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 本格總瀏覽人次-3,002,573
  • 引用-0
  • 迴響-120
  • 文章-2,744

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的微笑

周星星附上法國《世界報》的尚—呂克˙南希   « Jean-Luc NANCY »
紀念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這一文:




〈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的微笑〉(Le sourire d'Abbas Kiarostami)

剛好跟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同一年出生,哲學家尚—呂克˙南希跟阿巴斯
˙基亞羅斯塔米既是同時代的人,其實也是身為思想上的同一代人。二○○一
他(尚—呂克˙南希)曾經出版《電影之必然性,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
(布魯塞爾出版),絕佳的一本著作,內容既包括他跟電影導演的對話,也收
錄好幾篇談論他(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的電影影片的論文。今天,他提供
給我們這一篇既是紀念文、也是道別文性質的文章。


看到有些哲學家總是能夠從我拍的電影影片找到什麼什麼意義,卻也都是我
自己根本沒想要放進去的東西,說真的,我被逗得很樂。」那時,某一天,
地點是在羅馬,他(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說這話的時候有一點想搞笑,
而我(尚—呂克˙南希)當時就在現場。當然,他想要說的是他的電影其實
還有更多的東西是一些哲學家們沒辦法能夠抓得到的。就算是這樣,也還是
不會妨礙他繼續維持注意力,注意看看他的電影影片還會提供什麼,會再讓
我們眾人可繼續思考。


他的電影,全套的電影作品(或可譯為:他的電影世界)就是一門感性的思
想。這樣的一種思想,就很貼近『冥想』   « méditation »   這個字詞
————
或者也可說是『反覆深思』   « rumination »   ,直接引用尼采的說法,也許還
是他更偏愛的說法。

『冥想』或『反覆深思』無處不在,冥想(反覆深思)臉孔,冥想(反覆深
思)一棵樹,冥想(反覆深思)一條路,冥想(反覆深思)影像的顆粒,在
一個臨時搭起來的帳篷內冥想(反覆深思)世界盃足球賽,冥想(反覆深思)
戲劇表演引發的感動,冥想(反覆深思)   Hossein   的奮鬥引發的感動,或
冥想(反覆深思)日出時光的   Juliette   引發的感動。他的電影是不斷地自
我反思
————就各種狀況來看都是如此————,但目的並不是要自成
一個自己爽的電影世界,而是要透過影像穿透我們,從它的『思想的力道』
穿透我們。他總是說:要『專心看』,要『細心地看』,要『認真地看』。
每一個影像,都在呈現說『它(該影像)正在呈現,而且是怎麼樣呈現,為
什麼這樣子呈現。』今天,我終於更懂為什麼他曾經說過他更偏愛攝影了。


基亞羅斯塔米進入電影歷史之頁的時候,正好就是某種害怕會『失去什麼
什麼』、或『已經走到盡頭(末日)』的感覺大大地氾濫的時代,就像在很
多領域也都會這樣一樣,有時就是會發生這種事。毫無疑問,這,並非跟我
們這個世界的『中心點的劇烈震動跟轉移』、跟『世界之穩定平衡也都在鉅
變、轉移』沒有關係。他(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什麼都沒說,他就只是
去做。他所想的就只是怎麼樣實際去做。但,並非是怎麼樣實際去『生產』
,也不是去『徒手製造』:他所做的,就是直接面對影像。去尋找影像,讓
影像它自己靠近過來。在他的電影影片裡面,總是有某種什麼的影像之『接
觸』、『碰觸』:一塊鐵皮,一塊大石頭,一隻鴨子的羽毛,臉頰上的一條
絲巾,依照這些物品的質料跟微微的吹動動作,都在形塑銀幕上的畫面。


他(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身為『具備豐富的極其古老的(文明之)
光的國度』之子,他所尋找的無非就是某種『必然性』的『明亮』:此即:
『它就在那邊』(的『必然性』的『明亮』)。這棵樹就在那邊,這女人就
在那邊。他們(它們)之所以就在那邊,並不是為了某一種功能才在那邊,
也不是為了要服務某一種目的(內心想要做到的事),而是,他們(它們)
之所以出現就只是以『在那邊出現』的方式出現而已,他們(它們)就自己
出現而已。瞧,此即影像:那些東西,那些人(生物),那些地點,到底是
怎麼樣提議他們(它們)的實際狀況。是提議,安排,幾乎更是強制放置。
王子之名阿巴斯,他(基亞羅斯塔米)氣勢軒昂:他不會讓電影觀眾把目光
轉移到別的地方。他擅於引導,要求一絲不苟。在創作最深之處,他總是最
在意要建立或要呈現他所建立好的東西(影像):要考慮道路必須要有多長
(就拍多長),要考慮該怎麼選擇人的臉孔(哪一時刻該用哪一個臉孔),
要考慮該怎麼樣辨認得出最細微的事件,該怎麼拍攝成影片、拍攝成照片,
要考慮不要、或永遠都不該以一種很不對勁的方式做出以上的事情。


在他的電影世界,很少有夜晚,卻很多白天的時間。天空的日光,或某一家
電影院、劇院的日光:這種『會讓東西現形』的日光。陰影,對,會有,陰
影站上街道、或也站上跟雪地分隔開開的土地;揚起來的灰塵,對,會有,
就在剛剛駛離開的汽車後頭;太陽眼鏡,對,會有,好能夠看得更清楚絲巾
上白得發亮的絲線。一再、而且總是如此,他就是去『呈現』,讓人能『看
得到』,他所拍下的影像照亮了觀眾的目光,清潔觀眾的目光,還打亮觀眾
的目光,就如同我們去擦亮一張鏡子那樣。

大家都說基亞羅斯塔米想要去教學。有何不可呢?但,卻不是傳授已知的知
識讓人知道而已,而是把一些跡象帶過來,然後,帶領我們跟上那些跡象。
而且讓我們去思考。很有耐心地,很細心地,帶有柔和的態度,卻還是有所
堅持。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對我們抱有超高度的信心、從不減量的信心,
對投入『絕對事實』(那是他自己的用詞)的事又有非常執著的、積極的信
念:『絕對事實』也者,此即一台攝影機能夠讓我們看得到事物驟然顯現,
不須先一步一步作示範、不須先作什麼論證,就這樣,僅僅只須要我們一步
一步跟上他的目光。的確,這真是超過哲學家的身份,而且還是大大地超越
哲學家:他是一位形塑理念的創理家。因為,「理念」(   « Idée »   )也者,
柏拉圖說的   « idea »   ,(柏拉圖說的)就是真實的影像(image vraie)或
就是事實影像(image-vérité)。

這呀,就是從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無法抹去的微笑、或幾乎讓人感知不到
的微笑所生的理念。


posté le mercredi 3 août MMXVI

《理想國》第一卷開場
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jostar2/archive/40980  

〈基督教只能是新教?有沒有搞錯?〉
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jostar2/archive/43211  


posté le mercredi 3 août 2016
posté le mercredi 3 août 2016
posté le mercredi 3 août 2016
  • 人氣:1,117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周星星

引用

迴響(0)

目前尚無迴響資料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個人檔案

廣告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