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 本格總瀏覽人次-645,888
  • 引用-0
  • 迴響-343
  • 文章-861
  1. 2017年2月
  2. 部落格文章

原來啊..有錢判生,還非得沒錢判死,才是蔡英文完整的司法改革

上承:【為何蔡英文說司法有錢判生不夠,還要加上沒錢判死?】【 沒錢判死當然也不是說司法不會收錢,而是假如你沒錢....

最後,謎底也該揭開了,為什麼蔡英文在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會說:「也不要發生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的情況。」

說完【有錢判生】,大家就都知道其義了,蛤?別傻了,蔡英文難道真是想說我們的司法有夠賤嗎?但是,為什麼後頭還要補上一句【沒錢判死】呢?我反覆推敲,深覺這絕不是為了押韻或是展學問,而是真有其深刻的意涵,像是電池從業者吳先生,他有說法官吃屎嗎?提醒一下,這是陳瑞仁說的..他說的是:

「小法官是終身職,想怎樣就怎樣自由心證。奉行政院謠言指揮部部長指示3億元交保。上面交辦的,我也是打工而已。馬英九下的命令,我只是辦事。建仁,只要錢,不要名聲」、「有$判生,沒錢判死」、「我開始收地溝油5%利潤

那是在說他自己呀,還有,他也沒說到法官去吃洨對吧?

頂新案「法官是吃洨的法官」 全民拒吃大便聯盟成立:《法治時報》社長黃越宏更批評此案法官是「吃洨的法官」。他舉例,當兵時有負責伙食的阿兵哥在麵粉中自慰,麵粉中混有精液;結果全部隊的阿兵哥都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吃了含精液的饅頭,「若照法官邏輯,必須先找出精液,再證明精液對人體有害,才能判負責伙食的阿兵哥有罪!」所以他批評此案法官是「吃洨的法官」

但是在頂新案熬油吃膠,還輸到脫褲子的彰檢,竟然能因吳永梁的提告,又是警察又是自己,還在人家忙著顧三餐,疏於從台北專程千里迢迢到彰化出庭的時候,把人家抓去活活羈押了一個月,取得犯罪自白,ㄚ對魏應充有怎麼粗殘嗎?人家重犯三年的罪,一開頭還想直接收錢緩起訴呢。果然結果一如判決書所呈現的,

彰化地方法院刑事簡易判決 105年度簡字第1466號...上列被告因偽造文書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5年度偵字第643號),因被告自白犯罪,本院認宜以簡易判決處刑,爰不經通常審判程序,逕以簡易判決處刑。

沒看懂?沒關係,摘一段吳永梁判魏應充無罪,還嘲諷大家的判決書文字大家應該就能懂了...

吳豪人指「全世界的冤獄,結構都是一樣的:殘忍的犯罪,聳動的媒體報導,激憤的輿論,先入為主的警察,代罪羔羊的鎖定,刑求逼供得來的唯一證據──卻是『證據之王』的自白,跟隨警察起舞的檢察官,面對社會壓力的法官。『無罪推定』從來就不是刑事訴訟的基本精神。『給社會一個交代』才是」等語,「本院心有戚戚焉」

以上,只能知其然,知道電池業者吳先生沒錢,被司法搞得慘不忍睹,讓人每看一趟判決書,就像心底淌血,彷彿二二八白色恐怖的幽靈回來了。不能知其所以然,就是司法既然已經可以判魏應充生了,又何必非千刀萬里追,殺的台北的小網友屁股尿流,讓其他媒體或網友看了,連個【頂新逃漏稅魏應充犯44罪繳328萬免坐牢】都想不出來該怎麼評論呢?

吳思在潛規則一書中,談到古代刑獄的潛規則

據方苞記載,即將執行死刑的時候,行刑者先在門外等候,讓他的同夥入獄談判,索要財物。當時的術語叫【斯羅】。如果犯人富裕,就找他們的親戚談。如果犯人窮,就找他們本人談。他們對凌遲處死的犯人說:順我,就先刺心,否則把你胳膊腿都卸光了,心還不死。對絞刑犯則說:順我,一上來就讓你斷氣。否則就縊你三次,再加上別的手段,然後才讓你死(在此提一句,李大釗先生就被縊了三次才死)。最難做手腳的斬首,他們還可以【質其首】難道劊子手還能扣留腦袋麼?我搞不清楚究竟如何【質】腦袋,姑且原文照抄。
以上是行刑者的交易方式。憑藉他們手裡的【合法傷害權】,一般能從富裕者那裡敲出數十兩甚至上百兩銀子,從貧窮者那裡也能把衣服行李敲乾淨。完全敲不出來的,就按照事先威脅的辦法痛加折磨。
負責捆犯人的也這樣。方苞說,不賄賂他,在捆縛時就先將其筋骨扭斷。每年宣判的時候,死刑和死緩犯一概捆縛,押赴刑場待命,被處決的有十之三四,活下來的要幾個月才能將捆傷養好。有的人會落下終身殘疾。
方苞曾經問一個老胥,說你們無非想要點東西,又沒有什麼仇,實在沒東西,最後也別那麼折磨人家,這不是積德行善的好事嗎?老胥回答說:這是【立法】,目的是警告旁人和後人。不這樣做,別人就會心存僥倖

是的,沒錢的就像要給他死,窮彰檢警察之力,在別人眼中無罪的事,都能把人抓去羈押一個月,取得犯罪自白後,再不經通常審判程序的,逕以簡易判決處刑五個月。

唯有把沒錢判死,或是沒的也能往死裡判,那有錢的才會拼命花錢,好讓他們罪罪都要判生,一直地被判生(想想從一個別人都是簡單的黑心油案,甚麼滅證啦,逃漏稅都儘量合在裡面,只有頂新被切成非常多的各種罪,連個區區幾千萬的逃漏稅,還要切到44罪喔,乖乖),這就是蔡英文司法改革的全貌,簡稱: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奧義。

觀看全文

  • 人氣:360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為何蔡英文說司法有錢判生不夠,還要加上沒錢判死?

上接:【沒錢判死當然也不是說司法不會收錢,而是假如你沒錢....

明明在台北,就有別的網友,同吳先生幹著同樣的事,也被告了....

廿七歲陳姓男子,在臉書設立前台電董事長陳貴明粉絲團專頁,結果網頁被網民灌爆,幾乎一面倒幹譙,令陳貴明不滿,控告陳某冒名成立粉絲團,涉嫌偽造文書;但台北地檢署認為,粉絲團任何人皆可成立,不觸法。

看到沒?申設臉書粉絲頁涉嫌偽造文書,但台北地檢署認為,粉絲團任何人皆可成立,不觸法。那難道是因為吳先生改名吳永梁,【小法官是終身職,想怎樣就怎樣自由心證。奉行政院謠言指揮部部長指示3億元交保。上面交辦的,我也是打工而已。馬英九下的命令,我只是辦事。建仁,只要錢,不要名聲」、「有$判生,沒錢判死」、「我開始收地溝油5%利潤」】,犯了罪嗎?從前帝制時代,小老百姓的確是不能取跟皇帝相同的名字,但是當時的文學家就寫過文章反對了...

諱辯
作者:韓愈 唐      
愈與李賀書,勸賀舉進士。賀舉進士有名,與賀爭名者毀之曰:「賀父名晉肅,賀不舉進士為是,勸之舉者為非。」聽者不察也,和而唱之,同然一辭,皇甫湜曰:「若不明白,子與賀且得罪。」愈曰:「然」。
《律》 曰:「二名不偏諱。」釋之者曰:謂若言「征」不稱「在」,言「在」不稱「征」是也。《律》曰:「不諱嫌名。」釋之者曰:謂若「禹」與 「雨」,「邱」與「蓲」之類是也。今賀父名晉肅,賀舉進士,為犯「二名律」乎?為犯「嫌名律」乎?父名晉肅,子不得舉進士,若父名「仁」,子不得為人乎?
夫 諱始於何時?作法制以教天下者,非周公孔子歟?周公作詩不諱,孔子不偏諱二名,《春秋》不譏不諱嫌名,康王釗之孫實為昭王,曾參之父名皙,曾子不諱 「昔」。周之時有騏期,漢之時有杜度,此其子宜如何諱?將諱其嫌,遂諱其姓乎?將不諱其嫌者乎?漢諱武帝名徹為「通」,不聞又諱「車轍」之「轍」為某字 也;諱呂後名雉為「野雞」,不聞又諱「治天下」之「治」為某字也。今上章及詔,不聞諱「滸」、「勢」、「秉」。「機」也。惟宦者宮妾,乃不敢言「諭」及 「機」,以為觸犯。士君子言語行事,宜何所法守也?今考之於經,質之於律,稽之以國家之典,賀舉進士為可耶,為不可耶?
凡事父母得如曾 參,可以無譏矣,作人得如周公、孔子,亦可以止矣。今世之士,不務行曾參、周公、孔子之行,而諱親之名則務勝於曾參、周公、孔子,亦見其惑也。夫周公、孔 子、曾參卒不可勝;勝周公、孔子、曾參,乃比於宦者宮妾:則是宦者宮妾之孝於其親,賢於周公、孔子、曾參者耶?
(轉貼到此)

