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email protected]
  • 本格總瀏覽人次-574,263
  • 引用-0
  • 迴響-0
  • 文章-791

從《月光》與《肉身蛾》看林志儒作品中的分裂與合體意象

3_32.jpg

本文原收錄於書林出版的《台灣電影愛與死》一書,為慶祝《肉身蛾》電影版在2012年高雄電影節以導演完整版在戲院首度映演,特此刊登,並修正當初寫作時諸多疏漏。


《肉身蛾》是客家電視台在2005年末推出的「客家文學系列」三部電視電影的其中之一(註1),由高翊峰改編自己的同名短篇小說(與彭心楺合編),故事描述一名客籍女鑑識員在調查兩樁截然不同的死亡真相(嫁給客家人的原住民女性墜樓死亡;拋棄一切來到台北發展的客家女歌手的自殺事件)中,開始直視自我生命歷史,從而省思客籍血緣帶予自己的種種困惑與認同,試圖在其中尋求某種解放與出口。這部令人印象深刻的大格局作品,當年獲得了最佳迷你劇集節目獎、迷你劇集最佳女配角獎、迷你劇集最佳編劇獎三項金鐘獎。

如同導演林志儒的「人生劇展」電視電影作品《牆》,在公視頻道首播將近一年之後又推出了電影版《牆之魘》;《肉身蛾》當年也完成了一個HD(母源)╱35mm的電影版,只可惜拷貝束之高閣,苦無機會在國內影展或是商業院線映演,2012年的高雄電影節竟成了電影版的「世界首映」。當初的電視版顧及電視尺度而略有保留,如今的電影版更接近導演原先想法,不過兩版結構、核心未變,結論同樣強烈暗示,「死亡」之於故事裡的三名女性,才是真正的解脫。

《肉身蛾》由三名女性勾連起三樁悲劇事件,從時序來看有點與《牆之魘》的阿珍在封閉、父權社會中大膽解放卻遭致的悲劇遙相呼應,而時代、成長背景、情感狀況各異的三名女性,卻殊途同歸決意以尋死作為她們對於這個無情社會的微弱反抗,頗有一種近似《時時刻刻》(The Hours)性別悲歌的史詩格局。

事實上,「死亡」在林志儒三部作品《月光》、《肉身蛾》、《牆之魘》中,宛若一個充滿儀式性的「終極解放」,唯有透過死亡這道途徑,那些鬱積糾結許久的心障,才有辦法被解開,那些存在於幽微內在的種種貪念、惡意、困惑、混淆與扭曲,才有機會被徹底洗滌淨盡。《月光》裡的宗良夫婦在終於透過非法行徑偷偷擁抱了自己親生兒子之後,他們活著所為依附的心願已然達成,於是他們離奇地離開了人世;《牆之魘》裡的木村先生被素來崇敬他的學生阿義失手殺死,但對於無法抗拒性慾誘惑而飽受道德煎熬的木村先生來說,或許這樣的意外反倒才是他所企求的解脫;《肉身蛾》裡三名女性的外地身份(客家人、原住民)造就她們心中不斷晃動著的懸浮不安,她們的沉默與隱性造就她們的不快樂與自我質疑、否定,逐漸積累她們在情感依賴頓失的關鍵當下,選擇以「墜落」這樣的儀式與溫熱的大地脈搏重新合而為一的決心

先是分裂而後合體,是林志儒作品中非常鮮明的核心意識。《月光》的劇情主線其實是透過情感、事業遭逢危機的女主播莉芳的旁觀者角度,去追究不斷編造各樣悲情童年記憶與成長遭遇的偽病症患者宗良的「存在價值」。從陌生到認識,從單純新聞採訪到人情義理不可避免的介入與交涉及隨之而來的感同身受導引與幫助,莉芳挖掘出宗良在仰賴旁人關愛之餘亦能以更主動的姿態去碰觸妻、子的另個面向,自己同時也反受宗良啟發,從而思考個人對於愛情與人生目的重新定位。再深一層思考,社會底層的宗良其實折射出位階中產的莉芳身陷事業瓶頸、婚外戀與墮胎陰霾的他者鏡像,讓莉芳在觀看追查這樁新聞的同時,也在以另種抽離的角度反觀察自己。宗良與桂梅在完成心願之後,以一種傳說般的姿態離開了這個世界,這對夫婦的肉身在另一個世界合體,然而她們對於生命的信仰則在莉芳身上暗暗延續下去,就如同《牆之魘》死去的木村老師的理想以偏執的方式灌注在阿義與阿貞身上,就如同《肉身蛾》中因為經手兩樁女性自殺事件而被牽引出隱性傷痕最後索性追隨死者的精神合體……。

