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 本格總瀏覽人次-633,257
  • 引用-1
  • 迴響-57
  • 文章-861
  1. 2017年8月
  2. 部落格文章

為什麼蔡英文要選831?

傻子甘心當傻子,是自自由由的事。----張大春

全民歡慶世大運佳績,「台灣英雄大遊行」將於31日(周四)舉行,由於當天正好是蔡英文總統的生日,因此有人質疑「背後目的更耐人尋味」。對此,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30日說,府方非主辦單位,以相關活動與總統生日同日進行惡意連結,更稱活動的舉辦為「收割」,不是負責任的做法。

好的,隨著真相一一浮現,蔡英文惡搞的文白之爭也愈見水落石出。像是台文學者舉胡適也推白話文,幹嘛蔡就不行,這兩天也有歷史學家指出胡適當時推白話文,是因為文盲太多,難道蔡英文執政後,台灣也是文盲太多嗎?還有人舉日本人也學漢語為例,今天日本街坊超商陳列的,還有在教論語孟子的書在暢銷呢,若是看去日本史書,當知明治維新時期,也有人主張廢漢文,全面改習英語,漢英兩派相爭不下,皇室於是進行全國教育普查,想說當時日本的文盲也很多,應該可以順利西化,詎料一查之下,會看漢文的百分比超過想像,此議遂無疾而終。今天台灣以及全世界的英語,說的都是白話文,比如說「蔡英文吃屎」這句白話文,英文會說成:

Tsai eats  shits.

文法是:S + V + O

但日語的說法會是

カイは便を食べる

(翻譯:蔡乃大便食者也)

充分保留住漢語文言文,S + O +V 的型態。

在回答蔡英文為什麼要選831這個大哉問前,我先談一下不選831的,像是北韓日前飛彈射向日本,把日本搞得全國振動,安倍急忙求助川普,川普則一派輕鬆,說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說穿了,不就是反正死的也都是道友,跟貧道有什麼相干?那麼金正恩為什麼不選831,而是選829還是830呢?坦白說,金正恩甘心當金正恩在任何時間射飛彈,也是他自自由由的事。

那麼選831又有什麼不好呢?我認為這個831,很容易讓有心人惡意連結到軍中樂園

老將披露秘辛評軍中樂園 不應僅膚淺窺秘
【聯合晚報╱記者洪哲政╱即時報導】
鈕承澤導演、阮經天主演的「軍中樂園」將上映,軍方人 士首見對片中描述的「831」軍中樂園作出評論。海軍退役中將蘭寧利上午在他的個人臉書上一篇「從軍 中樂園影片談起」專文指出,他在民國54年向「中鼎軍艦」報到艦訓,當時艦上運補外島任務時,就有十餘位831的女性乘客,他記得艦上老班長稱讚說:「要說最愛國,她們才真當之無愧!」

還有,最近馬英九被柯建銘告洩密關說一事判無罪,也會被人惡意連結到...

監聽譯文黃世銘:8/31就給總統...2013年10月7日 - 【法庭中心/綜合報導】檢察總長黃世銘今到立法院備詢,在回答立委陳亭妃質詢中表示,8月31日第1次到總統官邸見總統馬英九時,就有將關說案的監聽譯文交給 ... 院長江宜樺、總統府前副秘書長羅智強時,手上就有譯文嘛;黃世銘說「對」。

我們若是問起馬英九,你幹嘛那麼急呢?明明慢一兩天,等黃世銘確定偵查終結,只有關說沒有刑事犯罪,你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公佈,不算洩密了呀,又不是要生孩子?

可...可是黃世銘當時又沒教我..

喔,不是,這時就要說成傻子甘心洩密柯建銘對他自己刑案的特權關說,是自自由由的事,馬哪裡能等到隔天或隔兩天(按:視黃世銘解密的速度而定)再來公開黃世銘給他報告聽來的事呢?

◎2013年6月28日(王金平打給柯建銘)
王:沒啦,我已經跟勇伯說完了。
柯:他怎麼說?
王:他說好啦,他會盡力,他會弄。
柯:勇伯要處理沒?
王:勇伯要處理。
柯:沒問題吧?
王:不知道,就讓他處理。他就說他要處理啊。

◎2013年6月29日(王金平打給柯建銘)
王:勇伯啊。勇伯啊。
柯:我沒遇到,我剛離開。
王:他跟我說OK了。

第三個惡意連結,則是連到全民歡慶世大運佳績的「台灣英雄大遊行」,這一天是周間,小孩要上學上課,我也不能抽身,不能去分享這份喜悅與榮耀,搞得我好像不是那個全民,不怎麼歡慶的模樣,不過關於這點,我是很能體諒,想那世大運的選手們,競技了這麼久,身心都很疲累,課業也不能再荒廢,愈快遊行解散回家是愈好,這就像是蔡英文的媽媽,要在831這天把她生出來,慢個一兩天也不成。嗯,威權時期所有人都要選擇服從,但有人甘心831要當蔡英文,果真是自自由由的事。呵

觀看全文

  • 人氣:291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自自由由當傻子,歡歡喜喜變文盲

張大春表態文白之爭:傻子甘心當傻子 自自由由

近日國文課程文言文比例與選文問題鬧得沸沸揚揚,作為一位小說家,並能以寫古文詩詞的張大春終於表態了,他在臉書貼文說:「敬告諸位焦心憂慮的朋友:別逼我寫關於文言白話之爭的文章了,傻子甘心當傻子,是自自由由的事。我說的全是白話文,應該很好懂。」

其意思應是不學文言文或減少文言選材比例,是一個傻子做的事情,但做傻子也是一種自由,別人無法攔阻。但張大春並不明說,卻說他「說的全是白話文,應該很好懂」(轉貼到此)

北 一女學生說,削減文言文,改考白話文,可是文言文至少還有約定俗成的概念,而白話文理解卻有見仁見智的可能,較不易分出鑑別度,很容易淪為各說各話。像是 張大春這一段白話文,記者一看就懂了:削減文言文當傻子是作傻子的自由。可是張大春這裡可不是在播廣播,沒有口吃的問題,幹嘛把自由兩字,說成自自由由 呢?

這個問題就很難懂了,是吧?

民國初年學者嚴復,在翻譯完赫胥黎的「天演論」(按:這個科學家是捍衛達爾文演化論最力的學 者,歷史記載他與當時的義大利主教有關人是上帝造還是猴子變的論戰尤為經典,有達爾文的鬥犬暱稱),在自序中談到,要把翻譯的工作做好,要先懂別人的語 言,但是光懂別人的語言還不夠,還要懂得別人古代的語言,因為好多真理,都是他們的古人想出來,用當時的語言寫下的,最後,要把翻譯工作作到信,貼近真 實;達:譯文通達;雅,用字典雅。還得要熟悉他們在發想這些真理時的社會環境,才能做到。

所以從語言中學到道理的方式,不在於文言白話,東方西方,而是是否真能融入當時社會的日常生活,打個比方,在與中國爭搶儒學正宗的日韓,超商或書店都買得到的論語來說,孔子在裡頭與弟子談到孝道的有好多段,其中之一是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

這句文言文的翻譯也不難。直譯就是孟武伯這個人跟孔子請教孝道,孔子對他說,當人家父母的最害怕子女生病。

這句話說的對不對?太對了。只是像這麼丁丁的文言文,有需要收錄進論語給東亞國家幾千年習用嗎?已故國學大師南懷瑾在論語別裁,為這句話提出別解,他說這句話要用倒裝句去想,而且還省略了主格,全句翻成白話應該是

所謂的孝道,就是把你初為人父擔憂子女生病的心情,拿去對待自己的父母就對了。

孟武伯,魯國孟孫氏第10代宗主,姬姓,名彘,世稱仲孫彘,是孟懿子的兒子。南懷瑾推斷這個紈褲子弟,再跟孔子問孝時,應該是剛結婚生子,孔子才會因材施教的這樣說。

言 歸正傳,那麼張大春為什麼先叫大家別逼他寫關於文言白話之爭的文章呢?首先我們要知道,張大春之前就曾因罵人羞辱反核四的林義雄,吃盡司法的苦頭。後來, 二○一七新年,蔡英文的春聯賀詞是「自自冉冉,歡喜新春」;兩句一出,引起不少人困惑,覺得是否「自自然然」或「自自在在」之誤。但總統府發言人說,文句引自台灣文學前輩賴和之詩; 既有其出處,一般人也只能敬謹咀嚼其中冉冉深意。還好,人們仍有挑戰權威的勇氣,台灣文學館館長廖振富隨即為大家揭謎。原來,賴和的詩句是「自自由由幸福 身,歡歡喜喜過新春」,總統府擷取上下句各四字另組對聯,卻將「自自由由」誤為「自自冉冉」,因而組建出前所未見之詞及語意不通之對聯。

作家張大春對於總統府事後的硬拗開罵,

爸媽沒教你識字嗎?
人 家自自由由,你自自冉冉,還發明了個荒腔走板的說頭,總統府你也真是太自由了。這一下咱們全都明白過來了,先前之所以會有〈桃園機場賦〉那樣不倫不類的東 西、到今天還掛在國門之上,就是由於當政者一向不識字,不解意,不通文,不學事,沒有教養——也就是四不一沒有。」最後還做詩贊曰,「昔年笑看音容苑,今 歲驚羞自冉身。總統府中唯白目,為誰歡喜為誰春?

