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

登入中時部落格

帳號:  
密碼:  
驗證:   (請輸入下方文字)
驗證用圖片
 
 
若是還有其它問題,
請e-mail至:[email protected]
  • 本格總瀏覽人次-59,998
  • 引用-0
  • 迴響-1
  • 文章-121
  • 2013-08-21 05:37
  • 個人分類: 故事

盈盈的婚禮

舊金山灣區冬日多雨。十二月裡的這天毫不意外的下起了雨,到了傍晚雨勢轉大又特別冷。不過柏克萊附近這家濱海餐館裡的賓客似乎並不在意,室內溫暖如春,大家的臉色也全是喜氣洋洋的。
盈盈和凱特其實早在四年前兩人大學畢業之後不久,就已經登記成為伴侶了。可是兩人忙得一直騰不出時間來辦一個讓諸親好友歡聚一堂的熱鬧婚宴,直到盈盈中醫學院畢業、實習完畢考到中醫師執照,才有工夫挑了“冬至”這個節日,舉辦這場大家期待已久的婚禮。
兩個有藝術眼光又會自己動手的能幹年輕人,但凡今晚的場地佈置、花朵的安放、桌上的擺設、送給賓客的紀念小禮物……,都是匠心獨具親手作為;甚至新人的漂亮衣服,也是擅長縫紉的凱特一針一線縫製出來的。
進門迎賓的桌上是一棵小“許願樹”,賓客親友將美好的祝願話語寫進紙片裡,簽好名字掛到樹枝上。從這個別緻的“簽名簿”已可看出新人的巧思。
盈盈和凱特是在柏克萊加大同學時結識的。盈盈是華裔,凱特是盎格魯撒克遜後代,婚宴上自然華洋雜處,中英俱備。兩邊的父母親都來了,還有外婆、舅公、伯叔姑舅、手足堂表兄弟姐妹,加上同學好友,不但熱鬧,而且難得沒有一般婚禮的拘謹,氣氛非常輕鬆歡快。
大家期待著新人亮相,心中暗暗猜測她們會穿什麼樣的服裝 - 心靈手巧、多才多藝的凱特,會設計縫製出什麼樣的衣服給盈盈和她自己呢?
今晚的主題色是玉綠和銀白。嬌小的盈盈現身了,她穿著白色絲綢的長袖襯衫,領口有層層如大波浪的翻邊,有些像拜倫那個年代貴族男子優雅的風格,外罩高領鑲邊的綠色馬甲;豐美的長髮用小白花飾攏到耳後,瀑布般披瀉在背上。下身的高腰長褲是與領襟滾邊相配的墨綠色,瀟灑又雅致。
凱特出現,大家看到她的禮服都讚賞地笑著鼓起掌來。她像是從十九世紀英國的宴會廳走出來的人兒:綠色的低胸上衣,跟盈盈的襯衫同樣質料的白色長裙,外罩同款綠色高領鑲滾邊的短外套,領口還有一副中國式的盤扣。最可愛的是頭上一頂俏皮的心形小帽,上面綴著緞花和羽毛,還垂下一小塊面紗呢!
兩人像每一對宣誓結合的伴侶,對彼此作出莊嚴誠摯的愛的誓言。最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為他們證婚的年輕女子,一位百分之百的白種人,致辭說的竟是一口北京話!
禮畢,證婚人宣告她們成為“妻子和妻子”,祝福這一對“新娘和新娘”

盈盈是我的乾女兒。她從小就不喜歡胭脂花粉和華麗衣裙,讓我這做乾媽的感到無用武之地。然而這個聰慧出色的女孩是任何一對父母的驕傲:她出生在美國,可是中文程度超過國內許多高中生的水平;她寫出來的華語作文,根本看不出是出自一個從未在國內上過學的ABC之手 - 這要歸功於她的外婆,一位慈愛的退休小學老師,從她小時就一個字一個字、一天天一年年教出來的。她當然能讀我寫的書,還把喜歡的章節翻譯成英文給朋友分享。行醫之餘,她也抽空學習中國書法,寫出的毛筆字遠勝過當今無數連毛筆都握不穩的人。
自小習舞,盈盈是個有專業水平的舞者,早在她中學年代我就看過她的舞蹈公演。然而在她精湛的舞姿中,我卻總感覺缺少了一點什麼 - 好像是一份其他女生都有的柔婉嬌媚吧……直到看她跳“女鍾馗”,身兼兩性不斷互換角色,而陽剛的身段和詮釋都遠勝陰柔,我才有了頓悟。
因為對她的關愛,我不免憂心在當今世間,她的人生之路、情感之路,會不會坎坷,會不會受傷。當我聽她提到“我的凱特”種種優點好處,最後宣告她們要取得正式的法律認證 - 結婚,廝守終生,我的欣慰喜悅真是難以言說。