古 時候有個縣長叫田登,結果登字犯了忌諱,元宵節放燈活動只好說成放火,這就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典故。五代長樂公馮道的門人講道德經時怕犯了忌 諱,把「道可道,非常道」說成了「不敢說可不敢說,非常不敢說」。作家王鼎鈞在古文觀止化讀一書,幫大家給這篇諱辯作了整理,他說:
律不諱者,行亦不諱
古人不諱者,今人亦不諱
聖賢不諱者,常人亦不諱
君主不諱者,百姓亦不諱
邏輯不能諱者,理論亦不設諱
事實不可諱者,行為亦不必諱

可是從吳永梁告網友誹謗的新聞及【彰化地方法院刑事簡易判決 105年度簡字第1466號】可知,網友欲求改名為吳永樑亦不可得,難道吳永梁是在當皇帝或田登,老百姓改名跟他名字同音或同字都犯天條麼?應該不是吧?那麼,吳先生先用不涉偽造文書的【吳永梁臉書粉絲頁】,自己改名成吳永梁OOO,用意當然是犧牲自己,在幫有鄭智文,姚玎霖等偉大的男女檢察官,宵衣旰食,夙夜匪懈,把自己搞得像女模,疲累不堪,要靠嚼食口膠,熬夜煉油的彰檢來告倒魏應充,卻被法官一屁股打回去,【證據不足,通通無罪】,被媒體笑到飆淚【輸到脫褲子】,出一口惡氣,結果被吳永梁經友人告知有此臉書帳號,查閱後認為名譽受貶損,去年9月17日向彰化地檢署具狀提告後,人家北檢查都不查的甚麼偽造文書罪,還是犯了皇帝忌諱的甚麼怪罪都沒,看看彰檢竟然幹得出底下這樣的事...

彰檢指揮彰化縣警察局追查後,去年12月3日查扣吳男使用的手機一支...甚至有次忘記出庭還被通緝並羈押一個月

如何,像不像二二八,老蔣白色恐怖又回來了?果然對人民造成巨大的寒蟬效應...

彰化地院判處吳男行使偽造私文書,足以生損害於他人,判處有期徒刑3月、得易科罰金。另散布文字,指摘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判處有期徒刑3月、得易科罰金。2罪應執行有期徒刑5月、得易科罰金。判決書指出,審酌被告對時事不滿,不循正當管道評論,冒用告訴人名義申請臉書帳號,發表與事實不符之言論,損害告訴人名譽及社會評價,犯後雖坦承犯行,但未與告訴人達成和解,本不宜寬貸,考量被告無其他前科,素行尚佳,因此裁處應執行之刑,全案仍可上訴...【他決定不再上訴,若能易科罰金,決定要繳交15萬罰金。

像這段【審酌被告對時事不滿,不循正當管道評論】,如何,像不像法官協會說的:【歡迎各種思辨,但不能以不實侮蔑謠言作論證,「如確有害群之馬,請勇敢糾舉,我們會感謝,否則,無助後續討論」

(未完待續)

觀看全文

  • 人氣:213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沒錢判死當然也不是說司法不會收錢,而是假如你沒錢....

張靜昨天投書媒體說,「如今揣摩民進黨上意的法官、檢察官也陸續產生,不論為那個政黨服務,都是打手司法官」。

中華民國法官協會表示,張靜以未經證實的法官收賄比例、仰承上意或政治風向等語,作為支持陪審論證,法官協會不能接受,並強烈表達抗議。法官協會說,歡迎各種思辨,但不能以不實侮蔑謠言作論證,「如確有害群之馬,請勇敢糾舉,我們會感謝,否則,無助後續討論」。法官協會表示,現今絕大多數法官們無不固守崗位,埋首龐大案件量及工作壓力,試著為每個案件找到公平正義。或許部分判決結果或說理未能令多數人滿意,難道就該被誣指為法官收賄、仰承上意或政治風向?法官協會請張靜3日內依法向偵查機關告發他所指5%到10%的受賄法官,協會絕對支持偵查嚴辦,否則協會將強烈要求總統將張靜由分組委員名單剔除。毫無證據的指控與抹黑,與司法追求公平、正義本質完全背道而馳,對司法及人民更是極大侮辱。

首先,我們要知道說法官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人是蔡英文,總統蔡英文(2016.11.25):「也不要發生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的情況。」----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會

接著,真有害群之馬,誰敢勇敢糾舉啊?還感謝咧...

誰決定法官是否「吃屎」(陳瑞仁) | 蘋果日報:頂新案判決在「適用法律」最大的爭議,就是我國《食安法》第49條第1項所規定的犯罪構成要件,明明沒有食品「客觀上有造成人之生命、身體、健康危害之虞為限」這幾個字,法官卻以所謂「目的性限縮解釋」之理論,硬是加上這個要件而判決被告無罪。這種適用法律方式一般民眾實在無法理解,也難怪他們會大罵「法官吃屎」

至於陳瑞仁為什麼敢,我想就不用多贅了吧?偏偏就是有些網友以為陳瑞仁行,他們也行,天真的以為法官協會是說真的,還是以為台灣是民主先進的國家,也有憲法來保障一般平民百姓的言論自由,大謬特謬矣...

【判魏應充無罪的法官 遭冒名申請臉書惡搞】

2016年10月24日16:47

吳姓男子(44歲)去年初以頂新案一審法官吳永梁名字,申請註冊臉書帳號,還從網路截取吳永梁穿法官法袍的照片,張貼在臉書帳號網頁上使用,並張貼「有$判生,沒錢判死」等文字訊息,吳永梁發現後提告,彰化地院今判吳男犯偽造文書等罪,應執行有期徒刑5月、得易科罰金,全案仍可上訴。

《蘋果》下午電訪從事賣電池工作的吳男,他說因不滿頂案審理過程,才成立吳永梁粉絲頁,嘲諷判決,並非臉書帳號,而此粉絲頁目前已刪除。他說已收到判決書,抱怨案發地是在台北,卻不是在台北審判,審判的法官也都是吳永梁同事,他雖然對判決不滿,但因訴訟曠日廢時,甚至有次忘記出庭還被通緝並羈押一個月,加上家人也反對,因此他決定不再上訴,若能易科罰金,決定要繳交15萬罰金。

吳永梁是頂新餿油案一審法官,去年底基於檢方無法舉證頂新販售的是無法供人體食用的劣油等理由,判決魏應充等6名被告無罪,引發輿論譁然。判決書指出,吳男去年2月冒名申請臉書後,擅打「小法官是終身職,想怎樣就怎樣自由心證。奉行政院謠言指揮部部長指示3億元交保。上面交辦的,我也是打工而已。馬英九下的命令,我只是辦事。建仁,只要錢,不要名聲」、「有$判生,沒錢判死」、「我開始收地溝油5%利潤」等文字訊息。

法官吳永梁去年9月初經友人告知有此臉書帳號,查閱後認為名譽受貶損,去年9月17日向彰化地檢署具狀提告,彰檢指揮彰化縣警察局追查後,去年12月3日查扣吳男使用的手機一支。今天彰化地院判處吳男行使偽造私文書,足以生損害於他人,判處有期徒刑3月、得易科罰金。另散布文字,指摘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判處有期徒刑3月、得易科罰金。2罪應執行有期徒刑5月、得易科罰金。

判決書指出,審酌被告對時事不滿,不循正當管道評論,冒用告訴人名義申請臉書帳號,發表與事實不符之言論,損害告訴人名譽及社會評價,犯後雖坦承犯行,但未與告訴人達成和解,本不宜寬貸,考量被告無其他前科,素行尚佳,因此裁處應執行之刑,全案仍可上訴。(俞泊霖/彰化報導)

欸,我就不多講從前封建君主專制的年代,嘲諷大官的故事了

明郎瑛《七修類稿》載:“正德年間徽郡天旱,府守祈雨欠誠,而神無感應。無賴子作十七字詩嘲之云:

太守出禱雨,萬民皆喜悅;
昨夜推窗看,見月。

守知,令人捕至,責過十八,止曰:‘汝能再作十七字詩則恕之,否則罪置重刑。’無賴應聲曰:

作詩十七字,被責一十八;
若上萬言書,打殺。

守亦哂而逐之。此世之少有,無賴亦可謂勇也。”(未完待續)

觀看全文

  • 人氣:979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異哉!有錢判生不是說司法會收錢,難道是說有的司法官有夠賤?