結果引來政論名主持人的回罵,

媒體人彭文正為此作打油詩諷刺張大春「大言不慚以為才,頭殻壞去才是真。春加二虫最直白,你又無知又反目?」,每句首字和尾字分別是「大頭春你才真白目」

談完了這段歷史,喔,這樣大家知道幹嘛蔡英文要先削減中國史的份量,把它編在外國史的項下,再來殲滅文言文的道理沒?不能通解歷史,就算你學全了當時的日常語言,還是看不懂當時的文字。那張大春底下這句白話文,正解就呼之欲出了:

傻子甘心當傻子,是自自由由的事。

傻子才真以為白話文會更好懂啦,沒把自由幹嘛口吃般的說成「自自由由」,那就完全看不懂,甚至看到相反。這個「自自由由」,就是在回答當時張大春有罵到但沒說完的事,那就是蔡英文把作家寫的詩文,

「自自由由幸福身,歡歡喜喜過新春」

瞎了狗眼的看成自自冉冉,

學者:沒有國家會用非日常語言 作為國語文選材核心

又 有夠白癡的相信,還天真的產生出第二個以為..蛤?那什麼是第一個以為?「我以為威權時期大家都是選擇服從的呢」以後別再問了。這裡蔡英文就天真的以為自 自冉冉,ㄗˋㄗˋㄖㄢˇㄖㄢˇ,這應該是賴和生活在台灣的當時,用日常語言造出來的新詩句,那這應該是什麼呢?啊哈,對了,這個冉字,不就是古代中國讀音 的ㄖㄢˊ字嗎?

那為什麼賴和不寫自自然然,而是自自冉冉呢?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想那賴和,在寫作這首詩的時候,心中早已想到不久的將來,台灣將會有武則天坐天,出現一個上通天文下曉地理,最是英明神武的女皇帝,她能編新字,造新句,甚至開發出新語言,讓天地為之驚動,山河跟著變綠色,所以才故意寫成冉字,好給咱們主子猜謎來著的。

面對這樣有著媒體人的庇佑,神功護體,百毒不侵的蔡英文,還能叫張大春對她的倒行逆施,亡國亡史又亡語文的惡行說些什麼呢?那就只好說成:

傻子甘心當傻子,是自自由由的事

敢說我傻?看我不讓你們將來都只能學日常語言編作國語文選材核心的文字,讓你們成為威權時期大家都選擇服從的人,我把自自冉冉倒過來念?(那要怎麼念?笨,不就是念成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咩)

嘆曰:

自自由由蔡英文,歡歡喜喜滅古文,傻子甘心當傻子,文盲最愛白癡文。..噗哧,只不過他們以為愛的是白話文。

觀看全文

  • 人氣:591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蔡英文的白話文體釋例

我永遠記得頂新逃稅案,早八百年就被告成加重背信,而原本該宣判的時候,法官說還有證據未查,暫緩宣判,這一緩就緩上一年,最後仍舊判成逃漏稅,只要交點罰金,魏應充一天都不必多關,蔡英文下台後要被人轉型正義的第一案。

言歸正傳,日昨本來要審文言文比率的教育部課審會,突然說要暫緩審查,兩個禮拜後再說,它的理由真是有夠匪夷所思,竟然是因為他們討論國小寫鋼筆字是要求美觀,還是只要工整正確就好。最後決議是只要工整正確,原因則是怕孩子會哭哭。這個課審會,真是有夠落漆,我從來都沒看過有家長把小孩送到幼兒園,小娃娃哭哭,家長就帶回家的。我也沒看過國小在挑運動員,訓練太累而哭哭的,我最常看到的是運動員因為成績不到,被刷下來當場哭哭的。要是課審會這種媽寶決議能成立,那李家同說我們國中生畢業會考,三成的孩子英數拿C,那不就該讓國三生只要能背99乘法,或是把英文字母從a寫到z就好了嗎?別笑,

清大榮譽講座教授李家同更直指,有大學電機系畢業生背不全英文字母,連工友都當不成

這樣的課審會,根本就像是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是要來把台灣教育從根刨起,亡滅這個國家的。不過我這篇的立意沒這麼遠大,只想接續前兩篇,談一下當蔡英文改不成文言文比率(別傻了,她是老姑娘脾氣,愈是遇到反對她就愈要幹),那群文盲學生背後的語文大老只好自己來

學者:沒有國家會用非日常語言 作為國語文選材核心

我認為這個學者應該是把語文的分類搞錯了,蓋任何語言,都略分為口說跟筆寫,前者叫做聽說,後者則為讀寫,口說的是日常語言,像是王八蛋,踏馬的,但是沒人會在寫文章,交報告時把「王八蛋,踏馬的」寫進去,為了滿足學者的要求,那就還是以英語文為例,在英文文法裡,有一種句型叫做分詞構句,

When Tsai was hungry,she had shits.

(當蔡肚子餓,要去吃屎)

因為When跟was是一定要用,故外國人或故意把它省略,好讓些外國學生看不懂被考倒,就成了

Being hungry,she had shits.

像這樣的語法,是沒人會在日常生活中說的,所以只會在臉書或其他要寫下來的文字中看到。這就是written language與speaking language的區別。

所以這個學者為了幫蔡英文的白癡文運動..蛤,白話文?你確定嫖妓文或是日本人的文言文,不是用來教白癡的嗎?的擦脂抹粉,至此可說完全破功,因為她把事實全說成顛倒了

沒有國家會用日常語言 作為國語文選材核心才對。

接下來,我馬上會給一個例子,看看學者還是蔡英文有沒有學會,這是PISA國際標準化閱讀測驗的題型喔...

蔡總統臉書全文:

今天,我們在世大運網球場上,看到一位又一位的台灣勇者。詹詠然今天在女雙金牌戰中,強忍身體不適,與妹妹詹皓晴為台灣拿下珍貴的女雙金牌。女子單打的張凱貞,同樣深受拉傷及身體不舒服影響,但她沒有輕言放棄,第二盤在大幅落後的情況下,一度將比賽逼進搶七,最後雖然未能獲勝,但是凱貞的拚戰精神,讓這面銅牌更顯珍貴。

混雙的比賽因為詠然身體不適無法出賽,因此她與謝政鵬的搭配最後得到銅牌,仍然是對一路來好表現的肯定。男單的莊吉生、女單的李亞軒都順利打進金牌戰,明天請大家為他們大聲加油。

台灣女籃的自我挑戰更是沒有極限!即使一度落後17分,但她們奮戰不懈,克服身高劣勢,逆轉超前。陳晏宇的超人表現,讓觀眾吶喊到燒聲。今晚,我們的女籃不只得到勝利跟一面銅牌,她們更贏得全國觀眾的最高敬意。

在武術項目,我們又有好成績,靠著陳宥崴和陳宜盈的精彩演出,再拿下兩面銀牌,陳暐婷也在散打項目贏得銅牌。而體操代表隊也合力拿下韻律體操女子團體銀牌。

在男子4X100公尺接力中,楊俊瀚、魏溢慶、鄭博宇、陳家薰一起贏得銅牌,繼續擴大台灣這次在田徑項目中的精彩表現。晚間的桌球也盡力拚到最後,雖然不敵對手,但仍為台灣留下兩面銅牌。

我們會永遠記得2017年的夏天,是一個到處都聽得到台灣加油的夏天!(轉貼到此)

蛤?這問題不是要問這篇臉書是誰寫的,蔡英文:不...不是我寫的。而是要考一考大家,把這篇臉書文體,翻成日常語言,會怎麼說呢?

