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 本格總瀏覽人次-263,085
  • 引用-0
  • 迴響-0
  • 文章-204

身心障礙者的閱讀節專刊-【人物專訪】郭馨美常務理事~陪伴孩子閱讀,尋找適合學習障礙者的學習方式

閱讀使人充實,但目前主流的紙本印刷出版品與未經調整為易讀的資訊對於視覺障礙、聽覺障礙、心智障礙、學習障礙、失智症等身心障礙者來說,在接觸與理解上不是無法讀就是有看沒有懂。究竟他們在求學、平時閱讀、接受公共資訊時會遇到哪些困難?而政府、圖書館與學校對於促進身心障礙者閱讀提供了哪些支持服務與措施呢?

透過自由撰稿者劉惠敏(採訪)與張雅雯(撰稿)的文章一探究竟。


「學習障礙」的定義是因為神經心理功能異常而導致聽、說、讀、寫等學習上產生顯著的困難,學習障礙者不同於其他心智障礙者,其鑑定基準是智力正常或正常程度以上,但也因為如此,往往讓人不理解他們為什麼學業成績始終跟不上,導致學校老師容易對學習障礙者產生「不努力」的誤解,以及被同學欺負成為常態。

郭馨美於2017年4月22日於中華民國學習障礙協會主辦之「認識讀寫障礙–如何幫助學障者有效學習專題講座及座談會」正拿著麥克風分享。

中華民國學習障礙協會常務理事郭馨美的兒子Ian就是一例,由於是長子,她形容自己是照著書養,因此很早就發現狀況不對,幼稚園教注音符號、認字就跟不上,然而當時對於學習障礙的診斷沒有那麼進步,一開始醫師發現I a n對模型、拼圖都很擅長,認為腦袋很聰明沒有問題。

但由於Ian寫字顛倒得很嚴重,就像鏡子反射的字形,於是郭馨美又帶著I a n去找眼科醫師,但檢查後視力也沒問題,於是再去做感覺統合測驗與治療,後來才透過兒童心智科醫師確診為注意力缺失過動症(ADHD)。

報讀考試 發現孩子並非完全學不會

「進入小學後,我們兩個開始抗戰!」郭馨美表示自己一開始用嚴格的方式,要求I a n一定要把字寫到正確為止,所以字寫不對她就一直擦,要I a n重寫,光小一的功課就常寫到通霄,但後來她發現這樣行不通,開始換角度去思考有沒有別的學習方式,漸漸發現I a n雖然不認識字,但課文用背的也可以念得很順,「但中年級後因為文章變長了,就無法用這招,我也不想再逼著他寫字,甚至用左手幫他寫功課,才不會被認出是媽媽的字跡。」

功課可以幫忙完成,考試就必須靠孩子自己了,不出所料每次I a n的成績都是海溝裡的分數,郭馨美用修正液把考卷重新還原,一題一題用問的方式,發現I a n並非完全不會作答,只是他無法比照一般同學用文字解讀考卷,於是她跟老師反映這個情形,請老師在下次考試時允許她報讀,那次考了80多分,讓老師與同學們都大吃一驚。

不過這個考試方式卻也引來其他家長抗議不公平,「其實我報讀時老師都在面前,我根本不可能干涉,但其他家長卻認為還是有暗示答案的可能性,所以報讀考試只進行1次就沒有了。」之後I a n的成績當然又回到低標,她也只能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郭馨美指出不在意孩子的考試成績是一回事,可是學習過程從沒有停止過,她透過報讀測試,確認I a n確實有學到,因此不需要採信那種不適合孩子作答方式的考試成績。

但成績長期低標確實挫折Ian的自信心與人際關係,甚至懷疑自己是笨蛋,郭馨美於是和I a n溝通,不用每科都追上別人,選擇一個最喜歡的科目來加強就好,於是I a n選了數學,經過加強果然有進步,雖然九九乘法背不起來,可是邏輯概念很強。

唸國中時當時校內老師對學習障礙並不了解,普通班的老師一直認為I a n就是練習不夠、努力不夠,不相信怎麼會有人看到字卻寫不出來,幸好終於遇到一個學過特殊教育的教務主任,看過I a n的醫師證明和從小學習的資料,欣然同意I a n去特教組用報讀的方式考試,結果數學與物理都可以考到70、80分。

