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888@infotimes.com.tw
  • 本格總瀏覽人次-645,910
  • 引用-0
  • 迴響-343
  • 文章-861

不只換嫖妓文,減少文言文比率也是為了蔡英文

學者:國文課不只是文學課 更是語文課

2017-09-09 06:54聯合報 記者吳佩旻、張錦弘、翁禎霞/連線報導

現在很多學生作文錯字連篇、上台講話詞不達意,近來爭論課綱文白比率的同時,也有不少學者、老師認為,國文課固然要教學生賞析文學,但也是「語文課」,要確保學生有聽說讀寫、解讀生活中常見文體的能力。

作家廖玉蕙指出,中學生要學的東西愈來愈多,國文課時數連帶被壓縮,加上習慣電腦打字,聽說讀寫的基本能力難免被影響。國文課因此不單是文學課,更要教會學生如何聽懂別人的話、完整表達自己的意思,選文及課程因此不能重文言輕白話、重讀寫輕聽說。

「不是每個學生都要念中文系。」高雄市六龜高中校長盧正川說,教材中的古典文學,孩子通常在考完大學後就不會接觸了,部分有特殊意義的經典作品應該讀,但太過艱澀的,學了根本用不到。

「詩人醫生」曾貴海也表示,「目前的國文教學是文學教學,是把中文系該教的東西,搬到中學來」,但中學生更應接受符合現代語文的聽說讀寫訓練,他「不反對中學生學古文,但比率不要那麼多」。

作家陳芳明則認為,「文言文和白話文應該互補,怎到最後變成互打?」他認為並不是白話文就沒文學深度,文言文就一定艱澀難懂,完整的國語文教育應讓兩者互補。

(轉貼到此)

學生該如何解讀這篇學者說「國文課不只是文學課 更是語文課」這樣的文體呢?

像是作家廖玉蕙說的...噗哧,我只是突然想到廖玉蕙之前也曾幫教育部想把建中收女生,北一女收男生的退步政策說話【男女分校好?廖玉蕙批洪蘭與世隔絕】,笑國內首屈一指翻譯世界最先進腦神經科學的大師洪蘭是「保守的、唯知識至上,罔顧多元教學目標..舊思維的復辟..感覺好像洪蘭與世隔絕甚久」,ㄟ,我說廖玉蕙,妳有讀過洪蘭翻譯康納曼的「快思慢想」嗎?妳。

她說:中學生要學的東西愈來愈多,國文課時數連帶被壓縮,加上習慣電腦打字,聽說讀寫的基本能力難免被影響。

這個結論不是該說成:

時間不足來不及審 文白比率2周後才揭曉】教育部近日召開國語文課審大會,其中有普通高中分組委員提議下修文言文比率,從原本4成5到5成5調降至3成,引起學界反彈。今天召開第4次會議,議程排定將會審議到文白比率部分,但最終受限於時間因素,決定下次再議,文言文比率是否調降?調降多少?答案須待2周後才能揭曉。

這一段是說明教育部馬屁拍到馬腿上,眼看支持蔡英文換嫖妓文的人數不足,要多找一些人來圍事,所以推遲兩個禮拜決定,那記者問這一整天開會是開假的嗎?

國教署長邱乾國就說,他們花了很多時間討論如何注重國小階段的識字與寫字學習表現,還將原本中高年級的「書寫美觀的硬筆字」,改為「書寫正確及工整的硬筆字」...「別讓孩子從小學階段就害怕寫字!」他表示,孩子為了寫出老師要求的美觀字體,可能寫到哭,甚至害怕寫字,為了避免這類情況發生,此次會中將第二、三階段,即國小中高年級的學習表現,調整為書寫出工整及正確的字體即可,並於第四階段增列「寫出正確美觀的硬筆字」,到了國中階段再上一層樓

可是這裡廖玉蕙又說,中學生要學的東西愈來愈多,國文課時數連帶被壓縮,加上習慣電腦打字,聽說讀寫的基本能力難免被影響,所以真正的結論不是又要踢回國小,即國小中高年級的學習表現,又要改回原本規定的「寫出正確美觀的硬筆字」,把寫得一手好字的學習表現,推給國中完成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笑完了教育部與廖玉蕙互踢皮球,臉腫個不行後,往下我看到

「不是每個學生都要念中文系。」高雄市六龜高中校長盧正川說...