1,shit!太棒了

2,王八蛋,看誰還敢來作怪

3,台灣加油(ㄟ,你給我說說,文言文幹掉沒)

4,踏馬的,這下要扯下柯p變難了。

5,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 Im sorry

我想我應該還是會選5啦,大家這裡看到沒,咱們蔡總統日常用的國語,連一句話都說得丟三落四,趕緊切換成菜英文模式,反正老外聽不懂或是想笑,台灣人也不會知道。可是讓她寫(其實八成是哪個幕僚代筆,不然就是有分身,還博學強記,每場得牌的比賽都有看到,得牌的選手大名也全都記得)篇臉書,端的是咬文嚼字,味同嚼蠟,最後又很八股,要帶回台灣加油這四個字(從前則是帶蔣總統萬歲,或是反共必勝建國必成),完全就不是日常語言,卻是很有資格用來拍蔡英文的馬屁,納入國語文選材核心。

觀看全文

  • 人氣:208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難道蔡英文的白話文說得很好嗎?

國立中正大學台灣文學與創意應用研究所長江寶釵說,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以不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語言做為國語文選材的核心,因為國語文教育的首要目的,是要教導孩子人我溝通、回應生活問題等思維、言說與書寫的能力。江寶釵認為,文言文由於不在日常生活使用中,文言文的教習就必須透過深度的記誦,因此費時耗力,又容易忘記,對人才培育的貢獻度不大。況且容易讓孩子以為記誦、並將記誦的內容表達出來就夠了,容易養成孩子思考的惰性。

坦白說,我對台文學者的這段話看的不是很懂,像是這句:

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以不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語言做為國語文選材的核心

大家要知道,拿英語打比方,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叫做speaking language,也就是用嘴巴說的英語。而會選入英美語文選材核心的文字,叫做written language,是寫文章,寫報告時才用的英語,這兩者逕渭分明,簡單說,用在日常生活中,像是Come on(少來了),Bull shit(拉屎了)..這種日常英語,那是絕對不會寫在報告,由國科會宣讀出來的好嗎?

就像是蔡英文說:

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 Im sorry

鄉親啊,她這句日常使用的英文(文法錯誤百出),噗哧,有任何一點可能,作為英美語文選材核心嗎?所以我們知道台文學者這段其實是在廢話。而下面那一段,就更奇怪了,

江寶釵認為,文言文由於不在日常生活使用中,文言文的教習就必須透過深度的記誦,因此費時耗力,又容易忘記,對人才培育的貢獻度不大。

白話文也沒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啊?日常生活中使用的,英文是Come on(少來了),Bull shit(拉屎了),中文就更多了,我都不好意思說,像是

王八蛋(turtle's egg)

不如簡單的考大家一下,誰還記得念書時的任何一篇白話文,還可以把它琅琅上口的?是「雅量」,「背影」,「寫給青年們的一封信」還是「謝天」?倒是文言文,我倒是還記得「桃花源記」..好啦,我承認是寫馬英九的事蹟時,隨他隨口背回來的,或是「長恨歌」「琵琶行」,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園序」,文言文確實應該適度背誦,因為人類的語言學習,都是先靠聲音的記憶,中外皆然,有學者研究所謂的狼孩(被遺棄在森林,被母狼養大的孩子),超過六七歲,啟蒙教育的年紀,就終其一生再也學不會人話了。

但是不會比背白話文困難,這個道理很簡單,因為人的腦袋是這樣,愈是苦讀來的,愈不易忘記...哪有台文學者胡謅「文言文的教習就必須透過深度的記誦,因此費時耗力,又容易忘記」這麼顛倒的事呢?而是白話文,不必透過深度的記誦,因此省時省力,這才更容易忘記,或是更難背起來吧?

那麼,敢問大家,是背得住的文言文,還是背不起來,或是容易背起更容易忘的白話文,對人才的貢獻度大?

台文學者的最後這句話猶為奇怪,

「況且容易讓孩子以為記誦、並將記誦的內容表達出來就夠了,容易養成孩子思考的惰性。」

前面都說文言文難背了,怎麼這裡又能容易讓孩子以為「記誦,並將記誦的內容表達出來」就夠了,還有第二個容易的養成孩子思考的惰性?難道這又是一種說著大家聽不懂的話,像是因為愛台灣所以要停電,或是反黑箱所以要改文言文比率那樣嗎?

再說,文言文作為精煉過的口語文字,之所以難背的原因是因為不理解,如果理解後,文言文不會比翻譯成白話的文章更難背。打個比方,就像是英文單字,如果你知道這個字是從拉丁文或希臘羅馬神話故事衍伸而來,那就容易背且不容易忘,有一個英文字,是現在世界上最長的詞彙,叫做火山矽肺症

Pneumonoultramicroscopicsilicovolcanoconiosis

這讓不懂得理解英文詞彙的人看了,想必馬上倒彈,終身不學英文。可是一旦你理解英文詞彙的歷史掌故,知曉它造字原理,那就變得不那麼難背,因為這個字是組合來的

pneu mono ultra micro scopic silico volcano coniosis

每一段都各有其義,分段背再組合起來,這個字就能背出來。綜上可知,無論是學中文或是英文,都該從各種語言的古文學起,這樣才能學得扎實,學得透徹。做學問,本來就是苦中求樂,自得其樂,沒有那種不勞而獲,輕鬆就能習得的學問。尤其是作為一個學生,更要虛心求教,不恥下問,斷不可憂讒畏譏,怕被人笑,這才是學習語言正確的態度。絕對不能像底下這個人

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 Im sorry

一碰上說白話文的speaking language,被問題卡住,馬上就想說去英文,偏偏她說起英文也丟三落四,連口語要用講的speaking都不知道,說成了say,那就只好再跟翻譯說

我有一些問題是有關蔡英文,我很抱歉

然後發現這句白話口語又有問題,再對外國人說

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 Im sorry

就這樣一直切換著白話國語跟口語英文,不知道該怎麼停下來。欸,看著蔡英文這副拙樣,還敢說她要推動啥白話文運動...怎麼?難道蔡英文的白話文就說得很好嗎?

觀看全文

  • 人氣:196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蔡英文是在重推胡適的白話文運動嗎?

學者:沒有國家會用非日常語言 作為國語文選材核心

有關十二年國教國文新課綱文言文比率與選文問題,中正大學台文創應所長江寶釵今天表示,學習要能符合生活情境,不應破碎、片面的閱讀。

十二年國教新課綱預計民國108年實施,有關國語文課綱審議委員建議,將文言文比率由草案的45%到55%,調降為上限30%,並針對文言文選文提案,讓文言文比率與選文議題備受關注。

對此,國立中正大學台灣文學與創意應用研究所長江寶釵今天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表示,學習要能符合生活情境。近百年前的五四運動中,胡適就倡導「文學革命」、推行白話文運動,如今還在為文言文、白話文比例而爭論,未免顯得落後。

江寶釵指出,過去國民義務教育國文選材,以文言文為主,是歷史的偶然與必然。偶然的是,日本殖民台灣51年,以日文為國語文教育;國民政府來台後,以古文推行國語教育。必然的是,兩者造成台灣人不了解自己的土地,講不出自己的故事。

她說,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以不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語言做為國語文選材的核心,因為國語文教育的首要目的,是要教導孩子人我溝通、回應生活問題等思維、言說與書寫的能力。

江寶釵認為,文言文由於不在日常生活使用中,文言文的教習就必須透過深度的記誦,因此費時耗力,又容易忘記,對人才培育的貢獻度不大。況且容易讓孩子以為記誦、並將記誦的內容表達出來就夠了,容易養成孩子思考的惰性。

更嚴重的是,孩子不使用生活語言,不了解自己和自己的土地,講不出自己的故事,在全球化的激烈競爭下,對於產業的開拓性是有影響的,至少就影響了文創產業。

然而,這並不是說國教應該全部放棄文言文,畢竟文言文是中文書寫中,一支流傳長遠的傳統,但是降低比例,無疑是必要的。

她說,降低文言文比例,可減輕孩子的負擔,讓他們可以有更多時間去進行完整的閱讀,而不是破碎、片面的閱讀。她也認為選文在增加白話文的比例後,應該適當將原住民、新住民的課文納入課選文,才能反映台灣多元族群的現況。

江寶釵表示,先了解本土,再了解中國大陸、全球華人書寫,再擴及亞洲、英美等西方世界,站穩自己的腳步,才能了解台灣在世界地圖上的位置,與世界一起競爭。

她說:「以今治古,以台入華」,循序漸進,才是孩子的福氣。至於課綱中可否選入日本漢學家中村櫻溪的〈七星墩山蹈雪記〉,她認為見仁見智,但不要忘記日人對台灣資源的剝奪、以及對台灣的不平等待遇。(轉貼到此)

