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 本格總瀏覽人次-2,830,215
  • 引用-0
  • 迴響-121
  • 文章-2,538

小腿被生鏽的鐵釘刺進去

Dumb move, man, dumb move !




Monttortue, le lundi 17 juillet MMXVII

昨天/禮拜天(sabato)/二○一七年七月十六號(禮拜天)【〈七月(juillet /
luglio)
〉】出門去餵野貓的時候,剛開始我人非常地開心,因為我已經贏得
兩隻野貓對我的信心;但是我人也太不小心,在一轉身的時候一時失去平衡

————會失去平衡感絕對是因為我人已經『年長』、『力衰』————
結果就是我人極不小心傾倒,直接被一根已經生鏽的釘子刺進右小腿。我的
天啊!我人已經怕到最高點,我真怕必須要把右小腿截肢。

昨天禮拜天晚上,大約就是傍晚七點鐘的時候,因為正是禮拜天的時候,幾
乎沒有一家診所都還有在開,所以我人有點緊張地趕快回去拿健保卡、再搶
搭計程車去掛急診。計程車一百三十五,急診共須五百,昨天為了搶回我的
人命,很單純地只是因為我人太不小心,立刻就破財六百三十五。立刻。可
想而知,後面還會再花到兩千多塊。

今天/禮拜一(lunedi)/二○一七年七月十七號(禮拜一)【〈七月(juillet /
luglio)
〉】上午,我人是立刻再回去看門診。昨天晚上再到今天早上僅一
下子而已,所以我沒有換葯,就由新的門診醫師、護理師來換葯。

昨天我已經先說我被生鏽的釘子刺進兩公分,但急診醫師並沒有用棉花棒刺
探進去測深度,只是塗消炎藥膏、打了一針破傷風疫苗。

今天我人則是被門診醫師「超認真地」用棉花棒刺探進去測深度,買~鴨~
的咧!棉花棒鑽進小腿的時候,真是屬一屬二的恐怖疼痛!買~鴨~的,我
人都已經是四十五歲的男人了,今天我被棉花棒刺探進去小腿的經驗,還真
的是第一等級的超痛,比我人開過痔瘡手術之後平躺在病床上的時候,還要
再恐怖
————我人的表情正是咬牙切齒,我的右手握緊成硬梆梆的拳頭,
實在沒辦法再被沾了優碘的棉花棒刺探進去(小腿)一次。

今天又是掛號一百,又是自費負擔兩百四
————再拿五天份抗生素的葯
————,合計又付了三百四十塊錢新台幣。

我人一直在思考「一不小心」就造成人生「劇變」的人生哲學。  Une réelle
  « philosophie de la vie » d'un homme, d'une personne   ,「某某人」的人
生突然「劇變」的人生哲學,因為我也已經意識到這也很有可能落在我人身
上,不是今天,也會是明天,而且一定不是「絕不會發生」。

我人有沒有「很怕」『被截肢』
————右膝蓋以下被截肢?有,真的有,
我的想像甚至立刻跳到我人已經『被截肢』之後的人生,意思是,喔,買鴨
的,每個月都要領取殘障人士補助。如果都不用出去工作就能夠領取殘障人
士補助,聽起來,也沒什麼好多抱怨的,是不是呢?


Monttortue, le mardi 18 juillet MMXVII

今天/禮拜二(martedi)/二○一七年七月十八號(禮拜二)【〈七月(juillet /
luglio)
〉】,我開始出門去買『換葯』須用的醫材,諸如生理食鹽水、棉花
棒、紗布,但是不用再買透氣膠帶,因為已經有一卷了
————老實說,每
一項單一品項看起來並不貴,但是,每一項物品都不可能只買一個單位而已

————例如紗布,一買就是三包紗布,棉花棒也是一買就是五包或六包,
累加起來,也會是一筆數字。因此,為了治療刺傷,這些金額的金錢是不得
不花。

外頭真的好熱,開始是很典型的炎熱夏天,買鴨的,我出門買完醫材之後,
趕緊走回家躲避戶外的燥熱。就不知道我的傷口有沒有惡化,或其實是開始
產生效果。


Monttortue, le mercredi 19 juillet MMXVII

今天/禮拜三(mercoledi)/二○一七年七月十九號(禮拜三)【〈七月
(juillet / luglio)
〉】又再是回診的一天,我冒著直接被太陽照射下的攝氏
三十七、八度的高溫走路,用走路的『交通』方式一路走到醫院,目的是為
了省錢
————省交通錢。

