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 本格總瀏覽人次-2,866,481
  • 引用-0
  • 迴響-118
  • 文章-2,573

「誰鳥你啊?」的英文怎麼說?

「誰鳥你啊?」對,「誰鳥你啊?」的英文怎麼說?

很簡單,就是:

周星星我認為就是:   « Who cares ? »

這一句英文,看似很簡單,但是,卻也是很奇怪,明明這就是國中一年級就教的英文
文法,也就是:

「第三人稱單數」,「動詞」字後面要加   « s »   ;

但是,台灣的教育成績卻慘不忍睹,因為,到處都可見到有台灣人在網路上打:
   « Who care ? »

好了,教會各位「誰鳥你啊?」的英文怎麼說,大概也教不會其它的學習態度。是不是?

接下來,不再管「誰鳥你啊?」的英文怎麼說
————記得就是   « Who cares ? »
————;而是,「老師早!」的英文怎麼說?

如果有英文老師跟你們說:「老師早!」的英文是   « Good morning, teacher. »   ,
那麼,周星星我就必須說那位英文老師其實根本不懂英文的文化。

錯!「老師早!」的英文,不是什麼   « Good morning, teacher. »   ,而是要看「老
師」的性別,再決定說:   « Good morning, Sir. »   ,或   « Good morning, Ma'am. »
;因為,   « teacher »   是「老師」這個職業,是「老師」這個職業的英文字,
  « teacher »   這個英文字,不能當作我們去稱呼對方的敬稱語。

在中文的文化,「老師早!」已經把「老師」這兩個中文字當作是稱呼對方的敬稱
語。「老師」,也已經變成對方的身分。

至於什麼是   « Good morning, Sir. »   或   « Good morning, Ma'am. »   ,請自行再
去問你們的英文老師;周星星我非常確信你們的英文老師會說出很正確的解釋。

好啦!周星星我也不再鳥「老師早!」的英文怎麼說。

接下來,來認識一下「誰鳥你啊?」的法文怎麼說?

周星星我認為是:   « On s'en fout ! »

「老師早!」很好,老師來了;但周星星我非常確信你們的英文老師答不出來!

誰鳥你啊?」「誰鳥你『誰鳥你啊?』的法文怎麼說啊?」

哈哈哈!這就是周星星我的目的;我達到目的了。

事實上,周星星我也沒有鳥你們,周星星我將繼續我個人的探討。

事實上,周星星我也參考了   GOOGLE   的翻譯程式;   GOOGLE   很死板地把英文
的   « Who cares ? »   翻譯成   « On s'en fout ? »   ,用的仍然是「問號」;但事
實上,   « On s'en fout ! »   要嘛是驚嘆號,要嘛就是句號,不太可能變成問號去質
問別人說「是不是?」。

台灣的教育部說要考「英聽」。要考「英聽」,那,要不要也考「英說」?事實上,
考「英說」這門科目,「英說」這門科目是很難的。要台灣人說英文,能夠不說出
台灣人的口音、或能夠正確地發音,是很難的。

但是,不管是不是要考「英聽」,或要不要也考「英說」,都阻擋不住一件極其重
要的事實:還是要考「英讀」(閱讀)、要考「英寫」(書寫、寫作)、要考英文
跟中文彼此的思考跟互相的翻譯。就是,還是要考「英文」這一門科目。

還是要考「英文」這一門科目,意思接近是:「誰還要鳥什麼法文、義大利文啊?」
對啊,要不要也考法文?要不要也考義大利文?要嗎?

要考「英文」,要不要也考「法文」?要嗎?周星星我說:「當然不要!」

這怎麼說呢?怎麼解釋呢?答案,很單純:法文並非必需品;法文是「奢侈品」
   « un luxe »   。


法文並非必需品;法文是奢侈品

周星星我絕對反對「英文是國際語言」的絕對性質。事實上,只有「英文是世界上
最多人在互相學習並以此溝通的語言」的相對性質。

怎麼說呢?只消看看「國際間」     « inter-national »     ,「法文」在法國、比利時
(再加上很小的盧森堡)、瑞士(再加上超級小的摩納哥)、北非國家跟西非國家、
馬達加斯加、加拿大魁北克地區、加勒比海那兒的海地法文系國家國際間的互通,
跟「西班牙文」在西班牙、南美洲一拖拉庫的國家、中美洲跟墨西哥、加勒比海那
兒的多明尼加共和國、甚至包括美國境內西班牙文系國家國際間的互通,就已經能
夠解除把「國際」單一化變成「英文的國際」的「孤陋寡聞」。

「早!」的英文怎麼說?大家都會,連台灣人都會說:   « Good morning. »

「早!」的法文怎麼說?雖然絕非大家都會,但很顯然在「國際間」   « inter-
national »   ,很多人見面彼此還是問候了一句   « Bonjour. »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曾說過:「文化不是奢侈品,是必需品。」( "La culture
n'est pas un luxe, c'est une nécessité." )(高行健)

法國作家保羅莫宏(Paul MORAND)也曾說過:「有一些敵人不是什麼奢華的事,
而是必須的。」( "Avoir des ennemis n'est pas un luxe, c'est une nécessité." )
(Paul MORAND)