總統蔡英文(2016.11.25):「也不要發生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的情況。」----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會

【轟法官、檢察官收賄扯到律師 律師:年代不同了】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黃越宏昨天在聲援理事長張靜時,拋出「新進化的拿錢模式」,指被告可能透過從司法官退下轉職的律師送錢,再掀話題。女律師鄭嘉欣表示,從沒聽過「訴訟獎金合約」,這樣的說法等於指律師是法官、檢察官的白手套,檢、審、辯都出了問題,民眾期待司法改革,但不該是讓司法崩解。

話說自上周頂新逃稅案,從原本彰檢要收魏應充一千萬緩起訴金,差點就吃..沒這個案了,到被上級駁回,起訴後送到最堅持魏應充無罪原則的吳永梁那一庭,比原定宣判日又多拖過一年,這段期間,魏應充的老搭檔高振利只是逃稅四千萬,要關接近三年,魏應充就說他願意主動加到捐出一億,只求法官給緩刑就好,想不到判出來的結果竟然大出魏董的意料之外,竟然判成本來的裁罰定讞..本來嘛,把低買高振利假油高價賣給上市味全公司,差額七億多全存在自己私人戶頭的行為,又不是馬英九,哪個白癡會拿出來報稅呢?大家說對不對啊?這一會子司法只要抓他逃漏稅,那還不是一口咬定認罪到底..我把這段形容成殘忍認罪法,就是除了自己認罪繳罰,連帶幫同夥上下游業者的逃漏稅一起認一認繳罰,這樣還認不夠,再交一千萬給彰檢求吃案緩起訴,最後甚至願加到一億,只要個緩刑就好,鄉親啊,大家自長眼睛以來,有看過這麼愛認罪,想認罪,上窮碧落下黃泉,非把罪認到不可的..噗哧,逃漏稅犯嗎?

結果吳永梁竟然判成,蛤?不是逃稅兩億喔,是要扣除一些成本的,瞎毀?只有逃六千多萬喔?無論如何,【火燒山累死猴】,關個三年跑不掉了吧?嘿嘿,果然是只判三年,劈哩趴啦..這是形容眼鏡碎裂聲..

全都可以易科罰金。(蘋果日報幫我們算出來,只要罰328萬5000就不用坐牢了,真是踏馬的太..太有錢判生了,不是)

這個頂新案最重大關鍵的犯罪金流,一審就以可罰金告終,我看了這幾天的媒體評論,幾乎沒人在談,我猜啊,大概是當年吃到黑心油,長大腸癌的,三年存活率..ㄟ,大家自己去查,所以沒人關心的緣故(呀!時間真是人民的大敵,貪官與奸商的天使啊),直到我看到這篇新聞【轟法官、檢察官收賄扯到律師 律師:年代不同了】,印象中好像昨晚還是前天,終於有個冷門點的政論節目有講,啊哈,找到了,就在年代...

【年代高峰會 20170219 逃漏稅! 魏應充犯44罪繳”328萬”免坐牢? 黑心油沒下文?】

影片我也看了,有楊實秋,還有幾個比較沒名的藍綠民代,忘了是誰講的,像這種把財團有錢判生的,好多法官檢察官退下來,說不定就剛好去當律師..好像是這樣,於是我再查了一下,看看頂新案的司法官後來怎麼,還真的不用多查,一下子就看到了

被前法務部長羅瑩雪稱讚是「食安英雄」的彰化地檢署檢察官鄭智文,決定告別10年又7個月5天的檢察官生涯,以「要多陪媽媽」的理由請辭,3月1日轉換人生舞台,轉任律師。

記者說,【為何要放棄大好前程?】鄉親啊,大家信不信頂新案,檢察官是怎麼輸到脫褲子的,給大家看一段,真是笑死人了...

《壹週刊》報導:承辦檢察官姚玎霖蒞庭時,居然當庭吃口香糖,法官制止不聽,最後惹毛法官,暫停審理。 彰檢回應:姚檢察官於某次蒞庭時確實有嚼口香糖之事,其表示因當日開庭時間冗長,故其於後半段精神不佳,故嚼食口香糖以提神。

像不像女模通宵未睡疲累不堪的模樣?還有喔,

下午開庭時,鄭智文把放了一早上的肥豬肉遞給法官,審判長吳永梁反問「這要做什麼」?他認為酸價數據被模糊,所以自己買變質的豬肉做實驗,做了7次,每次都花10小時熬夜提煉豬油,...辯方律師楊玉珍神情激動表示,檢察官說熬夜煉油很辛苦,還認為我們是在嘲笑他,因為檢察官一句話,就讓我們辯護倍感壓力,覺得「像被恐嚇」。鄭智文表示,他知道拿一桶豬肉到場會被笑,但希望能證明事實。檢察官莊佳瑋說,希望審判長有熬豬油經驗。

像這種檢察官,怎麼還有記者會說【為何要放棄大好前程】呢?我想到從前,有一個違憲宣判的二審定讞官司,違憲是因為咬別人給自己免關,別人因此要多關,卻沒給別人合法申辯的權力,法官就把趙藤雄的貪腐弊案判成緩刑,像這個法官,馬上就有大好前程等著他...

【遠雄集團創辦人趙藤雄涉及合宜住宅弊案,因認罪導致高等法院判決緩刑,宣判後3天,負責此案的合議庭審判長劉嶽承,調往花蓮地方法院接任院長】

欸,我都還沒說到再認真看去判決書,好多黑心奸商的律師,本來都是司法官退下來去當的呢。當柯文哲看到美河市明擺的是一樁重大貪腐弊案,卻被司法判成只有兩個小官不知何故的圖利財團,忍不住心生感概,

針對台北地院今審結美河市案,將北市捷運局前聯開處長高嘉濃以圖利罪嫌處10年徒刑,及前課長王銘藏4年刑期,北市柯文哲今語出驚人表示,他的解讀是「有兩個小官非常的賤」,人家沒有行賄給他們,他們卻自動要圖利他人,沒有長官的指示,自動自發把錢送給廠商,現在的判決結果結論就是,就是有兩個小官很賤,就是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此話一出,讓在場媒體十分錯愕,還一度以為聽錯,柯卻又再說一次「就是有兩個小官非常的賤」他的解讀就是這樣。

那麼,當台灣人看到司法在頂新案群中的集體表現,我也不指名誰是法官,誰是檢察官,誰是司法官轉來的律師了,蔡英文說「也不要發生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的情況」,這說的若不是指司法有收錢(噗哧,難道是給錢嗎)來判生,難不成是【人家沒有行賄給他們,他們卻自動要瞎辦亂辦奸商財團,沒有長官的指示,自動自發把一億或好幾億(我還是要質疑:繳清的四億多,真的一毛錢都不用還頂新嗎?)送還廠商,現在的判決結果結論就是,就是有的司法官很賤,就是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的

有的司法官有夠賤嗎?

觀看全文

  • 人氣:302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鄉親啊,蔡英文竟把魏應充故意浮報成本當逃漏稅罰金掉了(下)

(上接:鄉親啊,蔡英文竟把魏應充故意浮報成本當逃漏稅罰金掉了(上))

大家有看清楚頂新的另一個逃漏稅案沒?這個案子為什麼不是判魏應充呢?我猜那全是因為這個逃漏稅,不是要【故意浮報成本】,差額還全存進魏應充的私人戶頭那種樣態,所以才找個總經理來扛,但是鄉親啊,這個逃漏稅的樣態,也不是為了逃漏稅在逃的呀,說到這裡,只好再把魏應充賣黑心油的第三個逃漏稅案拿出來說說...

