范场论,已经排列在牛顿、麦克斯韦和爱因斯坦这一类伟大的工作之列。他是目前唯一还活着的人类最伟大的物理学家,没有之一。有的人因为人家娶一个年轻老婆而唧唧歪歪,莫名其妙,这羡慕嫉妒恨也太夸张了。
.....

李政道当时是有私心的,就像搞中美联合培养物理类研究生计划(CUSPEA),现在看来这是挖中国墙角壮大美国实力。他不过是想获得某些人青睐而已,以便获得更大资源,当然他得逞了,现在北京玉泉路的正负电子对撞机就是一个没法收拾的烂摊子遗产。

顺便说一句,那时李政道经常去科大,有幸见过,听过。他的看法远不如后来听过的杨振宁看法深刻,不管是物理,还是人生还是对年轻人的道路选择建议。
宇宙中的四大作用力裏,弱作用力和強作用力都遵循楊振寧所發明的非交換性規範場論。他沒有因此而得第二個諾貝爾獎,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其實,超级对撞机這個議題也是一個試金石,很多網絡上的所謂大V大腕大欄目,一到這坎就露餡了,例如頗有名聲的"東方簡評"

东方简评:再谈“超级对撞机”的问题!
www.hongdezk.com/.../58343.html

當然,我並不是因為"東方簡評"的立場是支持一方,就說它露餡,而是遍看全文(王兄和各位網友就不必了),全都是假大空,還把楊振寧說成是斤斤計較的賬房先生(蛤蟆口氣真大)--但是,它自己一點乾貨都拿不出來,連像"弱作用力和強作用力"這樣的相關術語都拋不出來,更不用說像王兄這樣專業的分析了。

連"不知為不知"都做不到,還敢出來指點江山,真箇是誤國誤民!

(幸好之前對這個專欄觀感不佳,一味只會高來高去,強拉因果。現在所見,果然沒有浪費時間)
無腦的鍵盤俠到處都有,倒也不是中國的專利。

我以前已經說過,現代的電子傳媒,極度放大了這些的無腦的噪音,使得民主制度更難正常有效地運行。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又來了!

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所长王贻芳:中国要建一个其他国家从未建过的大型对撞机
文汇网 2017-05-17 22:20:22
wenhui.whb.cn/.../56150.html

中国的大型对撞机现在已处预研阶段,项目组正在进行全面论证,包括与企业沟通如何将那些从未制造过的对撞机零部件进行批量生产。“我们要建一个其他国家从未建过的大型对撞机,绝对不会按照现在已有的模式建一个。”这是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中科院院士王贻芳在今天(17日)举行的第五届大型强子对撞机物理(LHCP)国际研讨会上透露的消息。
....
看來只有把他開除,才能爲國爲民免除後患。
# re: 【基礎科研】回答王貽芳所長
//中国要建一个其他国家从未建过的.......//

若真的要砸大錢,也要砸到國計民生的實用項目上吧。例如"藏水入疆",亦是前無古人,名垂千秋的項目。
是的。可惜的是,正因爲實用項目可以做效益評估,反而不容易花那麽大的錢。

極爲昂貴的純科學項目,沒有使用價值,唯一的理由就是求真,可偏偏大對撞機背後的超對稱理論是科學史上數一數二的忽悠。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個人檔案

廣告

最新文章

最新迴響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