《牆之魘》與《肉身蛾》從美術陳設、演員的表演風格到導演的場面調度,都有著濃烈的劇場式美學氣味,這兩個背景各異,卻同樣有著嚴肅政經指涉的寓言性質的故事,在林志儒大膽的用色與鏡位設計之下,呈現一種魔幻而妖異的詭譎氛圍。視覺構圖上的各樣扭曲、晃動、不對稱、甚至變形,於是成為表現主義般幽微內在的投射與暴露,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月》、《肉》、《牆》三片中不約而同瀰漫著揮之不散的夢魘,以及對於過往記憶的不堪重溫與負面想像,它們有時來自故事主人翁終其一生無法釋懷的執念或是遺憾,有時則是對於當下窒濘僵局無力改變的控訴或是發洩轉移。

比起林志儒導演的另兩部作品,《月光》之所以顯得如此不尋常,在於劉慧貞、鄭靜芬與王明偉合編的劇本(註2)在影片尾聲以字卡的方式,明白告知觀眾現實生活中的宗良夫婦確實死了,只不過真正死因遠比電影劇本更要荒謬、殘酷許多(註3)。這樣的處理方式,難免令人直接想起多年以後戴立忍與林志儒調換職稱(戴立忍導演,林志儒擔任男配角)繼續合作的2009年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影片《不能沒有你》,同樣改編自社會底層邊緣人遭法制規範排除在外而無法「享有」親情的權利義務的真實事件,相較於戴立忍將影片謝幕於父女重逢之前(以免流於廉價剝削)的刻意節制,《月光》先是丟出一個充滿討論空間(媒體工作者的第四權身份是否被賦予這樣介入社會福利規範的權力)的相認煽情戲碼(刻意排除宗良的兒子對於未曾謀面的親生父母因其外貌、身障等外在條件可能造成的排斥反應),全劇終之後才上字幕告知觀眾真相,既一舉推翻先前關於莉芳與宗良夫婦的精神合體與從死亡中自我釋放等屬於林志儒個人的作者意識,同時更明白告訴觀眾之所以在劇情尾聲做出如此催淚的商業性安排,純粹是為求戲劇效果的策略技倆罷了。

戲劇創作或許永遠只是真實醜陋人生「美好的多層次扭曲」鏡像與反射,僅此而已。

註釋:
1. 另兩部分別是由葉斯光執導、作家甘耀明改編自己小說的《我要上學去》;以及由徐玉龍執導、改編自鍾理和短篇小說《假黎婆》。

2. 《月光》其實是林志儒第一部戲劇長片創作,劇本也是自己草擬初稿,不過由於林志儒向來習慣將參與過劇本修改的朋友都列為編劇,身為劇本最後定稿人的自己反倒從未列入,《月光》、《肉身蛾》、《牆之魘》都是類似的情形,因此都有兩位以上的編劇列名。

3. 《月光》創作緣起於台視主播何日生從醫生那裡得到陳宗良這個個案,帶著林志儒一起去訪問陳宗良,陳宗良展現了他滿是傷疤的肚皮。然而不久之後,陳宗良發生車禍去世(《月光》片末有字卡說明),這個案子也就無法進行下去,然而林志儒卻對宗良一生追求愛的經過印象深刻,同時也認定宗良找到了他一生的課題,當然就會「意外」地「過世」了。


 

  • 人氣:1,082
  • 引用:0
  • 作者:Ryan

引用

個人檔案

廣告

最新迴響

檔案庫

相簿

訂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