我認為這個學者說的不全是事實,先說她邏輯思考的謬誤,這部份很像是文言文沒讀通,在論語裡,有很多孔子的學生問「孝」,孔子的回答都不一樣,這叫因材施教,還有很多領導人問為政,

子貢問於孔子曰:「昔者齊君問政於夫子,夫子曰:『政在節財。』魯君問政於夫子,子曰:『政在諭臣。』葉公問政於夫子,夫子曰:『政在悅近而來遠。』三者之問一也,而夫子應之不同然,政在異端乎?」

孔子曰:「各因其事也。齊君為國,奢乎臺榭,淫於苑囿,五官伎樂,不解於時。一旦而賜人以千乘之家者三,故曰政在節財。魯君有臣三人,內比周以愚其君,外距 諸侯之賓以蔽其明,故曰政在諭臣。夫荊之地廣而都狹,民有離心,莫安其居,故曰政在悅近而來遠。此三者,所以為政殊矣。《詩》云:『喪亂蔑資,曾不惠我 師。』此傷奢侈不節以為亂者也。又曰:「匪其止共,唯王之邛。」此傷奸臣蔽主以為亂也。又曰:『亂離瘼矣,奚其適歸?』此傷離散以為亂者也。察此三者,政 之所欲,豈同乎哉?」

——《孔子家語•辯政第十四》

可見面對不同環境,施政要有不同舉措,這才是舉世皆然。今觀台文學者所言:「學習要能符合生活情境。近百年前的五四運動中,胡適就倡導「文學革命」、推行白話文運動,如今還在為文言文、白話文比例而爭論,未免顯得落後。」這不是只知其一,死抱著胡適「文學革命」、推行白話文運動不放麼?

大家要知道,當年胡適在推白話文運動,正是清末明初,西風東漸,中國還沒從封閉保守封建社會中走出來,又要加緊學習西方先進科學思想的時候,用文言文顯然已經因應不急,這才大推白話文。隨便舉個例子,當時有學者翻譯生物學家赫胥黎的名著,介紹達爾文進化論的「天演論」,給大家看一段序言就好,

天演論
自序
作者:托馬斯·亨利·赫胥黎著;嚴復譯

英國名學家穆勒約翰有言:「欲考一國之文字語言,而能見其理極,非諳曉數國之言語文字者不能也。」斯言也,吾始疑之,乃今深喻篤信,而歎其說之無以易也。豈徒言語文字之散者而已,即至大義微言,古之人殫畢生之精力,以從事於一學。當其有得,藏之一心則為理,動之口舌、著之簡策則為詞。固皆有其所以得此理之由,亦有其所以載焉以傳之故。嗚呼!豈偶然哉!

  自後人讀古人之書,而未嘗為古人之學,則於古人所得以為理者,已有切膚精憮之異矣。又況歷時久遠,簡牘沿譌,聲音代變,則通段難明;風俗殊尚,則事意參差。夫如是,則雖有故訓疏義之勤,而於古人詔示來學之旨,愈益晦矣。故曰:讀古書難。雖然,彼所以托焉而傳之理,固自若也,使其理誠精,其事誠信,則年代國俗,無以隔之。是故不傳於茲,或見於彼,事不相謀而各有合。考道之上,以其所得於彼者,反以證諸吾古人之所傳,乃澄湛精瑩,如寐初覺。其親切有味,較之覘畢為學者,萬萬有加焉。此真治異國語言文字者之至樂也。(轉貼到此)

嚴復這段話,說的正是語文的作用,他說好多真理,都是古人發想出來,用當時的語文寫的,所以光是會今天的語文,那是不能通解古人之意,唯有連外國的古文都能看懂,甚至連當時的風土民情都有涉獵,才能把翻譯的工作做好。

可是當時他這一段話,或是這整本書,用的是文言文,這就大大減緩了西學中用的時程,這讓胡適看了很著急,才大推白話文運動,寄望西方的民主科學觀念能普及當時的社會,這是抱持著救國的目的。反觀蔡英文不管她找誰推的白話文運動,說是要殲滅唐宋八大家的文言文,換上嫖妓或是日本人的文言文,好讓台灣受盡教改荼毒的學生日後讀到這樣的文章會像吃屎般覺得想吐。好啦,光是看到用這種賤招來殲滅文言文也OK啦,理由也隨蔡英文她們說去。可是蔡英文難道只是這樣假掰是為了推廣啥狗屁白話文

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 Im sorry

看到沒?她可是連句白話文的口語都說不來..這才來殲滅文言文嗎?才怪。這要整個系統化地來看,

高中歷史課綱重大變革中國史內容縮減

國家教育研究院昨公布十二年國教社會領域課綱草案,其中受矚目的高中歷史課綱有重大變革,必修八學分減為六學分,中國史由一點五冊的內容減為一冊,且由朝代編年史,改放在東亞史的脈絡、以主題方式呈現;課綱用字力求中性,甚至用問號不給答案,避免政治爭議。

所謂欲滅其國,先亡其史。把殲滅文言文跟削減中國史合起來看,就很清楚蔡英文是在搞滅國的勾當了。是以台文學者接下來的邏輯,也變得更加不知所云起來,

她說,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以不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語言做為國語文選材的核心,因為國語文教育的首要目的,是要教導孩子人我溝通、回應生活問題等思維、言說與書寫的能力。

那麼,當HBO播出這部得獎影片「WIT」,貫穿全劇的那一首十四行詩,不學古英文,影片是要演給誰看呢?

Death be not proud.   by John Donne

Death be not proud, though some have callèd thee
Mighty and dreadfull, for, thou art not so,
For, those, whom thou think'st, thou dost overthrow,
Die not, poore death, nor yet canst thou kill me.
From rest and sleepe, which but thy pictures bee,
Much pleasure, then from thee, much more must flow,
And soonest our best men with thee doe goe,
Rest of their bones, and soules deliverie.
Thou art slave to Fate, Chance, kings, and desperate men,
And dost with poyson, warre, and sicknesse dwell,
And poppie, or charmes can make us sleepe as well,
And better than thy stroake; why swell'st thou then;
One short sleepe past, wee wake eternally,
And death shall be no more, death, thou shalt die.

所以我們知道,全世界我不敢講,但是美國就有以不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語言,如14行詩,做為美語文選材的核心。而蔡英文這裡推的,也絕非當時想要救亡圖存,五四運動的胡適在推的白話文愛國運動,而是已經把白話都推到過頭,讓蔡英文這樣的人,連句簡單的白話文都說不出來,因為,她連簡單的美語文也說得二二六六,有夠落漆。在這個時候,正該因地制宜,反璞歸真,從火星文,推特文,白話文改回推廣文言文運動的時候,這才是孔子在論語裡論孝,與七十二弟子談為政的道理。也唯有像蔡英文人渣治國成這樣荒腔走版,匪夷所思的人物,才能倒行逆施成把該做的事做到完全相反。

若問我台文學者說胡適倡導「文學革命」、推行白話文運動..那蔡英文是在重推胡適的白話文運動嗎?我只能說胡適先生此時若是泉下有知,想必也會感到有點兒難過。

觀看全文

  • 人氣:248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文言文審不出,叫誰決定蔡英文吃屎啊?