【李家同:小學沒品管、大學生連字母都寫不全 當工友免談】教育部國教署長邱乾國回應指出,為確保國中小學生有基本學力,教育部已將補救教學向下延伸到小一開始;且除了課後補救,也在課中補救,依學生程度分組因材施教;並推動國中小策略聯盟、老師共同備課等專案及各縣市減C計畫。學生補救教學進步率已達7成,會考英、數C級人數4年來也已減了3%,未來減C成效應會更好。會考開辦四年來,英、數拿C的比率都逾3成,教育部投入不少資源補救教學,為何成效仍不彰?李家同直言,最大問題在於台灣不重視國小的基本學力及品管。李家同舉例,有電機系畢業生找不到好工作,去應徵一家公司的工友,考默寫26個英文字母,卻因背不全而被刷掉

所以這時我們就可以對李家同說:ㄟ,

又不是每個學生都要念電機系。

真是笑死我了。還有喔,「詩人醫生」曾貴海也表示,「目前的國文教學是文學教學,是把中文系該教的東西,搬到中學來」,奇怪了,哪個國家的國文教學,不是在教文學?

小說家都德寫的【最後一課,內容是在講法國一個國小,老師在上法文課裡的修辭學,這一天,德軍佔領的法國的這個地方,規定從明天起,語文課要改上德文,男主角上課遲到,被老師點名起來背誦分詞的規則,可是男主角胸膛快炸了還是背不出,老師於是說:

佛朗茲,我不會罵你,因為你已經受到充分懲罰了,像你這樣,每天大家總是對自己說,「反正時間多的是,明天再背」,結果怎麼樣呢,就是像你這樣,總是把教育推到明天,是我們阿爾薩斯人最大的不幸,現在如果那些人對我們說,「甚麼,你說你們是法國人,法國人為什麼不會讀法文也不會寫法文?」我們也只好認了,可憐的佛朗茲...然後老師說:一個民族即使成為奴隸,只要保持住自己的語言,就像握著監獄的鑰匙似的,所以民族之間必須守住自己的語言,絕對不可以忘記。接著開始上課,男主角竟然完全聽得懂,整個法文課都變簡單了....

最後一個,作家陳芳明則認為,「文言文和白話文應該互補,怎到最後變成互打?

我認為,這是因為...

蔡英文總統日前接見美國商務部助理部長賈朵德(Marcus Jadotte),用英文說了一句「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 Im sorry」,外賓忍不住笑了的影片在網路流傳,對此,知名媒體人黃智賢批說蔡總統的文法錯了很多地方,「總統的教育不能等」。

於是廖玉蕙就以為,蔡英文是在中學時,要學的東西愈來愈多,國文課時數連帶被壓縮,加上習慣電腦打字(那個年代應該是486吧),聽說讀寫的基本能力難免被影響。所以才會連句國語都說不出...

而六龜高中校長盧正川就說沒關係,不是每個台灣的總統都要念中文系

聽在曾貴海耳裡,就聯想到他這一生念茲在茲,還曾面見前總統李登輝及陳水扁,建言本土化語言教育課綱事宜,這趟再幫總統的語文教育轉型正義,那個文言文課綱比例降低的機會已大增,希望能早日水到渠成。

從蔡英文這句菜英文裡,

I have problem of saying Chinese language. Im sorry

大家是耳朵長毛嗎?不然是誰從哪裡聽到蔡英文是在說她的語文教育失敗,是因為文言文的結果,還是說她因此白話文也不成的?都不是嘛。蔡英文根本就是說她:

對於聽說讀寫國小三四年級最基本的國語,與他人有基本溝通能力的程度,她都有問題,好嗎?

但是教育部能讓高中生去打假球,搞網路投票,把國文課全改成英文課,好學會像她這樣兩光掉漆的英文嗎?「不是每個學生都要念電機系」,所以教育部只好把一些嫖妓文,換成文言文,再掰成這是要降低文言文的比率,本來嘛,難道讓學生天天讀些嫖妓文,18摸的,不會讓學生噁心想吐嗎?以上就是陳芳明所沒看懂的事:「文言文和白話文應該互補,怎到最後變成互打?」

其實在最前頭,廖玉蕙就已經把答案呼之欲出了,要教誰國語,使能「完整表達自己的意思」。我還解說得這麼大一篇,真是抱歉。

  • 人氣:512
  • 引用:0
  • 迴響:2
  • 作者:jun5238

引用

迴響(2)

# re: 不只換嫖妓文,減少文言文比率也是為了蔡英文
小英那句英文是有問題的。中文說不好,英文也說錯,我看大家罷學算了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個人檔案

廣告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