正義黑心油商逃漏稅961萬違反商業會計法等罪遭訴- 中時電子報
www.chinatimes.com › 中時 › 社會
2015年8月3日 - ... 月止,幫助強冠、久豐、頂新等3公司逃漏稅捐961萬餘元,依商業會計法、稅捐稽徵法提起公訴。

大家看到這個逃漏稅案,是在幫強冠、久豐、頂新來逃漏稅沒?前兩者都因為賣黑心油,一個判到20年,久豐好像也判到十年,像這裡賣的黑心油,主要是指賣國內的餿水油,想當然耳的不會誠實報稅,就像正義油案,ㄟ,應該正名成裕發油案,才會比較好笑吧?

正義公司黑心油案衍生出逃漏稅問題,檢方查出掮客林明忠找廠商賣油給正義公司時,由正義前總經理張天曜開空頭公司發票收款,讓出貨廠商不必開發票逃漏稅...高雄地院審理正義劣油案,查出正義公司的原料豬油是分別向裕發、久豐、永成、鑫好及頂新等5家採購,法 院逐一清查這5家公司油品來源,赫然發現,裕發等4家廠商都是以來源不明豬油...法院審理發現,裕發公司人員對於賣給正義的油品內容,自始至終說詞反覆,不肯透露油品來源,甚至含混其詞欺騙法院,再加上油商林明忠也供稱,裕發公司會以現金收購無進項憑證的劣質豬油,合議庭因此認定裕發公司油品來源本質上就是有危害人體健康之虞。

於是高雄法院就把國內最大餿水油事件的正義油案,說是詐騙691罪,騙了三十二億的,判成只是裕發公司在賣餿水油詐騙正義公司一千兩百萬的小案,要關他5年10月。

現在大家可以把裕發公司又逃漏稅,又以現金收購無進項憑證的劣質豬油,看去頂新另一個逃漏稅案,【頂新公司長期向沒有食品工廠登記的「華豐行」購買豬脂原料,再向專賣蠟燭金紙的「慈蓮實業社」購買發票報帳,涉嫌逃漏稅。】,鄉親啊,頂新的另一個逃漏稅案,哪裡是只有逃漏稅這麼簡單呢?這不就跟頂新的母逃漏稅案,是為了【故意浮報成本】的逃漏稅一模模一樣樣嗎?

至於蘋果日報【魏應充逃稅6千萬 繳328萬可免囚】談到其他部分,就屬枝節,毋庸大論了,像是

彰檢起訴時主張,頂新公司漏報營業收入七億三千二百餘萬元,這些全部都算是營業利潤,因此計算出其漏稅額合計達二億四千餘萬;不過法官認同頂新公司主張七億三千二百餘萬元並非全都是利潤,仍需扣除相關成本,因此計算出頂新公司合計的七年漏稅額為六千六百五十餘萬元

這裡頭沒說到的事,是頂新公司漏報營業收入七億三千二百餘萬元,是差額全存入魏應充私人戶頭的事,是一樁長達七年與同業集體犯罪的事,是吳秉叡與曾銘忠詢答,低買高賣賺價差進自己口袋,加重背信的事,是魏應充推不知情,被吳永梁怒斥你都有派人定時查核,只好改口認罪願捐一億求緩刑的事。

我們倒是等不及看到判決書裡,法官要如何把這七年才攢下來的七億多,編出一堆成本來抵銷呢。

而且,法官這裡才說完頂新只有逃漏稅六千多萬(好比照高振利逃幾千萬的判三年,可是兩件真的不是同一回事,一件是真的逃漏稅而已,而且真會關,另一件比較像在遮掩更重大的犯罪,而且只要繳點罰金就不用關),下面馬上自打嘴巴,

法官指出,被告魏應充漏稅金額甚鉅,但頂新公司已補繳稅捐及罰鍰,審酌後判決魏應充三年徒刑

欸,法官到底知不知道,【頂新公司已補繳稅捐及罰鍰】,那個是逃漏稅兩億多的,可是他這裡自己判出來的只有六千多萬,大家應該還記得魏應充賣奶粉漏稅只不過多交了點罰金,也要打官司跟政府要回來,哪有這種一下子算錯上億稅金,蔡政府還能裝傻弄癡,不用吐還給頂新的喔?再說一遍,如果頂新公司已補繳稅捐及罰鍰,指的是逃漏兩億多的稅,那就不會是法官後來自己不知怎麼認定出的六千多萬,又如果是法官認定出的六千多萬逃漏稅,那就不能說【頂新公司已補繳稅捐及罰鍰】,而是應該叫蔡英文把錢吐回給魏應充讓全世界笑,這樣子的蔡傻司改,才算是功德圓滿。

觀看全文

  • 人氣:192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鄉親啊,蔡英文竟把魏應充故意浮報成本當逃漏稅罰金掉了(上)

摩根說,人做任何事總有兩個理由,一個是好理由,一個是真正的理由。

蘋果日報說得好,【魏應充逃稅6千萬 繳328萬可免囚】本案是彰檢偵辦大統油品案時,意外查出大統與之往來的頂新製油公司,涉及故意浮報進貨成本,涉逃漏稅。

這讓魏應充三年來不停地要認逃漏稅,彰檢說他把差額七億多存在私人戶頭他認,逃漏兩億多的營業或營所稅他也認,他甚至還幫跟他合作的十多家廠商認,繳完自己的罰金還代他們繳,總計繳了四億多來認。彰檢想說這個案子扯大了不好看,就說要收他1千萬緩起訴金,魏應充也要繳。直到彰檢的上級一看,逃漏稅這麼多,哪能緩起訴,遂要求彰檢必須起訴,這才有今天大家看見的逃漏稅案,要不然,早在三年前這個案子就已經人間蒸發了。

後來案子分到讓彰檢輸到脫褲子,說是最堅持無罪推定原則,把魏應充賣飼料油判無罪,卻告翻某個開設以他為名臉書粉絲頁的網友,讓彰檢先羈押他一個月,再由他所在的法院判關五個月的吳永梁手上,在去年這個時候,原說要宣判的,卻臨陣不判,大家看看他罵起魏應充多麼正義凜然啊,

頂新案一審獲判無罪的魏應充,19日下午又為了「頂新逃漏稅案」,涉嫌漏繳2億4870萬元稅款,到彰化地方法院出庭,魏應充一度辯稱不知情,直到合議庭審判長吳永梁憤怒質問,魏應充才認罪並表示願意捐出1億元的公益捐,請求法官給他重整公司的機會,給予緩刑判決。

法界人士說當時不判,是因為【火燒山累到猴】,剛好高振利的逃稅案也要宣判,結果人家只有逃稅數千萬,就要關三年,只有其中一個三個月的罪可以易科罰金。這讓吳永梁拖了一整年,最後才說魏應充仍是有逃漏稅,只是金額沒有那麼多,只有六千多萬,所以也同樣判刑三年,可是切成數十個小罪,罪罪都可以易科罰金,最後只需繳個幾百萬,連緩刑也不必,一億公益捐也全省掉了,可是這兩案看似逃稅金額相當,判刑三年也相當,真能這樣比嗎?先別說像魏應充這樣的有錢人最怕關,罰金再多,多賣些黑心油害人就有了,人家高振利是真正在逃漏稅,魏應充的逃漏稅,是【故意浮報成本】,兩個真的相同嗎?

說到這裡,再給大家看一篇魏應充的頂新,其他還有較不為人知(大家若是都知道,魏應充黑心油案就再也跑不掉了)的逃漏稅案...

頂新案外案 前總經理陳茂嘉遭判刑1年2月
2016-11-29  18:04
〔記者顏宏駿/彰化報導〕頂新劣油案外案今宣判。彰化檢方偵辦頂新劣油案時,意外查出頂新公司長期向沒有食品工廠登記的「華豐行」購買豬脂原料,再向專賣蠟燭金紙的「慈蓮實業社」購買發票報帳,涉嫌逃漏稅。該案今天宣判,頂新製油前總經理陳茂嘉、業務課長陳嘉明分別依違法商業會計法判處有期徒刑1年2月、1年6月,慈蓮實業社負責人劉飛局被判10月,均可易科罰金,全案仍可上訴。
院方表示,陳茂嘉違反商業會計法,依一罪一罰,共犯4罪,每罪4個月,應執行1年2個月;陳嘉明也犯4罪,每罪5個月,應執行1年6個月;「慈蓮實業社」負責人劉飛局,每罪3個月,應執行10個月。
該案為頂新劣油案的案外案。彰化檢方當時追劣油時查出,頂新公司除了長期向越南大幸福公司購買豬脂原料精煉外,也向國內的華豐行購買,但華豐行沒有食品工廠登記證,買賣的豬脂也沒有來源證明。前年十月頂新劣油案爆發,檢方到華豐行偵查,發現該廠衛生條件不佳,已沒有營業,無法查扣實體證物,只能查扣該公司與頂新過去往來的單據。
檢方回頭追查頂新開出的單據,卻發現沒有華豐行、只有慈蓮實業社,而慈蓮專賣蠟燭、金紙,檢方因此懷疑,頂新為了掩飾購買來源不明的豬脂原料被發現,由總經理陳茂嘉指示業務課長陳嘉明向慈蓮實業社購買虛偽的發票,以規避衛生局的稽查。(未完待續)

觀看全文

  • 人氣:167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司法若不收錢,難道是蔡英文熱臉貼魏應充冷屁股的有夠賤?