周星星我則反過來說:法文並非必需品;法文是「奢侈品」。

會英文的台灣人不稀奇,會法文的台灣人才是奇人。

會法文的台灣人不稀奇,會中文的法國人才是奇人。

會法文的義大利人不稀奇,會中文的義大利人才是奇人。

會中文的美國人不稀奇,會法文的美國人才是奇人。

以上,該怎麼說呢?在什麼樣的情境,以上的說法,才算是有效的呢?其實,以上
的說法,周星星我幾乎都有個人的經驗。

會法文的台灣人,真的不稀奇;但周星星我就認識很多會中文的法國人,他們才是
奇人。

會法文的義大利人,真的不稀奇,周星星我以前在法國就碰到過一拖拉庫的會講法
文的義大利人;但周星星我剛剛認識兩位會中文的義大利人,他們才是奇人。

會中文的美國人,真的不稀奇,在台灣處處可見;但是要能夠在台灣也見到會法文
的美國人,那才是奇。

所以,會中文的義大利人,或會義大利文的台灣人,這些人,才是奇人。這些事,
也都是相對性質的,「國際間」   « inter-national »   。

周星星我將繼續我個人的對某些法文字的探討。

米歇傅柯(Michel FOUCAULT)在他的第一本重量級著作
————其實是他的
國家博士論文
————用了兩個法文字當作標題:「瘋狂」(folie)跟「不理性」
(déraison);後來才定為單一的書名《古典時代瘋狂史》(Histoire de la folie
à l'âge classique, 1961)。

周星星我非常能夠理解   « folie »   所指的「瘋狂」。有些人,的確是已經「瘋了」
  « fou(s) »   ,所以才要談《古典時代的瘋狂、其歷史》。但周星星我也注意到米歇
傅柯也用到的概念是   « déraison »   ,「不理性」,中譯成「非理性」也行,但中
文「不理性」更強。這意思是:先有「理性」   « raison »   ,這是啟蒙時代的重要
資產;有了「理性」   « raison »   ,再用   « dé »   是要「解除」,   « déraison »
就是要解除「理性」   « raison »   ,解除「理性」就是「不理性」。

說誰誰誰精神狀態不穩定、喪失心智、沒辦法控制情緒跟行動、舉動,我們常說這
些人是「瘋子」,「瘋子」很有可能對社會造成危害、對社會成員(公民、市民、
居民)造成傷害。「瘋子」反而是相對明顯的,「瘋狂」本身不太隱藏起來。

但是,「不理性」   « déraison »   卻是完全另外一回事,是更複雜、是更難描述、
申論、把它分析得明晰、把它呈現得明白易懂。

就像身處在二○一五年台灣人都在求生存的台灣,很難對那一群人評論得清楚說哪
些「事」、「言」、「行」根本就是「不理性」   « déraison »   ;不得不說台灣人
都正   « living the Hard Way »   ,嗚啦啦,能看得懂上面的英文,就更好了。

米歇傅柯的企圖當然不像周星星我試圖想要做的那樣,比較膚淺、過度台灣本土性
質;米歇傅柯談論「瘋狂」(folie)跟「不理性」(déraison),是要談論「理性
」(raison),是要找出知識的理性原則,跟真理   « la vérité »   的理性基礎。

簡單、不須要用到大腦的東西,如果這個東西叫作「文章」、「思辯過程」,終究
是台灣人的「菜」,意思是台灣人比較喜歡「吃」的東西、比較喜歡「看」的東西。

當台灣到處都是「那個什麼什麼的英文怎麼說?」、考托福、考「英聽」的實用教
材,當台灣人只願意教授美國的英文語法、絕對不知悉英國的英文語法,當台灣人
學英文的目的只剩下考試、而不是學了英文之後用「英讀」(閱讀)去認識、去學
習外國的知識,或者更進一步得知更寬廣的國際觀、更進一步要去學法文、義大利
文、西班牙文、其它外國語文,到了這個階段、這種層級,就已經超越「老師早!
」的英文怎麼說?「誰鳥你啊?」的英文怎麼說?,就已經可以開始談論「自由」
(la liberté)、「言論自由」(la liberté d'expression)的問題。

除非,談論「自由」、「言論自由」的問題,對台灣人到底喜歡吃什麼「菜」、這
樣的「菜」是不是又太硬、太嚴肅,再度變成「誰鳥你什麼是自由、言論自由啊?
」的「誰鳥你啊?」   « Who cares ? »   ,那麼,又何必要考「英聽」,考「老師早!」的英文怎麼說?

各位知道嗎?你們每一個人都有權對我周星星說:「誰鳥你啊?」但是,你們每一
個人都知道「誰鳥你啊?」的英文怎麼說嗎?

各位知道嗎?你們每一個人都有權對我周星星說:「誰鳥你啊?」但是,你們每一
個人都必須知道周星星我也會說   « On se fout de vous ! »

écrit le vendredi 23 janvier MMXV
  • 人氣:928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周星星

引用

迴響(0)

目前尚無迴響資料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個人檔案

廣告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