前來參加的親友雖然都是興高采烈,但我猜想其中有些人或許還是經過一番思想的掙扎吧。盈盈和凱特,有幸生在此時此地 - 若在中世紀,等待她們的可能是火刑柱;即使是上個世紀中葉,在有些地方都有可能被送進精神病院,用禁錮和電擊來“糾正”“扶直”她們的性向。即使是現今,就在這2012年的歲末,她們依然難免遭遇誤解和排斥,受到來自自認“正常”“正當”“道德”的人的批判甚至仇視。凱特有一個姑媽,就寫信咒罵她將來會下地獄。
雖然加州最高法院在2008年五月承認同性婚姻合法,然而就在不久之後,將同性婚姻定為違法的“8號提案”卻作出了反撲。猶記得2008年11月大選前,“8號提案”挟雄厚的資金和組織力量大舉宣傳,連一向對美國政治議題漠不關心的華人也被波及了。有位朋友家門口草坪上豎起了“支持8號提案”的廣告牌,我心想同性結婚礙著他們什麼呢?問他們這牌子哪裡來的,回說是教會牧師要他們豎的。
記得投票那天,我家後面的小學也有個投票站,幾個青年男女在站外拿著傳單,態度和藹地勸說前去投票的民眾對8號提案投“NO”。冬天日短,天黑以後看到他們還站在寒冷的操場,我從家裡取了一些小點心送去給他們,心裡想的是:我的兒子也是差不多這個年紀啊,如果他要為爭取基本人權站在寒風裡,希望也有做父母親的人能為他加油……
有一個堅決反對同性結婚的親戚,所持的理由很妙:“怕這些人會帶壞我的小孩。”我想到李安早在1993年拍的電影“喜宴”,裡面歸亞蕾飾演的母親得知兒子是同性戀,第一個反應就是問他:“是誰把你帶壞的?”那是二十年前的老觀念了,可是直到今天,竟還有人一樣如此缺乏普通常識 - 你的小孩要是同性戀,再怎麼打壓成違法也阻擋不了;她或他要不是同性戀,不要說合法化,就算用槍頂著也一樣改變不了啊。至於這些既不殺人放火、又不包養強娶的同性戀者“壞”在哪裡,回答竟是引“經”據典的古老民族幾千年前的傳說戒律,讓人真有不知今夕何世之感。
更令人不解的是,既然無法把這些人“糾正”“拉直”,卻又堅決反對他們結婚 - 也就是說:同性戀是不道德的,但是他(她)們若是要宣誓彼此相愛相守,過著“道德”的一對一忠誠守貞的婚姻生活,卻也不被許可 - 這是怎樣的道德邏輯呢?還有人說:同性婚姻能不生小孩,違反人種綿延的天職,所以要禁。其實同性伴侶想要自己的孩子,可以經由先進的醫學達到心願;而且異性婚姻也多的是不能或不想要小孩的夫妻,難道也該立法禁止這些人結婚?更何況,既然一男一女的婚姻如此神聖不可侵犯,怎麼當今的離婚率如此之高?難不成也該立法禁止離婚?
記得剛來美國不久,認識一位中年華裔教授,娶的妻子是白人。那位太太告訴我:當年結婚時,居住的那個州不容許異族通婚,他們不得已只好開車到鄰州結婚。當時我感到不可思議,同時也領悟到種族、性別的平權,其實即使在美國這樣的社會都還是並不很久之前,由多少人歷盡艱辛一步一步爭取到的。正如同對有色人種的歧視,若干年後,人們回頭看從過去到今天對同性戀者的歧視,也會覺得不可思議吧。

幸運的盈盈和凱特,有這些通情達理、開明豁達的長輩和親朋好友,濟濟一堂笑語晏晏,婚宴的氣氛和樂又溫馨。盈盈的一位舅公,端著酒杯逐桌敬酒,讓她想到小時參加的婚宴都有這樣熱情的長輩,令她特別感動。她們那些花樣年華的姐妹、表姐妹和女友們彈唱搞笑,小朋友開心的跑來跑去,少男少女自在交談(包括我自己的孩子)……沒有人大驚小怪,當然更沒有父母親擔心孩子來這裡就會“被帶壞”。我想座中即使態度還有保留、心中還有尚未平復的疑問的人,在這樣的場合,也會因為對盈盈和凱特的愛和信任,而送上自己由衷的祝福吧。
在這個因為不能容忍異己而紛爭擾攘不斷的世上,一定還有許多還不能接受她們的人。但是只要有這麼些理解她們、尊重她們、深愛她們的親友,即使在這樣一個風雨交加的冬夜,依然可以溫暖如春。更重要的是,在人生路上,她倆有彼此 - 終生的旅伴。

(寫於2013年6月26日,追記半年前一樁溫馨美麗的婚禮。今天,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推翻施行長達十六年的《婚姻保護法》,判決同性婚姻應享有與異性婚姻同樣的法定權益;同時裁定加州“8號提案”違憲。)

  • 人氣:525
  • 引用:0
  • 迴響:0
  • 作者:李黎

引用

迴響(0)

目前尚無迴響資料

留下迴響

    • 帳號/暱稱:
    • E-mail:
    • 個人網頁:
    •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只有登入情況下才能留悄悄話,版主回覆也只有已登入的您才能看見)
    • 驗證碼:

    • (請輸入右方文字)

個人檔案

廣告

訂閱

TOP