張靜這樣說 司法院、法務部半夜發新聞稿痛斥

參與司改國是會議第四組的分組委員、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張靜,25日投書媒體,以「陪審制是台灣司法界除屎的良方」為題,內容直指「以我在司法界、律師界超過36年的資歷與經驗,今天法官或檢察官還會收錢的大概在5%至10%之間,也許再多一些,也許再少一些。」,文章一出,不僅法官氣壞了,連檢察官們也備感侮辱,司法院和法務部深夜都發出措詞強硬的聲明,指責張靜以個人臆測、誤導社會大眾。(轉貼到此)

一切都只需反過來說,當蔡英文自認司法改革推手,公開說(真的極為罕見,記不記得大家都快忘掉蔡英文還會說話的樣子沒)我們的司法是有錢判生,那麼下一句不就該說成張靜般的推論

今天法官或檢察官還會收錢的大概在5%至10%之間,也許再多一些,也許再少一些。

嗎?要不然,反過來說,就是們的司法是有錢判生,可是法官或檢察官卻是一毛錢都不收,那要怎麼解釋日前土豪哥案之後,頂新魏應充的逃漏稅疑案呢?

頂新製油公司負責人魏應充涉逃漏稅案,彰化地院昨審結宣判,法官認定魏應充涉違反《商業會計法》、《稅捐稽徵法》等四十四罪,共漏稅六千六百多萬元,應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得易科罰金。《蘋果》估算魏應充若繳交罰金,只要約三百二十八萬元即可換取自由,免入監服刑,全案可上訴。

這裡整理出三個疑點,看誰能給個解釋,

第一個疑點是法界傳聞,本來司法在去年此時就宣稱要一審判決,卻臨時說不判,是因為【火燒山累到猴】,頂新這個逃漏稅案是彰檢查高振利假橄欖油案,頂新低買高賣給味全時(俗稱味全案,移去台北偵辦了,大家說怪不怪)發現的,而高振利自己也有三家公司總計六件的逃漏稅案,逃稅金額四千多萬,當時判成三年,只有其中某案的三個月得易科罰金。

於是吳永梁多花了一整年,判出來的結果竟然是從人家早就認完罪,也繳清欠稅與罰金的數字開始改,這招像不像..

有兩個人在爭論莫非定律的真假,第一人說:「莫非定律一定是真的,任何時間,你把吐司失手掉在客廳昂貴地毯上,永遠都是你塗滿草莓果醬的那一面著地。」我不信。第一人說:「好,我拿吐司塗草莓醬實驗..哎喲..掉到地毯上了」第二人急忙彎腰檢視:「哈,我說不信的咩,瞧,這著地的不是塗草莓醬的那一面。第一人說:「不可能,讓我看看..」果然如第二人所說,著地的那面,乾淨無比。第一人就學起蔡英文死不認錯的說:「我知道原因了,那一定是我塗錯面了

先把原來差額全存進魏應充私戶的七億多,逃漏兩億多的稅,說成漏掉扣除成本(奇怪了,難道不是先扣完成本才有差額存得進去嗎)的,實際上只逃漏六千多萬的稅,這段我是這樣看啦,假如魏應充這七億多能逃兩億的稅,他就絕無可能只逃個六千萬..ㄟ,這麼說吧,依據奧坎剃刀原則,一個事件若有兩個可能成因,比較簡單,不用胡扯亂掰,放屁說謊騙人的那一個就是真的...所以我猜這段是在湊數字,以免日後有人拿去跟高振利的母案對照,這才少掉一億六或一億八的逃漏稅,成了只逃六千多萬。那麼,當高振利逃稅四千萬要判三年,魏應充也逃稅六千萬也判三年,社會各界就懶得多予理會,差兩千萬也不算多嘛,都給法官自己心證好了。可是鄉親啊,眾所皆知,有錢人最怕關,高振利判的三年,要關足兩年九,可魏應充的三年卻全可易科罰金,一天都不用關,兩案真有可比性嗎?遑論高振利是真的只有逃漏稅,魏應充還要加上【故意浮報進貨成本】這個罪沒判到呢。

第二個疑點是【法官指出,被告魏應充漏稅金額甚鉅,但頂新公司已補繳稅捐及罰鍰,審酌後判決魏應充三年徒刑,但同時宣告得易科罰金】,可是頂新公司已補繳稅捐及罰鍰,是指漏報營業所得七億多,逃漏掉兩億多的稅而言,現在法官已經把逃漏稅的總額從兩億降為六千萬,這樣也能直接准作或套用喔,真正該辦的不是要把整個逃漏稅案廢止,四億多發還給頂新,再用新的數字六千萬來重新核課欠稅及罰金嗎?

第三個疑點是眾所皆知,頂新的魏應充忝為台灣黑心油界的龍頭翹楚,他那些同業,哪個不是給司法判個一二十年,公司倒閉,財產全充了公的,魏應充之所以能撐到現在仍屹立不搖,只能說是他本身的能幹,大家可別以為他在黑心油相關案子孬成那樣,要是在別的,比如說奶粉逃漏稅案,他可是一毛錢都不會讓,寸土寸金的...

【出包奶粉抗罰勝訴 味全:非逃漏稅】...判決指出,依據味全食品與味全BVI簽訂的銷售契約,味全BVI本身須承擔問題奶粉滯銷的損失及風險,不應由味全食品負責,但味全食品「誤認」應負責,並將退給味全BVI的2279萬元「誤認」為「並非在中華民國境內取得之其他收益」,所以沒有代為扣繳589萬元稅款,不過事後已補繳稅款。法官認為味全食品沒弄清楚《所得稅法》,但不知法規仍不得免除行政處罰責任,意指味全食品該罰,不過,法官認為味全食品的過失情節及可責性都屬輕微,國稅局罰魏應充377萬元,等於罰了逃漏稅款589萬元的0.64倍,比例太高,撤銷原處罰,判國稅局須另行復查後重做決定。

甚麼一億公益捐,一千萬緩起訴金,這裡連多罰一點點的377萬元,等於罰了逃漏稅款589萬元的0.64倍,還是比例太高,魏應充就算抗罰到魚死網破,也不願意多繳。問題來了,現在法官既然改認魏應充把味全案犯罪金流所查到,低買高賣,差額全存在他私戶的七億多,不知怎的編出來一堆成本亂扣一氣,使成原本的兩億逃漏稅,變得只有逃漏個六千萬,鄉親啊,那頂新之前多繳的,總計四億多的稅金加罰金,魏應充豈有不大打官司討回之理,哪裡是這樣...

頂新製油公司公關游本嘉轉達魏應充並未特別表示意見,待收到判決書後再決定是否上訴。頂新公司則發聲明表示尊重司法、謙卑自省、積極改善缺失,並指出該公司已改正稅務制度。

綜上可知,像這個的蔡傻司法改革,已經把原本的有錢判生,這樣還不夠,還要判得更生,像是聖經說的,那有錢的,連本來像是背信得到的錢被罰逃漏稅了,還要通通還給他那樣,柯文哲在美河市案圖利財團查到最後,竟然只是兩個小官免費,熱臉貼財團冷屁股般的圖利他人時,忍不住嘆息,說他只能說這叫「有兩個小官有夠賤」,那麼像這裡大家眾目所見,眾耳聽聞的頂新魏應充逃漏稅疑案一審宣判,不能說是張靜說的【今天法官或檢察官還會收錢的大概在5%至10%之間,也許再多一些,也許再少一些】,難道要說是這個蔡英文總統熱臉去貼魏應充冷屁股的有夠賤嗎?