我沒車,沒有機車,更沒有轎車,絕對都是事實。

我就是在烈陽下一路走路、一直走到醫院,因為的確是沒辦法負擔計程車交
通費
————而且若是要搭公車則是超級不方便。

幸好今天醫師診斷過後,認為傷口跟內部似乎是沒有
————或說是還沒有
————感染的跡象。幸好,幸好,我多麼希望所有一切都很「幸好」……

於是乎,趁今天(二○一七年)七月十九號(禮拜三)我心情大好之際,我
趕著上台北市市區看電影。

如果今天我是一個殘障,一個沒有右腿的殘障人士,可想而知,為了移動、
出門去台北市看電影,就是很單純地想要看電影,都會變得極度不便。所以
我應該要非常、非常地感恩,感恩今天經歷過這麼多苦難的試煉,最終仍可
以擁有一個很正常的人生。


Monttortue, le jeudi 20 juillet MMXVII

「好熱!好熱!」   « Il fait très très chaud ! »

為了休養,為了休息,而且也因為天氣很熱很熱而覺得很睏很睏,所以我也
趁機故意以「很想睡」的藉口繼續去睡很長很長的時間。

如果是在室內躺著,很多人可能都不會相信因為你人是躺著不動,所以你人
的體感氣溫其實是……只要吹吹電扇就夠了。

外頭是攝氏三十七度一
————極靠近桃園市市區、靠近市中心————
但是在室內躺著的時候,吹吹電扇就夠了。甚至是還很涼快。

今天我自己換葯的時候,看了看,也用棉花棒壓一壓,看起來似乎是有在復
原中。有時,看起來是很好,但其實內部可能是很糟。所以我只是在等待,
等待傷口是真的復原了,或是等待傷口出現了感染的徵象
————好能夠
趕快再去醫院動手術切掉感染的部位。

深夜的時候
————喔!超級深夜的時候————,我看到即時新聞說劉
文雄送醫急救的時候已經沒有心跳。什麼?是他?太驚人了吧!意思是:距
離陳立宏的距離太近了吧!?

然後,隔沒多久,又有一項「死亡」新聞:「聯合公園」(LINKIN PARK)
主唱自殺身亡。

周星星我根本不是   LINKIN PARK   的歌迷;甚至,周星星我根本很不喜歡
LINKIN PARK   的音樂,我認為他們是只會高喊的搖滾樂團,沒辦法、也沒
資格跟   JOURNEY   、   DEF LEPPARD   、   JOE SATRIANI   的搖滾樂成
就相比。但是,但是呀,一個人四十一歲的時候就過世,實在也太不值得了。

所以我也就是在這一時刻才第一次聽過   Chester BENNINGTON   的名字。
周星星我沒辦法像二十八年前一樣會去刻意記住   IRON MAIDEN   的主唱
叫   Bruce DICKINSON   ,因為我早已經不是當代搖滾樂新團的歌迷。而且
周星星我還覺得台灣人記者們都很遜,既不懂搖滾樂,也根本不懂一項西方
世界外國人姓名構成的「文化」。

以   Chester BENNINGTON   為例,如果你想要使用簡稱,那也會是   « Mr.
BENNINGTON »   ,也輪不到是   « Chester »   ,因為   « BENNINGTON »
才是家族姓。

可是,周星星我覺得全台灣很多台灣人都很笨、都很沒有專業,所以才會是
今天這種蠢樣,沒有專業。


Monttortue, le vendredi 21 juillet MMXVII

今天/禮拜五(venerdi)/二○一七年七月二十一號(禮拜五)【〈七月
(juillet / luglio)
〉】照樣「好熱!」,我人也照樣睡很長的覺。

我一直都有在注意我的右小腿的傷勢有沒有好轉……答案是:有的。看起來
被刺傷的部位確實是沒有被感染,因為我天天看,看起來都沒有紅腫發炎。
別忘記我人是被生鏽的鐵釘刺進小腿裡,一發現到周星星我被生鏽的鐵釘刺
進小腿的時候,其實我人是很害怕會被截肢,我的想像力甚至立刻跳到我人
已經被截肢的那一天,我是一個殘障的人,最終,我只能坐在書桌前不斷地
瞎掰故事,好能夠完成我身為一個作家的志業。