時間不足來不及審 文白比率2周後才揭曉

2017-08-27 19:03聯合報 記者吳佩旻╱即時報導

教育部今天召開「高中國語文課審會審議大會」,由教育部長潘文忠主持會議,完成審議「時間分配」、「核心素養」、「學習重點」等3大部分,然備受關注的文白比率部分,雖有排定於今日議程中,但因時間不足,加上審議委員體力不堪負荷,決議下次9月10日大會再行討論。教育部國教署長邱乾國強調,文言文的學習非常重要且必要,為了讓孩子都能多元學習,將謹慎討論。

教育部近日召開國語文課審大會,其中有普通高中分組委員提議下修文言文比率,從原本4成5到5成5調降至3成,引起學界反彈。今天召開第4次會議,議程排定將會審議到文白比率部分,但最終受限於時間因素,決定下次再議,文言文比率是否調降?調降多少?答案須待2周後才能揭曉。

外界紛擾不斷,教育部是否延審以暫緩爭議?課審大會學生代表蕭竹均表示,到了傍晚5點多,即原定的課審會議結束時間時,主持人曾詢問在座代表,是否繼續進入下一階段?但大家從早上9點多坐到天黑,都已顯露疲態,而且要進入文白比率前,前半段須先審白話文選等議題,恐耗費不少時間,因此決定下次再議。

邱乾國表示,國語文領綱分成基本理念、課程目標、時間分配、核心素養、學習重點、實施要點及附錄等7大項,今天出席人數達40人,只完成審議到學習重點,文白比率部分在實施要點內,下次才會討論。他強調,文言文的學習重要且必要,但分量到底多少才合適,符合課綱的精神,應該被謹慎討論,「不會以分組意見決定一切」,希望讓每個孩子依照興趣、性向、能力與多元升學等考量,進行加深加廣選修。

邱乾國說,此次討論到的項目,經專家研討後都有些微調整,例如核心素養部分,建議用詞一致,若名詞代表不同層次,就有不同層次的用法;學習重點部分,他指出過去在縱向連貫及橫向統整上花了很多時間討論,針對格式會走一致性的修整;文化內涵部分,則是注重國小階段的識字與寫字學習表現,將原本中高年級的「書寫美觀的硬筆字」,改為「書寫正確及工整的硬筆字」。

「別讓孩子從小學階段就害怕寫字!」他表示,孩子為了寫出老師要求的美觀字體,可能寫到哭,甚至害怕寫字,為了避免這類情況發生,此次會中將第二、三階段,即國小中高年級的學習表現,調整為書寫出工整及正確的字體即可,並於第四階段增列「寫出正確美觀的硬筆字」,到了國中階段再上一層樓。(轉貼到此)

這篇文章夠長,很適合作為國中會考國文科PISA閱讀的考題,請大家把文章詳細看過一遍後,回答底下的問題。

1,這篇文章是說蔡英文的課審會因為「別讓孩子從小學階段就害怕寫字!」所以要讓孩子到國中甚至是高中大學才來害怕寫字嗎?

2,這篇文章是說蔡英文的課審會因為有的孩子從小練書法,能寫出正確美觀的硬筆字,所以要叫他們寫爛點,只要寫成..噗哧,工整及正確的字體即可嗎?

3,這篇文章是在解釋今天國高中甚或大學生,寫不來正確美觀的硬筆字的理由,不是因為國高中甚或大學生沉迷網路或臉書,把練字的時間用來打字害的嗎?

4,這篇文章是告訴我們,蔡英文找的課審會委員,從早上9點多坐到天黑,只討論這個毫不相干,狗屎一般的題目,好讓大家笑的嗎?

5,這篇文章是為了要把課綱文言文的比率,拖一點時間..蛤?拖多久?當然是拖到大家都忘了那麼久,再由蔡英文找的學生委員去決定嗎?

寫字是一門全方位的學問,涉及身心發展,個性養成,而且小時候寫成怎樣,長大就會寫那樣,否則刑警要如何憑藉筆跡抓壞蛋,還有很多需簽名的文件該如何認證真偽呢?而且任何學習都有它的黃金期,像是語言就是在幼稚園,很多被遺棄或是給母狼養大的,超過幾歲就終其一生學不會說話了,寫字也是這樣,等到國中,別說打怪沒空,光是應付會考英數社自,我都還沒談到最沒必要改動的國文咧,就忙昏了,誰還有那個美國時間,把寫字從「書寫正確及工整的硬筆字」練到「書寫美觀的硬筆字」啊?遑論這時也過了習練字跡的黃金期。

為了幫助大家理解這篇文章真正代表的意涵,請參考「誰決定蔡英文是否吃屎」系列文章,談到蔡英文的司法如何把頂新魏應充賣假油黑心油,有一筆好大金額的逃漏稅案一直拖一直拖的故事,

鄉親啊,那個人畜不分的頂新案,有一個被彰檢辦了好幾年,魏應充逃漏稅的案子,雖然魏應充死命的一直認罪,從彰檢想給他收1000萬辦他個緩起訴,被高分檢駁回後,又在吳永梁庭上加碼到1億公益捐來認罪,但是媒體報導,吳永梁竟然說好宣判的日子不判,還要檢辯雙方辯個魚死網破的原因是:

彰化地方法院審理後訂2月18日宣判,當天臨時喊卡,決定明天下午再開辯論庭,引起議論。司法界傳出合議庭決定再開辯論庭,主要受到大統長基案影響,因大統長基逃漏稅是「母案」,頂新可說是「火燒山累到猴」,屬子案,頂新 案合議庭1月19日進行辯論庭,並宣布2月18日宣判,事後才知大統案3月4日才要宣判。彰化地檢署於2012年偵辦大統混油案時,查出頂新製油公司每年報繳營業稅時,浮報進貨成本與低報賣油利潤,從2006年起到2013年間,漏報銷售金額達7.3億多元,差額均存入魏應充開立的私人帳戶,魏應充為此遭列被告。

魏應充的大統混油案就是味全案,魏應充是上市公司前老董,為中飽私囊,浮報進貨成本與低報賣油利潤,七年間把7.3 億多元的這個差額均存入魏應充開立的私人帳戶。鄉親啊,這哪裡是彰檢一直告,魏應充一直認,吳永梁歹戲拖棚一直不宣判的逃漏稅案,這根本就是《證交法》第 171 條規定到的加重背信罪,其中的那一條但書

犯前項之罪,其犯罪所得金額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千五百萬元以上五億元以下罰金。

所以我說這下慘了,魏應充逃漏稅案最少要判七年!(轉貼「這下慘了,魏應充逃漏稅案最少要判七年」到此)。好的,這個案子最後拖了多久呢?

2017年2月23日..頂新逃漏稅2.48億前董事長魏應充判刑3年

看到沒?從2月18日到隔年2月23日拖了一整年,這下記性再好的網友,也該全忘光了吧?然後蔡英文的司法就敢放心大膽的把魏應充賣假橄欖油賺的,判成逃漏稅,說是判刑三年,但全可易科罰金,頂新逃漏稅魏應充犯44罪繳328萬免坐牢,只要交出一點鼻屎大的黑心油錢就不用坐牢了。

蛤?那...那個甚麼加重背信罪的跑哪兒去了?別忙,蔡英文的司法拖個一年不是沒道理,人家方方面面全都顧慮到了。請看判決書:

經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檢察署檢察長以被告魏應充將漏報銷售額存入系爭帳戶,是否另涉有侵佔或背信罪嫌、本案除被告二人外,與他人是否有共犯關係等理由,發回續行偵查。

也就是全案最重要的背信罪,拖一年若還有人沒忘,那就繼續再拖的意思,還有,別再問我要拖多久,答案是,來,大家一起說:

拖到大家全忘光了為止。

準此,我們可以得知,蔡英文的教改,只不過是同一隻猴子換穿不同件衣服,那個骨子裡還是一模模一樣樣,像這種文言文比率的議題,牽涉到極專業,又不影響一般人的生活,獲得社會的關注,遠遠不及頂新案,所以先拖兩個禮拜看看,而且到時,還是會把文言文比率讓不讀書又不識字,現代文盲的小紅兵來做決定...說他們讀文言文很痛苦?奇怪了,那英數會考連四年都有三成拿C,有大學電機系畢業生寫不出26個英文字母,這些讀點文言文就喊苦的,唸起英文,學起數學,不苦嗎?大降文言文比率到教人瞠目結舌的地步,並且會加上一句,

至於老師或教授們的意見,是否有參考的必要,將發回課審會續行研究。欽此,謝恩。

話說在蒼蠅的世界裡,也有個蒼蠅王(按:請參高汀名著,並曾改編成電影),她們也不用學文言文,而是說著蒼蠅文,這天,蒼蠅王又把大便端上桌,要跟蒼蠅老母一起品嘗,

媽媽問女兒說,我們一定要每天都吃大便嗎?女兒不開心的回:

媽麻,吃飯時不要說這麼噁心的話。

噗哧,哪有誰在決定蔡英文是否一定要每天吃大便呢?

觀看全文

  • 人氣:214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蔡英文愛白話文,還是她自己?

作為「蔡英文愛白話文」的第三篇,這篇也該做個總結。到底蔡英文是愛文言文,還是白話文呢?