觀看全文

  • 人氣:242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蔡英文所沒對同志說過傷人的話,只有讓人更傷心

總統府公布紀錄 否認蔡英文曾對同志說傷人的話

總統蔡英文日前接見婚姻平權正反方團體,同志團體「殘酷兒」代表Vincent事後在臉書指出,蔡英文當日竟對他說「你這一生不一定等得到同志婚姻」,他聽了「心被像蔡英文踩在地上蹂躝刺痛」。對此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表示,今天稍早經過府方同仁再三比對現場文字紀錄,並多次查對錄音,確認總統在當天並沒有這樣的發言...

●以下是總統府公布的會議紀錄

    01:54:22

    總統:等了這麼久了,不要毀在最後這一段,如果因為等了很久,在最後一刻,耐不住的時候,可能毀了前面的努力,我知道在最後的一刻都是很困難的(...被打斷)。

    01:54:36

    黃:但是我的生命不能等待

    總統:我知道,但是,即便你的生命不能等待,你也要為其他的人的未來,也替他們想一想。

    01:54:46

    黃:你支持我,我願意為你擋子彈

    01:54:51

    總統:沒關係。但是,其實我過年發紅包的時候很多年輕人跟我說,我希望今年能夠結婚,做一個總統難道不會心裡想說我想要成全你嘛,但事實上,這不是今天踏出這一步就走到了,很長的一條路,而且越到後來越困難。(後面黃未再發言)

我看到這篇府方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澄清新聞,忍不住笑了,原來啊,蔡英文並不是一個真啞巴,而是被包裝出來的啞巴【黃重諺說,當天的會面,為了讓所有人講出心裡真實的想法,雙方都承諾,不會將當天會談的細節對外公開。不過...】,還有喔,人家同志跟你蔡英文真的有談到話,然後產生感想,對外發表心得,抒發心情,這是人家的天賦人權,憲法有保障的,大法官釋憲文說這就叫人民的言論自由,這種言論自由,除了可以在看到某些訊息時,說這麼少有點落漆..蛤?這要被關喔。以及想改名把頂新案判無罪,又把魏應充的逃漏稅判全都可以易科罰金一點點的吳永梁,蝦毀?這樣要被彰化地檢署活活抓去羈押一個月,好叫他乖乖認罪再由吳永梁所服務的處所重判五個月,嚇死全台灣看不過去的小屁孩喔。

看完這段逐字稿,我請大家把自己假想成要考國中會考的國中生,會考國文試題最愛出這種白話文了,然後就會列出四個選項叫大家選,

1、蔡英文要幫同志結婚

2、蔡英文要挺同志陳抗

3、蔡英文甚麼屁都沒放

4、蔡英文當日竟像似對他說「你這一生不一定等得到同志婚姻」了。

只有真正的白癡才會選到123啦,同學。這一段文字任誰看了,不像蔡英文當面對同志說「你這一生不一定等得到同志婚姻」呢?蔡英文的這番應答,未必傷害到同志的人(這裡應該有嚴格定義,指的是人格權之類),卻著著實實大傷在場同志的心,使得現場不論是玻璃還是金玉鐵石心全都碎一地。

這就好比我這幾天評論蔡英文司法改革,人家賣黑心油的魏應充一認再認有逃漏稅兩億多,不但欠稅連同罰金,加上同業共犯的罰金通通清繳完畢,共繳了四億多,還先跟彰化地檢署要交一千萬換緩起訴,這樣案子就不會牽攣乖葛,拖到醜媳婦總要見公婆的三年後一審判出來給別人知道,一段時間後連判決書的正文都要公開給全世界笑,明白嗎?呀!當時要是能用一千萬擺平,今時今日誰知道魏應充曾把低價買進高振利的假橄欖油,故意浮報成本,高價賣給味全公司,把差額七億多全存入自己私人戶頭,還派人定時查核呢?大家說對不對呀。

這段連著三年片片斷斷的新聞整理,讓魏應充在吳永梁面前挨罵,乖乖俯首認罪,並主動提出願意把一千萬加碼到一億公益捐,只要判他個緩刑就好(就是別再關就行,ㄟ,法官您也別那麼堅持無罪推定原則了,好不好),詎料日前吳永梁擎天一判,竟把本來魏董想要捐一億做公益,自己緩刑在家裡反省的心願全毀了,判成

頂新製油公司負責人魏應充涉逃漏稅案,彰化地院昨審結宣判,法官認定魏應充涉違反《商業會計法》、《稅捐稽徵法》等四十四罪,共漏稅六千六百多萬元,應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得易科罰金。《蘋果》估算魏應充若繳交罰金,只要約三百二十八萬元即可換取自由,免入監服刑,全案可上訴。

我把這個司法新聞,寫成一段故事,說給網友聽...網友質疑

魏應充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竟然可以易科罰金?

這個質疑,應該要從土豪哥沒有性愛毒趴的傳出來的某個笑話說起,話說蔡英文與郭姓女模與土豪哥一起開趴,結束後,蔡英文對女模說,好好笑喔,我看到土豪哥沒穿8XL內褲的樣子,那裡竟然刻了【一流】兩個字。女模說,奇怪,怎麼跟我看到的不一樣,人家看到時總是一堆字,叫做【一江春水向東流】。

還有這一段...

讓我們把自己假想成國際透明組織的觀察者,馬總統當成我們要觀察的政客,二次金改掏空國家數十兆的全民資產,當成要觀察的弊案,那整卡車的金改老闆們,就是行賄的奸商..乾脆,我們直接把收賄的政客比成老娼,行賄的老闆準做嫖客,而貪腐跟行賄的行為,就像在進行某種性交易...在2008年,阿扁主政的時代,阿扁收賄給金改老闆淘空數十兆全民資產,給金改老闆當嫖客來嫖,行賄和貪腐印象同步。但是到了馬總統執政三年半的今天,行賄的金改老闆們全判了無罪。親愛的國際觀察者,想想,咱這個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他把清廉當飯吃,再拉出來,可說天上少有,世間全無,半神半人般的人間極品,他..這麼一個政客,官員,碰上了這一整群行賄成性,狂嫖爛嫖成性的金改老闆們,他還是始終不收錢,一毛錢都不收,可是那個性交易還是完成了。幾十兆的全民資產本來已經還到九成,又全都給馬總統白白送給了這麼一群金改恩客老闆們。這種讓人駭異的情景,嗯..欸..版主真是個太不厚道的台灣人了,我竟把他稱之為..花癡被白嫖!

可馬總統畢竟是個男的,用花癡被白嫖來形容有點怪,想不到現在搬來用在蔡英文身上,就像是量身訂做的剛剛好,名嘴們不管有無證據,總傳說馬英九是收了頂新髒錢才變這樣,但是我敢跟大家打包票,蔡英文是一毛錢也沒收魏應充的,卻司法改革成把魏應充特殊逃漏稅,從本來可以收到一億,還能判魏應充緩刑的某種罪,判成一毛錢都不用捐了,還不用緩刑,直接可以易科幾百萬的罰金刑。鄉親啊,這樣不叫蔡英文像個花癡被白嫖,甚麼才叫?

網友聽了,頗有感觸地說:

唉,又蠢又懶的花癡被白嫖.....

那就奇怪了,難道蔡英文在這裡,有對全台灣人公開宣達,她真的跟死掉的女模與土豪哥在毒趴裡看到些甚麼嗎?還是說她如何像【有個總統非常之賤】的,頂新魏應充一毛錢也不拿,自己熱臉貼人家冷屁股,司改到把本來能讓魏應充緩刑,還收到一億公益捐,這筆錢給台灣人吃多了餿水油得癌看醫生不好嗎?還有那個緩刑一判,接下來只要魏應充再任一個也都拖了好久的黑心油案判決有罪,就一定要抓進去關了,蔡英文竟然平白無故地就圖利到魏應充這麼多...

沒有嘛。

還是說蔡英文直接對著網友們說,她是一個不世出的花癡,所以要被有錢判生還不夠,還要判還一億公益捐那樣給有錢人白嫖麼?都沒有嘛,以上這些,不全都是網友及我個人,在看完蔡英文花癡司改判魏應充逃漏稅案,所產生的感想,抒發心情,依照憲法保障的人民言論自由貼出文字,分享給大家嗎?

