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 本格總瀏覽人次-262,874
  • 引用-0
  • 迴響-0
  • 文章-204

身心障礙者的閱讀節專刊-【人物專訪】李秉宏律師~盲用系統支援變廣,盼法定授權增加圖書來源

閱讀使人充實,但目前主流的紙本印刷出版品與未經調整為易讀的資訊對於視覺障礙、聽覺障礙、心智障礙、學習障礙、失智症等身心障礙者來說,在接觸與理解上不是無法讀就是有看沒有懂。究竟他們在求學、平時閱讀、接受公共資訊時會遇到哪些困難?而政府、圖書館與學校對於促進身心障礙者閱讀提供了哪些支持服務與措施呢?

透過自由撰稿者劉惠敏(採訪)與張雅雯(撰稿)的文章一探究竟。


李秉宏手拿著博朗聽書機,正在示範如何操作使用。

光線夠亮時才能看到一些影像,這是法律扶助基金會律師李秉宏從小以來的視覺經驗,他是早產兒、視網膜沒有發育好,導致視力障礙,不過之前他去眼科檢查又得到另一個答案,醫師認為他的視力在出生後急速退化,是因為夜盲症,然而不論哪種原因,從有記憶以來他的視網膜就有問題,「有太陽光時我才能看到完整影像,但仍不如一般人清晰,若光線不足就看不到,我的視力和光的強弱有直接關係。」

有聲書是求學時的閱讀管道

他接觸閱讀一開始是學點字,從小學到高中都在啟明學校就讀,因為盲校的老師都學過點字,因此學習教科書都是用摸讀,如果要讀課外讀物比如金庸小說,才使用有聲書來聽,當時主要是向清華大學或彰化師範大學盲友會借閱,從錄音帶到光碟片他都經歷過。大學時一方面教授們多半不懂點字,另一方面他學法律,母校臺北大學對視障學生提供法律書籍的資源,也是以有聲書為主,成為他閱讀的管道。

「大學時我要盡快把書單送去資源教室,請他們錄成錄音帶,比前輩幸運許多的是,很多教科書早就有錄音帶,但如果是新出的書就無法第一手取得,必須等錄音的時間,感謝學校的支持,若真的很急迫,還可以申請工讀生的時數來幫我錄音。」

此外,李秉宏上課時也會錄音,有些老師教學時就說得很清楚,因此他應付學校考試不是問題,真正困難是準備律師考試時,有些考試要念的書,資源教室沒有那些有聲書,加上他已經是畢業生,沒辦法再用學校資源協助轉錄製這些有聲書,那時他只能就手邊有什麼資料就念什麼,加上聽補習班的錄音帶,最後順利考上取得律師執照。

其實早在國二時,李秉宏就接觸盲用電腦,不過那時候只能用DOS系統,一直到他大學畢業後,大約2002年盲用電腦開始支援Windows系統,才能用盲用電腦讀WORD檔,不像其他同學大約在高中、大學時,就普遍使用Windows系統的電腦,因此學生時代他閱讀主要是透過摸讀與聽有聲書,寫報告才用盲用電腦。

多重管道讓閱讀資源能同步

對於明眼人而言,可直接透過觀看螢幕顯示的內容與訊息操作電腦,視障者則需要一套將內容與訊息轉換成語音或點字的軟體,才能操作電腦,導盲鼠就是目前國內視障者普遍使用、運行於Windows作業環境下的螢幕閱讀軟體。

李秉宏過去也使用導盲鼠,但最近他開始轉用NVDA,因為這套系統在閱讀網頁或PDF檔更為容易,「導盲鼠針對先天失明者,學點字者用導盲鼠很順;NVDA主要適用對象是中途失明者,電腦鍵盤是一般的鍵盤,操作方式完全不同於導盲鼠,我還在適應。」隨著盲用電腦可支援的範圍愈來愈廣,在職場工作後他幾乎都使用盲用電腦,除了可快速從網路尋找資源,用電子檔和他人互動也比較不會有落差。

他認為要讓視障者的閱讀資源與一般人同步,應結合三種管道:一是盲用螢幕報讀軟體,要找支援範圍夠廣的;二是使用的掃描器辨識率要夠高,可方便將紙本書籍掃描成電子檔,但若是手寫的資料或是有照片、表格,就要請人幫忙打成電子檔;三是申請視力協助員,幫助資料轉檔、校對、繪製表格或圖形、分類書面資料等,以提升工作效率。

李秉宏很喜歡閱讀歷史類的書籍,他發現中國常常在網站上就有書籍的電子檔可取得,尤其近年推廣通俗講史,有很多網路寫手會在論壇發表連載文章,之後再集結成書,他就在論壇上看一篇抓一篇,用這樣的方式取得新書。「我很常用的工具是博朗聽書機,有USB的傳輸線可以連接電腦下載檔案,很多格式都可以支援,這台還可以錄音以及播放MP3,坐車時候可以聽,回家沒事時也可以聽,就好像我的行動圖書館。」

回顧過去的閱讀經驗,李秉宏表示小時候課外讀物的選擇很少,因為不論點字或有聲書,都必須經過二手轉製,而非市面上就直接發行點字或有聲書的版本,相當費時;至於電子檔雖然可提升轉製的效率,但最大困難在於出版單位有顧慮而不願提供。

解決電子檔取得困難的門檻

從《著作權法》的角度來說,由於作品權利人不一定是出版社,若與作者的合約只有授權印刷出版,電子檔就不是出版社可提供的權利,因此雖然盲用工具進步許多,然而書的來源卻嚴重缺乏的原因。

其實《著作權法》與《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曾經修法,納入馬拉喀什條約的精神,把資源共享的觀念入法,讓非營利團體的資訊權範圍擴大、格式更多,比如A團體已經轉製的資源可直接提供給B團體,不須再經過授權;或是國外輸入的書籍,臺灣的視障團體可以向日本的視障團體取得已經轉製的版本,只要再翻譯就好,不用從頭取得作者授權。

然而不論是條約或是上次的修法,都沒有提及出版端是否要提供電子檔,沒有解決書的來源問題。李秉宏表示要顧及出版社和作者的經濟利益,又要讓視障者資訊平等,法律上若能對出版社和作者明定法定授權的範圍,或許是一個解決方法。

「如同賣多少的紙本書要給作者一定比例的授權金,我的概念是出版單位將電子檔提供給視障團體,也可以把提供多少電子檔視為授權行為,比照紙本的授權金,讓作者的權益沒有受侵害,出版社也不會因超過當初授權範圍而有違法疑慮。」

不過實務面還有個問題,在於出版單位擔心電子檔在授權時可能外流出去,造成經濟上的損失,李秉宏認為要防止這個弊端,或許可以讓相關團體共同坐下來討論,他強調要去解決作者和出版社的難處,才能打開取得第一手書籍的管道,當出版端能安心提供電子檔、非營利團體可減少轉製成本、視障者也更快取得圖書資源,這才是三贏的做法。

  • 人氣:728
  • 引用:0
  • 作者: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殘障聯盟)

引用

個人檔案

    • 關於我
    • 暱稱: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殘障聯盟)
    • 分類:公益團體
    • 聯絡我

廣告

最新迴響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