「課綱爭議/連勝文祖父作品被造船文章取代」2017-08-27 14:06聯合報 記者王彩鸝╱即時報導

檢視這次高中國文課綱的審議過程,堪稱創下三大奇蹟。第一個奇蹟是課審會高中分組會議企圖推翻領綱研修小組的建議案,一旦在課審大會中翻案成功,還 要退回國家教育研究院的領綱研修小組,完成程序後再送回課審會,進入討論篇數、選文等。此一過程如果社會各界未有高度共識,恐為108課綱如期上路,增添 變數。

第二個奇蹟是,高中三年要讀哪些經典古文,竟然是用網路票選方式決定,堪稱古今中外史上首例。一位資深高中國文老師指出,網路投票有限定對象,誰決定哪些人有投票權?總投票數才517票,竟可以決定目前讀國二以下學生未來受教的內容。

進一步分析517名投票者身分,高中國文老師106人、高中非國文老師16人、家長64人、學生203人(大學生107人、高中生93人、國中生3人),及 社會人士128人。代表國文教學專業的高中老師只占20.5%,低於學生的38.27%、社會人士的24.76%,呈現「外行領導專業」,因此讓高中國文 教師群情激憤。

第三個奇蹟是,去中化及推日本殖民視角。網路票選出的十篇文言文選文,台灣古典文學占六成,「去中化」的氛圍濃厚。(轉貼到此)

從這篇特稿可知,蔡英文找小紅兵來殲滅文言文,愛的應該是白話文。可是若我們從蔡英文想拍美國人馬屁時說的...

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 Im sorry

這句對老外說的幹話或是拍的馬屁是說,蔡英文一輩子吃台灣米喝台灣水,臨到頭來,別說國文裡的白話口語說的有夠吃力,宛如骨鯁住喉吐不出嘴,遇到麻煩事的「I have problem」,她甚至連她媽媽說的話是什麼都忘了說,古人謂

窮極呼天,痛極呼娘

既沒叫老天爺,也沒叫我的媽呀,而是丟出一句可以笑四年(蛤?八年?別了吧)的菜英文。這讓我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日前柯文哲不是罵擾亂世大運的是王八蛋麼?此時有個網友罵柯文哲才是王八蛋,又問王八蛋罵誰,柯文哲就說罵妳跟誰...

那到底是誰才被王八蛋罵到呢?

喔,其實我真的要講的,是在金庸小說「射鵰英雄傳」的一段武林掌故:

西毒歐陽鋒因為逆練九陰真經,又擅邪派蛤蟆神功,當他倒轉身子,張嘴大咬,咬力十分驚人,因為實在瘋得太厲害,華山之巔,眾家高手都不敢與之為敵..

『哈!哈!我的武功是天下第一了。』

慢,黃蓉說:「閣下武功雖高,但是還有一人,閣下包準打不過。」

『誰?是誰?叫他出來跟我比武。』

「他的名字叫『歐陽鋒』」

歐陽鋒!咦,這名字好熟,他..他在哪?

黃蓉隨手一指,指向一顆大樹『他在那!』轟,大樹應聲而倒,『啊,打偏了,他在這..』黃蓉又指向一顆巨岩,霎時飛沙走石,煙塵漫天,只見歐陽鋒已逃到十餘丈外...

『好厲害的歐陽鋒,等我回家練完九陰真經,再跟你打過..別..別跟來..』

回頭,讓我們再看一看那句貽笑四年的菜英文:

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 Im sorry

咦?這句話是說她對國語的文言文有問題嗎?不是吧?蔡英文根本就是在說她的白話國語有說不出來的問題,這樣她哪裡是喜歡白話文?但是若說她喜歡的是英文卻又不對,李家同從連兩年會考國中生三成英文拿C,一直講到今年都考過四趟會考了,國中生的英文,欸,還是不忍卒睹的三成拿C,可是明明教育把國中生英文教爛,人人都是菜英文,怎麼蔡英文這裡改的是國文,要殲滅文言文咧?我的看法是,台灣的學生英數三成拿C,這是正中蔡英文的下懷,不須修改,因為這讓台灣滿街都是

菜英文;菜數學。

可是國文會考偏偏考得還不錯,不到三成的拿C,這讓蔡英文大失所望,所以要用殲滅文言文,使得國文科也成為三成拿C的,

滿街都是菜國文。

蔡英文本來就對國家的教改,沒啥中心思想,她唯一日思夜夢的就是她那句菜英文,被網友笑了這麼久還沒忘掉,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英數已經爛到頭了,那就再把國文一缸子砸爛,這時蔡英文就可以哈哈大笑,對著老外說

We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but I have more...I'm sorry.

哈!哈!我的菜英文已經天下第一了

慢,閣下英文雖菜,但是還有一人,閣下包準菜不過。」

『誰?是誰?叫他出來跟我比說英文。』

「她的名字叫『蔡英文』」

蔡英文!咦,這名字好熟,她..她在哪?

網友隨手一指,指向一顆大樹『她在那!』,「I have problem」大樹應聲笑倒,『啊,說歪了,她在這..』網友又指向一顆巨岩,「 of saying Chinese..」霎時飛沙走石,煙塵漫天,只見蔡英文已逃到十餘丈外...

『好厲害的蔡英文,等我回家告完馬英九,再跟你say過..別..別跟來..』

鄉親啊,大家說說,像這樣落漆的總統,蔡英文是真愛白話文,還是只愛著她自己,那個萬中無一,菜中之菜的菜英文呢?

觀看全文

  • 人氣:223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蔡英文愛白話文,植物人愛上廁所

有關白話文與文言文的論戰,大家一定搞不清楚,明明我們的教改,真正的問題是...

2016年5月15日,免試升學成為「自殺式政策」 李家同:世界上最大笑話...會考的結果是有三分之一學生的英文和數學都有拿到C,也有人認為會考、加考英聽反而變成弱勢學生受到打擊。對此,李家同以連續兩年的會考,台灣有1/3孩子的英文、數學都不及格談起,想問「政府有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答案卻是「一點都沒有」,而且也沒有檢討。

到了今年會考考完,又過了兩次會考,李家同提出的問題一樣沒答案,

2017年7月16日,會考英數3成拿C「補救教學太晚」...會考開辦四年來,英、數拿C的比率都逾三成,教育部投入不少資源補救教學,為何成效仍不彰?李家同直言,最大問題在於台灣不重視國小的基本學力及品管。  李家同舉例,有電機系畢業生找不到好工作,去應徵一家公司的工友,考默寫廿六個英文字母,卻因背不全而被刷掉。這凸顯國內教育從小學階段就沒把好關;補救教學也常淪為陪讀,沒找出問題點。

好的,從以上這兩個新聞剪貼,大家試用PISA,國際標準化閱讀能力檢測的方式,考一下自己,請問我們國家的教改,最該檢討改進的學科是(可複選),

1、國文

2、英文

3、數學

4、社會

5、自然

踏馬的,當然是連白癡也看得懂的2、3,數學跟英文。那怎麼這些天大家吵得不可開交,是要改國文的文言文比率呢?說到這裡,讓我想到一個馬執政時的笑話,叫做「植物人愛上廁所」

監察院長王建煊今日再度撰文「植物人喜歡上廁所」,批評內政部規定的植物人與廁所6:1規定,是不食人間煙火。他接著說,官員無能的帽子,很快就扣到馬英九總統的頭上,馬總統追求歷史定位,其任期雖然還有3年多,但他的歷史定位,現在大致已可確定,那就是兩個字「無能」。

我承認就我所改成的「植物人愛上廁所」,會產生白話文的歧異性,蓋若是把「上」想成動詞,就與把「愛上」兩字當動詞不同,用英文來說,就像

Tsai loves shitting 與 Tsai loves W.C.

閒言休贅,所以我們的初級教育,真正有問題的是英數兩科,不在國文,那怎麼蔡英文第一優先,使盡洪荒之力要改的課綱,卻是國文中,文言文的比率呢?像是有人要死掉..鑰匙掉了,在路燈下找,某路人見狀,問他找啥,他說找鑰匙,路人於是幫忙找,只差沒把地皮翻開來,路人問,先生,您確定您的鑰匙掉在這兒嗎?不,我確定我的鑰匙掉在那頭。瞎毀?這不是在整人嗎?路人沒好氣的說,

先生,您鑰匙掉在那頭,該往那頭找去啊,在這路燈下找要幹嘛?