難道蔡英文這裡要跟台灣人證稱,她這個花癡是從甚麼時候變成的,笨!當然是當她還在當白癡的時候..蛤?這個結論不夠好笑,話說當蔡英文算她好運(台灣人真是倒足大楣了,建議以後規定念法律的都不能選總統,或是從來沒有幸福家庭的,讓她來管人家家庭幸不幸福,肯定壞事),選到總統,進到府邸,看到馬前總統留給她一部葵花寶典,急忙打開來看,但見第一頁說:

欲變花癡,先變白癡。

沒問題,甚麼動作都不用都做,旋即翻到第二頁,

未變白癡,也能花癡。

這就叫做:唉,又蠢又懶(像個白癡)的花癡被白嫖。嘆曰:

鰹鰈情深,同婚無悔;欲當第一流夫婦。
總統敷衍,小英想賴;你這一生不一定。

觀看全文

  • 人氣:486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蔡英文侄子說檢察官好忙(下)

在魏應充逃漏稅一審千呼萬喚,活生生拖過三年,終於判出來後...

魏應充逃稅6千萬 繳328萬可免囚
2017年02月24日
【俞泊霖、詹智淵╱彰化報導】頂新製油公司負責人魏應充涉逃漏稅案,彰化地院昨審結宣判,法官認定魏應充涉違反《商業會計法》、《稅捐稽徵法》等四十四罪,共漏稅六千六百多萬元,應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得易科罰金。《蘋果》估算魏應充若繳交罰金,只要約三百二十八萬元即可換取自由,免入監服刑,全案可上訴。
頂新:已改正制度
彰化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林漢強說,收到判決書後再審酌是否上訴。魏應充昨未出庭,頂新製油公司公關游本嘉轉達魏應充並未特別表示意見,待收到判決書後再決定是否上訴。頂新公司則發聲明表示尊重司法、謙卑自省、積極改善缺失,並指出該公司已改正稅務制度。
彰檢起訴時主張,頂新公司漏報營業收入七億三千二百餘萬元,這些全部都算是營業利潤,因此計算出其漏稅額合計達二億四千餘萬;不過法官認同頂新公司主張七億三千二百餘萬元並非全都是利潤,仍需扣除相關成本,因此計算出頂新公司合計的七年漏稅額為六千六百五十餘萬元
判3年得易科罰金
法官指出,被告魏應充漏稅金額甚鉅,但頂新公司已補繳稅捐及罰鍰,審酌後判決魏應充三年徒刑,但同時宣告得易科罰金,而因考量魏應充財力及負責人身分,易科罰金金額為每日三千元。會計陳錫勳則被判拘役及一百二十天及一年十月徒刑,均得易科罰金,並獲緩刑。
本案是彰檢偵辦大統油品案時,意外查出大統與之往來的頂新製油公司,涉及故意浮報進貨成本,涉逃漏稅(轉貼到此)

從最後一句【涉及故意浮報進貨成本,涉逃漏稅】可知,頂新的目的不是為了要逃漏稅,那個只是某種併發症,真正的目的是要【浮報進貨成本】,頂新為了要浮報進貨成本,想必跟不少同業有所串謀吧?

2014.01.29 04:07 am
彰化地檢署偵辦大統長基食品公司混油案,從查扣的電腦資料庫,意外查出頂新製油近七年來串通下游十多家廠商,逃漏營業稅二億四千八百萬元,頂新製油認罪,加上中區國稅局裁罰一億六千百八百萬元,頂新廿四日捧著總計四億多元現金繳清。

這樣他才能把進貨成本浮報好,再跟他的下游,味全公司說他買進假橄欖油是花了多大的一筆錢,實際上那是高振利調出來的,只要一點點錢就買到了,味全公司想必傻傻地付了很多很多的錢,要不然如何產生【頂新公司漏報營業收入七億三千二百餘萬元,這些全部都算是營業利潤,因此計算出其漏稅額合計達二億四千餘萬】呢?

這筆天文數字的差額,別的新聞還說都存到魏應充私人戶頭,吳永梁罵他都有找人定時查核,還說自己不知情。像這裡,吳永梁為什麼要多拖一年才宣判,去年約同時的新聞說,那是因為火燒山累到猴,高振利也有自己的逃漏稅案要宣判,只好緊急喊卡,以免判出來天差地別,

【查黑心油揪大統高振利逃漏稅今判刑3年】2016年03月14日
彰化地檢署偵辦大統長基食品廠董事長高振利製造黑心油案時,查扣公司內外帳冊及客戶往來資料等文件,國稅局根據資料揪出大統負責人高振利名下3家公司均有逃漏稅,逃漏營業稅、營利事業所得稅共4千多萬元。大統逃漏稅部分2011、2012年各判7個月與1年5個月有期徒刑;大順部分2011、2012年,各判10個月與2年有期徒刑;大聯部分2011年至2012年各判7個月與3個月有期徒刑,3個月部分可易科罰金。判決書指出,法官認為不宜偏向低度刑,但被告積極配合補繳稅款、罰緩,合計9千多萬元,犯後態度良好,因此判處應執行3年有期徒刑為適當刑度。

因為高振利判三年,讓吳永梁又多花了一整年的時間琢磨,這才也判魏應充三年,可是人家逃稅只有幾千萬,魏應充逃了兩億多啊,所以吳永梁才又用他自己的認定,

【不過法官認同頂新公司主張七億三千二百餘萬元並非全都是利潤,仍需扣除相關成本,因此計算出頂新公司合計的七年漏稅額為六千六百五十餘萬元】

喏,這樣不就湊出來漏稅幾千萬,可以判三年了。但是大家看看,高振利逃漏幾千萬的稅,是因為他有好幾家公司,均有逃漏稅,逃漏營業稅、營利事業所得稅,所以有的判7個月,有的判一年多,總共六罪合判三年,只有最後一個判三個月的可以易科罰金。但是魏應充來來去去就只頂新一家在逃漏稅,判三年是要抓去關的,要怎麼才能讓吳永梁既能判魏應充三年,又一天都不用再關呢?

答案其實很簡單,在坦雷伯的反脆弱一書中,談到有個皇帝,氣到下令拿一百斤的大石去砸死自己兒子,說完就翻悔了,可是君無戲言,此時身邊太監就獻策,你可以把一百斤的大石,切成四十四份,再拿去砸你兒子,說不定連紅腫烏青都不會喔。

我猜這就是吳永梁硬是能多花一年時間,把一個罪切成四十四個差不多大小,都剛好能易科罰金之罪的由來。這門技術高端得很,要是他也學判高振利的法官那樣切得不平均,一下子三個月可易科罰金,一下子一年半的要關,皇帝兒子說不定當場還是被砸死。

可是彰檢起訴時主張,頂新公司漏報營業收入七億三千二百餘萬元,現在卻被魏應充又脫褲子又洗臉的,說只有逃稅六千六百五十餘萬元,問題是頂新製油當年就已經認罪,加上中區國稅局裁罰一億六千百八百萬元,捧著總計四億多元現金繳清了呀!現在吳永梁說只有逃稅那麼一點點,不是要再打官司,把多收跟多罰到的錢還回頂新嗎?哪有這種說法的...

但頂新公司已補繳稅捐及罰鍰,審酌後判決魏應充三年徒刑,但同時宣告得易科罰金

我的老天爺啊,法官真的知道他在判甚麼嗎?頂新公司已補繳稅捐及罰鍰是漏報營業收入七億三千二百餘萬元所逃漏的稅加上罰金四億多元啊,可不是只逃區區的蛤?六千六百五十餘萬元呀!這個逃漏稅案,給吳永梁判了超過一年,竟然還能判成如此自相矛盾,荒腔走板,真是叫人匪夷所思。不過這裡我純然只是要說明檢察官在這個案子的角色有多疲累,話說頂新逃漏稅宣判後,彰化地檢署馬上發出一個新聞稿,

彰檢起訴頂新公司逃漏稅案件
魏○充一審判處有期徒刑 3 年
本署施教文檢察官前於偵辦大統長基食品廠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高○利)逃漏稅捐案件,查出該公司有虛開發票疑似供頂新製油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頂新公司)充做進項憑證之情形,而自動檢舉分
案偵辦。經協請財政部中區國稅局共同查獲頂新公司於 95 年至 102年間,有利用人頭帳戶掩飾公司進出貨款,而漏列公司進、銷貨金額,再製作成不實財務資料申報,而逃漏營業稅及營利事業所得稅高達億元以上。 經起訴後,施檢察官與張毓珊檢察官持續提出補充理由、論告書面,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歷經 2 年多期間審理後認事證明確,於今(23)日宣判董事長魏應充應執行有期徒刑 3 年。本署將於收受判決後,研議判決理由再決定後續程序作為。