有聲書資源 對學習障礙者重重設限

郭馨美說,過去學校對學習障礙真的沒有遇過或沒有概念,比如I a n就讀大安高工時也是校內第一位學習障礙學生,因此她帶著I a n摸索的過程非常辛苦;就讀大學後,I a n的學習方式就是上課全程錄音,回家後郭馨美再陪著他一起聽,此外也運用掃描筆,把書上的文字掃到電腦,再轉成MP3音檔來聽讀。

當年學習障礙學生還無法使用有聲書,因此從小學到高一,甚至是大學的國文, 郭馨美都用錄音的方式幫I a n聽讀, 「直到後來有些電子的專業科目,我自己都不懂了,就沒有辦法錄音。」後來她去立法院倡議時就直言:為什麼要讓每個媽媽吃這種苦?如果已經有這些學科的錄音帶,為什麼不讓學習障礙學生使用?

即使修法通過,學習障礙者可以合法使用有聲書了,但是有聲書的資源分配還是以視覺障礙學生為主,比如視覺障礙學生幾乎不會去讀高職,所以高職的部分就欠缺有聲書的資源。再以圖書館來說,借閱有聲書也有限資格,目前允許視覺障礙者、聽覺障礙者以及有醫師證明的學習障礙者可使用,然而醫師證明多半是兒童心智科醫師開立,成年後就無法再看這個科別、但一般精神科又不見得懂,導致成年的學習障礙者無法運用有聲書的資源。

學習障礙者的閱讀問題出在識字有障礙,所以讀國字有困難,常用字彙比一般人少;此外,即使認識單字,但不見得讀懂文章內容。

不過郭馨美並沒有因此讓I a n放棄學習國字,而是試著找方法讓他比較好學,她指出許許多媽媽用諧音法或把字拆開的方式來教孩子,「例如每個家長都知道八國聯軍,就是俄、德、法、美、日、奧、義、英,因為用諧音『餓的話每日熬一鷹』來記。」

此外,她建議把國字的字體以及行距間距放大,學習障礙者邊聽的時候邊跟著找字的位置,才不會認錯字,國小時她就把I an的國語課本放大成A3的大小,雖然閱讀的效果勢必較好,但也因為這麼與眾不同,造成被同學嘲笑。

分享經驗 家長與老師都要共同理解

這樣的養成雖然不見得反映在學業成績,不過Ian現在已經可以閱讀一些小說,更喜歡透過YouTube上面的影片來學習,郭馨美指出適時提供學習障礙者適合的科技輔具,可以有效協助他們學習,閱讀障礙者可透過有聲書學習,書寫障礙者可以運用電腦或其他非書寫的方式,同樣能展現學習成果。

一路陪伴著孩子度過艱難的學習歷程,郭馨美強調親子關係一定要好,「要相信孩子長大會有一條出路,不要因為成績而打壞關係或否定他的所有可能性。」但他也知道家長本身也備感壓力,因為學習過程中老師常會怪家長沒有善盡督導的責任,常會感覺自己是不適任的家長。

因此郭馨美把自己的經驗設計成課程,在協會裡傳遞給其他家長,告訴家長要注意哪個階段可能發生的事情,甚至到學校帶體驗活動,許多老師參與後才明白,學習障礙學生的學習困難是孩子自己無法掌控的。

I a n現在已經30多歲,不過郭馨美仍和他約定,有關簽約的事情必須一起看過,比如工作的合約,她會逐條念給I a n聽,確認他知道意思再做最後決定,透過這樣方式訓練他看合約。

她指出路上很多標誌都是滿滿的文字,若不是I a n熟悉的路段,諸如「前方有紅燈號誌應減速」的告示牌,其實無法馬上理解,因此她教I a n看到牌子就減速,避免造成焦慮感,她也希望這個環境更友善,若能把這些標誌改成簡易文字搭配圖示,這樣的易讀版標誌其實對所有人來說,都能幫助快速理解。

  • 人氣:296
  • 引用:0
  • 作者: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殘障聯盟)

引用

個人檔案

    • 關於我
    • 暱稱: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聯盟(殘障聯盟)
    • 分類:公益團體
    • 聯絡我

廣告

最新迴響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