喔,因為這裡有光。

是的,要有光..喔,不是,我是說,蔡英文不改英數改國文的文言文,是因為她人渣治國,落漆又兩光嗎?我知道有很多人已經明白指出蔡英文應該是在撕裂族群,搞分化對立,年輕人鬥中老年,小紅兵鬥老老師,是要搞台灣本土化的文革,說是去中化,愛台灣啦。不過,我很懷疑憑她的智商,應該不至於有這麼大的圖謀,請看:

「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the Chinese language. I'm sorry」

噗哧,看到沒?蔡英文竟然連句白話國文都說不出口,有障礙或問題,大家要知道,這句話是蔡英文在接待外國訪客時說出來的,那時她身邊有專業翻譯人員,換言之,隨便她說甚麼五四三,翻譯人員都會用最典雅的英文對外賓翻出來,比如..假使蔡英文罵王八蛋,

翻譯就會翻成

turtle's egg

What?

Oh,Its an egg for chinese food.

然後外國人就會搔搔頭,不會往下追問了。所以蔡英文是沒法用白話文跟老外溝通嗎?不是,告訴大家,國中會考PISA化的白話文考題此時就會問,那麼蔡英文是對誰在說國文的白話文時產生了問題或障礙?答案當然是在場的翻譯人員。談到這裡,我們當能明白,蔡英文是名符其實,沒有中文,甚麼白話或文言都沒,不然她幹嘛不叫蔡中文?一個徹頭徹尾把白話國語文學爛的人,是以在她要訂教改政策時,她哪會想到我們國家萬萬千千的會考考生,從過去四年會考成績看出,英數是整個爛透得C的事,那叫「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啦。她只知道她自己面對翻譯時,竟然連句白話文都講不了,遷怒到國文的文言文教學:

對,就是因為我當年讀了一些文言文,害我沒多點時間好好學白話文,導致我在外國人面前出醜。

就像是植物人愛上廁所,切,植物人既不會愛「上廁所」,也不會有誰愛上..那個「廁所」的好嗎?蔡英文愛上國文之白話文,當然也只是個美麗的誤會,她對於國文之文言文與白話文都沒啥好惡,而她真正該加強的,只是她的菜英文,問題是她的蔡英文,是爸媽取的,活了大半輩子,證明自己改不過來。只好拚老命在路燈下找鑰匙,

總統,您英文菜,該去改英文教學,老改國文的文言文比率是幹嘛?

喔,因為這裡也有光..兩光的光咩。

觀看全文

  • 人氣:209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蔡英文愛白話文,柯建銘愛文言文

大家知道,蔡英文之愛白話文,甚至不惜找來當年反課綱的高中生,重用他們為審議委員,再由他們找人辦網路投票,自然會去投票的也多是高中或大學新生,最後海選出來幾篇文言文,其中有六篇...

台大名譽教授黃光國指出,這六篇與台灣相關的文言文,有灣生(日據時代在台灣出生的日本人)寫的文言文,還有出現歧視原住民言論的「大甲婦」,「不倫不類」。

大家應該會覺得很奇怪,蔡英文愛白話文,自己去愛就得了..不然,蔡英文這裡是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她要叫大家一起愛:「威權時期大家不是都選擇服從嗎」,那她幹嘛不直接殲滅古國文,還選出這些不三不四的文言文要幹嘛?嘿嘿,關於這個問題,我敢說真知道的還沒幾個,要回答這個問題,得從蔡英文的帝王心術說起,當我們要叫一個人幹啥,比如說叫他吃屎,這個可是真難,說不定強灌還會鬧人命,也就是說,叫人愛上或討厭某些物事,或許你可以用力量壓逼所有人於一時,或是壓逼一小撮人於永久,但是你無法壓逼所有人於永久,關於叫人打心底愛上吃屎這樣的活動太難,我打算擺在篇尾解決,不過要叫人討厭文言文可就容易多了,

不就是選出一些垃圾文章,說這就是經典文言文,卻叫人像在吃屎一樣,看了想吐,這樣就能從根殲滅文言文教學了。

就在蔡英文雷厲風行,殲滅文言文的文化小革命如火如荼在全國國小幼兒園國高中生中展開,本來嘛,讓這些還在受教育的學生,跟他們說文言文不用學,他們當然都說好,要是再加上,那給你們天天上學打怪好不好,就會更加歡聲雷動了,

On-line is taking the kid his bright future and he doesn't see it.----克萊兒,知名英文教育家

萬萬料想不到,天生反派的柯建銘此時竟扯起她老娘的後腿來了...

【馬英九洩密無罪…柯建銘引論語批法官】柯建銘,昨天發表「大嘆無聲」聲明,批評當初九月政爭,馬英九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絲毫不顧身為總統應有「憲政捍衛者」的神聖責任,竟然破壞憲法的權力分立原則,棄民主法治如敝屣,要求當時行政院長江宜樺逼退時任法務部長曾勇夫,教唆當時檢察總長黃世銘洩密,再撤銷王金平黨籍與其立委資格,利用國家機器進行政治鬥爭,使台灣民主大開倒車。

對於一審判決,柯建銘引用《論語‧為政篇》說:「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當法官做出正確判決,懲奸除惡,就能夠讓民眾相信司法、相信正義,但如果法官錯放破壞憲政體制之人,那要如何讓民眾信任司法,要如何盼望司法改革能夠順利進行?呼籲檢察官絕對要上訴到底。

不過,羅智強今在臉書表示,看到柯建銘呼籲上訴,還拿孔子的話「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來說嘴,「我忽然有一種為孔子難過的感覺」。

羅智強還語帶諷刺說:「中華民國的官司,除了柯建銘的案子外,檢方大多都會上訴。」「馬英九可沒柯建銘的厚顏與本事,可以讓立法院長幫他打電話給法務部長,關說司法讓檢方不上訴。」(轉貼到此)

這裡羅智強不知道的是:「中華民國的弊案,除了柯建銘的案子外,特偵組大多都會抓到。」柯建銘撇清葉盛茂未將檢方三棧礦場案偵辦行動洩漏給他,強調四月十六日和葉是事先約好,詢問辦公室有無被裝竊聽器,他記得葉和南機組主任湯克遠通過電話,但不記得他自己和湯有通話。不過湯克遠昨表示確實接到柯的電話,而依規定不能和涉案人談話,所以「我很訝異」(按:後來,葉盛茂因洩漏三棧溪弊案進度給立委柯建銘,九十七年十二月被羈押了八十天獲交保;民國一○○年七月被判兩年六月徒刑,入獄服刑,去年九月獲得假釋。)

而且柯建銘論語也沒看完,孔子在後頭還有說作為一個大官,有甚麼該做甚麼不該做的,

子游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爾乎?」曰:「有澹臺滅明者,行不由徑。非公事,未嘗至於偃之室也。」這段話的意思是,孔子教導學生,用人做官要看那人的人品,最主要的只看兩點,第一就是不會走後門,第二就是談的不是私事。

綜上,我們知道柯建銘愛文言文,愛論語可是沒讀透,誤解了孔子本來的意思,還以為自己走後門關說自己私人的官司是直,馬英九公開這樣的惡行是枉,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哩。因為這是文言文,可以再加個解釋,使得辭意通順,大家也都能看得懂,

舉直(柯建銘)錯諸枉(馬英九),則民進黨服;舉枉(馬英九)錯諸直(柯建銘),則民進黨不服。

真是笑死我了。還有,蔡英文不喜歡文言文,愛上白話文的,也要舉個例,就像這樣:

◎2013年6月28日(王金平打給柯建銘)
王:沒啦,我已經跟勇伯說完了。
柯:他怎麼說?
王:他說好啦,他會盡力,他會弄。
柯:勇伯要處理沒?
王:勇伯要處理。
柯:沒問題吧?
王:不知道,就讓他處理。他就說他要處理啊。

◎2013年6月29日(王金平打給柯建銘)
王:勇伯啊。勇伯啊。
柯:我沒遇到,我剛離開。
王:他跟我說OK了。

這樣子關說司法,強姦國家名器,夠白話了吧?把這段話,編成一個國文的PISA考題,來考考看蔡英文找的檢察官,好得證蔡英文教改的國文閱讀能力有多強,請問王金平與柯建銘的電話對談,與底下何者最為相近,

1、是兩人無聊在打嘴砲,說幹話。

2、是兩人得知馬監聽,故意說來騙馬,好讓他洩密被抓。

3、兩人與勇伯有宿怨,故意說來害勇伯丟官。

4、柯建銘有個司法案,不過就是跟永豐金,頂新魏董一樣,對公司背個信,蛤?人家都抓去關了?ㄟ..「中華民國的背信,除了柯建銘的案子外,政府大多會抓去關。」現在好不容易判無罪,只要檢察官不上訴,全案就能無罪定讞,柯建銘不但不用關,不用罰金,甚至官位也能保住,以上這段白話文,就是柯建銘與王金平以其立委或院長的民代特權身分,對國家司法機關關說柯建銘個人刑案的紀錄。

5,這是為了舉直錯諸枉,決定我國對基本人權保障,是在邁步往前。

是的,北一女有學生擔憂,蔡英文推的殲滅文言文,改考白話文,可是文言文至少還有約定俗成的概念,而白話文理解卻有見仁見智的可能,較不易分出鑑別度,很容易淪為各說各話,果然,選項1、2、3、看起來都很對,馬英九選到4,真是衰尾到家。而蔡英文的司法追殺則是選到5..噗哧,

我還是那句老話,看到蔡英文的司法改革改成這樣有夠落漆,真是笑死人了。

.