欸,看看這個地檢署,三年前起訴時說的明明是逃漏稅兩億四千多萬(魏董當時早認罪還多繳同業罰金,記得嗎),現在又被吳永梁的最堅持無罪推定原則,使成只有逃漏稅六千多萬,多算了一億八千多萬。自己竟然還洋洋自得,改稱是起訴逃漏營業稅及營利事業所得稅高達億元以上。經起訴後,施檢察官與張毓珊檢察官持續提出補充理由、論告書面,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歷經 2 年多期間審理後認事證明確。明明還是輸到脫褲子,而且是把人家早就認過罪,逃稅金額也再三確認過的死案子輸到脫褲子,卻能編得像是兒子打老子,這種掰故事的功夫一般人真的學不來吧..叫人忍不住懷念從前那個美女檢察官太累在嚼口膠,以及男檢察官把菜市場買的肥豬肉當呈堂證供,說自己熬夜不睡,都是用這個在熬油來娛樂我們大家的日子。

觀看全文

  • 人氣:248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蔡英文侄子說檢察官好忙(中)

上接(蔡英文侄子說檢察官好忙(上))

承蔡英文賢侄子的說法:【總統蔡英文的侄子蔡元仕昨天在會上以他每天只能睡三、四小時的檢察官生活為例,戲稱可能隨時在會場「為司法犧牲」,在談笑中凸顯檢察官工作過勞問題。】如果我們也學他們蔡家,取樣這麼偏隘,那隨時都有「為司法犧牲」,活活笑死的機會。像是圖利魏應充一千萬緩起訴金,或是圖利魏應充一億的公益捐,自己一毛錢都不拿,可..可是蔡英文又不是美河市裡有夠賤的小官,我想來想去,驚覺原來這個描述我老早就寫好了,只是當時用在馬身上,總覺得不對頭...

我們把自己假想成國際透明組織的觀察者,馬總統當成我們要觀察的政客,二次金改掏空國家數十兆的全民資產,當成要觀察的弊案,那整卡車的金改老闆們,就是行賄的奸商..乾脆,我們直接把收賄的政客比成老娼,行賄的老闆準做嫖客,而貪腐跟行賄的行為,就像在進行某種性交易...在2008年,阿扁主政的時代,阿扁收賄給金改老闆淘空數十兆全民資產,給金改老闆當嫖客來嫖,行賄和貪腐印象同步。但是到了馬總統執政三年半的今天,行賄的金改老闆們全判了無罪。親愛的國際觀察者,想想,咱這個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他把清廉當飯吃,再拉出來,可說天上少有,世間全無,半神半人般的人間極品,他..這麼一個政客,官員,碰上了這一整群行賄成性,狂嫖爛嫖成性的金改老闆們,他還是始終不收錢,一毛錢都不收,可是那個性交易還是完成了。幾十兆的全民資產本來已經還到九成,又全都給馬總統白白送給了這麼一群金改恩客老闆們。這種讓人駭異的情景,嗯..欸..版主真是個太不厚道的台灣人了,我竟把他稱之為..花癡被白嫖!

可馬總統畢竟是個男的,用花癡被白嫖來形容有點怪,想不到現在搬來用在蔡英文身上,就像是量身訂做的剛剛好,名嘴們不管有無證據,總傳說馬英九是收了頂新髒錢才變這樣,但是我敢跟大家打包票,蔡英文是一毛錢也沒收魏應充的,卻司法改革成把魏應充特殊逃漏稅,從本來可以收到一億,還能判魏應充緩刑的某種罪,判成一毛錢都不用捐了,還不用緩刑,直接可以易科幾百萬的罰金刑。鄉親啊,這樣不叫蔡英文像個花癡被白嫖,甚麼才叫?

所以排除蔡英文賢侄子這一個個人,我還能例外舉出三個例證,證明我們的檢察官真的非常非常的忙,第一個例子馬上就來報到了,

彰化地檢署檢察官蔡曉崙涉嫌與少女性交易,還在社群網路群組媒介五名同好與少女性交易,台中地檢署昨依「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等罪起訴,並重批蔡罔顧社會賦予的神聖使命,惡性重大,請法官從重量刑;台中地院昨天以他媒介多人、且有逃亡之虞,裁定繼續羈押。

像這裡的彰檢,白天還去學校宣講法治教育呢?看看他的夜晚有多麼多姿多采,當個公益雞頭,真的忙到都沒時間睡覺喔。

第二個例子是雄檢的一對驚世夫妻,

高雄地檢署前檢察官井天博(59歲,已改名井樹華)涉貪,今年11月12日遭最高法院判刑11年6月確定,高雄地檢署為確保執行,當天就派警調到他台北老家蹲點守候,不料他早在宣判前就潛逃海外,據悉可能擁有加拿大護照、精通英文的他,在海外生活一點也不成問題。相關承辦人員感嘆,「在國外重罪被告二審若判有罪就會當庭羈押,在台灣有時等到最高法院判決確定時,已經很難執行到案,但人是法院放的,人跑了責任卻要檢方扛?」但司法院刑事廳廳長蔡彩貞反批:「法官在審理期間若要羈押被告,須有法定的客觀事證及理由,絕非法官疏忽讓井男跑掉,希望懂法律的檢方,不要動輒把責任往外推。」

要知道世所共鑑,眾人皆知的民主落後法治退步台灣院檢有多落漆,光是用想就能叫人頭皮發麻,雞皮疙瘩掉一地的,還有這個案外案,就是當院方把井天博交保之後,指證井天博貪污的秘密誣點證人馬上就離奇死亡了

陳女指出,黃最近曾接到馬來西亞礦產人員電話,要黃再匯錢過去,至於為何要匯錢,要匯多少錢?她不清楚;另外,上個月井天博獲交保,還透過人向黃催討借款,讓黃很緊張。檢方強調,黃益信在井天博涉貪案中轉為汙點證人的供詞沒有翻供,並有具結,他的死亡應對該案在法院審理影響不大;但人命關天,仍將深入調查有無其他內情。檢方並說,黃益信轉為汙點證人後,因井天博收押中,無生命受到威脅訊息,所以未派人做人身保護,案子起訴後則由法院負責。

像這個時候,人命賤若螻蟻,所以檢方把責任推給院方後,院方理都不理,笑罵由人,一定要等井天博落跑後,院檢都說不是我,這樣子打起假球來才逼真有看頭。ㄟ..我是說,像這對雄檢夫妻真是生財有道,靠山吃山,上班管案子,下班跟關係人去投資,真箇是日進一斗金,夜進一斗銀,大富大貴,百子千孫的有喔。

第三個例子,還是要回到彰檢,前頭不是說他們因為頂新案被玩到精神不繼,吃口香糖,把肥豬肉當成呈堂證供都來,最後一路輸的輸到脫褲子嗎?有個網友因為看不過去,想幫彰檢出氣,KUSO法官,結果竟然是這樣...

吳姓男子(44歲)去年初以頂新案一審法官吳永梁名字,申請註冊臉書帳號,還從網路截取吳永梁穿法官法袍的照片,張貼在臉書帳號網頁上使用,並張貼「有$判生,沒錢判死」等文字訊息,吳永梁發現後提告,彰化地院今判吳男犯偽造文書等罪,應執行有期徒刑5月、得易科罰金,全案仍可上訴。《蘋果》下午電訪從事賣電池工作的吳男,他說因不滿頂案審理過程,才成立吳永梁粉絲頁,嘲諷判決,並非臉書帳號,而此粉絲頁目前已刪除。他說已收到判決書,抱怨案發地是在台北,卻不是在台北審判,審判的法官也都是吳永梁同事,他雖然對判決不滿,但因訴訟曠日廢時,甚至有次忘記出庭還被通緝並羈押一個月,加上家人也反對,因此他決定不再上訴,若能易科罰金,決定要繳交15萬罰金。

大家看到沒?有沒有兩蔣白色恐怖時代,或是江國慶案那種濫行羈押,押人取供的感覺呀?這麼說好了,前兩個例子,雖然檢察官都看似很辛勞,但是他們所做的,一個好色,一個(或一雙)貪財,總是做著自己喜歡的事,身體雖然疲累,但是精神鬥志都很昂揚,只有第三例的彰檢,人家是在幫他輸到脫褲子來出口悶氣,他卻被吳永梁的提告,不得不把見義勇為的電池師羈押一個月,好讓他乖乖認罪,這除了身體上的疲累,那精神上的壓力想必更是外人難以想像的吧。

茲舉以上三例,呼應花癡總統蔡英文的賢侄,呀!檢察官真的不是你我一般人幹得出來的...真是笑死我了,噗!(未完待續)

觀看全文

  • 人氣:294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個人檔案

廣告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