我根本不會在乎我會不會被截肢,因為,今天不管明天我人是會變成什麼樣,
周星星我人已經學到「其實我個人『已經活得很愜意』」的人生體驗/體會。

當你(們)人已經很知足,不再對人生怨懟一大堆「這個不對……」、「那
個也不對……」,你(們)人就更能夠「感恩」現在你(們)人還在人世上
享受人生的「美妙」。是的,我人四十四歲、四十五歲的時候很知足,畢竟
四十五歲的年紀已經比四十一歲的大明星活得更長久一些。

誰四十一歲?哪裡的大明星四十一歲?

其實,沒錯,周星星我正是在說   Chester BENNINGTON   也就是   LINKIN
PARK   的主唱   Chester BENNINGTON   ,他四十一歲的時候上吊自殺,身
亡。

如果   LINKIN PARK   因為沒有   Chester BENNINGTON   而解散,就像是
LED ZEPPELIN   因為鼓手   John BONHAM   驟逝而解散,也會是好事,
這樣正好證明   LINKIN PARK   不能沒有   Chester BENNINGTON   ,
   « and the legend lives on ! »


Monttortue, le samedi 22 juillet MMXVII

我不是那麼喜歡過農曆年的日子
————雖然『農曆年』正是中華文化的
傳承
————,我只喜歡過農曆春節(新年)跟比較有趣的中秋節,我是
覺得農曆日沒有「週年」的意義。可是,又到了這一天,農曆的父親忌日。

第二個   « anniversaire du décès »   ,我父親已經   « non-être »   兩年了

————快兩週年了,以陽曆年來算的話————,我常常覺得我是以
「對不起我父親」的心理狀態度過我自己的餘生/人生。我自己內心很多
思緒/心事其實很難一一地說個分明,今天沒有人(們)會懂,明天更沒
有人(們)能懂。


今天/禮拜六(sabato)/二○一七年七月二十二號(禮拜六)【〈七月
(juillet / luglio)
〉】外頭還是好熱,感覺上,只能在烈陽下走一分鐘而
已。但是前幾天太陽還是很大的時候,我還走上三十幾分鐘。   « Il fait
chaud au au au au au ! »



Monttortue, le lundi 28 août MMXVII

當初就是為了要餵食兩隻野貓,尤其是一隻已經懷孕的母貓,我才會一個不
小心,一時失去平衡,就順手扶著一個爛到不行的護欄,結果我就這樣被下
面的鐵釘刺進小腿裡面去,感覺上像是被刺進去兩、三公分深。

大約是在二○一七年七月【〈七月(juillet / luglio)〉】底的時候,我小腿
的傷勢就已經比較好了。表皮開始結疤,而且周圍也沒有感染的跡象。但是,
自此之後,小腿被刺進去的部位一直都有一個癢癢的、裡面有東西在動感覺,
所以我也覺得我也再也回不到過去的狀態。

我從沒覺得「悔不當初」,因為是我自己不小心,而且也是我自己超級樂意
地要去餵野貓。想要贏得野貓的信任,一直都是我個人的樂趣。

今天八月二十八號我再去餵野貓,我必須說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裡,那兩隻
野貓都已經被我馴服了。尤其是那隻懷孕的母貓,不僅僅是看到牠早就生了

————因為牠的肚子早已經消下去,但是我從沒見到小貓咪當證據,只能
說牠把寶寶們藏得很好
————,最重要的是牠已經把我當成最好的朋友,
因為我一出現,牠就有東西吃。今天倒是有讓我超意外的驚喜:我先看到一
隻橘色虎斑小貓咪,我立刻就知道這是那隻母貓的寶寶;然後我自己在心裡
面說:「看過牠的肚子又鼓又飽,真沒想到牠這一胎才只有一個貓咪寶寶。」
更多的驚喜在後面:拖了快一個小時,我才再看到另外三隻貓咪寶寶。「總
共有四隻!吼、吼……厚!」

