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 本格總瀏覽人次-14,996
  • 引用-0
  • 迴響-1
  • 文章-61
  • 2017-02-16 07:16

文言之美

 

 

中文是種難學難懂的文字。幾千個中國字就像是幾千個圖案,學習者不但要記住這麼多的圖案,還要記住每個字的意義和在書寫時的筆劃順序。中文不是拼音文字,它的發音和字的本身幾乎沒有直接關聯,所以學習者也必需強行記住各個圖案所對應的發音。中文的白話文已經夠難了,而對很多外國人甚至本國人來說,文言文更是艱澀深奧。在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和台灣前政府「去中國化」之際,文言文曾經被刻意打壓而有邊緣化的危險。

 

雖然時代在變,文言文已逐漸不合時宜,但它仍是一種非常簡潔有效而且充滿藝術性和美感的文字,應該被列為人類文明的重要遺產。藉由學習文言文,我們可以去讀懂先秦兩漢一直到清末民初「白話文運動」之前所有中國的典籍。

 

我個人覺得讀文言文是一種心靈享受,只要仔細去發掘,文言之美俯拾皆是。例如細讀下面節錄自三藏法師所譯【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的一段文: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

    無眼、耳、鼻、舌、身、意;

    無色、聲、香、味、觸、法;

    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

    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

 

就會發現這段闡述諸法空相的文字美得像一串珍珠,而且已經精鍊到無法增減或更動一字。以白話文來表達同樣的內容則氣勢將大打折扣,同時美感也會損失不少。如果把它翻譯成英文則勢必要用上一整頁的篇幅。

 

再看一小段北宋蘇軾的【前赤壁賦】:

 

「於是飲酒樂甚,扣舷而歌之。歌曰:

『桂棹兮蘭槳,擊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

    客有吹洞簫者,倚歌而和之。

    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

    餘音裊裊,不絕如縷。

    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

 

外國俗諺有云:「A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這句話是說一張圖畫勝似千言萬語而通常事實也是如此。但東坡居士的這八十一個字卻構成了一幅生動的圖畫,或者更進一步地說,這段文像是把蘇軾和友人泛舟赤壁的情形“錄影”了下來,讓後人看到江上美景,聞到醇酒的香味,聽到出神入化的簫音和動人歌聲。

 

文言文的特殊結構讓中國的詩詞在全世界獨樹一幟。世界上沒有其它文字能夠像文言文一般作出這種具備押韻、平仄、對仗,既獨特典雅又充滿想像空間的詩體。

 

讓我們一起來吟誦唐李商隱的【夜雨寄北】:

 

「君問歸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

    卻話巴山夜雨時。」

 

這首七言絕句,寥寥二十八字道盡了遠方遊子的思戀之情。那「剪燭夜話」更是多麼優美的舉動啊!中國文人細緻的心思和高雅的生活藝術藉由文言文表露無遺。

 

“詩”的美感如此,“詞”也絕不多讓!

 

且看北宋才女李清照的【如夢令】:

 

「昨夜雨疏風驟,

    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

    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

 

這闕短短三十三字的「小令」顯現引人遐思的女子含蓄又嬌懶的美態。作者巧妙地運用文字魅力,試問捲簾人卻又不直接表明所問何事?直到“海棠依舊”讀者才知道原來問的是海棠花情形如何,首句“雨疏風驟”的伏筆效用此時才突然浮現。那“濃睡不消殘酒”說明了女主人嬌懶的原因是因為宿醉未全醒而懶得走動。她既關心一夜風雨過後的海棠,又不敢親自去看花朵凋零殘敗的可能景象。等從捲簾人口中得知海棠大致平安時,她又忍不住要顯示一下自己見解比那捲簾侍女高明一等而說海棠應該是“綠肥紅瘦”,也就是說風雨過後應該是綠葉茂盛而紅花凋瘦。至於“雨疏風驟”的“疏”字到底指的是“稀疏”還是“疏狂”,讀者可以各自表述。不管作何種解讀,此處用“雨疏風驟”可是比 “雨急風大”或“雨稀風狂”更為典雅。文言文的精美巧妙可見一斑。

 

最後筆者用英文翻譯了這闕【如夢令】來和文言文作個比較:

 

Last night the rain was intermittent and the wind went wild.
After a sound sleep yet I still felt tipsy and tired.
I asked the maid who's rolling up the screen,
"The begonia flowers seem the same." she replied.

"Don't you know? Don't you know?" I said,

"The green leaves should be luxuriating while the red flowers languish!" and I sighed.

 

 

註:上圖“四季海棠”引用自黃淑麗國文教學網。

http://share.skjh.tpc.edu.tw/888/default.aspx

 

  • 人氣:495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竹林過客

引用

迴響(0)

目前尚無迴響資料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個人檔案

廣告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