後記:那要如何讓大家都愛上吃屎活動呢?有個笑話剛好可以表達出來。

蒼蠅媽媽跟女兒在吃飯,媽媽問女兒說,我們一定要每天都吃大便嗎?女兒不開心的回:

媽麻,吃飯時不要說這麼噁心的話。

(轉自蒼蠅文)

觀看全文

  • 人氣:218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從辜朝明挺前瞻,還原從前蔣碩傑與王作榮的論戰

【辜朝明肯定前瞻 促擴大財政支出】日本野村總和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昨表示,台灣政府推前瞻基礎建設是對的,當經濟發展從黃金時代進入被追趕時代,民間部門不借貸甚至選擇往海外投資,貨幣政策已經失效,為避免經濟陷入衰退,政府應擴大財政支出,蔡政府當務之急是要成立一個獨立的委員會,挑選能「自給自足」的計畫。

辜朝明昨受《財訊》邀請參與財經關鍵會談,今日並將在財訊傳媒董事長謝金河的陪同下會見蔡英文總統。辜朝明指出,所謂自給自足的計畫,是指台灣公債值利率1.2%,投資報酬率超過1.2%就應該去做,但為避免政治人物亂提案,應找一流人才成立一個獨立委員會,協助政府決定投資案的優先次序。

經濟學家馬凱則吐槽,以辜的標準,執政黨現在推動的前瞻建設應該找不到這樣的計畫,他並以無底洞比喻前瞻編列2000億元投入軌道建設,比挖洞還不如。

辜朝明緩頰表示,財務自償性應從長著眼,「當經濟已經出現問題時,如果政府什麼都不做,經濟就垮了」;當經濟陷入困境時,就算隨便做什麼都好,能夠自償的案子當然最理想,但政府不能一直等到最好案子才出手。

(轉貼到此)

好的,大家知道,自從代表倒退的民進黨政府上台,全方位學習阿富汗塔利班神學士政權後,台灣的言論自由受到嚴重限縮,是以言論市場上充斥著拍蔡英文馬屁,肯定前瞻計畫的謬論,好像是說為了促進經濟成長,跟後代子孫借錢來怎麼亂花也都可以。可是事實上,這種論調早被歷史驗證是寅吃卯糧..飲鴆止渴,失敗的了。

三十多年前,蔣碩傑與王作榮的「蔣王論戰」期間,蔣碩傑就強烈批評,銀行業者假借投資之名,將資金融通給工商業者,當無法還款造成銀行呆帳,再透過政府向全民徵稅來補貼,可謂「五鬼搬運法」。(聯合晚報社論,「人謀不臧? 或竟是五鬼搬運?」)

這一段話簡單說,是重貨幣派(凱因斯計畫經濟)與自由經濟學派(芝加哥大學)在台灣的翻版,王作榮代表凱因斯,蔣碩傑代表傅利曼,最後老小蔣挺的是王作榮,蔣因此鬱鬱以終,王則扶搖直上,當到監察院長下台。他們最大的爭點,王作榮認為搞通膨多印鈔票經濟就會好,蔣說這叫五鬼搬運(搞泡沫經濟),只是把財富重分配,從窮人身上搬更多錢到有辦法的人身上(貧富不均),歷史證明凱因斯學派在全世界都破功,台灣也成就為史上的貧富差距最大。

其實蔣碩傑還有一段話沒說出來,畢竟那時是兩蔣的威權時期,沒選擇服從就已經很偉大了。當政府拼命印鈔票,找理由倒進社會裡時,甭管這個政府是蓋蚊子館,蚊子捷運,蚊子軌道,蚊子大橋,還是其他有的沒的蚊子建設,或是乾脆發錢給高中畢業的學生,獎勵他們不讀書不識字,還說要殲滅文言文,把唐宋歷史人物從墳裡抓出來鞭屍..這是打比方啦,補充一下,昨天看政論節目,一群挺蔡扁的主持人與名嘴,圍攻一個國民黨員,好像是在評論馬英九揭發司法關說惡行的洩密案無罪,正當人人皆曰法官可殺時,國民黨員說了一句:

你們這一會子都說法官該死,要是法官判馬英九有罪,噗哧,真不知道你們會把法官褒成甚麼樣?

當場挑了馬蜂窩,名嘴紛紛要求該黨員為他們沒說「法官該死」這四個字來道歉。我的老天爺,這些名嘴難道分不清言論自由與事實陳述的差距嗎?該黨員是在形容這群名嘴罵法官的一種景況,那是他的感覺,是受言論自由保障的形容詞啦,這些名嘴與主持,分不清言論與事實,還好意思在政論節目繼續落漆下去喔?言歸正傳,就是蔡英文要發錢給高中畢不升學者獎勵金(不能稱為獎學金了),這就是直接把錢倒進社會裡,依我看,直接發給這些高畢生,比起甚麼鬼..軌道計畫前瞻的給,少掉中間層層盤剝,產生的乘數效果要高多了。可是不管是直接倒錢還是間接倒錢,都會製造出一種通膨效果,雖然大家口袋的錢變多,但是要花的錢搞不好要更多,底下是簡化過的模型:

蔡政府前瞻計畫要印錢買麵包,市場上只有一塊錢,在阿呆的手上。蔡每多印一塊錢,阿呆手上的一塊錢,價值就要除以二,除以三。阿呆如果想要賺回原先世界只有一塊錢的生活水準,要嘛就多做麵包,要嘛就把麵包漲價。不論如何,原先所擁有的一塊錢,價值就少掉了一半,三分之二...依此類推。這少掉的價值,就是被蔡政府搶去了。

這個就是蔣碩傑當年不敢講,任何政府製造通膨,表面上看是五鬼搬運,把窮人的錢財富重分配給富人外,真正是政府在幹強盜,「強盜分配戰利品,也講求公平原則」,在分配窮人錢時,自己先咬去一大塊。

這就好比,拿蔡英文推的長照..蛤?連這個都八字還沒半撇喔?來說吧。因為台灣少子化世界第一,高齡化眼看也要超越日本,此時有個老奶奶要過馬路,在蔡政府推的錢瞻計畫裡,假設有一個是高中生扶老奶奶過馬路就有獎勵的項目,於是有個高中生就搶上前去,扶老奶奶過馬路,但是這個項目並沒說要扶到哪兒,所以高中生扶到路中間,就急忙去找蔡政府請錢,留下老奶奶孤零零地陷身在車陣中進退不得。

我說老奶奶啊,你幹嘛站在路中央啊?

我也不知道我怎麼站在這裡,本來我只是站在養老院門口曬太陽,誰知剛剛來個年青人,莫名其妙地拉著我到馬路上然後跑掉,我就站在這裡了。

是的,亂花錢的錢瞻計畫,只會對若干特定人好,其他人則是水漲船高,形同沒來沒往,更多的像是老奶奶,沒搭上船,只會莫名其妙的死在路中央。而且對高中生也不是真的好,因為一旦錢瞻計畫不再把錢花給高中生,這些沒讀書不識字的現代文盲,只能憑著過馬路的技能,在路中央賣玉蘭花。我猜就算是駑鈍如蔡,也看出來這個計畫的盲點,

喂,怎麼我們獎勵高中生不讀書先去就業的計畫,沒幾人參加,眼看就要失敗呢?

報告總統,因為這些高中生會怕獎勵金一旦不發,他們沒讀書不識字,大概只能去賣玉蘭花了。

那怎麼辦?

總統請您放心,我們現在打算加碼,讓這些文盲學生日後可以免試升學念台大(按:詳參「就業儲蓄免試升學台大」的蔡英文亡台大計畫)

於是得到前瞻計畫支持的民進黨員紛紛十分得意的笑著,而蔡英文看到台灣人被她搞慘了,竟然也九分得意的笑了起來。

觀看全文

  • 人氣:263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jun5238

個人檔案

廣告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