這不就是我的初衷嗎?今天晚上,看到四隻貓咪寶寶都已經一個半月大了,
我實在是在心中超微笑。我沒忘記我之所以就在這附近因為我人失去平衡才
會被生鏽的鐵釘刺進小腿裡面去,但是我會立刻不再管那一個意外,因為,
小貓咪現身了,很不高興呢!意思是超高興的呢!


Monttortue, le mardi 29 août MMXVII

今天(二○一七年八月二十九號)【〈八月(août / agosto)〉】我故意不
上台北
————因為我根本不是台北市人,也已經不住在台北市中心市區內
————,今天我決定要繼續整理東西,好能夠再在今天晚上去餵野貓,
看能不能再看得到那四隻貓咪寶寶。

今天晚上還不算太晚的時候,我是先看到那兩隻成貓,而那隻貓咪媽媽則是
會對我叫,那個意思是在對我打招呼,表示牠很高興看到我,因為我又為牠
們帶來晚餐了。那個「晚餐」,不過就是些貓餅乾/乾糧,其實也會吸引貓
咪寶寶現身。應該要這麼說:那四隻貓咪寶寶大約是一個半月大,很可能之
前都還沒有吃過固體食物,所以牠們會超乎想像地被貓餅乾的味道吸引過去。
這就是一種把貓咪寶寶騙出來的方法,也必須要這樣好讓牠們能趕快習慣人
類去親近牠們。最好的方式,就是抓到牠們、幫牠們通通都結紮。不應該刻
意讓牠們多多繁殖,因為這些野貓是在城市都會地區生活,通常,也應該說
是「常常」,常常都會發生悲劇,不是好結局的慘劇。例如,貓咪寶寶最常
被汽車/卡車害死,有被汽車/卡車壓死的、有被引擎捲死的、有被汽車/
卡車撞死的……很讓人難過。

我認識的這隻貓咪媽媽,毛色超醜,也就是所謂的玳瑁色、雜色,而且牠還
很瘦小,卻早已經生過貓咪寶寶了。大概是在六月底【〈六月(juin / giugno)〉】的時候,
我就看過牠已經有過一隻灰黑色虎斑的貓咪寶寶,但是,我只看過那隻貓咪
寶寶兩次,後來就聽附近的人、居民跟我說有小貓咪被汽車壓死了
————
其實是在怪罪我把貓飼料放在汽車輪胎附近。我也不跟這些人吵或講道理,
因為我們人(們)根本就沒辦法去控制野貓要藏匿在哪裡。城市野貓超喜歡
藏匿在汽車底下,就是因為汽車底下讓牠們覺得很安全;而城市野貓之所以
都活得不久,正是因為藏匿在汽車底下很容易就讓牠們被汽車引擎捲進去。

我已經有兩隻成貓了,沒辦法一一都把貓咪寶寶帶回家養,因為這樣也是很
不理性。我只是希望看到街角小公園的野貓能夠活得快快樂樂、不用擔心會
被別的動物攻擊。而且,我也都看得到附近不少年幼的學生喜歡慢慢靠近那
隻貓咪媽媽看看牠
————人人都察覺得出牠已經因此比較不怕人————
,哪有人會不被小動物感動呢?就是年紀最幼小的,也都會喜歡喊「貓咪!
貓咪!」呵、呵、呵!我想我自己就是一個最佳範例,當我還超小的時候,
我就是超愛看到「貓咪!」的小孩子,一直長大到現在,我都還是一個超愛
貓咪的小孩子。

西元前希臘哲學跟中國孔子對照表(新排版)
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jostar2/archive/41111  

《理想國》第一卷開場
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jostar2/archive/40980  

〈基督教只能是新教?有沒有搞錯?〉
http://newsblog.chinatimes.com/jostar2/archive/43211  



jostar2
  • 人氣:101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周星星

引用

迴響(0)

目前尚無迴響資料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個人檔案

廣告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